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五章 乾天孝孺
    岐阳峰山腰处,一件药气熏人的小楼内,水雾蒸腾。宇文元州身躯端坐在一个大瓮之内,下方燃烧着熊熊烈火。

    绝轩在旁负手望着,眉头紧凝,似是陷入深思。

    “长老,赤阴城师曼真在外求见”一个离尘宗灵奴打扮的男子,现身在了小楼之外。”

    “师曼真,羽旭玄之六徒,那个中过腐骨蚀心掌的师曼真?”

    绝轩讶然回过身,而后沉声道:“可曾说,他是为何而来?”

    “未曾!”那灵奴摇着头:“只说是奉师命而来,有请长老,再前往赤阴城一行。”

    话语未落,旁边的夜小妍,就现出了焦灼情急之色,不过之后绝轩的言语,却使她直接愣住。

    “前往赤阴城?莫非是羽旭玄的毒伤复发?早猜到了会是如此,他身上的羽蛇化寒毒怕是没那么简单。”

    沉吟说完这句,绝轩就又摇头:“你去请他回吧,就说若是他为羽真人寒毒而来,我亦无能为力。若连三分凰血丹,都无可奈何,那么这世间,估计再无药可解,只能用火玉丹拖延。能拖多久,是多久。”

    那灵奴仔细倾听完后,俯身一礼,便又急步行出了楼外。

    夜小妍却讶然道:“那羽真人的寒毒,真的就救不到么?绝轩师叔就这么拒绝,会否触怒那位羽真人o”

    “我已尽过力,问心无愧,有什么好担心的?那羽真人,也非小肚鸡肠之人,”

    绝轩摇着头,一脸的遗憾:“此人气概,当世少有真是可惜了。若是这羽蛇化寒毒不能解,最多十年之内,这位羽真人就要跌落神坛,从此再难翻身。西南赤阴城的天,怕是要变一变。对我离尘而言,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竟然是这样——”

    夜小妍一声感概,不过对数十万里外的赤阴城,羽旭玄究竟命运如何,明显不怎么感兴趣。转而又往向了身前的药瓮道:“不知元州他,何时能够醒来

    “还有些疑难之处”

    绝轩先是皱眉,而后展颜一笑:“最多三个月,那时你宇文师兄,必定能够清醒。修为或者会有损伤,不过日后补补元气,再修回来便是。”

    ※※※※

    卯时末,就在晨曦第一缕阳光,从天边照下之时,方孝孺慢步行入了乾天宗的祖师殿内,

    庄严肃穆的殿堂内,数百万个灵牌耸立在了殿内四方。数千盏烛灯,长明不灭。

    有一青袍老者,背着手立在那殿内深处神像之前,仰头上望着。

    方孝孺行至老者身后,而后恭恭敬敬的一礼:“孝孺此来,一是为向师尊拜别,二是为向师尊求恳,让孝孺从此解禁天机碑”

    “嗯?”

    那青袍老者一声轻咦,而后悠悠道:“这是为何?给我个理由。孝孺你既然已忍耐了五年,为何又忍不下去?”

    “无他只因听说此次,那离尘宗庄无道,也会前去赤阴城——”

    “庄无道?”

    青袍老者依然是负着手,开玩笑似的问:“是为羽云琴么?你真为她心动了?”

    “真若能让孝孺满意,抢来做个奴妾也未尝不可!”

    方孝孺却很是认真,目光也精芒闪动,熠熠生辉:“此次师尊,既然一定要弟子前往,那么弟子就绝不会甘心输给旁人不管是那玄圣宗司马云天也好,是那燎原寺法智也罢,孝孺都不会容许自己有战败之日。”

    “羽云琴,奴妾,你倒是好大的口气。此女与你同列颖才榜,排名相差只有百位,天下第七羽旭玄的爱女,居然敢让她做你奴妾?”

    “同列颖才榜?师尊你又在说笑”

    方孝孺一声冷哂:“虽是超品灵根,然而在我眼里,她不过只是个笑话。别说我看不上,那法智与司马云天,又何尝不是如此?也只那太阴清体,还有些用处。赤阴城谋图中原,已非一日。这些都可容忍,然而那羽旭玄,千不该万不该,与那天道盟勾结在一处。莫非师尊,还能容许那赤阴城为患西南?”

    “赤阴城当世大宗,与太平道并列。元神境修士,就有九位。岂是我乾天宗,想怎样就怎样?还有那——”

    “羽旭玄,我听说他身中羽蛇化寒毒,至今未解?这次倒是难得三大宗派联手合力了一次。师尊既已出手,我看那羽旭玄,陨落之期不远了——”

    “你这性情,与你父亲,真是一模一样的骄狂赤阴城如何处置,自有宗门长辈来决断,轮不到你来置喙。只说你这次为何解禁天机碑,换而言之——

    打断了方孝孺的言语,那青袍老者也终于回过身:“你认为这三人,若不全力出手,可能无法拿下对么?”

