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六章 畅通无阻
    “之前是三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现在是第四重天么?”

    庄无道往上方眺望时,也在心中猜测着。前六百六十六级,他并未消耗多少时间。

    然而若真是第四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那么他即便是已将大摔碑手与牛魔霸体两种功法,完美的统合,也未必能够踏过这剩下的三百三十三级。

    “不会”

    云儿斩钉截铁的否定道:“道业天途不会是死路,武道上的考验,绝不会远远超过你这个境界。那位绝尘子在此处传下道业天途,是要为宗门试炼真正可以支撑门庭的弟子,而不是为制造杀孽。第四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那已是元神级数的剑道实力。练气境中,有何人能够通过?”

    庄无道微微一笑,继续踏步往上。第六百六十六级,第六声钟鸣,亦随后震荡长空。

    上方的‘一线天,裂隙,已无阳光照落。只能望见几点,隐约的星光闪耀

    “原来已经有半日多了——”

    第三条道业天途,六百六十六级,从午至夜,已过了整整四个时辰。

    “我看剑主,似乎又自信了不少。”

    “是这两百级石阶,我受益良多。道业天途,果然不愧其名”

    “确实。”云儿语含酸意:“你这四个时辰所得,已足可抵达梦境中一两年的修行。碎山河与行无忌拳意同时施展,我教了你足足一年你都没学会。在这里仅二百级台阶,你就已掌握了。”

    庄无道哑然失笑,继续往上行走。据他所知,在宗门的记载中,六百六十六级之后,才是真正最为凶险的一段。

    六百六十六级之前,还可以安然退离。六百六十六级之后,却是不死既残,少有例外。

    然而庄无道这一步踏出时,却依然不曾有分毫的犹疑犹豫。只是当足步落在时,庄无道却只感觉浑身上下,一阵温暖。一丝丝热流,沿着足部而上,流经自己全身上下。

    “这是——”

    庄无道一时之间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只能感觉身体内的经络,都在微微发热,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原来如此”

    云儿在庄无道忄窍,之内,已首先明白过来:“如此看来,这一百一十一级,是考验你的灵根资质。若然是顺利走过了,对你以后会有莫大好处。若然走不过,就有灵根残破之险。这是乾火炼脉补窍法,那绝尘子的手段,依然是这么阴损小气。”

    “乾火炼脉补窍法?”庄无道不解。

    “嗯,此法的精要,是以你自身血气潜能,燃乾天之火。为你炼脉补窍,遗骨伐髓。可若是你的血气潜能,不足以支撑,那便是灵根经络残破之局,所以我才说他阴损小气。这道业天途,确实能给弟子一些好处,然而这些好处,却都是由自身得来。可若是通不过,那就是连本带利,输得于于净净。”

    “原来是这样?”

    庄无道倒是不觉什么不妥,离尘宗在每条道业天途之前早已危险的警示,甚至将历年死亡重伤之人的名姓,都一一刻在石碑之下。

    是否闯这天途,全由人自决。即便身死于此,那也怪不得他人。

    那么以自己的资质,是否能越过这一百一十一级石阶?

    云儿并不说话,庄无道也未再问询。知晓若有什么不妥,云儿定然会提醒

    果然前二十八级,他是轻轻松松的就已跨越过去,毫无阻碍。

    “是因我这三阶的天品隐灵根?”

    脑海中闪过这年头,庄无道胸中,略生忐忑之意。然而当他再上一级时,却依然是无半分阻碍。

    只那一丝丝的热流,赫然蔓延入他的元神之内。而后周围的光影,瞬时大变。

    整个‘道业,山的山体,微微震荡。一股紫红辉煌的光辉,从庄无道的立足处,直冲霄汉

    在这黑夜之中,尤其的刺目。

    “这是?”

    庄无道愕然不解,看着自己身周的光影变化。更可觉从脚底处,流入到元魂内的热流,愈来愈多,如潮水般汹涌不觉,澎湃不休

    他甚至隐隐可感觉自己的魂体之内,正在发生变化。连带着浑身骨骼与经络,亦在微微发痒。

    有种若有若无错觉,冥冥中似有一股意念,正欲从远处,降临此间。却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隔在了亿万里星空外,无法抵临于此。

    “我不是说过,剑主的天生战魂,乃是世间最顶尖的修行资质,是先天十大魂体之一,亦是先天十大战体之一。那块破石碑认不得,那绝尘子分离在此间的意念,却定然能够识得”

    庄无道默然看着上方的石阶,他说不出此刻,自己是何等样的复杂心绪。

    “也就是说——”

    不等庄无道说话,云儿就已接过了话,一字一句的言道:“也就是说,天品隐灵根塑造之后,剑主修行,再无过不去的障碍。这一百一十一级,剑主皆可畅通无阻”

    ※※※※

    道业山上,冲起的辉煌紫光,远隔千里都可目睹。离尘本山,距离道业上,也不过只有二十里之距。从此处望,自然可将那边的一切,一览无遗,甚至会感觉刺目。

    “紫光?为何会有紫光?”

