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四章 道业天途(三更感谢精确大盟)

第二九四章 道业天途(三更感谢精确大盟)

    “外殿何事喧哗?”

    夜君权的声音洪亮,带着几分斥责之意:“不知此间,是我宗庄严论政之所?若无缘由,必治尔等殿前失仪之罪”

    外殿之中,先是一阵死寂,而后有一人高声道:“回禀掌门,是因这一期天道盟的颖才榜,已至我宗。因有弟子名列其上,故而惊异”

    “颖才榜?”

    夜君权微微凝眉,不解之意更浓。颖才榜常年都有离尘宗弟子姓名,每年都有一二十人,罗列于榜单之上。值得这外殿诸人,大惊小怪?

    不过下一刻,就听那人言道:“我离尘宗宣灵山弟子庄无道,以练气境修为,名列榜单之上二十六位。被天道盟观月散人,认为是此界中练气境第一!

    “嗯?!”

    夜君权的瞳孔微张,猛地踏前数步。然而才刚离开掌教尊位,夜君权就省起自己的失态,连忙止住身影,轻喝道:“颖才榜?给我送些进来。”

    天道盟制定的各种榜单,离尘宗每一期都有预定。而颖才榜,无疑是天一诸国最主流的天机榜单之一。只这五百人的名单,就可对天下间诸宗诸派的后起之秀,散修中的英才,尽皆极其轻松的了然无遗。

    甚至只从这薄薄一本五百页的颖才榜就可大约窥知未来三四百年内天一诸国的形势变化,各大宗派的实力消长。

    虽不怎么准确,却也可作为一个参考。且这百年来的天下大势,也证实了与这颖才榜息息相关。

    故此这份榜单,都已被天下诸宗,重视有加。离尘宗每年都会从天道盟定下至少八百本,价值三千二百枚三阶蕴元。

    而此时殿堂之内,近百位金丹修士,也皆是眼神诧然错愕。

    “庄无道,颖才榜名列第二十六位?”

    “开什么玩笑?他才练气境而已”

    “练气境界,却已一己之力,屠戮海涛阁八位筑基境。这个排位,也在意料之中——”

    “记得这六十年来,以练气境界,而跻身至颖才榜前三十位者,也不过寥寥二人而已。我离尘宗,也终有一人,名列颖才榜上么?”

    “无道师弟,他入门还不到三年——”

    此时已有数位筑基境弟子,将一叠薄薄的绢册,送入至正殿之内,一百余册,诸人以真元擒摄招取,转眼间就瓜分的一于二净。而后那哗然之声,再次在殿内弥漫。

    “第二十六位,真的是第二十六位!”

    “——初春之时上榜,初始排名五十三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位,练气境十二重楼,此界中练气境拳法第一半月前总榜排名第二十四万三千九百五十三位,总榜拳法第七万六千二百五十四位——”

    “拳法排名练气境第一,潜力榜上无其名姓,术法榜上无其名姓,剑术榜上亦无其名姓——”

    “疑离尘宗以封绝石与神绝无印符,封绝其分榜排名。然而机缘巧合,在此子上榜之时,我天道盟有幸查得,当日潜力榜第三位多增一人,并无名姓。此外练气境中,剑术榜第一,术法榜第四,亦是匿名,疑与庄无道有关”

    有人念到这句时,殿堂之内,顿时有诸多视线,往左首云台上方的节法真人望去。

    知晓离尘驻大灵京城的道馆,这些年都是由宣灵山一脉把持。要在天机榜上做手脚,再没有比节法真人更方便不过。

    “名列颖才榜第二十六位,练气境第一人预言一年之后初春,颖才榜继重阳子之后第一人,非此子莫属父升而子继,蝉联颖才榜第一位,实为千古佳话——”

    “重阳子,那位太平重阳,居然是其父?”

    “此事众人皆知我这几年虽隐居不出,也隐有听闻。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此子生母,却非是太平道萧家那位灵淑仙子。”

    “说来这重阳子,今年已不在颖才榜上,应该是已经成就金丹”

    “这也是意料中事,他已连霸颖才榜第一长达十二载,就不知是丹成几品

    “父升而子继么?那位重阳子未必就会以为然。”

    “这可就有些棘手了,庄无道此子,居然是如此出色。可负我宗百年重望。贸然处置,确实是不妥——”

    “怪不得,那天道盟会无缘无故,送来五枚‘五蕴无花桃,。赤阴城鸿德,半年前突然弃明翠峰而不顾,改于节法真人交好。庄无道名列颖才榜单的消息,怕是早就知情。”

    “潜力榜无其性命,可能当世第三,到底又是何等样的灵根资质?宣灵山气运不绝,灵华英之后,居然又出了一个惊世绝艳之才”

    “如此佳徒,节法真人只怕倾力维护。”

    “宏法真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一些怪异的视线,也开始在节法与宏法二人之间梭巡着。那明翠峰与宣灵山两脉金丹,更是怒目相对,真元鼓荡,一时间气氛压抑之极,剑拔弩张。

    而也就在此时,大殿之外,那事闻钟声再次长鸣,久久不息,远传三千里地域。

    “这是?”

