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二章 巧取豪夺
    云晓的言语热络讨好,自然之至。全无半分的仇恨之意,使人颇是诧然

    不过庄无道眼中,也不显意外,淡淡的回了一礼,神态不骄不矜,不亢不卑。

    知晓一切都从他踏过第三条道业天途,拿下本山秘传弟子的身份开始,局势就已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他擅起事端,结怨友盟。而是海涛阁谋算离尘宗,最有望问鼎元神境的后辈弟子,阴怀叵测,包藏祸心。

    现在已不是离尘宗,该如何向海涛楼解释。而是海涛楼,该如何给离尘宗一个交代。

    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与一位能够在日后支撑离尘宗门庭的秘传。份量截然不同。

    海涛阁确实是财雄势大不错,金丹实力仅次于移山东泉二宗。然而本身亦有内患之争,更无元神真人坐镇。

    当离尘宗站住道理不肯让步时,那就需轮到海涛阁俯首低头。

    果然当几人坐定之后,那云晓脸上,堆满了笑意:“前次我们海涛阁丰御那厮擅权妄为,意图暗算庄道友,我海涛阁诸位金丹长老得知,亦是深感震惊。这次是我海涛阁识人不明,一切咎由自取。云晓此番前来,除了恢复本阁的林海分号之外,还有一责,就是向庄道友致歉。这是我海涛阁的赔礼,本当亲自送往本月楼。不过今日既然巧遇,就择日不如撞日,还请庄道友笑纳”

    说完之时,云晓已恭恭敬敬的将一个锦盒,放在了庄无道的面前。

    “无事倒是十几日前,确是我行事冲动了。贵阁能够不计前嫌,无道就已足感盛情。”

    话虽是这么说着,庄无道毫不客气的,将这锦盒拿在了手中。灵念轻扫,感应到里面赫然是高达三百枚的养神丹,一千枚的二阶蕴元,其余还有几个药瓶,无法一一去分辨。而除此之外,另有一套总数三十六面,炼制好的空白阵旗,以及一件高达二十重法禁的玉圭。

    显然也是听说了,他在道业山巅度小天劫时,折损的几件灵器。这海涛阁,确是有心了,真心实意想要化解这段恩怨。

    那云晓大喜过望,脸上浮起了真诚笑容。庄无道的语气,却忽而一变:“说到重建贵阁林海分号,我恰有一事,想要拜托云兄。你们这次重建之时,能否从那片废墟中,划出一片地块给我?”

    云晓的面色顿时一僵,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之色。庄无道早料到是如此,依然语气平静道:“无需太多,我只要门面位置,两亩即可。你们海涛阁在林海集占地一百余亩,我要的不多吧?”

    “这个——”

    云晓神色已松缓了下来,两亩之地,的确不算多,对于海涛阁,并无太多的影响。然而就此低头让步,却又有些不甘。

    他目光随即又看向了上首处,一直笑而不语的解千愁,终还是无奈的一叹。海涛阁的林海分号能否顺利重建,还握在解千愁手中,他哪里能有选择余地

    “的确不多,此事我可应承庄道友。不过位置,只怕会有些偏僻。”

    庄无道却并不在意,在每年数万散修汇聚的林海集,哪怕位置再偏僻的商家,也足以赚的盆满钵溢。

    旋即庄无道,又笑着转望上首:“也请解师叔开恩,给师侄一个座商的名额。”

    只有被离尘宗认定的座商资格,才能在离尘九大集镇内开店立楼,经营门市。否则光有地皮,也是无用。

    “我说了,你这小家伙”

    解千愁手指点着庄无道,哈哈大笑,面上并无不愉之色,反而颇是欣然。

    “果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云晓双眼微眯,而后也同样一笑道:“庄道友莫非也要做生意?我海涛阁倒是可襄赞一二。不过我这里同样也有一事,要请庄道友再给个颜面。听说我家海涛楼的大小姐,此时正在庄道友门下——”

    话未说完,庄无道就把手中的茶水往地上一泼,语气冰冷无情:“我不管她以前身份怎样,如今却是我庄无道灵奴,乃是你情我愿,并无强迫。此女生死由我,哪怕是掌教真人,也不能置喙云兄若有讨还之意,就不用提了,此女做事颇为勤逸,我极欢喜。”

    ※※※※

    从内事堂出来的时候,云晓脸色铁青,难看无比。庄无道却也没理会,第一时间就用通音螺联系上了夏苗,然后直入正题。

    “林海集内两亩临街地皮,一个座商资格,你们夏家可能拿得出三百万善功o”

    那夏苗顿时倒吸了一口寒气:“三百万善功?我们家可没这么厚的底蕴。

    “五十万善功总能拿得出来?剩余的可分数次予我。”

    “这倒是可以”夏苗的言中,却满含着疑惑:“座商资格对无道你而言,应当不难。不过这林海集的临街地块,又到底从何而来?”