    “黄为尊,紫为极,红为贵,紫红之色,莫非——最绝顶的天资么?”

    “最绝顶,怕是有些过了——”

    “不明其意,万年以来,都无相关的记载。当年怒江祖师将传法殿,登仙台,还有那第三条天途九百九十九级石阶带来此间,却偏又无什么交代。”

    “此乃异像此子的天资,定然是有不凡处,才会如此。天机碑潜力榜第三,果然是仅仅只逊色那重阳子沈珏一筹而已。”

    “我只知,他如今的速度,又加快了。已经七百三十四级,三十五级了。所有前例中,大半之人,都在这一段前功尽弃。可这一关,对他而言,却似乎并非难事——”

    魏枫的面色,此刻是异常的阴沉难看。无法掩饰,也不用掩饰。甚至能够感应到身后,来自上方那宏法真人,有如刀锋般的目光。

    不管庄无道今日,能不能通过这条道业天途。离尘秘传弟子,颖才榜第二十六位,庄无道都已当之无愧。

    然而如此天资绝伦之才,本该是属于明翠峰门下。

    而此事虽与他无关,然而那吴京道馆真人风玄,却正是出自于他魏枫亲自举荐。

    甚至那越城学馆之主李崇贞,也与他魏枫,有莫大关系。

    庄无道不死,他魏枫必定将承受明翠峰上至首座真人,下至筑基境同门的滔天怒火。

    “我现在该感谢魏兄么?”

    旁边传来一声轻笑,声线清朗:“若非是风玄,我宣灵山要把无道师弟收归门下。怕是还要费些苦工呢——”

    司空宏?

    魏枫的眼角抽搐,往身旁望了过去。只见司空宏正立在那里,神态闲雅自若,只唇角旁带着若有若无的嘲意。

    这就已得意忘形?

    魏枫环视了四周人群,却也不愿多说什么。反唇相讥,只会凸显出自己的窘迫。当下便只暗暗摇头:“还只七百五十级而已——”

    “七百五十七级”

    说话之人,却并非是司空宏。魏枫视角的余光,正可看见那夜君权,正在自言自语。

    魏枫差点冷笑出声,你也后悔了么?只是为时已晚。岐阳峰做得太过份,以节法的性情,是否会忍气吞声,重新接纳,真是未可知之事。

    二山七峰,没有了岐阳,宣灵山依然还有水云峰,还有素云峰,可以拉拢提携。

    此时峰顶之上,已不止是最初的那百余金丹。有近千筑基,都汇聚在此,同样御空远观。

    还有上万的练气境,就在附近的山头,各运灵目类的术法道决,远观那道业山巅。尽管大多都只是徒劳,第三条天途,一线天内,已只有离尘本山峰顶这一个角度,可窥知详尽。

    在那山脚之下,还有更多的修士蜂拥而至。道业山一日间六次事闻钟响,传遍此间三千里地域。哪怕是住在距离尘本山千里外的弟子门人,此时也已接到了消息。

    而此时就在一条山道之上,穆萱脚下绑着甲马符篥,紧随在莘薇之后,往道业山的方向,疾奔而去。

    四个时辰的时间,急速的飞驰。哪怕穆萱自问修为扎实,真元雄浑,也依然是显出几分疲态。

    终于力不能支,无法继续,穆萱停下了脚步,一边急急的喘息着,一边服用着丹药,恢复着体内气脉。

    而她一双秀目,则至始至终,都是眼神灼热的,望着远处那座,似已近在眼前的大山。

    莘薇也发现了身后,穆萱已经停下。连忙回身,御剑到了穆萱的身侧,声音清脆道:“师姐,我带你一程?”

    “你少来了”穆萱挥了挥手,不以为然道:“四个时辰,赶路一千多里路,莘薇你现在还剩多少力气?这里距离道业山还有一百多里,别飞到一半,就摔掉下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