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零章 医修绝轩
    “你我间何需多礼客套?唤我无道便可。”

    庄无道微微摇头,他仍有些不适俯视他人的视角,尤其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也觉二人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最近可好?看你脸色,似乎有什么难事?”

    “的确很不好”

    北堂婉儿摇头,神情也多少有些不虞:“听说无道你被册封本山秘传之后,如今你们宣灵山,又多了一个秘传名额?”

    “秘传名额?你是指古月明?”

    庄无道瞬时会意,他通过第三道业天途之后,直接从离尘本山获取了秘传身份。宣灵山的名额,自然也就空了出来。

    而最有资格,争夺这一名额的,自然是同样通过了第二条道业天途,身为灵华英弟子的古月明。

    这对于越城北堂家而言,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古月明若然得势,成为秘传,古月家的地位,必将更为稳固,不可摇动。甚至有可能,反过来压主北堂家一头。

    不过庄无道,却并不以为然。

    “古月师侄他的确有几分希望然而我以为,师尊他多半不会从自己的座下挑选,而是交付给其余支脉。最有可能的,反而是玄机子师兄才对”

    “玄机子?”

    北堂婉儿眼神微亮,精神微振:“的确有此可能”

    宣灵山九个秘传的名额,绝不可能尽归节法座下。之前是不得已才如此,现在有了选择的余地,节法定然不会再令自己的嫡传门下,再占据这个名额。

    “然而我若是你,绝不会想那古月明如何——”

    庄无道摇着头:“换成是我,若感觉那古月明对我有压力,绝不会想着如何去费心费力的阻挠,而是尽量谋求改善自身。似婉儿你这般,虽往往可将敌手灭于萌芽之间,却是失了自身锐气。”

    这句话,他憋在心内已有许久。

    “锐气?”北堂婉儿不禁格格的笑:“那依你之意,我当如何是好?”

    “皇极峰,还有两个秘传名额,至今未定下人选。”

    话音一顿,庄无道冷冷的讥嘲:“我若是你,定会试着去闯一闯第二条道业天途。难道就这样坐等,入门十年之后的真传身份?”

    “道业天途?”

    北堂婉儿的面色顿沉,若有所思。

    “你自己选择,我只是提议而已,婉儿你祸福自决。不过似这般,瞻前顾后,诸多顾忌,迟早要被古月明,越拉越远。”

    庄无道说完这句,就有语气一转:“正好今日在这里遇到,我有一件事,需要云儿你们北堂家,帮我办妥”

    “嗯?”

    北堂婉儿柳眉一挑,而后嫣然一笑:“你不是要与我们北堂家,从此两清?为何又要扯上关系,欠我家人情?”

    “我可没说过,事后不付报酬事了之后,彼此仍是再无相欠。”

    庄无道摇着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需要动用的蕴元石有些多,价值相当于离尘宗二十一万善功。就看你们北堂家,有无此等魄力。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也需婉儿你帮我办妥。不过此事知晓的人越少越好。我知北堂婉儿你私下有批人手,若能不惊动你们北堂家,那就再好不过。”

    北堂婉儿怔了怔,不解到底何事,需要庄无道如此郑重其事?

    “至于我的报酬——”

    庄无道目光闪动,看向了这座离尘本山的山巅:“若有机会,我会助你谋那皇极峰秘传名额。这个出价,不知婉儿你以为如何?二十万一万善功是定金,事成之后,北堂家再补我二百万。”

    “皇极峰秘传?”

    北堂婉儿顿时失笑,微摇着螓首道:“无道你莫非是在说笑?我皇极峰虽非如明翠峰一般,与你们宣灵山是死敌。然而彼此间对抗,已经有近千年之久

    若是换成明翠峰,或有可能。然而宣灵山,凭什么来影响皇极峰的人事?

    “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敌,我曾看过宗门典故。大约二千七百年前,皇极峰与宣灵山,还是同道中人,之后才渐行渐远。”

    庄无道微微一笑:“我本以为,以婉儿你的聪慧,可以看得清楚才是。”

    “什么?”

    北堂婉儿再次楞住,而后半天才醒悟了过来,而后语气不可思议道:“你的意思,是叁法真人,会转而与阳法真人联手?怎么可能?”

