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三章 筑基之障
    为聂仙铃施针第三月,少女淤积在体内的寒气,就已被疏导出了大半。体内几条阴寒经络,也逐渐畅通无阻。而剩余的寒气,则被云儿堵在几个窍穴之内。

    这些阴寒之力顽固不化,早已与少女的本命精元,纠缠在了一处。便连云儿,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等到日后聂仙铃金丹境时,慢慢的炼化。

    “你体内的三寒阴脉,乃先天带来,除非有练虚境的大修,日日为你推宫活血,否则无法痊愈。此时寒气疏导,已经是极限,再非药石针灸之力可医。是生是死,一切全看你自己。若能有一日修到金丹境界,自然就能将三寒阴脉炼化。若修不到金丹,至多再有四十载寿元——”

    庄无道一边说着话,一边收取着聂仙铃身上的金针,突然间双手一顿,有些尴尬。

    此时聂仙铃是赤身裸体,坐在他面前,一身有如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在庄无道眼前再无遮拦。

    而他要收取的金针,就插在聂仙铃的美乳下侧。以前还好,一切过程,都是由云儿代劳。

    今日却好死不死,剑灵早早就把意念退回到了剑窍之内。庄无道毕竟是血气方刚之时,哪怕对男女之爱,再怎么不在意,也免不了体内气血冲涌,面颊发红。

    不过这尴尬也只仅仅一息,一息之后庄无道就已压住了心内的异样心绪,对眼前绝美景致视若无睹的,把那枚金针拔了出来。

    “你修的是天璇照世真经,日后只需记得每夜子时,引星火入体,烤灼那三条阴脉,驱除掉经络内寒气就可。过一阵。我会给你炼一炉阳玉丹,每隔一年服食一颗。不但能压制三寒阴脉,对你修行,也颇有补益。还有,切记金丹境之前,绝不可修习冰系功决与术法,亦不可久处寒凉之地。”

    “仙铃绝不敢忘”

    聂仙铃披上了衣物,而后双膝跪下,朝着庄无道盈盈一拜:“老爷对我,恩同再造,仙铃永生永世,都谨记在心”

    “永生永世么?你现在也只多增四十年寿元而已。”

    庄无道摇着头,然而用手遥指了指聂仙铃的胸口。“我救你是因你为我灵奴,日后自然有用到你处。所以无需你的感激,只需记得你聂仙铃欠着我就可

    聂仙铃见状,却是莞尔一笑。这个手势,是指她说无用,要记在心里么?

    她家主人看似是一位真小人,其实却是一位真正的君子。

    说这番话,更多只是为安她之心。其实这位主人可能打心底里,并不求她能有什么回报。

    可能是因庄无道终究使她看到了一线曙光之故,聂仙铃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生气,笑起来也更是美艳无方。

    “是,仙铃记得四十载寿元,对铃儿而言,已是上天恩赐。若是还不能成就金丹,化解三寒阴脉,那就是仙铃命该如此,无缘大道。”

    这么说着,聂仙铃却语音决然,带着破釜沉舟,一往无回般的气势。

    庄无道眯了眯眼,而后不置可否道:“你日后能否化解寒脉,与我无关。不过修行之道,不可太过急进。日后还是尽量悠着点为好,不要太急功近利。

    这句话由他说来,却是分外的没有底气。

    聂仙铃诧然抬头,而后嫣然一笑:“遵命!仙铃日后尽量多稳固根基,只是每日里修炼醒来,总觉时不我待。”

    待得聂仙铃离去,庄无道却是陷入了深思,满眼的疑惑不解。

    “剑主是在好奇,这聂仙铃的修行之速?”

    “不错”庄无道也不讳言:“不到一年,就已练气境四重楼,确实快的让人不解——”

    从聂仙铃开启本命灵窍到现在,其实还只半年多些。

    若说练气境之前,聂仙铃修为突飞猛进,还可解释得通。毕竟是三系超品,此处半月楼,又是绝佳的修行之地。

    然而在进入练气境之后,修行之速,居然不减反增,这就不能不使人惊奇

    聂仙铃积蓄真元的速度,甚至还超越身拥天品隐灵根的他,

    “这有何好奇怪的?一则是她有无妄魂体,悟性其高。无论什么功决术法,只需看一眼,就能解析本源。修行时的效率,自然胜过那些一知半解之辈。二则——”

    云儿笑道:“方才剑主为她拔针的时候,难道就没感觉到一点异样?”

