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零五章 叁法真人
    “不畏风雨,不畏寒暑?”

    节法一声呢喃,而后摇头道;“或者你是对的,然而你我要在无道身上再做文章,已经不合时宜。对他也不公——”

    “我也认为如此,然而无道他已树大招风。”

    那年轻道人苦笑道:“我倒是欲另寻引蛇出洞之法,却只恐那人,不肯轻易把无道放过。如今我宣灵山,最使那人忌惮之人,既不是师尊你,也非是大师兄,而是无道。”

    “所以这些日子,我准备将无道拘在离尘。”

    节法真人负手身后,白眉微扬:“无道他根基稳固,只差些火候,就可入筑基之境。正好闭门不出,潜修数载,避开这风口浪尖。”

    “韬光养晦么?如此甚好,能够沉寂一二载,再好不过。只是这颖才榜即出,又有道业天途之事,我恐无道他日后只怕是难免是非。”

    年轻道人微一颔首道:“如此一来,此间离尘本山,已无他事。若师尊无其他吩咐,我欲前往东海一行。”

    “东海?”

    节法真人楞了楞,而后欣然一笑:“有把握了么?这是好事,事关你问道之机,我又岂会阻拦?倒是让我有些期待,你回归之时。”

    “就知师尊会这般说”

    那年轻道人亦是大笑出声,而后转首望向了侧旁林内:“师尊有客至,我便先去了,不扰你二人说话。”

    说完之后,年轻道人身侧已是一道青剑闪现,剑光化虹,卷裹着他的身形猛地拔空而起。直冲霄际,只一眨眼,就已在云端深处。无声无息,穿梭虚空之时,亦无剑啸形迹。虽是在离尘山外,山上山下,诸多金丹元神,却似无一人能够察觉得知。

    节法此时的面容,也已恢复了平静:“叁法师弟既然已到了,何不现身一见?”

    丛林之中,一个人影同时闪现,亦如节法一般,身形虚幻,不过魂影却更为淡薄。

    “偶感节法师兄在弟子册封大典之时元神出游,师弟好奇,故而尾随前来一观究竟”

    叁法悠然行来,如闲庭漫步一般。不过眼眸,却至始至终都在望着天边远处,那年轻道人遁去的方向。

    “却真是被师兄你二人吓到了我看师侄他,不但是伤已痊愈,似乎修为更有精进。龙虎九转,金丹中期,我看师侄他是前途无量。再过得几年,我也该唤他一声真人了。”

    离尘宗内,元神都被称做真人。然而未必一定需元神境界才可,宗门掌教,二山七峰的首座,也同样被称做‘真人,。

    而实力能比肩元神者,亦可以‘真人,称呼。就如明翠峰宏法,在成就元神之前,便是如此。

    “只是侥幸保住一条性命,又恰好有一具天人备胎。其实留下的隐患不小

    节法面色无喜无悲:“对他而言,也不知是祸是福。”

    “超品灵根,天人道体,有多少人想求都求不得——”

    叁法摇头,语气微变,已有质问之意:“既然师侄已然伤愈,为何师兄不告知宗门?似这般隐而不发,是何道理?”

    “我的道理,师弟你是真不知假不知?”

    节法目光清澈如水,与叁法对视着:“此亦非是我情愿,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师弟你既然已知晓了,不知意欲如何?”

    叁法皱眉不语,静寂无声。二人皆心知肚明,若非是节法有意而为,以他的修为,断然难以察探到节法行踪。

    凝思了半刻,叁法就忽又开朗一笑:“师侄他伤势能够痊愈,对我宗而言,却亦是一件幸事。说不定能再现六千年,宗门八位元神境同在之时的盛世。然而秘而不宣,多少有些不妥。就不知师兄,要我叁法怎样?”

    节法闻言,却避而不答,转而又问道:“你可知我与宏法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师兄与宏法?”叁法再次愕然,而后轻轻一点头道:“叁法愿闻其详—

    “我离尘宗受挫于一千年前,为平陷空岛之乱,有近半筑基境弟子死伤。金丹弟子,亦陨落四成,元神境就更不用说。此后陷空岛虽被我宗平复,然而东海三十六岛,大半的势力,都已生出离反之心。东南陆地,更有移山东泉诸宗步步紧迫。一百九十七国,亦有四成之数被诸宗陆续侵占夺取。”

