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百零九章 阴魂奥妙
    庄无道听在耳中,却是一阵阵的发愁。不是说这门秘术不好,仅从他现在看到的内容,就知这《离世荡魔决》,不愧于剑灵如此推崇,的确是精妙神异,强的出人意料。

    然而这些图画中记载的七种灵物,在离尘本山的宝库内,每一样都价值五万善功以上。

    而三种罡煞之气,他只认得其中两种而已。有一种虽在书中虽看到过,此界中却已绝迹。

    “虎尾芽,万里枝,玄鹰血,银霜宝魄,飞虹珠,南斗气玄罡,阿含神煞

    庄无道只觉是头皮一阵发麻∶“早知如此,我真该慢点兑换那座正反两仪大阵。”

    那二十万善功没有花掉,现在倒是能把材料兑换出大半。南斗气玄罡与阿含神煞,都有地方可寻。

    唯有一种‘赤阴玄明煞庄无道一时之间,寻不到此物的下落。

    “赤阴玄明煞,说难不难,说易也易,就看剑主肯付出什么样的带敬爱。此煞少有天生自然而生,然而赤阴宗内,定然是有着储存。”

    庄无道心中顿绝一松,赤阴城乃离尘宗盟友,他要换取此物,应该不难。

    “此物珍贵,剑主还是不要太乐观才好。即便是盟友,赤阴城也未必就肯交换。”

    庄无道闻言皱了皱眉,想要继续问清楚。云儿却已不肯再多言,只说是要他有心理准备。

    无奈之下,庄无道也只好将这担忧暂时放下,继续记忆着后续内容。

    而后当所有能记忆观睹的经文,都再无遗漏,走出这扇紫金石门时。庄无道又不自禁,微微一叹。

    这门秘术,他想要修成,真不是一般的艰难。凑齐兑换灵物的善功或者蕴元石,庄无道就需花费数年之功。而材料凑齐之后,更需数年时间,才能炼成那一对模仿自‘重明鸟,的羽翼。

    也难怪云儿会说,修炼了离尘宗的‘离世绝尘,二种秘术之后,他再无力分心其他,也的确不可能余力旁顾了。

    好在秘术修行,不似牛魔元霸体这样的功法,不涉及道基,对修士本身修行,并无影响。并不要求定需练气境完成,拖到筑基境炼成这对羽翼,也没什么妨碍。

    否则他要筑基,至少要等个十年八载才有可能。

    踏出门后,庄无道又望了旁边并列的另一扇紫金门,门楣之上,同样是二个篆字——绝尘,。

    庄无道却无奈的微一摇头,他也期待那绝尘固山决,与‘牛魔霸体,一同施展时的神威。

    然而兑换第一个境界的内容,就需至少二十万的善功。而凑齐材料,艰难只怕也不在离世荡魔决之下。

    这门秘术,也只能等日后再说。

    不过庄无道,也并未就此离去。而是在这无垠星空中,近千余扇石门前,一一浏览着。

    遇到感兴趣的功法。也会进去一观。通常所需的善功都不菲,而一些奇功异术,便是剑灵云儿,也无记忆。可惜都残缺不全,只能略为补益。

    而就在片刻之后,庄无道又在一处灰色的石门前,停下了脚步。灰为贱色,这石门之内功法,而也当是品阶最低。

    然而门上的字样,却吸引了庄无道的注意。

    “玄冥极阴录,位阶三品?这又是何功法?既然是三品之功,为何是以灰为色?云儿你可曾听说?”

    “不曾,我的记忆,只有七劫之前。且有大半遗忘,哪里记得这许多?”

    庄无道却颇是奇怪,也没怎么犹豫,就行入了进去。同样是一张石桌,一卷残书。

    只用了一百善功,庄无道就把这桌上的残书,拿在了手里。而后片刻,就眼神一怔。

    “——这是,魂修之法?修士阴魂,难道还真能修炼成道?”

    “有何稀奇的?即便你们这天一界,也不是没有实力强横的阴魂存在。那吞日血猿战魂,亦是阴魂的一种。不过这门‘玄冥极阴录,中记载,却是冥界修魂成道之法,对剑主你并无益处。”

    庄无道微微摇头,怪不得明明是三品功决,却只是灰色的石门,兑换也如此的廉价。

    这门‘玄冥极阴录是供普通的阴魂修行之用。而似他们这样的修士,只需到了元神境界,即便肉身损毁,亦可长存于此世。转世投胎也可,夺舍也可,再或于脆以元神继续修持,修散仙成道。

    不过书中却有一句话,让庄无道颇为在意。

    “所谓阴魂,一曰念,有念方有识,一曰愿,有愿才可聚识固魂——”

    大意是念是念头,意念,有了意念之后才有意识。愿望则是愿望,执念,有了强烈的愿望执念,才可聚结意识,牢固魂体。

    “故而修阴魂而成道,首重香火愿力,阳间的祭拜供奉,都可助阴魂茁壮魂体,安抚执念。尤其血脉后裔,最为纯粹,往往可直达幽冥。即便不能修行成道,有香火供奉者,也可不惧魂魄为他人所噬,转世不受七劫六难之险——

    “香火供奉?”

