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零二章 钟鸣过九
    相较于山下方的喧闹,离尘山的云巅之上,却要安静的多。虽也偶有议论,却不似山下小辈那般的浮躁。

    “我记得宗门内秘传记载,这第三道业天途,真正最凶险的,是前八百八十八级。八百八十八级之后,再无碍难,任何人,哪怕非是修士都可轻松越过

    “确有此事,这段玄萧祖师遗录,只有秘传弟子才可得睹。玄萧祖师曾言,这最后一百一十一级曾助他开一灵窍,得益极多。不过严格来说,这第三条道业天途,他其实并未闯过。只能享前人之遗泽,而不能发前人之所未发。具体是何等样的情形,我等就不知了——”

    “如此说来,此子他其实是已过了这第三条道业天途?”

    “若真如此,之前的论罪,倒是可以休了。按照宗门之规,凡我离尘练气境弟子,二十四岁前能越第三道业天途而不死者,可为离尘本山秘传。一应罪责,除欺师灭祖,出卖宗门二罪之外,其余皆可抵消”

    “这残伤同门之罪,本就大有商榷的余地。那盖千城三人,与海涛阁外人合谋,加害于师门长辈,本就有罪。庄无道他被迫反击,虽是一时义愤,出手狠辣了些,也是情有可原。”

    “一时义愤?情有可原?能说出这句,是因死在林海集的,非是你家弟子

    “那又能怎样?九百九十九级天途踏过,他一切罪责,都可抵消。他既未欺师灭祖,又未出卖宗门。此等绝代天骄,若真折在几个小人的手中,我才真觉心疼天佑离尘,得现此等英才”

    “只剩五十级,第九声钟响,还有一万五千息一日之内,跨越第三条道业天途,比之当年的玄萧祖师,又快了足足两日”

    魏枫一直是默默不言,听着一旁诸人的议论,一双手死死的紧攥着,指甲已扣入到了肉内,一丝丝的鲜血,自手心处溢下。却在滴落之前,就已在炎劲烤灼之下,蒸发成了气雾。

    身后那来自宏法真人的视线,不知何时,已然从他身上收回。若此刻回头望,可见那四位真人,都是面色平淡,眸中并无多少表情。

    然而愈是如此,魏枫愈是感觉不妙。他深知宏法的性情,此刻愈是平静,之后的爆发出的怒火,只怕就愈是旺烈。

    然而最难看的,还是下方那些筑基练气境弟子的议论声。

    “这庄无道,本该是明翠峰弟子呢——”

    “还是节法真人他慧眼识人,据说当初,是节法真人亲下符诏,将庄小师叔,收入到了门下。如今还有谁敢笑真人他是有眼无珠?”

    “我听说过此事,当初的庄小师叔,差点就被逐出门外,这也是天佑我离尘,终能得此英才。我宗六百年兴盛可期”

    “那东吴道馆真人,难道是蠢货么?”

    “蠢倒是不蠢,然而性情却太过圆滑,难免有蝇营狗苟,徇私舞弊的龌龊之事,失了我修行之人的本色。”

    “据说是魏枫魏长老举荐,如此投机取巧的无能之辈,居然也能窃据高位,成为一国道馆真人。莫带坏了弟子风气。”

    魏枫的面肌抽搐,这些话他虽不愿听,甚至故意收起部分神念。却依然是一句句,不断的传入到他的耳中。

    使人分外的难受,亦愤怒发狂,恨不得将这些人,全数撕碎了才好。

    然而数个呼吸之后,魏枫的面色就又恢复了淡漠平静。不怒反笑,笑容阴森难测。

    ※※※※

    庄无道一路继续拾阶而上,他此刻思绪畅通,逐级登阶,几乎每一步,都能想出些全新的变化。为这套完全处于自创的拳法,增添着骨骼,丰富着血肉

    最基础的二十四式,也在不断的变化,与最早之前,已经大不相同。

    “九百九十六级——”

    直到这一步,庄无道在‘武道拳法,中放飞的意念,才终于稍稍收敛。意识回归,看着眼前这最后三级台阶。

    而后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汇聚的热流,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此时在体内,胸腹之下,还有后背左侧肩胛处,赫然都有一个点,在微微发热。

    与他以前灵窍开启之前的症状,全无两样。

    而当庄无道以意念感应之时,却全无之前的飘忽难测之感,轻轻稍稍的就已捕捉到。

    赫然正是两个窍穴,在那丝丝热流冲击之下,微微发热。距离畅通无阻,灵窍打开,分明仅只差一步

    “唔?”

