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一章 想死想活(为精确掌门贺)

第二九一章 想死想活(为精确掌门贺)

    李昱紧咬着牙关,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关节,此时都已脱臼。四肢肌肉,也都酸痛不已,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提不起丝毫力气,亦动弹不得。

    眼看庄无道足部在靠近,已再次站到了他眼前,李昱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屈辱之感,在心底中弥漫着。

    二人是同时入门,他是被离尘宗所有人看好的天之骄子,庄无道虽也同为内定的秘传弟子,却顶着无数怀疑鄙薄的目光。

    然而短短两年之后,他李昱却已被这个他一向都瞧不起的人,彻底踩在了脚底之下

    而庄无道,则已可高据云端,俯视于他,这一刻甚至能掌握着他的生死。

    心中万分的不敢,可李昱却已是无可奈何,只能破口大骂。

    “庄无道,你真敢杀我?你这个混蛋,杂碎,离尘宗还轮不到你来嚣张。执法堂绝不会放过你,残杀同门,你这是欲叛门”

    “确实不敢”

    说话时,庄无道却在往身侧方向,那也正掠空而至的庄小湖,颔首示意。方才颇有几个漏网之鱼,便连他的玄术小阴阳,也无法全数控住。

    之后要处理这李昱,也没功夫去理会。最后还是庄小湖出手,将这些海涛阁的余孽,一一斩杀。

    以她筑基境的修为,手中又有好几件上品灵器,对付几个练气境,轻而易举。

    那庄小湖见状,顿时喜形于色。连忙讨好的一笑,神态略含谄媚之色。

    庄无道微微摇头,依然看着下方,那口中喋喋不休的李昱。而后不经意的一脚踩住了李昱的右手,有意无意的轻轻磨动着。

    “然而动手之时不慎,失手误伤,在所难免。”

    李昱的右手骨骼,顿时再发出咯吱声响。他自问自己,性子还算是坚韧,此刻却仍觉是疼痛难当,险些就要痛呼出声。感觉自己的右手,似已被庄无道的这一脚,磨成了粉碎。

    “庄无道”

    李昱满面涨红的一声嘶吼,似乎愤怒已极。心中却已被这恐惧之感吞噬。

    感觉庄无道的杀意,已经凝如实质,直透入他的心神之内。可确定无误,这庄无道,是真的想要杀了他

    “你到底想要作甚?你这个疯子,伤残同门,是我离尘宗四大不赦之罪你真敢动手?”

    庄无道不说话,只默默的望着一旁,躺在三百丈之外的盖千城。

    李昱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而后瞳孔微缩,盖千城被他救走,本是一直被他以道法摄住。

    直到方才,感觉自己绝不可能从庄无道的擒龙之力抓摄之下逃掉,这才将盖千城抛开。

    然而那时盖千城受伤虽重,却依然还有着几分防身之力。可此时此刻,却已同样瘫软在地上,七窍溢血,气机暗弱。

    与不远处的虞安君,赫然也是同样的情形。经络碎断,灵根破灭,十几年的修为,全数付诸于流水。

    李昱不由愣住,也不知庄无道,是到底何时出手的,他的灵识,根本就不曾有感应。

    不过此时他更为在意的,却还是庄无道出手的狠辣。似盖千城这般,在离尘宗内前程无量,几乎注定了将有金丹成就的后起之秀,居然说废就废,毫不留情。

    倒抽了一口冷气,李昱头皮一阵发麻,浑身上下毛骨悚然。

    “你疯了难道以为一个失手误伤,就可以免去罪罚?同门龃龉,出手居然也如此狠毒,你真以为执法堂会放过你?你敢伤我,宁真道全两位师叔,定然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便是你有亿万善功,也难逃一死”

    离尘宗执法堂轮值长老,此时绝尘峰四据其二。除了宁真之外,还有一位道全,亦绝尘峰嫡传一脉的金丹长老。

    “能否免罪我不知晓,然而因伤残同门而获罪。总好过被人算计栽赃之后,还拿你这些人无可奈何。你说可对?”

