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零八章 离尘绝世
    “可这针术,为何放在传法殿?”

    庄无道颇是疑惑,离尘宗另有一座‘藏经阁收录的各种杂学。星象,术算,阵法,符法,医道,丹道等等,功法与秘术之外,无所不包。

    “传说大回天针术九九八十一路针法,全数掌握之后,可以推衍出一处散窍所在。”

    所谓散窍,就是无法纳入任何功法体系的窍穴。庄无道之前在道业天途九百九十九级之后,打开的两处灵窍之一,就是属于散窍。

    通常这种窍穴,只有特殊的办法,才能打通开辟。比如离尘宗的道业天途,又比如大回天针术。

    “大约你们离尘宗内,也是有人听说过。才将这门针术,放在了传法殿内。可惜是残缺了七路针法,九九八十一路,缺了任何一路都不可能。”

    云儿说到此处,一边以灵念继续感应着庄无道手中的残册,一边感慨道道:“也是聂仙铃的机缘,她命不该绝。这大回天针术,天仙界在七劫之前,传承就已经极其稀少,这里居然还能保存有大半。不过这种情形,也还算常见。天仙界失传了的功法秘术,往往却在其他小界域中保存完好。天仙界固然是地界广大,资源丰富,仙灵之气远胜他界。然而灾劫也多,争战频频——”

    后面的言语,庄无道懒得搭理,云儿的话,明显已经彻底走题了。

    “你现在,能够治愈她的三寒阴脉?”

    “不能”

    不过这一次,云儿却并无半分气沮,语气振奋:“然而配合你传授她的那门《上霄归元养神经》,可以为她延寿至少四十载四十载,可以全力修行,绝无半点妨碍。”

    “换而言之,是要在四十年内,修成金丹境界?”

    庄无道若有所思,四十年成就金丹?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无法办到。然而以聂仙铃的超品灵根,无妄战魂,却不是什么难事。

    此女的修行之途,的确是现出了一丝曙光。

    “不错聂仙铃资质绝佳,若抛开对病情的顾忌,估计三五年就可入筑基境界,此女定可成剑主绝佳道侣——”

    “道侣就算了,我只求她不成我的负累就好。”

    “剑主你想得太多了,道侣并非一定就指夫妻,情侣。亦指志同道合的同伴,聂仙铃迟早可为剑主的得力臂膀。”

    庄无道闻言,则冷冷的一哂,云儿方才言中,分明是含着撺掇之意。也不知这剑灵,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双修法门么,估计是如此了。

    然而人心之内,皆有一条线,不可逾越。他可以不择手段的修行。甚至供奉拜祭魔主。然而唯独用女人来修行,他无法接受。

    “得力臂膀?呵,我也期待备至”

    淡淡的说完这句,庄无道便已将手中的残缺书册放回了原处。出了这扇石门之后,又一个跨步,就到了一扇紫金石门之前。

    往上方门楣处望去,可见‘离世,这二个篆字,正是云儿所言,可使他的战力激增近倍的秘术。

    离尘宗的‘离世,与绝尘,二术,五劫之前就已威震一方,是离尘宗历经数劫不倒,反而不断壮大之基,也是离尘宗‘离尘,之名的由来。

    “离世决么?希望这门秘术,真能如云儿所言,不会令人失望——”

    一声呢喃,庄无道就已进入了石门之下。里面无有书卷,亦无其他事物。只有一片黑暗无垠的广阔的空间,只见远处星光闪闪,看不到尽头。使人感觉自身,处在无垠虚空之中。

    与之前庄无道选修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一样,此处可见一段段的经文,一张张栩栩如生的图画,在黑色虚空中不断的闪耀流逝。

    “离尘宗的离世绝尘,离世决,全名离世荡魔决。每一击之后,都可以吸收逸散的劲力灵元,叠加于己身、可以用于任何的术法又或剑气拳劲中,每一层可增一成之威。身体却绝无负担。练气境最高可叠加六层的‘离世荡魔劲筑基境是九层,之后每一境界,都可增三层。最高仙王境界,可达六十层的的‘离世荡魔劲至于绝尘决,全名绝尘固山决,可固身窍。对横练霸体的加持,比之那‘云体罡身,中的罡身术,强出数倍,差距不可以道理计。而一旦‘离世绝尘则更有恢复灵窍之能。剑主不是羡慕那羽云琴的小回衍术?离尘宗‘离世绝尘却是比回衍术更为变态的秘术法门这两种秘术,哪怕是云无悲凰劫那样的绝代先王,也是艳羡有加”

    “如此夸张?大摔碑手八倍发力之外,再增六倍之威?”

