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三章 颖才榜出
    离尘本山,事闻钟一阵阵长鸣不休,浩大的音浪,震荡南屏诸山。

    主殿之内,百余位金丹修士分列左右端坐。中央上首,是离尘掌教夜君权,而四位元神真人,则是各自高据于云台之上。

    节法真人皱着眉,手中握着一张纸鹤。沉吟了片刻之后,节法就将那丝隐约的忧容压下,付诸一笑。手里的纸鹤,也同时震成了飞灰。

    而此刻在掌教尊位之上,夜君权已经长身站起。

    “到底发生了何事?事闻钟因何而鸣?”

    音带真元,传彻大殿,整个离尘本山,都能闻其声响。

    而此时殿门之外,一位身穿白衣的筑基境修士,匆匆遁空而至,飞入至了大殿之内。

    “禀知掌教与诸位真人”

    那人躬身拜倒在地,语声凝然:“我执法殿得讯,一个时辰之前,离尘宗节法真人坐下第七徒,真传弟子庄无道,不知因何缘故,强闯海涛阁林海集分号。将海涛阁上下人等,全数屠戮斩杀殆尽。又有明翠峰弟子盖千城,虞安君,东离寒三人,与庄无道冲突之后,被庄无道出手打伤。盖千城二人修为被废,东离寒当场身死。我执法堂已遣人捉拿,事闻钟鸣,是告知全宗上下,注意擒此凶徒。”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大殿之内,就有十余人霍然起身,都是明翠峰一脉金丹长老,多眼透暴怒,面透愤然之色。

    而即便是宣灵山一脉,都是面面相觑,眼含愕然不解。

    夜君权更是眼神诧异,有些狐疑的问道:“海涛阁上下人等,都全数屠戮斩杀殆尽,包括海涛阁八位筑基,还有那丰御在内?盖千城三人,一死二伤,皆是庄无道一人所为?”

    “是”

    那执法殿白衣修士,语气也同样犹疑,不敢确定:“至少林海集内,我执法殿弟子传来的消息,是这般说法。宣灵山庄无道,以一人之力,将海涛阁上下人等尽数诛杀。”

    夜君权第一个念头,是感觉此人在说笑话,然而随后他的面色,也渐渐转为凝重。

    “那庄无道,据我所知,如今还只是练气境——”

    “确实然而当时在场,有一千七百位修士亲眼所见。庄无道以练气境修为,力出九百象,只一击便重创海涛阁丰御”

    整个正殿之后,顿时都一阵骚动,哗然声响连连。一时之间,整个大殿内只闻一阵阵诧异的惊呼。

    “怎么可能?”

    “我莫非听错?”

    “那庄无道,才练气境界九重楼而已,难道是另有人助拳o”

    “以练气境界,力出九百象,斩杀八位筑基么?”

    云灵月一言不发,神情凝重,凤雪则微一挑眉,居然是小声暗赞‘果然不愧是我节法门下,我凤雪的七师弟”。司空宏则冷笑不已,眼里略有诧然,似乎那位执法堂筑基境执事所禀之事,既在他意料之中,也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肃静”

    一声轻喝,压制住了整个殿堂。左侧方位,行出了一人,先是目视了节法真人,以及对面宣灵山一众金丹长老一眼,而后朝着夜君权一礼。

    “残杀同门,乃宗门四大不可赦罪之一。今日节法真人之徒当众行凶,残伤我明翠峰三位金丹门下弟子,罪证确凿。还请掌教真人主持公道,将此凶徒惩之以法,给我明翠峰一个交代有请掌教降下诏令追杀,我离尘上下,见之则诛”

    司空宏皱了皱眉,凤雪则是不自禁的,手按了按剑。云灵月却是冷声开口:“魏枫,林海集之事还未有定论,谁是谁非,执法殿都未厘清。为何急不可耐?”

    “然而我明翠峰三位金丹门人有二人重伤,一人身死,却是事实。”

    魏枫回过头,目光灼灼逼人:“此乃千余修士,亲眼所见”

    “或者是事出有因,无道总不会无缘无故,却将海涛阁一门屠戮。”

    云灵月淡淡的一笑,并不为魏枫的言辞气势所动,言语不软不硬,却有如钢钉也似:“且稍安勿燥,待执法殿定罪之后再说惩戒如何?”

    “事情已清楚明白,我恐待执法殿定罪之后,便为时已晚”

    魏枫负手身后,眼神阴翳:“你宣灵山存心庇护,大可护此子逃之夭夭,逃脱责罚。此事也并非是无有先例”

    “魏师弟这句话,却有些过了未有实证,怎么无端猜测指责?”