    庄无道不再理会李昱,而是抬起眼,望向了海涛阁那片残破屋宇的后方。

    唇角微挑。庄无道眼中再次浮起了几分哂笑冷嘲之色,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可笑之事。

    李昱的额头上,却冒出豆大的汗珠,不是因自己的右手被碾压,接近碎裂。而是感觉到庄无道的杀意,竟然再次转烈,几乎已化为实质。这次的目标虽非是针对他,然而亦使人心惊肉跳。

    忽然李昱心中微动,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次你庄无道的名字,定然是在这一届的颖才榜上可对?那魏枫多半早就知道了,你庄无道人虽聪明,却到底还是落入他算计。你废了盖千城他们两个,他也一定会让你死,死无葬身之地他就是要让你有机会察觉,就是要让你与他们三人冲突。可笑,可笑这三个蠢货,还真以为寻海涛阁联手,就可以万无一失,就可以安然脱身。可笑,可笑——”

    庄无道微微动容,看向李昱的眼神,微微有了些变化,眸中笑意隐含:“你倒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蠢。”

    宣灵山内近三十位金丹,上下和谐,皆听节法真人号令。然而在早些年,却也并非是那么团结。一致对外,更多是因形势所迫。

    首座嫡支之争,其实在庄无道入门之前,已绵延持续了二百年之久。只是因宣灵山资源丰富,嫡脉支流之间并无太多差距,故此虽有争斗,手段却都极为温和。

    也直到二十年前,节法座下连续六位弟子结成金丹,嫡支的地位这才稳固

    宣灵山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其他二山七峰。而盖千城与虞安君是师尊,恰非宏法嫡脉。

    只有一个东离寒,就拜在魏枫的座下。

    然而若不肯舍弃这一爱徒,将三人‘一同视之又岂能释他人之疑o

    “你还能笑得出来?”

    李昱一声闷哼,冷冷道:“庄无道你迟早大难临头无论他们三人这次是死是活,是成是败。那魏枫都有了光明正大,对你出手的机会这次执法堂不能将你解决,把你发配到南方极恶之地也是一样。总之不论如何,庄无道你这次死定了一定会死我倒真佩服他,一石数鸟,真是了得。这三个废物,来换你一个庄无道,倒也划算。明翠峰三大真传弟子身死,他对你出手,料那节法真人也无话可说。哈哈哈换成是我,也愿意——”

    “是么?都只是你猜测之言,不过,也不是无此可能。”

    庄无道却依然是神情平淡,仿佛李昱说的,面临危机之人不是自己,语音悠悠道:“可据我所知,门规之中即便是列入四大不赦之罪的残杀同门,也不是真的就绝无法脱罪。有一条路,只需非是欺师灭祖,出卖宗派,余罪皆可得赦——”

    “嗯?”

    李昱微微楞神,眼中现出了惊愕之色。而仅仅只寻思了片刻,李昱双目就又圆睁,似乎连眼珠,都快要从眼眶之内跳出。

    “道业天途你是说第三条道业天途”

    第三条道业天途,一旦通过,那就是秘传弟子也是离尘宗上下公认,秘传中的秘传,是为玄门天骄。

    二山七峰,传法十殿,宗门所有的秘术传承,都有资格修习。

    虽非金丹,身份却能与门内的金丹长老比肩

    离尘宗一万余年,也只出现过一人而已。而那个时代,乃是离尘宗最为辉煌的年代,声势盛极之时,甚至直追三大圣宗。

    可惜因底蕴不足,之后又逐渐衰落。却直到至今,离尘依然位列天下十大宗派之一,无人敢于小视。

    真要是多了第三条道业天途,别说是这小小‘失手误伤同门,之罪。便是庄无道真做了欺师灭祖,勾结邪魔之事,只需情节不是太严重,都不是不能商

    那宗门戒律,可是清清楚楚的写明——凡我离尘练气境弟子,二十四岁前能越第三道业天途而不死者,可为离尘本山秘传。一应罪责,除欺师灭祖,出卖宗门之外,皆可抵消

    “第三条道业天途,你开什么玩笑,你如今都已经——”

    话音嘎然而止,李昱彻底的愣住,想起庄无道入门,至今还未满三年,年岁亦还未超过二十四。

    而庄无道至今的修为,也不过是练气境界。无论哪一点,都未超出条件。

    “在你看来,我有几成机会?”

    见李昱沉默着,不肯开口说话。庄无道也不在意,继续问着:“不愿答么?那么我只问一句,如今你李昱到底是想死想活?”

    脚下悄然加力,可见一团血水飚射而出,洒入到了泥土之内。

    李昱面容扭曲,牙关咬得咯崩作响。可最后却终究是面色黯淡道:“自然是想活他们三人与海涛阁联手谋划,我只是恰好在场发觉,并未参与。”

    “我猜到了。”庄无道微微颔首,却依然原地立着,并无什么动作。

    李昱一声冷哼,自然猜到而来庄无道,想要的到底是什么,面色忽青忽白的变化,最后猛咬着牙关道:“今日此间之事,若执法堂问起,我会如实相告

    以元神起誓,我李昱那时若有半句虚言,日后必定死于劫雷之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