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九章 道途心路
    “这是剑主喜欢的女孩?”

    云儿好奇的问道:“除了你父之外,少有见你心绪反应如此之大。”

    “是”

    庄无道陷入了回思,记忆着过往的岁月,也毫不讳言:“她性格很好,善解人意,也很会照顾人。我曾经受过刀伤,是她照顾了我与母亲,直到我伤愈。喜欢她的不止是我,还有秦峰,我那群兄弟,许多人都暗中心系于她。”

    “最后结果如何?”云儿愈发兴致勃勃。

    “嫁人了,一个富商,是第四房小妾,说是从此可以衣食无忧。”

    庄无道的眼神变幻,似在遗憾,也似在讥嘲。

    “是这样?”云儿的语音幽幽:“所以很心伤?”

    “也算不上心伤,早就预料到了。她心地虽好,却更向往那些权贵富人,心羡荣华。”

    “可我感觉剑主,依然很心痛?”

    庄无道默然良久,而后淡淡道:“嫁人二年之后,她就服毒身死。早知她如此痛苦,我该与秦峰把她抢回的。”

    “唔——”

    云儿哑然,语气转为小心翼翼,似乎生恐触及庄无道的痛处:“就没想过为她复仇?以你如今——”

    “没有,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怨不得旁人。”

    庄无道的面色,已恢复了平静:“不过我与秦峰,对他丈夫的家财颇感兴趣。所以与乌鱼水寨联手,将他们一家老小都沉了江,分了七千多两银子。然后用这些钱,开了一间小赌坊。”

    云儿突然间明白,庄无道为何在得知聂仙铃被劫走之后,就已对海涛阁上下人等动了杀机。更毫不犹豫的,将盖千城二人彻底残废。

    有时候看似在优柔寡断,有些妇人之仁。其实内心里,却仍是一头狰狞凶兽。只因其母临终之言,困在牢笼锁链之中。

    “原来如此”云儿了然道:“这个女孩,剑主你到如今依然很在意?怪不得,剑主对女人似乎全无兴趣。”

    “与此无关——”

    庄无道摇着头,眸子里清冷如泉,无一丝感情,看着眼前的女孩。“少年对年长温柔的女孩有好感,有何奇怪?这段往事,对我而言,早已过去,不足挂怀。”

    说话之时,庄无道已从身前少女的身侧跨过,踏上了七百八十级的青玉石

    不出意料,眼前又是一位故人。不过却是一副完整的画面,里面有他,也有秦峰。

    他被几个人按到在地上,动弹不得,忽而双目赤红,挣扎不休,又忽而双眼含泪,凄声哀求。

    秦峰则是满面讨好的笑意,伸出舌尖,给人舔着脚底板。

    庄无道却是看都未看一眼,直接走上了更上一级的石阶,任由身旁影像,如泡影般破碎。

    那人是他一生中,最为痛恨的几人之一。他唯一后悔的,就是之前几次群殴,自己始终心有顾忌,未曾真正痛下狠手,将此人一刀捅死。遗留祸患,自他母亲将逝之时。

    也学会了一个道理,一旦确定了是无转圜余地的死敌,那就绝不能犹豫。手段一定要狠,做事一定要绝。绝不能给那些有能力的对手,再威胁到自己的机会。

    所以他宁愿冒着身死道业天途之险,也要将盖千城彻底废掉。

    得饶人处且饶人,母亲之言谈何容易o

    而当年的庄家,庄无道固然肯放过其家眷,与那两个废物庶子。然而他心中若是真正不愿,秦锋又岂会置之不顾,放肆杀人?

    之后的三十级青石台阶,是各种各样的熟悉人物。有庄无道的故人,也有仇家。

    然而直到八百二十级时,庄无道的身影,终于顿住。眼前是一个满脸谦卑笑意的女人,不是庄小湖是谁?

    庄无道则微微一叹,他早就猜到了,结果会是如此。这条路上,他迟早会遇到,自己身边之人,在意之人,而非全是故人往事。

    根本未曾迟疑,庄无道就又继续前行。而在他从旁经过之时,身旁的人影,也蓦地粉碎。

    而下一阶石阶,依旧是一个女孩。外貌柔美,眼眸中却藏着旁人极难察觉的刚强之意。

    庄无道停步驻足,仔细看了聂仙铃一眼,而后又沉默无声的,继续踏过。

    “剑主当真是无情之人,聂仙铃怎么说也随你三载,在你心中就没有一点位置?”

