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六章 移花接木(五一月票双倍!)

第三一六章 移花接木(五一月票双倍!)

    这灵骨宝船上的乘客,却不仅只庄无道一个。除了师曼真顺路请来的几位擅长医道的散修,还有不少离尘宗弟子,似那莫问,李昱,姬奇武也尽在其中。

    庄无道这才想起,有资格参与羽云琴招亲的,并非是只有他一人。这船上的离尘宗弟子,总数四十有余,只要是稍有实力的低辈弟子都赫然在列。其中更不乏有五六位,年纪尚未满五十岁的筑基修士。

    庄无道颇有种吃了苍蝇般的感觉,倒不因别的什么。而是感觉自己,现在就似一头苍蝇,与诸多蚊蝇一起,逐臭而去,还偏偏不能不全力以赴。

    心中不爽之至,可面对师曼真的笑脸,庄无道又实在不好说什么。

    倒是那群离尘宗弟子,望见他登上宝船之后,一阵骚动。或者羡嫉,或是敬崇的目光,纷纷望了过来。

    “庄无道——”

    “本山秘传么?六千年来,踏过第三条道业天途的第一人。”

    “颖才榜第二十六位今年过后,庄小师叔的排名,只怕还会上升,至少前三之列”

    “既然是庄小师叔也去,只怕你我真的无半点希望。”

    “怕什么?这次赤阴城为羽云琴挑选道侣,并非是谁修为最高,实力最强,就能抱美而归。”

    “我等本就是为见识一番,看看北面中原来的人物,何需太在意成败得失

    这些议论,庄无道都懒得理会,径自立在船头,与前来送行的司空宏几人说着话。

    “据玄机说起,无道你最近,修成了一门极了不得的玄术神通?”

    庄无道并不觉意外,扫了那旁边似笑非笑的玄机子一眼,就又摇头道:“确有其事,不过说到‘了不得,那就有些过了。”

    斗转星移的能力,依然有限。还不能做到,将所有的术法劲力反弹,一些特殊的法门,仍有穿透之能。

    庄无道也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反弹出去,面对玄机子这样的高明人物,能将他七成的剑劲引导散开,就已是极了不起了。

    “玄机子可不是这么说,他说你这门玄术虽有瑕疵,却潜力无穷。待你这次从赤阴城回来,我却是要亲自见识一番。”

    司空宏颇有几分跃跃欲试之意,而后就见不远处的窦文龙,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一侧,那同样为庄无道来送行的两个灵奴侍女。准确的说,是只有聂仙铃

    “此女,居然已经练气境五重楼了?好快,无道你调教的不错,不过她的寿元,只怕已经所剩不多了吧?”

    三寒阴脉,修为越深,越离死不远。不过司空宏,显然也是不怎么关心聂仙铃的寿命如何,最多只是有些怜惜而已。

    “话说回来,她随你这么久。无道你就始终没心动过?海涛阁聂茵仙死前留给此女的那些灵珍,不知多少人有心染指师弟你现在,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心动?”

    庄无道微一挑眉,知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我倒是未曾心动,也不愿牵扯入海涛阁内的纷争。倒是师兄,最近可是听说了什么?”

    “最近有人向师尊提及,旁敲侧击的有,直接质问的也有。有我本门之人,亦有海涛楼的金丹长老。有质问我宣灵山一脉,是否欲独吞?也有试图求告师尊,索要此女回归海涛阁。”

    司空宏头疼的揉着额角道:“若非是师尊压着,这些人都已直接找上你半月楼,不过这也是迟早之事。这个女孩,可真是个烫手山芋。早知如此,我断不会让你将她收下聂茵仙的那笔珍宝,不论是真是假,对于我宣灵山而言,都无关紧要。当真是麻烦——”

    “是么?然而我却知,师兄迟早会为那日之举,而感庆幸有加”

    庄无道颇有深意的,看了聂仙铃一眼:“我那半月楼,也还请师兄照料一二。待得这次师弟从赤阴城回归之后,说不定我能给你一个惊喜。”

    回归以后,聂仙铃应该已至练气境八重楼的境界。一身寒气,也能初步以二重天境界的《天璇照世真经》压制。那时的聂仙铃,已然是天之骄子。

    天品灵根——当世之中,或者仅只那北方太平道重阳子一人而已。

    那时此女,足可震撼东南,使天下修士,都为之侧目。他与聂仙铃的主仆缘分,也是至此为止。

    “惊喜?能有什么惊喜?你能将聂茵仙遗留的那些灵珍拿到手?”

