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五章 拳意相融(四更感谢精确大盟)

第二九五章 拳意相融(四更感谢精确大盟)

    此刻在青石台阶之上,庄无道却是全不知自己身后,已有无数道视线注视。他眸光灿若星辰,望着这台阶的上方。

    此时他已深入裂隙,上方天空只存一线,只有一束阳光照下。明明是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庄无道却只见这每一阶台阶之上,都立着一个青衫道人的身影。

    而此时他正上方的一具,正提着一口明晃晃的剑,向他头顶斩来。气势十足,仿佛真人也似。

    那剑影飘逸而又轻灵,纷纷洒来,却又含着难以言喻的凶厉杀机。

    庄无道望在眼中,却是眼透讥哂之色。对这剑势的变化,都全数洞察,了然无疑。

    “碎”

    一脚蛮横的踏下,也将这道人的身影,连同那所有剑光都全数破灭。

    庄无道再踏上一层台阶,而后就见另有一道人,双手持印,无数的飞空剑影,纷纷斩至。

    庄无道却根本未曾理会,身影依然是不闪不避,坚定无比,继续往上一层台阶踏出。

    以不变而应万变,以一力而降十会。任你万千机变,我以此一身当之,万刃难伤,万法不加。催锋破锐,千军辟易,此世任我横行

    “我看这道业天途,也不过如此而已”

    厅无忌,拳意冲霄,庄无道此时周身上下,都逐渐凝聚出一股无匹的气势。高歌猛进,万夫莫当

    一个个青石台阶,被他塔在了脚底之下。一个个青衫道人,在他眼前破碎湮灭。

    不过庄无道也能感觉,这连续四百六十级的青石台阶走上来,就好似经历了一个熔炉。将他的厅无忌,拳意中的杂质一点点排出,锻打提练的更为精纯而强势

    只是要说艰难——至少他现在还感觉不到。

    “剑主还是莫要太轻视的为好”

    云儿在心念内提醒着:“这道业天途真正的困难处,应该还未开始——”

    庄无道双眼微阖,旋即就又不在意的,继续往上行走。依然是一路无阻,然而到了第四百一十一级之时。那道人刺出来的剑影,就又一变。

    此时剑光刺出,却是直指他的牛魔霸体的弱点要害。针锋相对,每一层的剑势,都是直刺他拳势灵机变化之枢。

    不急不缓,却仅仅几步,就使庄无道的拳意气势,大不如前。

    “嗯?有趣”

    庄无道终觉讶然,眼里亦流露出了几分异色。

    这剑势居然能随他拳势而变化,这道业天途果然有几分玄异

    “这便是我离尘宗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好一门剑诀,只论剑术变化,剑道精义,只仅逊天地阴阳大悲赋一两筹而已”

    离尘宗的镇宗三法,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与《九天磁光子午大法》。

    而这《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却并非是一门功决,而是一门御剑术。

    在离尘宗的地位,并不在那镇宗三法之下。

    只要修习了离尘宗,三十六门功决中的任何一种,都可自如的使用这门剑诀。

    纯粹的剑修,也可选这门剑诀为主修。不过在功法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确实不怎么出色。真正能令它跻身三品功法的,是那奇异奥妙的剑术。

    坎为水,离为火,坎离指的是水火,亦指阴阳。这门剑诀到最高深,可分化阴剑九口,阳剑九口。

    一旦能结出坎离无量剑阵,甚至可越阶斩杀那些高位修士。越修炼到后来,威能越大。

    正因此故,离尘宗内,几乎人人都有修习。庄无道却因本身就有着一门品阶更再其上的《天地阴阳大悲赋》,所以并未参研。

    然而这条道业天途,却将这门剑决,演衍到了极致。庄无道即便从未修习过,也能从这虚幻道人的剑势变化中,窥得其中大半的剑术真义。

    虽从未研习,然而此刻庄无道自问对这门剑术的了解,已可超越大多数的同门

    此刻若他抽出时间,修习这门《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可在几个月内。就能轻轻松松,把这套剑术,推升到第二重天境界。

    到此处时,庄无道以无法依靠那《牛魔元霸体》快速上行。每踏一层台阶,都需一段时间来蓄势,破解那青衣道人的剑势。

    本是可以转为大摔碑手,以‘碎山河,拳意来往上轰击,一样可以势如破竹的往上。

    然而此时的庄无道,眼里却多出了几分认真。感觉此时那青衣道者,正如一个实力与他旗鼓相当的高手强者,在为他试手喂招一般。

    每一剑所指,都是他的弱点所在。无数他在施展牛魔霸体时,未曾注意到的破绽,都被这老者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一一点出。

    如此当连续五十级之后,庄无道感觉自己受益之大,还要胜过在梦境中,与云儿的交手。

    不是云儿的剑道早已不如这老者。而是前者的指点,往往是高屋建瓴,居高俯下,总不免有所缺失。而后者,却是以平等的角度,来攻自己霸体上的不足。虽不如云儿全面,却更为务实,也更为基础。

    更将那门《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的奥妙,完完整整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云儿,你可知这个道人是谁?”

