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一章 以毒攻毒(为精确大盟加更!)

第三一一章 以毒攻毒(为精确大盟加更!)

    第十三章新的文字(2)

    “还算不错,至少针术上的造诣,强过寻常医者。以你的年纪,算是很不错了。”

    那绝轩微微颔首,语中却并无多少赞意:“也是你说,那宇文元洲已经无救?”

    “不是无救,至少在我筑基境之前,对那魔毒确实无能为力。”

    庄无道的声音转冷,隐约也猜到了几分绝轩的意思,心中更是反感。

    “莫非是绝轩师兄,有言以教我?”

    “我看你的医道,学的还不到家”

    绝轩摇着头,而后继续询问:“可学过玉液元阳针法?“

    “学过,并未专精”

    庄无道淡淡的说着,他专攻的是小还阳秘针,不过其他针法,也有涉猎,大致了然。

    心中也是好奇,听这绝轩语中之意,似乎那套‘玉液元阳针,能有救治宇文元州之能?

    这绝轩的医术,莫非还在云儿之上?

    “你既知宇文元州所中之毒乃是混毒,碧蟾雪魂丝中混入了毒铃草与白魂竹。那我问你,玉液元阳针的第七路行针法,与第十三路,是到底何用?就不知推拿之法,按压玄阴极脉?”

    绝轩侃侃言道,仿似庄无道的师长一般,敦敦教导着:“碧蟾雪魂丝经五鼎换日易髓大法变异,确实难解。然而又何必定要解毒?就不知以毒攻毒之策?据我所知,就有三种毒物,可中和驱除碧蟾雪魂丝毒素。金风草,碧云心蛊,血毒罗芝。这三样,你难道就一样都未听说o”

    庄无道皱眉不语,在心中思量着,与宇文元州体内的魔毒,是否对症。

    那绝轩却已是不愿再与他多言,微一拂袖,重新架起了遁光道:“不过以你的年纪,能辨识出碧蟾雪魂丝魔毒,想出急救之法,就已是远超同辈医修。然而年轻人就该有自知之明,虚怀若谷,潜心向学才是。切莫自视过高,得意忘形。”

    在绝轩身后,那无极峰幻阳子也轻声笑道:“师弟,绝轩师兄话虽刺耳,却是金玉良言。切不可学人,一瓶不满,半瓶晃荡告辞——”

    庄无道闻言,差点就笑了出生。一瓶不满,半瓶晃荡,这到底在说谁?

    那夜小妍,倒是未口出恶言,只是眼含冷意,异常复杂的看了庄无道一眼

    当年她看不起的小子,如今在宗门内的地位,已经远远在她之上。是整个离尘宗上下,最使人期冀有加的后起之秀。

    “无道师叔,许久不见小妍还没谢过师叔,亏得是你指点,元州他才能撑到绝轩师叔回归之时。”

    幻阳子的面色,顿时就有些尴尬,夜小妍却浑然不见,悠悠道:“之前小妍不该,对师叔心怀怨恨,屡次三番烦扰半月楼,甚至口出恶言。到今日才知,师叔并非是见死不救,而是确实无能为力。小妍若有得罪处,还请庄小师叔见谅一二——”

    庄无道不禁抽了抽唇角,这夜小妍明明用的是道歉的语气,为何他却偏偏是感觉,自己现在是颜面扫地,尴尬无比?

    正欲说些什么,那绝轩却已不耐道:“救人如救火,莫要废话”

    说话间一道真元罩下,将夜小妍牢牢摄起,而后再以太乙分光遁法,与幻阳子一并,直冲云霄。往西面方向,飞空遁去。

    而绝轩才方一离去,剑灵云儿的声音,又在庄无道的意念中,冒了出来。

    “似是而非,胡说八道,也不知所谓”

    “似是而非?我倒是觉得,他说的救治之法,颇有几分道理。”

    庄无道眼现出迷惑佩服之色:“以毒攻毒,我怎就没想到?”

    “呵”

    云儿的口气,明显是嗤之以鼻:“剑主学医这才几天?没想到也是理所当然。然而若此法可行,我也不会不提点剑主。那宇文元州魔毒缠身已有近年,事前又使用过损耗元气的法门。若无有最上等补气养元之丹,以毒攻毒只会促其速死。即便是能侥幸治愈,一身修为,也会废去大半。至于金风草,碧云心蛊,血毒罗芝,更是荒谬。看似对症,然而无一种,能够真正完全攻除毒素,剑主筑基境之前,确实拿这魔毒,无可奈何。”

    “也就是说,那宇文元州,无法用以毒攻毒之法治愈?”