    “是”方孝孺并不讳言:“法智与司马云天,我虽未与这二人直接交手的,然而却知这二人实力,只怕并不在孝孺之下。还有那庄无道,能在颖才榜上位列第二十六,亦非弱者”

    青袍老者却不置可否,笑着道:“半年前的消息,那庄无道曾在离尘宗林海集内,与东海海涛阁有过冲突。曾经一掌打出八百象力,独力击杀六位筑基

    “啊”

    那方孝孺一声惊呼,明显颇是意外。

    “此子拳法高踞练气境第一,绝非侥幸。实力之强,许多筑基境中期,也难望其项背。”

    青袍老者再问:“如此,你还欲与他全力一战?”

    “此人拳力,确实强横。然而修士争斗,力量并非一切。玄术神通、秘术,这才是根本。”

    方孝孺摇头,眼神依然自信:“在我面前,是龙他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趴着。孝孺绝不会允许,有人能够凌驾于我头顶之上我仍看好那法智与司马云天,除非师尊这次,另选他人前往。”

    “罢了——”

    青袍老者微微一叹:“既然你一定要解禁天机碑,我也不会拦你。然而你可知,我为何要将你在天机榜上的信息,封禁近半?”

    “大约知道一些,是因我修习的秘术?还是忌惮那人?又或是另有缘故,要让我方孝儒收敛锋芒?再或者——”

    “都有一些,最主要的,却还是想要磨一磨你的棱角傲气。”

    青袍老者摇着头,有些无奈,随即又语音转冷:“可既然你执意如此,忍耐不住。那么这一次,就需给我拿出天下第一大宗掌教弟子该有的气势,不得堕了我乾天宗的威名。此次西南之行,只允胜不允败,哪怕是那法智与司马云天,亦需全力胜之。至于那庄无道,太平道的重阳子,有一个就已足够了“

    “师尊之言,正合我意”

    方孝孺微微一笑,此刻的气质却是出人意料的儒雅。

    ※※※※

    师曼真远来离尘宗,除了请人之外,还需收购火玉丹,采集灵药等等。前往赤阴城的时日,也被定在十日之后。

    而这接下来时间,庄无道也并非是闲着。每夜的梦境中,都与云儿推测试演着‘羽蛇化寒毒,的所有变化,一切相关的医理,还有几路可能用得上的针法。

    短短十日的恶补,庄无道对于那‘羽蛇,的各种毒素,可称是了如指掌,几无遗漏。

    至于到了赤阴城后,这些本事能否用得上,庄无道就不知了。估计这次关键,还在于云儿。

    为元神真人诊断病情,不可能由剑灵来亲力亲为,否则轻云剑就有暴露之险。

    所以庄无道颇有自知之明的,把重点放在望闻问切,辨识毒素的本事上。

    由他来看诊,云儿事后来断病,是庄无道能想到的,最为妥当的办法。

    这次为羽云琴,还可能与天下间各路英杰交手。庄无道对羽云琴没什么感觉,对胜负也不在意,然而若要让他把颖才榜上的位置让出来,庄无道却也是断然不肯。

    他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出于何等样的心态,到底是年轻气盛,还是想让那重阳子后悔?然而自己再怎么出色,又与重阳子何于?那个人,估计也不会在意吧——

    庄无道不愿承认自己的复杂心绪,就只好推在师曼真的身上。是因师曼真的亲口拜托,才不得不争。压服群雄之后,只需一个双修之约拖延,待几十年后,羽云琴有了自立之力,就自然可以了结此事。

    至于真正双修——他不愿意,没人能够强迫。估计那羽云琴,也绝不会情愿。

    故而这些日子,庄无道也很是临阵磨枪了一阵。他在离尘宗内,安逸了大半年之久,武道术法虽日日习练,可一旦用于生死搏杀,却只怕难免有些生疏

    于是被当成对手假想敌的庄小湖,就吃尽了苦头,短短两日,就不敢与庄无道动手。

    庄无道无奈,只好又请来了玄机子与窦文龙,以这两大筑基为试金石。

    不止是试炼自己的拳法与剑术,还有那新修成的玄术神通,滴星‘捣虚,与星移,。

    尤其后者,庄无道运用时,越来越是成熟,也越觉这么玄术神通的妙处。的确如剑灵所言,前途广大。

    任何力量打来,都可转移反弹,而本身真元消耗,是少而又少。

    最开始还只是对一人使用,之后玄机子与窦文龙联手,庄无道也能夷然不惧。

    自然这也是二人,都未曾尽力之故。二人都是名列颖才榜之人,之所以名列庄无道之下,并非实力不如,而是输在潜力。

    论及真正战力,绝非当日的丰御可望其项背。

    不止是施展拳术时,可以使用,用在剑术上,也是同样,只是需稍加变化而已。

    可以在他的身外,形成一个气场剑圈,同样能将所有的力量攻击,全数反弹,或者引导化解。

    然而由拳转剑,庄无道手法尚不成熟,仍需一段时间的练习。不过如只运用在拳术上,这三门玄术神通,都已可实战,而且威能俱都不弱。

    之后又草草准备了一番,庄无道终于踏上了赤阴城的浮空宝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