    这次开口说话的,却非是宣灵山一脉金丹,而是翠云山的永真。

    “那庄无道入门才不过三年,能以一己之力,屠戮海涛阁分号,斩杀八位筑基。我离尘后辈弟子中,当以此子为首乃我宗后起之秀,放诸天一诸国,亦无有能与其比肩者是宗门未来之支柱,怎可草率处置?”

    “然而我明翠峰死伤三人,亦是万中无一之选,前途无量”

    魏枫一声冷哼,词锋更显锐利:“那盖千城,虞安君,岂非都是可问鼎金丹元神之——”

    “住口”

    云台之上,宏法真人突然出言,喝止住了魏枫的言语。而后面向对面,与他对立而坐的节法真人。

    “节法师兄,不知你是如何看的?”

    节法真人,却是镇静从容,转而问那位白衣筑基:“你叫滕飞?执法殿七十二位筑基执事之一?”

    “是”那滕飞不敢不答,神情恭敬:“弟子出身绝尘峰,两年前入执法殿任执事之位。”

    节法真人却对此人的出身,并不感兴趣:“绝尘峰李昱可在林海集?”

    “李昱师弟确在佐近。”

    滕飞看了身左侧,几位绝尘峰金丹一眼,犹豫片刻还是一字一句的答着。“李昱师弟有言,明翠峰盖千城等人,与海涛阁丰御联手,欲联手栽赃陷害庄无道师弟。最后却为无道师弟预先察觉,大怒之下动手,使三人二伤一死。”

    节法真人眉间微微一动,又再次询问:“你还需告知我,他们四人中,是何人最先动手?”

    “师兄”

    宏发真人的声音平和,却是带着万古不化的寒意。

    节法则仿佛未闻,眼透精芒:“不愿答么?”

    那滕飞无奈,筹措着言辞道:“据我所知,是庄无道师弟首先暴起杀人,屠戮海涛阁上下人等,几十个呼吸间,就已斩杀海涛阁三位筑基。盖千城师弟三人不愿坐视,才出面阻挠。”

    “换而言之,我那徒儿,并未主动对同门出手可对?”

    滕飞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能感应到无数视线,正往自己身上投注过来。或阴冷,或逼迫,或威胁,或安慰。

    滕飞却只能尽量紧绷着面上的肌肉,沉声道:“正是然而以当时情形,庄无道若要手下留情,亦轻而易举。”

    “只是猜测而已,混战之中,失手误伤再所难免。说什么手下留情?莫要太高看了他。”

    节法真人微微摇头,似笑非笑的回视宏法:“我已问完,不知师弟你,可还有何有问的?”

    “无需师兄言辞,依然是这般无懈可击。”

    宏法在云台上站起了身,眸光尖锐:“不过即便是盖千城三人心怀不轨,意图叵测。也轮不到庄无道来处置,自有执法殿问罪。此举是否有违宗门之规?若人人都能擅杀同门,这离尘宗上下,岂非与那魔宗邪派无异?如此穷凶极恶之辈,怎可不加以惩戒?”

    “确实”

    节法真人微微颔首,宏法此言,他无法抵赖:“我也觉无道他戾气太重,需要略做处罚,以儆效尤。”

    “除此之外,还有海涛阁”

    宏法真人并不肯就此罢休,步步紧逼:“海涛阁虽非我离尘盟友,然而也一向与我离尘相善。近年声势,也渐浩大。值此我离尘四面临敌,烽火四起之时,更不再竖强敌。这次庄无道此子无故屠戮海涛阁分号上下人等,是为我宗遭灾惹难。我宗是否要给海涛阁一个交代,以息海涛阁主之怒——”

    “怎能说是无故?”节法真人摇着头,插言道:“宏法师弟此言差矣,丰御与盖千城三人合谋,算计我离尘弟子。要说交代,也该是海涛阁给本座一个交代才对”

    “可即便是丰御不对,然而海涛阁其余人等,总是无辜”

    宏法真人似是早知节法真人这般说,一声冷笑:“节法师兄你要与那位海涛阁主讲道理,也总要有足够的人证物证,让他们心服口服才是以节法师兄之智,也当知我宗此时,并无再与海涛阁开战之力。北方太平道虎视眈眈,绝不会放过这良机。”

    节法不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宏法之言。而宏法的眸中,也流露出几许冷哂之意:“那么我再问师兄一句,此时你那弟子庄无道,究竟何在?”

    节法笑而不答,恰也在这时,大殿之外,又是一阵喧哗声响。

    使得殿内诸人,尽皆愕然,齐齐诧异的望向了殿外。这次吵闹之声,久久不息,那些正在殿外,等候职司的筑基弟子,都是在议论纷纷,语气惊诧。

    夜君权隐隐只听得‘庄无道,、领才榜,、‘第二十六位拳法第一,的字样,不由愕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