    节法一边说话,一般探手取来了竹枝,在地面上划了一个圆圈。

    “此后玄策真人苦心孤诣的维持,亦仍难免声势大衰。当时我离尘宗收录的弟子,当年就减了三成之数,直到如今也未恢复。不止是弟子的来源,各处灵脉灵地,药园矿藏,亦不复我离尘宗所有。本宗的实力,亦再不足以压制天南林海,最后虽借赤阴城之助,稳住了局面。然而玄策真人,亦不得不大幅削堪压缩二山七峰每年分配的灵丹器物,使宗门得以收支平衡。这也是我离尘宗,内忧之始”

    “确是如此以往宗内二山七峰虽有争斗,然而却还远不到在同门背后捅刀,兵戎相见的地步。哪怕门内争斗再怎么激烈,对外之时,也依然能同心协力。

    叁法真人颔首认可,不过也有所保留:“然而诸峰之所以对宣灵山心怀怨气,却是宣灵山资源仍有余裕。别人节衣缩食,宣灵弟子却依然日日穷奢极侈,丹药不绝。千年来,都是如此。宣灵山三十金丹,岂是无因?”

    “宣灵一脉之富,却并非由千年前而始。宣灵山镇压天南林海,已达万年。每每妖族反噬,宣灵弟子都是首当其冲,与妖兽争斗,每年死伤都达百人。所有宗门所得,分配下来的灵丹器物,可有半点不公?我宣灵山可曾私占多贪一物?要说我宣灵山弟子,之所以人人富余,成器者多。缘由无他,只因他们出入林海的次数,超越其他诸峰两倍。接下的善功事功,极盛之时,更是二山七峰的总和。岂是因欺压同门得来?”

    节法冷笑着反驳,口气生冷。不过见叁法哑然无语,节法亦不愿过份,语气转为缓和:“世间之事,不患寡而惟患不均。不过此时我离尘宗实力尽复,若再在门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内斗不休,那你我就真是蠢不可及。”

    那竹枝勾动,在小圆之外,勾画了一个更大的圆圈。

    “我与宏法的不同,就在于他的目光,依然还盯着门内这一亩三分,而不能放眼于外。节法不才,却更愿这馅饼,做得更大一些,使众人能分食饱腹。大灵国王室,与中原三圣宗纷争将起,天一诸国大乱来临,当在百年之内。外无牵制,此是我离尘绝佳的崛起之机,若然错过了,这一万载后,我离尘都再无机会。”

    “纷争将起?大灵国王室,与中原三圣宗o”

    叁法愕然:“师兄你是从何得知?”

    “这三十年内,我东南之地,所有用于回复真元伤势的生血丹,回气丹,价格都增长了一倍之多。其余灵药,也莫不如此。师弟莫非不知?尤其用于制作旗阵的兽皮兽骨,市面已近绝迹。即便有,价格也超出五十年前的六成。我离尘宗,却还无这般大的手笔。多是由雪心斋海涛阁这些商家收购,送往北方

    节法摇着头,似乎对叁法的迟钝,无比的失望:“你何时曾见,以天道盟的声威,也会放下身段,来拉拢离尘这样的边陲小宗?说是边陲小宗或有过份,毕竟也是天下十大宗派之一。然而离尘宗能对中原之局能有多少影响?五枚五蕴无花桃,我可是受宠若惊。赤阴城隐忍六十余年,蓄势待发,说不定已与天道盟暗中联手。那太平道也是情形诡异,居然还有余力,图谋东海。乾天宗压迫之下,他们哪里来的胆量,从哪里抽出来的余力?”

    “竟然是这样?”

    叁法真人,已是惊疑不定,眼神游移。

    “可能确证?事关重大,师兄莫要捕风捉影,”

    “窥一斑而知全豹,金风未动蝉先觉。大灵国扩军,已有二十载。天道盟近年网罗的散修,也增了近倍。中原三圣宗之间,近年也少有冲突,反而时常携手。联手打压大灵朝廷,已非一日,乱起在于中原皇统之争。我二人身为离尘之首,既知大势有异,岂能不预作筹谋?”

    节法摇头,而后目光深深,注视着叁法:“就不知师弟你如今,意下如何

    叁法身躯后仰,明明都是元神之身,却能感觉到节法真人的气势,压迫而来:“若说扩张,宏法他亦有此意。此番东离之乱,宏法——”

    “只是见势而为,毫无章法”

    节法似笑非笑,眼含讥哂之意:“即便要外扩,也需审时度势,量力而为。师弟可以为然否?

    “皇极峰与明翠峰,已经联手数千年——”

    叁法避而不答,转过身走向林中深处:“此事时我需仔细考虑一二”

    节法真人也未留客,只淡淡道:“自然,不过还请叁法师弟,尽快给我个答复宏法性情狭隘,阳法鼠目寸光,离尘宗内只有师弟,可以共襄大事。只望师弟,莫让我失望才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