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九零章 逃不掉的
    “竟有此事?”

    “隐有听闻,听说那吴京风玄真人,乃是明翠峰宏法真人亲信,亲自安排的吴京道馆真人之位。却不知这一次,那宏法真人会作何感想。我若是他,只怕恨不得要将那风玄撕碎”

    “难道真是天佑宣灵山一脉?灵华英重伤之后,宣灵山仍气运未绝?”

    “我只奇怪如此人物,怎么就未在颖才榜上?”

    “应是他入门还不到二年之故,若我是节法真人,也不会声张。不过今日之后,那就难说了。”

    “今年的颖才榜可能来不及,明年的颖才榜上,却必定有他姓名”

    “就不知这一位,颖才榜上到底排位几何?”

    “定然是在三百名之内!传说中的那位方孝孺,也不过如此——”

    庄小湖立在七百丈外,同样是花容失色,怔怔的望着庄无道的身影。

    方才那一幕,让她又想起了湖底那一战。然而今日的庄无道更强了,也更为从容自若。

    即便是未召来战魂之体,也依然绰有余裕,始终牢牢的掌握着局面。

    未出全力,而对面的强敌,却已然尽数败落

    听着身后的议论,庄小湖的胸中不知如何,竟又生出了几分自豪之感。

    似乎湖底时逼不得已的选择,也不算太差。她的这位主人的未来,只怕是完全可与那北方重阳子比肩的英杰,绝不逊色

    旋即就有心神一醒,庄小湖想起了之前,庄无道那句、日此间,我不要一个活口若有走漏之人,注意替我拦截,之语。忙摇了摇头,不敢稍有分神。

    知晓海涛阁的修士,庄无道自会解决大半。她需要注意的,是小心防范,别有漏网之余走脱即可。

    那丰御强撑了数息,似终于承受不住。胸中的一口气猛然泄出,顿时大片的血液,吐露了出来。赤红的眼眸中,满布血丝,全是疯狂不信之意。

    “九百象力你这个疯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才只是练气境,到底修的的什么功法,怎么可能练到九百象?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会你这样的妖人

    “是你太弱才对”

    庄无道也余力已尽,腾空而起。而后就见那周围,残余的那些海涛阁修士,包括那几位筑基境之内,都他这一掌之后,赫然都是战意全消,疯狂的向外逃窜着,

    眉头一挑,庄无道的眼里,又透出了一丝冷意,杀机凛冽。

    “逃?我说过今日此间,绝不留活口,总要全数死绝了才好。”

    音还未落,又是一个庞大的磁场,往四面八方的散开,所及之地。包括剩余两位筑基中期在,这一刻竟都是被元磁之力吸摄,在原地动弹不得。

    连脉通窍,命无双,小阴阳

    身周浮现出一层实质化的土黄光泽,霸体护身的同时。庄无道也连续九九八十一掌大摔碑,滔天的掌影,拍向了远处,轰打八方

    那掌力拍击之处,几乎所有的海涛阁修士,都瞬时化成了血粉肉糜。

    而那剩下的三位筑基,也几乎每人都中了至少十道以上的劈空掌劲。

    血猿变四百象力轰击之下,灵器碎灭,法衣破碎。两人身躯,直接就在这一道道强绝浩瀚的劲力之下,当场真元散修,肉躯破碎。

    而剩余的一人,亦是七窍溢血,重伤萎靡。

    便连那盖千城,也在庄无道的掌势覆盖之下。只抵挡了一击,盖千城就已面色大变。

    “二品圣灵神通,你是在故意引我们出手?”

    吼叫时声嘶底里,盖千城的眼中,更已流露出了惧意。庄无道这一式玄术,威能分明以入二品圣灵

    以其实力,根本就可在一开始,就将此间海涛阁的修士,诛杀大半

    八位筑基境,那里虽不至于身死,然而也必定有四人无力再战,奠定胜局

    哪里需要庄无道如此麻烦,一一动手击杀?

    “是又如何?我便是想要废了你”

    庄无道语气淡然,那声音也只及身周三百丈。只是这一式小阴阳范围内,才可听闻。

    双手大摔碑掌势,则依然连绵不尽,毫不留情。

    若不引得这几人主动出手,他又怎好废了他这些‘同门,?

    这几个跳梁小丑,这次若还不一次解决了,下一回就能上梁揭瓦他可没那么多的心思,日日防范这些人的阴谋算计。

    血猿变四百象力,第二掌时就已经将盖千城身前十五重法禁的护身镜遥遥拍碎。到第三掌,则已将盖千城的一双手臂,生生的打折。

    第四掌,庄无道则是直击盖千城胸腹。这一掌出,盖千城终此一生,都难以在修行道上,再有寸进

    不过也就在这时,从旁边的泥土内忽然钻出几条藤木,拖拽着盖千城的身躯,往远处飞速的后撤。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庄无道这最后一击。

    “嗯?”