    司空宏一声失笑,不以为然,不过却知庄无道,并无甩脱聂仙铃这个包袱之意。

    “罢了,谁叫我是你师兄。此事我应下便是,在你回归之前,绝不会有人能动她分毫。不过你那半月楼,一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简直可称是固若金汤。她二人只要不外出,谁能动得了她们。在离尘诸山范围内动手,是寻死么?无道你兑换了此阵,可是早已料到了?”

    庄无道却没再与司空宏废话,到底是否惊喜,他回来之后,自然就可见分晓。那时离尘宗内,必又是一场风波。

    一刻之后,灵骨宝船开始缓缓飞空,庄无道也回到了船舱之内。

    这次随行千万赤阴城的离尘宗精英弟子,质量甚至还超过了先前东离之乱,自然不可能无有金丹修士坐镇护持。

    总数四位金丹,而这次宣灵山派出的,却是元秋子长老,为人严肃,难以亲近,不似司空宏一般,可与低辈弟子打成一片。然而对于庄无道,元秋子却始终都是和颜悦色,颇为照顾。

    而至于船上诸人,李昱是躲着他走,不肯见面。姬奇武则是无言可谈,两相尴尬。而莫问则是只笑面虎,言无实物。其他人,则大多在他们面前,都是拘束恭谨无比,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不敬。

    庄无道也知趣的,保持着以前的风格,每日都在舱室内闭门不出,不与他们接触。知晓自己的身份,与这些低阶弟子之间,已经拉开了一个巨大的鸿沟

    南屏诸山距离赤阴城,有八十七万里之巨,中途更需绕过好几座庞大山脉。高有数万丈,罡风疾烈,妖禽成群,难以飞渡。

    师曼真归心似箭,一路完全不惜消耗蕴元石。使灵骨宝船一日飞空五万里之遥,也依然需二十余日之后,才能抵达赤阴城。

    而就在半月之后的夜间,庄无道在静室之内,忽然睁目醒来。手中握着的一枚三阶蕴元石,也在此时灵元尽散,化成了粉末。

    “还是不成——”

    庄无道叹了口气,颇是遗憾。他现在每隔半月时间,就会尝试着冲击一次筑基境。

    然而这一次的结果,也依然是同以前一般,以失败告终。

    “口是心非”

    云儿的身影就坐在对面,一直就静静的在旁看着庄无道冲击筑基:“我能感觉到剑主的心情,其实是得意更多于沮丧——”

    “我只是心态不错,不急不躁。”

    庄无道莞尔一笑,云儿说对了,他现在的心情,确实是得意居多。筑基境的障碍,其实早在他完成那套阵旗的炼制之后,就已没有。

    第二重天境界的牛魔元霸体与天璇照世真经,早就使他修行进阶之途,畅通无阻。

    而近一年时间的沉淀,更使他弥补了所有的不足之处,根基更为厚实。

    之所以迟迟不能踏入筑基境界,其实是因他即将完成的第二个‘本命玄术,之故。

    “这几月来,剑主已有数次机会可打破灵窍,最终却迟疑不决。是因你选择的第二式本命玄术,仍有缺憾?或者是犹豫?为何我感觉,你冲击灵窍时,都有与星移,相似的气机变化?”

    “犹豫没有,缺憾倒是真的。”

    时到今日,庄无道也没有对云儿再做隐瞒:“至于与星移,相似,云儿你说对了。这式本命玄术,确实与星移大有关联。同样是运用元磁力场,反弹转移,不过又略有不通。”

    云儿蹙眉,凝思了一阵,而后就一声轻哂:“多此一举剑主日后,比旁人多出整整六轮的玄术神通。那星移,可维持一个时辰之久,整整十五次,你整日使用都无妨。牛魔元霸体,天璇照世真经,那么多威能浩大的玄术

    却没提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后者有炼窍之术,开启的伪灵窍,甚至超过本命灵窍。蕴剑决也同样不需,虽可开辟数十处灵窍,然而并不需求本命灵窍,就可尽展其威。

    “还是有不同的”

    庄无道笑着打断道:“这一式本命玄术,我准备唤做花接木同样可为拳法,亦可运用于剑,拳剑通用。”

    云儿依然不解,这与斗转星移有什么不同?”

    “斗转星移是大而泛之,以防御居多。大多时候,并不能真正反弹,只可疏导,引往他处——”

    庄无道继续解释着:“而移花接木则更为主动,导引他人的力量术法时,也更精准。叫什么来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对,是以其人之道,再还治于彼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