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零四章 册封大典
    庄无道心知云儿见识广泛,比他不知高明了多少,之前他完成‘牛魔乱舞,之时也是如此。

    自己毫无自信,云儿却是赞赏有加。事后这一式玄术神通,也的确未曾让人失望。

    “说来剑主,自炼髓境以来,开启的灵窍,已经十三处了呢若之后的境界,灵窍开启都能如练气境这般顺畅。那么在踏入仙境之前,剑主大有希望开启一百零八处窍穴——”

    庄无道眉头一挑,潜心默算。此时他玄术神通,有星火神蝶、牛魔乱舞、摘星、捣虚、移星擒龙、拔剑术、大裂石、刺剑式、千里磁杀、大碎云、生死别、千里雷狱、石火力士

    不计算连脉通窍,总共有着十三种玄术神通,十处灵窍开启。

    而按云儿所言,未来的修行巅峰,仙王人物。拥有八十个灵窍以上者,就可为绝代仙王,盖压一代修者。

    一零八处灵窍,九个境界,每个境界,至少都需开九个灵窍以上。此时庄无道的成绩,的确是可喜可贺,远超他自己的预期。

    他不求能够完整打开一百处以上,可至少也要开启八十处窍穴。未来达到绝代仙王的层次,才可能问鼎道之极致。

    今日之后,自己已可放下所有一切顾虑,冲击筑基境界

    思及此,庄无道又目光怪异的,看向已经被彻底踩在了脚下的九百九十九级玉石台阶。

    经历了一次九转道途,就开启了两处灵窍。那么若再经历一次,会是如何

    “剑主你想太多了,这九转道途已需蓄力,在这离尘本山灵地,至少三千年的积攒,都被剑主你这一朝用尽。”

    云儿冷笑道:“即便九转道途中还有余力未尽,也没有这种连续使用的好事无论是那火炼脉补窍法还是最后一百一十一级中蕴藏的那些混元紫阳气都只能使用一次而已,一次之后,就再无作用。而离尘宗的九转道途,最后能开启的散窍,也只有这么一处而已。”

    庄无道笑了笑,他方才也只是想想而已,其实也心知,这样的好处,估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

    正欲再说话,云儿却又把灵识,缩回到了剑窍之内:“有人来了——”

    庄无道抬头上望,而后就见云灵月,正从远处凌空飞至,眨眼间就落到了他的身前。

    “恭喜庄师弟,闯过我离尘第三条道业天途。自玄萧祖师之后六千载,师弟是唯一一人。”

    之前庄无道虽是拜入节法真人门下,占据了一个秘传弟子的名额,可毕竟还非是秘传。本身修为,也仅只练气境而已。

    师兄师弟,只有私下里称呼。公开场合,仍需以师叔师侄相称。

    然而此刻,当庄无道踏过第三条道业天途,却已是真正的秘传弟子,与门内所有的金丹修士等辈。

    “师兄你过誉了”

    庄无道自谦一笑:“无道能过此道途,倒是侥幸居多。此时想来,依然后怕。若非事不得已,真不敢来此间尝试。”

    这句话是半真半假,庄无道也的确有些余悸。最凶险的,还是道心那一关

    侥幸他心志还算坚毅,信念亦稳固不摇,否者后果真不堪设想。

    当时在重压只下,只需稍有动摇,此时必定是坠入万丈深渊。

    “侥幸么?当年的玄萧祖师用了三日,师弟却只用了十二个时辰,可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师弟说是侥幸,我在离尘山远观,却觉师弟你的气势,是势如破竹”

    云灵月摇了摇头,并不在此事上过多墨迹,而是望了一眼四周:“方才师弟,似在渡劫?小天劫,这可不常见,是玄术神通?”

    “这次道业天途,侥幸连脉通窍,得一玄术!”

    对于云灵月,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庄无道并不在意:“不过还不知具体实用如何,师弟心中并无底气。”

    云灵月却是微微摇头,小天劫虽也常见,然而除魔修邪修之外,其他人想要引来天发杀机,却也不容易。

    定然是庄无道聚结的玄术神通,有什么特异处,又或者是超出了三品的界限。

    “那可是神霄紫应雷——”

    云灵月下意识的,又上下扫望了庄无道一眼。之前在离尘山巅,他就望见庄无道的周身,被神霄紫应雷笼罩。

    当时还在担心,庄无道毫无准备,以练气境之身直面劫雷,可能会抵御不住。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只用了两个时辰,庄无道身周的那层紫色雷球,就又消失无踪。