    云儿的语气陌生,也说不清此刻是喜是怒:“既是如此,那这次为何要救她o”

    “我出手救她,既是为救自己,也有警告对手之意。”

    庄无道的语气,同样毫无起伏波动,不以为意道:“说心里一点不在意,没她的位置,那是假话。然而若是有一日,她阻了我的道,我也定会将她抛弃

    只是话音未落,庄无道的身影,就已突兀的一停。身前依然是一个女孩,脸上笑盈盈的,气质强势。

    “北堂婉儿——”

    庄无道皱着眉,一阵沉吟。而后就从北堂婉儿的身侧过,不过北堂婉儿的身影,却未就此散去。身后有一根若有若无的丝线,连在了他与北堂婉儿身上

    北堂婉儿则是仰头上望,注目着庄无道离去。

    “人情,好感,剑主你的慧剑,斩不断么?”

    “斩不断,也无需去斩”

    庄无道自信且坦然:“就如你所言,婉儿她终究是我人生中一个过客。我与她之间的牵绊负累,无需刻意强为,任其自然便好。我不视她为牵绊,而只是视为友朋。”

    “剑主你这个人,还真是复杂呢。说无情却有情,说有情,有时却能比任何人都心狠。”

    庄无道并不理会,只定目看了身侧,另一位少女。

    莘薇,宏山集外,他遇到的少女。他的师姐之徒,性情温婉讨喜。

    轻声笑了笑,庄无道就又迈步越过。之后是穆萱,亦同样不能使他停留片刻。

    亦不能如北堂婉儿那般,给他丝毫的挂碍。

    “这又是为何?”

    “她们是我晚辈,同在宣灵山门下,当尽同门之谊。若然有难,我会援手,却不会超出能力之外。仅此而已——”

    庄无道忽然明悟,这条道业天途,一百一十一级台阶,不止是考验着他的道心。也是在助他,理清自己思绪与所有心羁之事。

    到底什么是自己可以放弃,什么不可,哪些是自己的执念,哪些不是——

    穆萱再往后数级,庄无道也不出意料,看到了马原。

    庄无道不禁自嘲,那么后一人,应该就是林寒了——

    踏上第八百四十五级时,庄无道的身后,却多了三条线。三个人影,立在青石台上,仰望着庄无道的背影。

    而在他身前,则是秦锋,始终是那莫测高深的笑意,仿佛一切都正在他掌握之中。

    庄无道顿时闭着眼,一声呻吟。

    “若说我这一生,除母亲之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人,那一定就是秦峰。

    说完之句,庄无道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迈步。身后的那根线,却是尤其粗厚。

    庄无道更隐隐可觉,浑身上下猛地一沉,似乎身上陡然多了千斤之力一般

    他原本轻松的步履,也变得沉重起来。

    只是这却还远未结束。第八百五十一级,眼前又非是单人只影,而是三人

    母亲庄小惜立在身左,音容笑貌皆如身前。沈珏与萧灵淑立在身侧。

    庄无道的面容,也终于产生变化。先是无比留恋的看了庄小惜一眼,而后目光又扫向了一旁。

    眼神一时是复杂之至,痛恨,孺慕,敬仰,深恶痛绝,种种情绪夹杂。

    “剑主”

    云儿在心念内及时提醒:“你情况不对。”

    “我知道”

    庄无道深呼了一口气,使心情平静了下来,而后也跨步往上。

    而此时他身躯,已然沉重如山。

    “这个执念,剑主你始终不肯放弃么?”

    “放不下,我若放弃了,那就不是我了。只能背负,直到解决。我听说太上忘情,高明的修者,需忘记一切之情,达到无情之境。要无为,无不为,无所不为。然而真要做到那地步,那就已经不是人了吧?”

    “这倒是,我也不赞成剑主如此。何谓仙,山上之人,脱离尘俗,然而终究还是人——”

    “哈,英雄所见略同”

    庄无道本以为这一级之后,再无能够有令他牵挂之物。可当他再踏前一步,第八百四百五十二级之时。庄无道却又是一怔,在石阶之上,赫然是一人一剑。

    剑是轻云剑,而人亦是轻云——洛轻云。

    云儿默然无声,庄无道则亦是皱眉,然而仅仅一息,他就又迈步前行。

    迟疑的时间,也就只比遇到秦锋时,稍多一线。

    “我原以为,这个世上,除母亲与秦锋之外,再无能令我真正在意之人。然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你——”

    “我该感觉荣幸么?希望剑主你不会后悔”

    “后悔什么?”庄无道闻言一笑,风轻云淡的道:“从剑窍开辟那一刻开始,我庄无道的命运,就已与你洛轻云,从此密不可分,再无法分离。不对,应该还是更早之前,第一次血祭阿鼻平等王之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