    庄无道怔了怔:“难到还真有这种事?总感觉有些玄奇。”

    “确实不假第四任剑主,有幸去过一次幽冥界。那里面的情形,确实是光怪陆离,千奇百怪,也乱象纷呈。以魂噬魂,魂体成仙者,比比皆是。若无阳间的香火供奉,一般的阴魂,确难渡转世前的七劫六难。我记得最乱之时,那里比之玄魔界还要更乱上几分,直到佛门地藏菩萨发下宏愿,划分六道地狱,道门立地府阴曹,十殿阎罗,这才好些——”

    云儿说到此处时,又嫣然笑道:“人之意愿,确实有恢宏伟力。修士的元神,还有那所谓的诸天神明,不就是因此而来?”

    “是么?”

    庄无道皱起而了眉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这天一界之人死后,阴魂会不会也去了幽冥界?”

    是否也意味,他与母亲,还有再见之时?

    “去不得,对于天一界生灵而言,那幽冥界实在太过遥远。横空渡界,并非易事——”

    云儿淡淡道:“不过天一界,是否也有对应的阴界,我就不知了。可既是这一界,如此重视传宗接代,后裔血脉的传承,大概是有阴界存在。不过剑主,还是不要抱太多希望才好。阴魂禀执念而生,往往形体怪异,思绪亦不同于常人。除非是修行有成,恢复前世记忆,否则能记得生前之事的,少而又少。即便剑主日后有机缘寻到了——”

    语音微顿,云儿感觉到了庄无道心念内的沉痛哀意,不过却依然一字一句的言道:“她也不再是她,与你记忆中的母亲,绝无一点相同!”

    “我知道了——”

    庄无道怅然,其实无需云儿的提点,只从这本‘玄冥极阴录,的内容,他就已可窥知一二。

    放下了手中书册,庄无道跨出此门之后,又扫望了周遭一眼。离尘,绝世,还有最后的无名紫门,都是只有本山秘传的身份才能进入。原本还欲入内一观,此时却是再无兴致,在这‘离尘殿,内继续观览。

    直接就引动了秘传腰牌的禁制,传出到了殿外门口处。只是他才走出,就又望见一个出乎意料的身影,正随着一群衣饰奢华的女弟子,往这传法十殿缓缓行来。

    “婉儿?”

    那走在众多女弟子侧旁的窈窕少女,不正是婉儿是谁?庄无道不禁微微一笑,沉重的心绪稍稍缓解。

    “好巧,你也是来兑换功法?”

    北堂婉儿亦是面透喜意,然而在她身侧,其余的女弟子见到庄无道,却莫不都是神色肃穆恭谨。诚惶诚恐的朝着庄无道一礼,口称沛叔,与沛叔祖

    庄无道也不禁一楞,他估计这些少女,应是与北堂婉儿同属皇极峰一脉。只看衣饰就知,莫不都是十二重法禁以上,样式花俏,除了皇极峰一脉的王室富家弟子,其余峰脉都负担不起。

    至于宣灵山弟子,虽也富裕,然而一切法衣灵器,都更为实用。

    然而此刻此刻,这些家世地位,俱皆尊贵之人,却都需低下头颅,对他毕恭毕敬。

    这时庄无道才深刻的感觉,自己的身份,与往日已是截然不同。他如今的身分,已可与门内诸多金丹长老并肩,有资格参与金丹大会,决断宗门大事。

    以前虽也地位尊贵,然而却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与现在相比,无异于云泥之别。

    好笑之余,庄无道亦觉无趣,颔首点头之后,就随意的一挥手,示意诸女退开,免得扰了他与北堂婉儿说话。

    这些女弟子,都不敢不从。只是离去之前,莫不都是深深看了一眼停留原地的北堂婉儿。或者意外,北堂婉儿与庄无道,二者间居然认得;或者是在羡慕嫉妒,北堂婉儿,能与宗门内,如日中天般的天才人物,也有这样的交情。

    北堂婉儿却只觉无奈,古怪的看了庄无道一眼,敛衽一礼道:“婉儿见过师叔祖”

    心中感概万千,三年之前她在灵寰阁楼上,俯视着庄无道,视他为棋子。可现而今,双方却已换了个位。

    庄无道已入云巅,高高在上。而她北堂婉儿,却仍需在底层挣扎,甚至还得不到一个‘真传弟子,的名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