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二章 隔空杀人
    “还算识时务”

    庄无道这才一笑,从李昱的身侧走开。而后又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远处。

    就在那对面,海涛阁的废墟处,此时也传来一连串的喀嚓,的响声。

    剩余的四尊雷火力士正一齐动手,顷刻就将那残余的楼宇,拆得支离破碎,轰塌了下来。

    而当诸人眼前的视野一阔,赫然只见数百丈外那内院之中,东离寒正面色青白的,往这边望着。他身前还有一人,正是动弹不得的聂仙铃。闭着眼,俏脸上同样毫无血色,脖颈上则是架着一把雪亮的银刀。

    李昱见状,也顿时恍然,知晓了庄无道方才那骤然转炽的杀机,是因何而来。

    “庄无道”

    那东离寒眼里,此时亦全是深深的忌惮之色,呼吸沉重,面肌紧绷。

    “放我走你这灵奴,待我回到离尘宗,自然会还你。”

    “你在要挟我?这恐非是君子所为——”

    庄无道眯着眼,踏前一步,目中现出危险之色。不过视线却未在东离寒身上停留,而是在聂仙铃身上,上下审视着。

    还好,可能是那丰御,也不敢对自家名义上的甲,做得太过份。聂仙铃除了浑身气血经络被制住之外,本身并无什么伤势。那三寒阴脉,也并无发作的迹象。

    “那又如何?”

    东离寒语气狠戾,手中的刀锋,已经压入到聂仙铃那白皙的脖颈内:“我若不要挟你,今日只怕也没法安然走出这林海集是你高抬贵手,换她一命,还是我与她玉石俱焚,庄无道你一言可决”

    “玉石俱焚o你还无这个资格”

    庄无道摇了摇头,接着却是转过头,询问李昱:“此情此景,你是亲眼目睹。李昱你说此人,到底该不该杀?”

    李昱依然是动弹不得,他浑身骨骼关节,都已震脱,无法自己行动。好在庄小湖知情识趣,见庄无道已经将他放过,便主动走来,将李昱扶起疗伤。

    此时的李昱,已不再是软趴在地上,能够勉强坐稳。闻言之后,冷冷看了东离寒一眼,而后‘嘿,的一声,不甘撇开了脸:“我看到了,你想杀就杀,关我何事”

    庄无道点了点头,而后随手一拂袍袖。看似轻描淡写,并无异常,然而数百丈外的虚空,却都一阵震晃。

    那东离寒立在聂仙铃身后,突觉胸中一闷一空,之后又有剧痛传来。手足发软,浑身所有的力气,也都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由愕然的俯身,看向了自己的胸前。只见那里,赫然是破开了个大洞,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头颅大小,肋骨与五脏六腑,全都不见了踪影。都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劲力轰碎,打成了肉糜。血末往身后纷散,覆盖了整整五丈之地。

    呆怔了片刻,东离寒就又是一声怒吼。猛地一咬舌尖,然而奋起了所有的余力,往手中的银刀灌注。

    不过还未待他的刀,斩入聂仙铃的脖颈。又是一道强横无匹的劲力,再次贯空而至。不知从何而来,也毫无半分预兆。

    而这一次,却是直接打在了他的前额。随着‘轰,的一声震响,东离寒的头颅,就如西瓜一般的破开。

    脑浆四溢,血点纷洒。便连前方聂仙铃的身上,也溅上了不少。

    李昱双眼圆睁,满怀不解错愕的看着这一幕。又是这样,根本就没见庄无道怎么动手,那东离寒就已被一股莫名的掌劲,直接当场打杀

    让人不自禁的怀疑,是不是早就有隐形人,潜伏在东离寒的身侧。

    然而整个过程,李昱自始至终都看在眼中,若真有人潜伏,绝瞒不过他的眼睛。

    “这是,劲发于外?不对,你修为还不到金丹境界,怎会这虚空传劲——

    忽然似想到了什么,李昱的瞳孔猛张:“这是隔山打牛天下第二散修顾云航的成名秘术传说中可劲传千里,隔山杀人,你是从哪学来的这门秘术?

    庄无道懒得搭理,信步行道了那聂仙铃的身前。后者也已张开了眼,那双宛如宝石般的眸子里,却既无死里逃生的欣喜,也无突遭大难后的惊悸惶然。

    与庄无道对视着,眼神空洞,平静的可怕。

    “我记得当初收下你时,曾经说过,若你聂仙铃有一日成了我的累赘,我定然会袖手旁观,这句话你可还记得?”