    庄无道有些不敢置信,这看似比那储k天五雷正法,与‘南明三昧真火,强不了多少。然而这门‘离世荡魔决却是可融入到任何的无武道与术法之内

    也不同与‘血猿变吞日血猿一族。血猿变虽能使他力量翻倍,然而对他的身体,却会造成负担损耗。

    而按云儿的所言,离世荡魔决对肉身的要求,则是几近于无。

    ——六十层的‘离世荡魔劲一层增术法神通一成之威,六十层之后,那也就是最高六倍的发力

    若以这门秘术,再配合大摔碑手,庄无道简直就不敢想象,那时自己的掌力,会是何等的浩瀚磅礴。

    “自然不假这也是为何,我不反对剑主你入离尘宗之因。若是一般的小宗小派,那也没必要入门,还不如当一介散修。”

    云儿语气怪异道:“这‘离世绝尘,二术,当年凰劫亦是垂涎有加,曾与数位绝代仙王联手,意图从离尘宗换取,可惜最后功败垂成,不能得逞。离尘宗的功法不怎么样,这两门秘术却是比这轻云剑传承的几种,都还要强得多。缺点是极难修行,排他性也极强。剑主你修了‘离世荡魔劲那血猿变,就再难施展。学了绝尘固山决,就无法云体罡身的‘罡身,术。”

    庄无道却并不在意,有了更好的选择,那‘罡身,术与血猿变,不用也罢。至于难修,只需肯下功法,吃得了苦,何愁不能修成?

    事上无难事,只惧有心人。

    “我只关心,这门‘离世荡魔决会否与天地阴阳大悲赋有冲突?”

    “若有冲突,凰劫也不会想着谋取。离世荡魔劲,是比之轻云剑的传承‘万剑化一更适合天地阴阳大悲赋,至少更强过了一条街。不止是凰劫这么以为,第四位剑主洛轻云,亦曾试图谋取,可惜得不到完整传承。”

    庄无道微一挑眉,他不知那‘万剑化一,是何等样的秘术。可既然剑灵这般说,料来是不假了。

    “听你的意思,修习了‘离世荡魔劲,之后,那‘万剑化一,我也同样不能使用?”

    “是与‘离世绝尘,有些冲突,不能同时施展,日后若剑主修行有成,到了仙君境界,或可改良一二。”

    云儿之言,显然是以为,庄无道不到仙君境,根本就无改良秘术的资格。

    “可既然修了这‘离世绝尘,二术,哪还用再修持其他秘术?万剑化一,暂时不修也罢。我估计剑主,也无太多的余力。离尘宗内,包括那三位绝代仙王在内。还从未有人,将‘离世绝尘,同时修成者剑主莫要贪多骛得——”

    “是这样?”

    庄无道凝心静神,排除开所有杂念,仔细注目着眼前那些经文。

    发现那些文字与图画,明明就在眼前。然而当庄无道仔细去看时,却又大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庄无道只能看清楚其中极少的一部分,此外还有些文字图画,又若影若现。庄无道心神专注,极其吃力,才能一一的分辨,将之记忆下来。

    心知自己此刻看到的,只是‘离世荡魔劲,第一个境界而已。之后的内容,不到筑基境界,无法观睹。庄无道却更是凝神静气,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而短短半个时辰之后,庄无道就倒吸了一口寒气:“竟是如此艰难”

    仅从他看到的这些,艰难就已超乎想象。一共涉及到七种灵珍,三种天地稀有的罡煞之气。

    “居然还需外物灵珍,秘术,不该是如那血猿变一般么?”

    他施展血猿变时,除了身体负担较重,每一次使用后都会受伤之外,并无需其他的材料。

    “人族虽为万物之灵长,然而体质在诸般生灵中,其实并不出色。之所以能从诸般神兽中脱颖而出,靠的是智慧而非武力。”

    云儿解释着:“妙悟宇宙之玄机,师法自然。模仿诸般神兽之神通异能,创造出诸般功法秘术。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如此,离世荡魔劲亦如是。剑主施展血猿变,固然无需其他外物之助,然而体质究竟与吞日血猿不同,只能展出这门秘术二,三成之威。而离世荡魔决,却是仿自于上古神禽‘重明鸟,的一种秘术。可以在人体之外,练成一对羽翼,承担‘离世荡魔劲,的加持之力。不但不能发挥十成秘术之威,对身体也无负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