    宣灵山与皇极峰再次合流o简直就是不可能之事——

    “怎么就不可能?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是否敢于赌这一把,就看你们那位北堂家主的决断。”

    庄无道神色怪异的笑了笑,而后就从北堂婉儿的身侧越过:“成与不成,婉儿你尽快给我个答复。”

    北堂婉儿看不清这离尘宗内的真正风向,是因身在局外。他能够隐约查到一丝蛛丝马迹,是因人在局中。

    秘传弟子能动用的资源,能知晓的信息,强出之前他身为真传时不可以道理计。此时的他,就如一只盘在蛛网的蜘蛛,离尘宗内任何方向有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此时庄无道只奇怪一点,自己那位灵华英师兄,真的是重伤难愈?当日在无名山感应到的金丹气机,又究竟是谁?

    至于北堂家,是否肯应承,为他筹集那七件奇珍,庄无道并不在意。实在无法,那就只好去寻夏苗。

    夏家经营百兵堂,除了修士实力逊色北堂古月二家一筹,财力却并不在这二者之下。

    他手里也有现成的筹码,海涛阁林海分号被他一手屠灭摧毁。之后的废墟重建,以他现在的地位,应可从中强分出一块,为夏家谋求一个林海集座商的资格。

    林海集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护持的地域有限,都被那些大小商家全数瓜分。一块林海集内的地皮,可谓是价值千金。哪怕只十亩之地,也可相当于离尘宗内的百万善功。

    可惜是海涛阁那些灵珍,当日他并未收取,以免落下劫人财物的口实话柄。只能坐视这些横财,落于那些围观散修之手。

    北堂婉儿却是不肯就此罢休,急急转过身道:“庄无道你站住,把话说清楚了一些你最近,可是听说了什么——”

    话音未落,就又顿住。北堂婉儿发了一声惊咦,仰头望向天空。只见一道遁光,忽然从上方云层中掠过。

    应该是门内的金丹长老,然而这样的遁光,北堂婉儿从未见过。

    “应是太乙分光遁法,不过我离尘宗内并无传承,也无什么人修习。”

    北堂婉儿凝思着道:“难道说是绝轩长老,他从赤阴城回来了?”

    “绝轩?”

    庄无道本不敢兴趣,此时亦微一挑眉,仰头上望。绝轩从赤阴城回归,也就说那枚‘三分凰血丹绝轩已经为羽旭玄炼成。

    此时那位天下第七大修的羽蛇化寒毒,估计已是大好了吧?这一位据说已饱受寒毒之苦,以至修为数十年不得寸进。若能痊愈,也意味着赤阴城声势再振。对于中原三大圣宗而言,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正这么思索着,空中那道白色遁光,突然间一个转折。往下方沉坠,赫然是落在了庄无道的面前。

    一位六旬左右,白须白袍的老者,立在一张锦帕之上。仙风道骨,相貌堂堂,应该就是被誉为离尘宗内,医道第一人的绝轩。

    而后庄无道才望清楚,在绝轩的身侧,还另有二人。

    一人赫然是无极峰幻阳,而另一人,正是岐阳峰的夜小妍。

    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挑,他不知绝轩忽然按落遁光到他身前,到底是何用意

    却从这位金丹长老身后二人的眼神中,收获了满满的恶意。这个绝轩。大约不是为与他亲近而来。

    “你就是庄无道,十数日前,闯过第三条道业天途的那位本山秘传?”

    “正是庄无道”

    庄无道颔首为礼,神态既不热络尊崇,也未显冷淡生硬:“绝轩师兄可对?师弟我这里见过了。”

    此时的他,已可与任何的金丹修士,平辈相称。

    绝轩蹙了蹙眉,而后就又平复如常:“听说你医道不错?”

    “不敢当,是同门推崇太过。”

    “也算不错了,听说好几位不治之症,在你手中痊愈。”

    绝轩摇头:“师门能有你这样的后起之秀,本道颇感欣慰。只不知,师弟的医术,学自何人?”

    庄无道完全不明其意,一头雾水,只能应付道:“我之医术,全是自修得来,并无传承。”

    “怪不得如此鲁莽,全不知规矩”

    绝轩一声冷笑:“以后遇事,当知要三思而后行,否则得罪了人都不知。也莫要自峙自己的身份资质,就可任性妄为。这天一界,还轮不到你出头之时。说这些,是因你是我离尘后辈最出色之人,我才这么劝你一句,只望你能听得进去”

    庄无道眼现寒光,不解这个老头,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对他这般无礼?

    随即绝轩,就又话音一转:“那宇文元洲之毒伤,据说是你分辨出的混毒,也是你事前指点夜小妍,缓解毒素之法?”

    “是”庄无道心中有气,若非是还敬着此人是长辈,根本就懒得开口回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