    “铃儿记得”聂仙铃的面色,依然平静无波,抬起头道:“老爷你说,若有一日,我成了你的累赘拖累,你绝不会为我费什么心思。而你若有什么危难,第一个牺牲的,便是我聂仙铃——”

    “原来你还记得?”

    庄无道语音悠悠,带着几分冷意:“今日你需记清楚了,我来此处,却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防患未然,免因你聂仙铃之事,最后牵累于我。若有可能,我定会坐视不理,绝不会顾你死活。”

    “铃儿明白”

    说话时,聂仙铃却忽的嫣然一笑,眼神明媚。自家主人虽是这么说,然而实情真是如此么?

    就在庄无道皱眉之时,聂仙铃又忽然郑重其事的屈膝深深一礼:“老爷你请等我片刻”

    说完之后,便拿起了东离寒那把银质长刀,转头向那凉亭走去。身姿轻盈,宛如是湖中走出的凌波仙子一般,走到了一位侍女打扮,已面无人色的女修身前。

    “聂音,自我有记忆以来,待你都有如亲姐一般,自问从未有对不起你处。又为何负我?”

    漠无感情的看了此女一眼,聂仙铃却根本未等到聂音回答,就已蓦然挥刀一斩,手起刀落,直接就将此女的头颅斩下。

    血液飙洒,溅了聂仙铃的全身,将她一身白裙,都全数染红。聂仙铃全不理会,再次回过了头时,语音再次恢复了平静:“仙铃记住了,绝不敢忘,也再不会有下次”

    庄无道眸光微闪,而后也是郑重其事的微微颔首:“再莫要让我失望。”

    李昱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处的血衣女孩。方才那一刹那,他竟感觉这少女身上,竟有着一股令他都感觉心惊胆骇的气势。

    庄小湖也同样楞了一楞,总觉得此时的聂仙铃,与她印象的聂仙铃那个少女已经有了些不同。

    之前的聂仙铃,外柔而内刚弱,看似弱不禁风,却有这男子也不曾有的坚韧与毅力。

    而此时的庄小湖,却又能从聂仙铃的眼中,看到了无情与狠辣。

    庄无道却不以为意,转而向庄小湖交代道:“你带她去寻个地方躲藏,绝不可被人寻到。除非接到我的信符,才可返回。再若是十日之后,仍无消息。那就带她远走高飞,不用再回来。”

    庄小湖担忧的看了庄无道一眼,便屈膝应是。而那李昱闻言则是一声嗤笑:“觅地躲藏?原来庄师兄你自己,也没信心?若我离尘宗要寻什么人,还没有寻不到的,远走高飞又有何用?”

    庄无道笑了笑,仍旧懒得理会。他这些安排,只是为防意外而已。按宗门记载,数千年前那位祖师,是用了三日时间,才闯过的第三条道业天途。

    而他庄无道这次的准备,更为充分,已经是筑基境之前,最强的状态。总不可能最后的成绩,比那位前辈祖师还有差些——

    这三日之内,那明翠峰魏枫等人,奈何不得他,却可朝聂仙铃与庄小湖二女下手。

    无论是聂仙铃隐瞒的真实身份,还是她这次引发的同门之争,魏枫都有足够的理由问罪。

    此时唯有他能闯过那第三条道业天途,方能为他这灵奴,提供庇佑。

    “道业天途——”

    记得当初在越城,他便是想走这条路,拜入离尘门下。却阴差阳错,连番的变局之下,居然顺利通过了馆试与道试大比,成为节法门下。

    原本以为这‘道业天途已经与己无缘。却不曾意想,自己在入门两年之后,受时势所迫,不得不再一次,试图去闯这曾经尸骨累累的登仙之门。

    “如此说来,剑主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云儿的声音,在庄无道的心念内想起道:“真要去闯那条问道之路?”

    “自然,我其实也好奇备至,期待已久。想要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当初知晓古月明,安然通过第二条道业天途时。他心里就不知怎么,竟有了几分跃跃欲试之意。

    “是么?那么剑主,就务需小心了”

    “小心?云儿莫非是知道些什么?”

    庄无道挑了挑眉,他知道这剑灵,对于离尘宗颇为熟悉。自然,这是指七劫之前。

    “不知。然而大宗派试炼弟子的手段,都有其出彩之处。在七劫之前,离尘宗就已很是不弱。积累已足,如今又在诸界开枝散叶。哪怕是一处小小别院,开启试炼弟子的道途,也必定不同凡俗。剑主要小心的,是那道业天途,对你道心的拷问——”

    庄无道皱了皱眉,就已恢复了平静。他知剑灵之意,是指自己的执念。却依然运起了磁遁之法,往那离尘本山的方向,飞遁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