    一掌落空,庄无道不禁一声轻咦,往那五百丈外的远处望去。只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将盖千城拉出之后,就飞速的在远外逃窜着。

    同时间千道木藤,疯狂的从地面探出,往他的四肢缠卷而来。

    “李昱?你也欲与我动手?”

    庄无道不禁挑了挑眉,眸中精芒微闪。

    方才李昱未随盖千城二人一起动手,他还在奇怪,这人的性情与他表现出来的完全不符。猜测此人,到底能够忍到何时。

    此刻终于是按捺不住了么?

    “庄无道你别太嚣张,仗着修为高人一筹就可在门内横行霸道?我却看不惯你这个盖千城,我带走了,勿需远送”

    说话之时,李昱的身影,却未停留片刻。遁速不快,却极其的诡异,途中哪怕一草一木,都可为他的遁法依凭,须臾间就已逃出数百余丈。

    “你带不走他——”

    庄无道见状则微微摇头,一个响指,就有近千只星火神蝶,从他袖中的飞

    那些木藤,只要与这些火蝶稍一接触,就立时全数石化。而后庄无道,又轻描淡写的一掌,遥遥摄向了远处。

    “给我回来”

    伪玄术,擒龙摄虎

    强横无匹的摄力,直接就锁住了李昱的身影,猛地往回拉拽。

    李昱措不及防,整个人向后倒飞,直到三百丈处时,才蓦地一身轻啸。

    “万木雷象,借形遁身”

    一团青烟之后,李昱的身躯,赫然是变成了一个木块。而整个人,却竟是强行从那摄力中挣脱出来。借助木遁之法,出现在附近不远。

    那里的一株杂草,疯狂的生长,仅仅片刻,李昱的身影就从内‘生长,了出来,继续往外逃遁着。

    庄无道却也是不慌不忙,想要从他手中逃脱,哪有这么简单?

    擒龙摄虎,擒龙之后就是震虎,一共十二击。然而当庄无道,对元磁之力的掌控,越来越是自若之后,这十二式震虎击,也可随时变化为擒龙手,

    一击不成,第二击擒龙,又已锁拿而去。到百丈左右处,李昱再次以‘借形遁身,的道法脱身。

    然而只需过了瞬息,那擒龙之力,又会再次锁拿而至。无论他如何变化,庄无道的意念,始终将他的身影牢牢的锁住。元磁摄力,亦始终不离李昱左右

    仅仅十几个呼吸,李昱就又被庄无道强行吸摄到了身前二十丈处。眼看已近在支持,李昱眼神无奈,于脆返身。浑身上下,瞬时弥漫着无数淡紫色的都天神雷。

    “你还真当我李昱怕了你?连脉通窍,万木雷象,雷木浑天”

    李昱双臂膨胀,化成壮硕木体,然后带着千万丝雷光,猛地凌空轰击而下

    此时竟亦有五百象力,势能开山裂石,直砸庄无道的头顶上方。

    而后万千的木枪,同时拔地而起,一道道刺向了庄无道的身躯所在。

    庄无道的双眼微眯,一动不动。只是用手,再次握住了身旁的一口三才玄阳剑。

    真元灌注,悲凄锐烈的剑意,直透体外。

    天地阴阳大悲赋,生死别

    可今次这一剑,又与往常不同。那剑尖之上。赫然萦绕着一丝死灰之色。

    只是他剑仍未发,那李昱就是神色大变。

    “你要杀我?”

    灵觉感应,只觉这庄无道不止是想要杀他,更有轻易将他诛杀之力

    李昱几乎想也不想,就把那浑身雷电全数散去。身周的木体,也急速的收缩。

    玄术神通主动散去,李昱却是首当其冲,遭遇那爆涌而回的真元反噬入体

    不过此时,他早已顾不得这些。一个闪身,就已遁入了地底之下。

    木克土,泥土之下,亦能以木畅行。

    然而庄无道,却又再猛地一踏地面。轰的一声爆响,李昱就不得不从地底,再次遁出。

    “不是说了?想要逃,地底之下无用”

    李昱面现惊骇之色,从地底脱身后,还未来得及有何动作。身后的庄无道,就已闪身而至,遁速依然快及。只比先前,稍稍逊色。强抓住了李昱的脚踝,然而猛力向下一抡

    将李昱的身躯,狠狠地砸落在地面。轰然震响,尘土飞扬,李昱的浑身骨骼,亦是咯吱作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