    “今日却是奇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番事闻钟响,又是为了何事?

    “此番钟响,却不是离尘本山内之内。这个方向,是道业天途”

    “不该,钟声长鸣如此之久?若是有人过了第一条,也早该停了,自有执事弟子接引来离尘本山,由二山七峰挑选。而若是第二天途,则该钟鸣二声。

    “不对除非是——”

    节法真人此时,也终于开口出言:“宏法你不是问我,庄无道此时何在?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汇聚而至。而节法真人,则依然是淡然自若道:“此事也无告不得人处,我那徒儿,如今正在第三条道业天途内。无道他能有如此雄心,余心甚慰”

    宏法顿时皱眉,神情凝然。而殿内诸人闻言,也是面面相觑。或者眼含忧色,或是神色不解,或是面含笑意。

    可仅仅数息之后,第二声事闻钟鸣,就又再次传彻此间,在殿堂之内回荡不休。

    原以为这钟声过后,可以平静片刻。然而紧随其后,不过十个呼吸,又是第三声钟鸣,轰然传至。

    “什么——”

    “这是?”

    诸人的面色都为之一变,那魏枫的面色,此刻也是一片煞白。此时殿内,宣灵山一脉几个脾性火爆之人首先忍耐不住,飞身离开这离尘正殿。纷纷到了山巅云空,浮空而立。

    有数人在前,正殿之内诸多金丹,也纷纷效仿。便连魏枫也同样一个闪身,到了殿堂之外。

    道业天途距此不远,就在离尘本山对面的一座山峰之内,名唤‘道业,山。而那第三条天途,就在道业山中最上方的一线裂隙之内。一共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从此处,远远就可望见,一个身姿颀长的布衣少年,正在那石阶之上行走

    “庄无道——”

    远方那个身影,魏枫自然是认得。就是此子,他曾不毫在意,曾轻视鄙薄有加,也曾惊愕不解,再而后,就是——恐慌

    而此时在他的眼前,那身影却是如此的刺目,如眼中之刺,让人疼痛难耐

    “一百三十四个呼吸,三百三十三级台阶么——”

    第三条道业天途,每过一百一十一级,道业山中的事闻终,都会震响一次。直到第九百九十九级,钟鸣九响

    而此时那庄无道,就在三百四十七级之上,信步行走,泰然自若,似毫不费力一般,轻松写意。

    身周却是一波拳意冲霄而起,搅动云空。一股霸道而又蛮横,肆无忌惮的意念,昭然宣示。

    ——千刃难伤,万法不加。天地轮劫,我自横行无忌

    仅仅一百个呼吸之后,庄无道的的足步,已经踏到四百四十三级之上。

    在此处庄无道的身影,明显被阻了一阻。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庄无道会被这一层台阶,稍稍阻拦片刻之时。庄无道的右足,却又是猛然踏下暴戾无比,霸道绝伦,似乎要碾碎一切般的气势

    ‘轰,的一声碎响,罡气四溢,大地震鸣。而第四声钟鸣,也再一次响彻长空。

    魏枫脸上,亦是没了血色。此时他可以清晰听闻,身周这十丈方圆之内,一片的抽气惊奇之声。

    “这拳意,是行无忌么?”

    “牛魔霸体,此子深得拳意真髓。只怕如今普通的一二阶术法,都已难伤他分毫。”

    “难怪,此界中拳法第七万六千二百五十四位,练气境中拳法第一。那天机碑,果然不会有错——”

    “拳法如此声势,却是已有相当造诣了。”

    “天途第四重天如此气势,却不知需要多久时光,破最后一重?当初那位祖师,可是用了整整三日”

    此时此地,近百金丹中,竟无一人,认为庄无道,过不得那条道业天途。

    甚至在魏枫自己看来,庄无道闯过天途,似乎也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疯了真是疯了,他怎能如此——”

    六千年来,离尘宗内欲闯第三条道业天途的练气境弟子,共有一百二十七位,不乏天资绝代者。

    然而最后能侥幸存活,从三条道业天途中安然退走,只有七十四人。其中又有一半,灵根不存,修为全废。

    这庄无道,又岂能例外?定然不会有例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