    庄无道怔了一怔,眼中全是止不住的讶色。

    居然真的是灵窍。而且不是一个,是两个伪灵窍,同时打开——

    他甚至隐隐可以探知察觉,这两处窍位,或者不如天地阴阳大悲赋‘生死别,那般的宽广。

    然而内中的空间,亦是不输于本命灵窍太多。只需灵窍开启时不出错漏,本身的武道修为足够,参悟出玄术神通不是太差,这就又是两门三品神通

    ——这条道业天途的回馈,竟是如此之厚

    “这不是九转道途的回馈丰厚,而是剑主自创的这套拳法,确有几分前景。上感于天,下应于人,参赞天地之化育,故启及万物之生机,才会感应到这第二处灵窍。这条九转道途,只是契机而已,这也是剑主你的机缘到了,悟性之高,也确实超越凡人。”

    云儿而话音微顿,接着又道:“我知道你体内其中一处,是离尘宗所独有的隐窍,也是散窍只一,未记载于任何功法只内,便是我也只知大概而已。另一处,或则有其他宗派掌握,然而云儿却是闻所未闻,应该是剑主自行打开。只是这同开二窍,绝不比你当初同开三窍,修成神式,时轻松多少。剑主你需心里有准备才好”

    “我明白然而既然能有此等机缘,就绝不能错过。”

    庄无道仰头望天,心中略有明悟。只恐今日之险,还在当日半月楼之上

    只是这连脉通窍之机,他也定不会放弃虽说元神境之后,修士就可将体内脉窍,一步步的打通。还有各种类似沧海通窍石般的灵珍,可以使用。

    然而前者耗用的时间,却都是以百千年来计算。而至于后者,更是罕世难见。效果更远不如,天生贯通的窍穴。

    庄无道更知三品之上的神通,在元神境之下,有何等样的碾压之效。

    哪怕只多一种,也是弥足珍贵

    且这一次他的机会,还远在前此半月楼那式诛神之上

    “就不知剑主,今日准备凝聚何等样的玄术神通?是天地阴阳大悲赋,还是牛魔霸体,又或是大摔碑手?”

    庄无道却不曾答话,径自迈上了第九百九十七级的青石台阶。而此刻在他脑海之内,念头则在飞速转动着。意念中一个人影,一个拳式,正不断的推演着,各种样的变化,各种样的环境,渐渐的趋向完美,渐渐蔚然成形。

    云儿亦能感应到庄无道部分思绪,而后却是惊咦出声:“剑主你欲凝聚的玄术,居然是出自于这套拳法。”

    她此时真不知该做何等样的表情,该说庄无道是自信,还是狂妄?

    用一套还未完全的拳法,聚结玄术?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如此选择。

    “有何不可?”

    三百息时光已过,庄无道继续往上再踏一级。

    玄术神通不同于普通拳法,更讲究的是单体威能。对于拳架的连贯衔接,乃至变化,要求都不甚高,只需过得去便可。所以庄无道,选择了冒险。

    这两处灵窍,皆因他新创的这套拳术而开。那么以这套拳法,来聚结玄术,才最有可能,达成连脉通窍。

    这一式,我名为摘星。亿万年后,哪怕是天上的星辰,我也能够摘下

    石阶之上,庄无道眸中精芒略闪,而后就又失去了焦距,眼神涣散。依然是如之前那般,推衍着拳术的各种变化。

    而此时体内的气机澎湃,一对灵窍,都已到了开启的边缘。大量的气元,被堵在窍穴之外,就等畅通之后,疯狂灌入。

    “这第二式,我名为捣虚就如云儿你所言,可隔空伤人。终有一日,可劲传亿万力里伤人,亦可远隔虚空,捣碎星辰”

    此时庄无道的脚步,已经踏在第九百九十九级之上。第九声钟鸣,亦震彻云空。

    而后是离尘本山,远在千里之外的二山七峰——整个南屏诸山,上百个事闻钟,几乎都在同时响起。使得这五千里方圆之内,所有的角落,都可听闻

    庄无道却依旧是浑然不觉,他体内的二个灵窍,已同时开启。两个玄术,亦同时在窍穴中成形。

    然而整个过程,却是自然而然完成,庄无道未曾刻意去引导参与,也未有介入,只是本能的,按照之前所思,聚结这两门玄术神通。

    而此刻庄无道脑海之内,却在想着另一处窍穴,另一玄术——擒龙震虎

    就在两处灵窍开启的刹那,庄无道就已感应到,他这门威能才只四品的玄术神通,似乎有了再做改进的契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