    “还能是谁?”云儿一声冷笑:“自然是你们离尘祖师,绝尘子那厮。”

    语气中颇是含着几分悻悻然道:“此人的实力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个只开六十七处灵窍的仙王而已。然而调教弟子的本事,在天仙界中首屈一指,情形与你那位师尊,倒是有些相似。七劫之前,离尘宗内已有三位绝代仙王,而今也不知留存了几位?”

    “绝尘子?”

    庄无道的神情,多了几分凝重。对于这条道业天途,又多了几分看重。

    “正是剑主你这般做,是对的。”

    云儿语音悠然,却含着几分不可思议的味道:“我也不曾想到,那绝尘子居然能在此处都留下一线分化神念。能得他亲自指点拳法剑术,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庄无道轻笑了一声,脚步却并未放缓,依然保持之前的节奏,一级级踏过。不刻意加速,也不故意停留。

    只是专注心神,将每一级的交锋得失,都牢记于心,颖悟其妙。而心神渐渐的,却是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似半梦半醒,意念冥冥,然而又可本能自发的,对外界变化做出反应。

    牛魔霸体,身外的磁元罡气,还有自身的厅无忌,拳意,庄无道几乎每过一级石阶,都会有巨大的变化。浑然一体,统合为一。

    到得此时,庄无道脚下之速,不减反增。直到第五百五十四级,才再次感觉到了阻力。

    那青衣道人的剑势再变,这次却非是‘势均力敌而是高他一筹。那口剑,已变幻为六,阴三阳三。由《上霄坎离无量剑决》迫来的势压,颇有令人甘愿俯首称臣之感。

    “唔?”

    庄无道并未醒来,却是发出了一声轻咦。而后自然而然,就又施展出了‘碎山河,拳意。

    牛魔霸体,配合大摔碑手,只是一击,就将在台阶上的青衫道人,粉碎开来。

    而庄无道的脚步,亦是稳稳当当,踏在了第五百五十四级之上。

    第五次钟鸣之声,再次响彻,震荡着万里晴空,回荡不休。庄无道却好似未曾听闻,继续往上。

    此时每一个道人出现,皆是阴三阳三,六口飞剑。然而往往都会在第一时间,都被庄无道以意念强行碎之。

    此时那剑决展示出的奥妙,已超出他现在的境界不少。然而庄无道却并不在乎,哪怕只能窥得那剑影,一丁点的虚实,一丁点的虚弱,都能以力破巧,强行碎之

    吾之身,可横行天下吾之掌,可碎山河又何况这些虚幻之剑?

    ‘碎山河,与厅无忌,两种不同拳意,同时在庄无道的身上运用。初时配合起来,还有些生涩,不能协调。然后到五十级之后,庄无道就能极好的将这二者,一同施展,调和融汇。

    都是一般的威名无俦,也都是一般的蛮横霸道。

    这道业天途,确实就好似一个熔炉。在那青衣道者的剑光逼迫下,庄无道被迫将这两种不同的武道拳意,尽量融合为一。

    而当庄无道,终于走到那第六百六十五级之时,他的瞳孔,也骤然缩成了针状。

    依然是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青衫道人,然而那身前之剑。已经是由一化八,化为八口。阴四阳四,总共八口飞剑。

    而后庄无道,却是想也不想,就是一掌拍处。却再非是只意念交锋。而是直接反应到了身体。

    掌出之后,那青衫道人的幻影,几乎是应声而碎。而庄无道先是呆愣了一阵,而后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方才他清晰感受到了,自己那一掌,已经完美的将牛魔霸体与大摔碑手两种拳法,合而为一。‘碎山河,与厅无忌,两种拳意,彼此间也再无隔阂,浑融一体。

    拳意与掌法融合。这一刻他的掌力。赫然已至四百象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