    “无法不过路子确实走对了,可保住一条性命然而若由我来,可使他修为尽复往昔,绝无后患。”

    庄无道眉头稍展,能保住性命,那也很不错了。随即又笑了起来,这剑灵的脾性,有时候就好似小女孩,颇为好强,受不得激。

    他们一人一剑说话,都是以心念交流。北堂婉儿却是全然不觉,依然仰望着天空。

    “是岐阳峰方向,应该是去为宇文元州施救。”

    说完之后,北堂婉儿又不解道:“无道你得罪过绝轩长老?”

    “我也不知”

    庄无道摇头,他从头至尾都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应该是看我不顺眼?”

    “怎么可能?无道你现在可正是声势中天之时——”

    北堂婉儿的冷笑,忽的神情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个师曼真,是在你手中痊愈。他所中腐骨噬心掌,本已被诸多医修断为必死之症。绝轩长老既然前往赤阴城给羽旭玄炼药,说不定也给师曼真诊断过。”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感觉荒谬,随即又哑然道:“就为了这个?”

    只为这丁点小事,就当面口出恶言,也未免太小肚鸡肠。

    “不然你以为如何?越城那些医馆间的龌龊,你也不是不知?”

    北堂婉儿语中满含讥嘲:“像你这样,等于是当众打脸,结下死仇了。换成这越城,那些医家,杀人纵火的事都做得出来。这绝轩还算不错,不过这丢掉的颜面,肯定要从你身上找回来。”

    庄无道苦笑不得,而后又若有所思:“可也没有道理得罪我对他有何好处?这绝轩我奈何不得。不过此人,难道就没有族人后裔?”

    他的心胸一向算不得宽宏,绝轩历年在离尘地位尊崇,声望隆著,他是毫无办法。

    然而待得绝轩坐化之后,他庄无道大可在绝轩的族人身上出口恶气。

    “他还真不惧你,这么多年在离尘施针救疾,不知多少人欠他人情。远的如阳法真人,据说就是被他救过一条命。近的还有羽旭玄,不远万里请他去炼丹。”

    北堂婉儿噗嗤一乐:“他是孤儿出身,并无亲人存世。这些年孜孜以求,就是寻求能解开精元,诞生子裔的灵丹奇珍。你要事后算账,怕是打错了算盘

    “算了,懒得管他,不知所谓”

    庄无道摇头,也同样遁空而起。“皇极峰与宣灵山能否携手并进,这是宗门大事,我不敢妄言。不过婉儿你亦是皇极峰的核心弟子,有什么风吹草动,当能察觉。多余的话,恕我——”

    话音未落,就听北堂婉儿斩钉截铁道:“二十一万善功是么o我北堂家出了”

    庄无道楞了楞,看向下方,而后就只见北堂婉儿嫣然一笑:“夏苗那人虽是可恶,然而我听说那人料事,素来少有不中。我北堂家的气魄,总不能连夏家都不如就不知庄无道,你要从门内兑换何物?”

    庄无道闻言,顿时失声一笑,知晓自己修习《离世荡魔决》的那七件灵珍,已经有了着落。

    云儿也语气古怪无比道:“剑主空手套白狼的本事,看来是又见涨进了。

    庄无道没有搭理,而是笑着指了指对面的道业山,向北堂婉儿以目视意。

    若北堂婉儿不能通过第二条道业天途,哪怕他有通天之能,也无可奈何。

    ※※※※

    与北堂婉儿分别,庄无道却并未就此离开离尘本山,而是前往山下的内事堂。

    善功堂是由雷奋执掌,而内事堂的堂尊,却是解千愁。同样是由离尘宗一脉,牢牢把持的职位。主管着离尘宗内的所有杂务,包括了所有灵奴,一应生活用具的采购,所有弟子的吃喝拉撒。

    若只是如此,内事堂自然是无足轻重。然而除了这些之外,解千愁还同时管辖着山内山外九个集镇,权柄之重,仅仅只逊色于执法善功千机三堂。

    庄无道也不用人通报,就径自行入到内事堂中,然后就见解千愁,正笑眯眯的望了过来,满眼的慈爱欣赏之色。

    庄无道直觉头皮发麻,全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不过却只能强忍着一礼道:“见过解师叔”

    解千愁与节法真人同为一师,其实那时节法之师已逝,是由后者代师授艺

    不过庄无道再大胆,也不敢真按宗门之规,以师兄相称。

    “无道你来的正好”

    解千愁点了点头,然后指向了一旁:“恰好海涛阁派来的林海分号新任掌柜,也在此间,正好一并了结你与海涛楼之间的因果恩怨。”

    海涛楼?难道是要兴师问罪?

    庄无道双眼微眯,循着解千愁所指处望去。而后就见一个瘦瘦高高,一身青色华服的男子,正笑意盈盈的朝他一礼。

    “海涛阁掌柜云晓,见过庄道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