    “异样?”

    庄无道皱起了眉,仔细回思,而后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天品o她的土灵根,不是超品,而是天品。这又是怎么回——”

    话语还未问出,庄无道就已醒悟了过来。

    “可是三寒阴脉?”

    之前是三条阴脉被寒气堵塞,聂仙铃体内的灵根,也受影响。脉络不畅,修行时能够聚引的灵元,也就有限。

    此时经云儿之手疏导寒气,聂仙铃的灵根不再受限,自然也再不同于往昔

    “土系天品,只怕不止如此呢!”

    云儿语气悠悠的猜测道:“三寒阴脉依然未解决,火脉自然也被压制。寒脉亦因三寒阴脉之故被侵蚀,成为她体内的寒气供给之源。若只土系天品,此女修行之速,绝不可能这般快法。我怀疑她三系灵根中,至少有一系,是在仙品之上——”

    “仙品?”

    庄无道背脊一挺,差点失态站起。

    “我也只是猜测,不过估计即便不是仙品灵根,她也应该相差不远了。我本欲劝剑主,诱她使用血祭之法。如今看来,还是不用为佳。剑主若还不知勤勉,只怕修为迟早要被她超越。无妄魂体,仙品灵根,剑主你这一界当真有趣,除你之外,还有这样的天纵之资存在。莫非是天地大劫,又要开始了么?”

    “是么?那我真是期待备至”

    对于云儿后面的言语,庄无道没注意去听。想了想,命由人定,身由天立,也没什么好羡嫉的。

    自己能得到轻云剑,就是最大的幸运。倒是期待这聂仙铃能够尽快成长,或者真有一日能如云儿所言,能帮得上他。

    不求能成他臂助,只需在离尘宗内与他守望相助,互为应援便可。

    从没指望,此女日后还能为他灵奴。如此天资,他掌控不住,也无需掌控

    时光流逝,转眼又是六个月之后。聂仙铃进境,真是使人咋舌不已。到这一年六月时,就已开了四处伪灵窍,进入练气境五重楼境界。

    而在《天璇照世真经》上的造诣,也已远远超越过他,只是因修为不足,才卡在第二重天境界之前。

    庄无道的修行进展,也是不弱,半年时间,终于把真元,积蓄到了练气境的顶峰。

    之后连续数次尝试冲击筑基境,都未能如愿完成。不过庄无道也不着急,境界提升就是如此,急不来。所有筑基修士都有过同样的经历,在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冲关之后,最终踏过那条界限。

    而每次去离尘本山听讲时,节法真人也是劝他戒急戒躁,摆正心态。

    又让云灵月这几个师兄,轮番为他讲授冲击筑基境时的经验,情形各有不同,然而皆有可借鉴之处。

    庄无道自己心态,也是平静无波。知晓境界的提升,不止是修为的积累,更有心境的洗练,道基的筑基。

    所以一段时间内,庄无道于脆暂停了牛魔元霸体的修行。转而用大半的时间,花费在那套空白阵旗与玉圭上。

    这是海涛阁送来给他赔礼之物,那件玉圭依然是‘伏魔定山圭,的样式,一种常见的土系灵器。不过材质更佳,法禁也祭炼到了二十重。

    阵旗则是三十六面,完全空白,并未绘制阵纹。然而每一面阵旗,最高也可祭炼到二十五重法禁。

    而庄无道这次,也完全不用云儿插手。全凭己力,将那‘伏魔定山圭法禁一路推升至二十三重为止。

    这是庄无道法力能操纵的极限,他的力量惊人,神念广阔,都可比拟筑基。牛魔霸体也使他体内储存的真元,超过寻常修士三倍之多。可以使庄无道,越过两个小阶位,操纵二十三重法禁的中品灵器。

    然而这只是量,质却远逊于真正的筑基修士。

    至于那三十六面阵旗,庄无道依然是绘制上了离尘宗,最常见的九宫都天神雷旗阵。

    用了两个月时间,将每一面阵旗,都推上了十三重法禁,进入到中品灵器的范畴。

    而当九月末,这套旗阵完成之日,虽未有任何征兆,庄无道却已知,自己的阵法,此时已登堂入室。不止是阵道,对于术法符篥,也同样有了长足的进展。

    而停滞了长达半年不动的境界,也出现了些许松动,隐约有了破关的迹象

    而也就在这时,他等待已久的最后的一件灵珍,也终于到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