    “你猜?”庄无道故作高深,并不正面回答:“现在林海集内,哪里还有空地?”

    “海涛阁的废墟?果然如此”夏苗倒吸了一口寒气,而后苦笑道:“我夏家若是接下,是不是也会得罪海涛阁?”

    “多半会有打压——”

    庄无道话音微顿,反问道:“那么夏家,到底要不要?”

    “要?怎么不要?蠢货才会不要。”

    夏苗嘿然一笑:“五十万善功可对,最多一月,我夏家就会奉于庄兄只要有了坐商资格,三百万善功,我百兵堂最多二十年之内,就可全数偿还。”

    庄无道眉眸含笑,这夏苗依然是如以前,气魄惊人虽说此人性情行事,让人看不透。然而能与这样的人合作,也是一件幸事。

    “所谓以权谋私,营私舞弊,损公肥私,说的就是剑主这样的情形吧?”

    云儿的声音,又再次冒了出来:“转眼之间,就是七十万的善功到手,价值足可相当于一件四十二重法禁的法宝。剑主收集财物的速度,真是使人咋舌。亏我之前还担心剑主财力,修不成离世荡魔决这门秘术——”

    “是以权谋私不错,不过却只能算是官商勾结,巧取豪夺。说营私舞弊,损公肥私什么的,就太过份了。轻云你历经数劫,当是见惯了才对”

    庄无道失笑摇头,这样的手段,他在以前但当离尘学馆首席弟子时,就已娴熟之至。

    将学馆完好的兵刃,报了一个‘废旧,之后,转头就卖给兵器铺。还有在学馆弟子中敲诈勒索,无所不用其极。

    只是现在他的手段,更加高明了。自身虽未直接掌握权势,然而仅凭在宣灵山建立起的人脉,就已经足可使他财源滚滚。

    真要是去做那些千机楼发布的那些师门任务,或者至林海内猎杀妖兽,这七十万善功得何年何月才能到手?

    不过也因他之所为,并不损离尘分毫,所以解千愁才会乐见其成,助他一臂之力。

    云儿却语含不屑道:“我那几位前任的剑主,大多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做事光明磊落,可不似剑主你这般滑头。”

    庄无道嘿然一笑,不再搭理。或者云儿前任的几位剑主真是喜欢直来直去,然而这剑灵绝非是如此性情。否则绝不至于,让他采用血祭之法修行。还有心狠手辣这四字,云儿也同样跑不掉。

    不管别人怎么想,以权谋私也好,巧取豪夺也罢。总之有这七十万善功之手,他不但能凑齐修习秘术灵珍,更有足够财力,挑选最佳的材料使那对‘离世荡魔翼绝无瑕疵。

    回到了半月湖之后,庄无道又闭关修行了十五日,才再次从主楼之内走出

    此时他修为虽至至练气境十二重楼境界,更经‘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纯化。然而真元量,距离十二重楼的极限,却还略有些不足。

    好在本身已是身具天品灵根,积累真元的时间,比之以前缩短了足足七倍有余。

    庄无道估计自己,最多再有半年,就可尝试冲击筑基。在此之前,却是再怎么急都急不来,无法一蹴而就。

    庄无道也不愿再次血祭,生恐那位阿鼻平等王,再在自己身上做什么手脚。纯化魔息煞力,又需花费时间。

    半个月时间,庄无道主要是参悟离世荡魔决的一些要点。秘术不似功法,不但领悟难,修炼起来也不简单。

    好在有云儿的提点,庄无道此时已大致摸清了离世荡魔决的要点。而就在庄无道出关之时,北堂婉儿与夏苗,也陆续将他索求的善功送来。

    直接馈赠的善功点数量极少,只有十万左右,大多都是各种普通灵珍和蕴元石丹药之类,捐给善功堂,就可换取对应的善功。

    仅仅一日,庄无道就凑齐了七件灵珍中的五件。只有两件,离尘宗内暂时没有。

    不过庄无道也不急,在千机楼发布了两个寻物的任务之后,就在半月楼坐等。

    除了大部分时间,都在积累着真元之外。晚上闲暇,就会让云儿掌控住自己的身体,为聂仙铃施针,体会这套大回天针法的奥妙。

    果然只短短十余日时间,聂仙铃的病情,就大为好转。苍白的面上,竟有了几分血色。

    三寒阴脉,连续二十余日都未曾发作。而一旦没了三寒阴脉的束缚,聂仙铃的修为,更是突飞猛进,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已突破到了练气境四重楼境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