    然而看此处附近,并无被雷电烧灼肆掠的痕迹,而庄无道身上,也装束整齐,无半点的焦痕。

    除了一套阵旗与那件十七重法禁的‘伏魔定山圭,之外,就别无其他的损失。

    那可是二阶神霄紫应雷,哪怕是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一缕,也不是寻常的筑基修士,能够抵御。

    庄无道,仅只练气境,而此时所有的天劫雷力,亦都消失无踪,不流痕迹

    难道说,那些神霄紫应雷,是已被庄无道彻底炼化,融入都天神雷中?这可就有趣了——

    《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只是离尘宗三品超凡级的功决。之所以能成为离尘镇宗三法之一,就是因储k天神雷,的兼容并蓄之内,可以吞噬其余诸般雷法的性质特征。最极致时,雷法之威能,甚至可与那些一品的功决相当。

    若真能将神霄紫应雷炼化,那就真是前景无量

    此刻云灵月最好奇的是庄无道,在道业天途之中,到底遭遇了什么,又到底得到了什么?

    不过亦知此乃宗门禁事,宗律中有过严戒,私泄道途中一切信息。不止是这第三条道业天途,其余的两条,也同样如是。

    即便是六千年前的玄萧真人,也仅只是语焉不详的在遗策中透露几句,未曾将天途中一切详尽,告于后人。

    此事不能问,云灵月也就只能强压着好奇,微微笑道:“师弟现在若无他事,可至本山,由掌教与四位真人,授你秘传身份。掌教真人,方才已经传诏二山七峰,召集所有门内弟子,至本山观礼,共赴盛会。”

    普通的秘传弟子,自然是无需如此慎重其事。然而庄无道不同,每五百年中,只有三个名额。而这一万载以来,也仅只二人,得此荣幸——

    非是元神盛会,不能广邀同道,然而宗派之内的盛会大典,却绝不能免。

    庄无道只楞了楞,便知此事自己推托不得,只能无奈道:“师兄且容我沐浴更衣,焚香斋戒一日”

    还有他那两个灵奴,也要尽快寻回。此时在离尘山内,在他羽翼庇护之下,二人才最为安全。

    云灵月闻言,顿时哑然失笑:“这次观礼大典,一共七日,连带着之前挫败移山宗,宗门上下可一起同乐庆贺。大典之前,还需告诸我离尘配下各处道馆道宫,师弟你还有得是时间去准备。”

    ※※※※

    就在两日之后,离尘本山的秘传册封大典已近尾声,从山腰往上,数十万离尘弟子汇聚,一片喜庆气氛之时,在离尘本山的山脚下,节法真人却正沿着一条溪流,步向了前方密林深处。

    然而此时若有人,却可发觉他此时的身躯,似幻似真,模模糊糊,仿佛是幻影一般。

    直到一株高约百丈的银杏树前,节法才顿住了脚步。

    “此处周围无人,你可以出来了”

    音还未落,一个年轻道者就已现身,闪动间就到了节法的身前。

    节法也回过头,目中微透责怪之色:“无道他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你在,怎就轻易被那魏枫算计?他灵奴被擒,你就这么看着?”

    “一直就在海涛阁的分号附近,只是未曾出手而已。”

    年轻道者淡淡一笑:“出乎意料,师弟他自始至终,都无需我出手暗助。更未想到,无道师弟他能闯过第三条道业天途。”

    “也就是说,你是故意为之?”

    节法皱起了眉头:“此事太过冒险,一旦有什么万一——”

    “绝不会有万一之事”

    年轻道者摇头道:“师弟他极其聪慧,首先逼迫丰御,将盖千城三人卷入争斗。既然非是无道他主动对同门出手,那么无论结果如何,明翠峰都难为无道他定下伤残同门的罪名。事后无论是发配南方极恶之地,还是东海三十六岛。有我在,谁都不能伤他分毫他们若真敢这么做,倒是正中我的下怀。可惜,师弟他做事,竟然是滴水不漏。有着道业天途后路,故此无惧无畏——”

    说到此处,年轻道者又顿住了话音,语气一转:“我倒是觉得,无道师弟的事情,师尊与我,只用小心照看便可,无需介入太多。师弟成长于越城,崛起于寒微,是石下之草,沙中白杨。只需环境稍稍宽松,便可成长为擎天大树。可若是师尊爱护太过,少了磨砺,从此生长于温室之中。师弟他日后或能修行有成,却未必就能够不畏风雨,不畏寒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