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九章 正面一搏
    一团血雾飘散,虞安君的双臂上的血肉,全被震成了齑粉,只剩下了森白色的骨骼。

    那掌劲更透入到了虞安君的身躯之内,炸出了千疮百孔,无数个血洞。全是虞安君浑身上下,窍穴气脉所在。

    而虞安君整个人,亦似没了骨头的泥人一般,整个人瘫软在地。庄无道只是这一掌,就已彻底费了虞安君二十年苦修出的真元内息,灵根破损,经络尽废。

    十丈之外,那盖千城却是圆睁着眼,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一幕,而后目光略显呆怔的,看向了庄无道。

    “你废了他?你居然废了他o伤残同门,你怎么敢——”

    “动手之时不慎,失手误伤,在所难免。这不正是如你等所愿?”

    说这句话时,庄无道已离开了原地,唇角之旁,此刻全是冷笑之意,难道以为是同门,他庄无道就会手下留情不成?

    那魏枫将这几人推出来是何用意,他又岂能不知?以为一个同门金丹弟子身份,就能使他庄无道,不敢下手么?

    手中的伏魔定山圭挥动,发出一团浓厚的磁元力圈。一引一带,就将身周十几件打过来的灵器,全数引向了一旁。

    然后庄无道整个人,又猛地冲霄而起,往空中那名唤‘凌若,的女修,疾冲而去。

    此女连续几个术法,不止是困住了他的五尊雷火力士。也制造出大片的水雾,蕴含幻力,使他几次险些精神恍惚,差点就陷入幻境之中,极是恼人。

    此女在虚空中停立不动,明显在准备着什么大型术法,便是庄无道也不敢轻忽。

    遁速依然快极,庄无道只是一眨眼就已冲至五十丈高处。那女修见状,顿时是花容失色。不过却并不慌张,短短吐出了一句灵言,她身躯就瞬化成了一片片水液,四下滴落。同时更有一大片的黑液,往外洒散来开。

    庄无道双眼微眯,眸中冷哂之意更浓,灵识自始至终,都锁定着这女修所在真正的方位。

    那些黑色液体有剧毒,便连他体外的磁元罡气也难抵御,不过庄无道本就无需硬抗,一个闪身,就已绕到了后方。

    同时间一口三才玄阳剑,也在他意念招引之下,盘旋着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伪玄术,拔剑式”

    这手剑式,庄无道已修至到纯熟之境,早就无需墨守成规,灵活变化,随机应变,无需再仅限于拔剑出鞘之时。

    而随着这剑影闪动,天地间一道虹光乍现。那‘凌若,的身影,再次在一面水幕之后显现了出来。被庄无道的剑意锁定着,俏丽的脸上,已无一丝一毫的血色。

    一瞬间无数的飘带,从她的袖中吐出,遮拦在了身前。更有数十上百张的灵符,一张张的陆续引发,在她的身前形成一个个形色各异的术法。只求能将眼前的庄无道,阻拦哪怕片刻。

    “凌若”

    下方的丰御,再次一声怒吼。不过这次却再非是惊喜,而是恐慌。

    “掌柜无需担忧”

    在他身侧不远,另有一位筑基修士,同样冲霄而起。踩着一口飞剑,一个呼吸间,就已疾掠四十余丈。

    “伪无双,七星破军”

    赫然七道银色的锥影,猛地由下而上。带着千钧之势,直撞而至,其中的二枚,更是庄无道的头侧脑仁。与他身外的磁元罡气碰撞之后,猛地急速转动,闪烁出无数的火花。

    庄无道却根本未曾理会,手中的剑依旧是一往直前,犀利绝伦。只身躯之外,浮起了一层紫芒。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

    意念一起,就有一道浩大的紫色雷光,陡然自虚空降落。连续半年时间,以都天神雷及南明离火炼魔锻体,在驱除那些魔气之余,也使他对雷性火性的感悟了解,到了一个极致。

    限于修为有限,庄无道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无法再有寸进,然而对都天神雷的掌控,却已至出神入化。甚至无需手决灵言指引,一个念动,就可御使大量的都天神雷。

    那雷光一炸,使破空而至的七道银锥,都微微滞了一滞。而庄无道的剑影,却已在这瞬间,破开那重重叠叠的术法阻障,又将粉红飘带,全数斩裂。

    凄厉的剑影一闪而逝,一掠即收。对面那女修的面上,却从头顶额心开始,由上而下的分裂,一条整齐的血线,同时往外飙射着。

    赫然整个身躯,都已被这一剑整齐斩成了两半,往地面栽落

    而后庄无道随手一掌,往那依然螺旋冲钻不休的七道银光,直拍而去。

    八倍三百二十象力量,直接就将其中一枚银锥,猛地拍成了饼状。而剩余的一道,更是在庄无道强横掌力之下,全数强行拍飞。

    而此时庄无道的目光,已经往下,落在那飞空而起的那位筑基修士身上。

    后者面色大变,身形急降,再不敢停滞于空。宛如蝶翼一般的刀刃,从他的背后猛地潮涌而出,阻隔遮蔽了上方五六十丈方圆的空间,试图断绝庄无道的尾随追击。

    而此时那丰御,已冲至一尊雷火力士胸前,一拳捣处。那滂湃的力量,只是一击,就将这雷火力士的胸膛,以及那埋于内中的核心法禁,全数捣碎。

    五尊雷火力士被他强行轰灭了一尊,这笼罩千丈地域的磁场禁阵,顿时间冰消瓦解。

    而丰御也仰头一声不甘的咆哮:“庄无道你这鼠辈,敢否于我正面一搏

    带着无尽的杀意,恼怒,憎恨,以及一丝不觉的悔意,声震长空。

    庄无道面容不变,浑身上下,却浮起了一层若隐若现的血光。

    “正面一搏?那如你所愿”

    整个身躯猛然飞坠而下,一掌前出,正是一式神通‘大碎云,。而秘术‘血猿变则使他的力量剧增。

    这并非是召唤‘吞日血猿,战魂后的完全版本,而是庄无道根据自己的身躯状况改良。消减了至少七成的内容,完全适应自己后的身体的版本。远不如真正的‘血猿变,。

    然而却也使他基础的力量,从四十象,增至六十象

    而‘大碎云此时最高,却是十五倍发力”

    “千刃难伤,万法不加。天地轮劫,我自横行无忌”

    那半空中的千万刀刃,都难伤他霸体分好。穿空而下,一掌沉入山岳。

    丰御的瞳孔聚缩,而后混身的肥肉骨骼,都剧烈收缩,化成了结实的筋肉。整个人,竟然是变化成了一个六寸小童,脚踏大地,一掌迎击往上。声势之盛,亦不在庄无道之下。

    “金刚般若,童子拜佛”

    “轰”

    整个林海集,此时仿佛是地震也似。周围大片的房屋,一片片的倒塌,哪怕都有灵阵加持,也无济于事。

    那些观战的散修,靠得较近些的,无论修为高低,都是耳内溢血。烟尘飞扬,狂风大起,一些修为较低些的,更是直接被这无与伦比的罡气劲墙冲击,撞飞出百十丈开外。

    而此时在撞击的中央处,也赫然出现了一个百三十丈方圆的坑洞。丰御的整个人,也陷入到地底,双足胸腹,尽皆埋于泥土之中。

    面色涨红一片,浑身真元气血,几次潮气鼓胀,都无法将头顶的庄无道顶开。反而浑身上下,肌肤开裂。

    整条街道,顿时都陷入了死寂。所有人的视线,都被中央处那个将丰御身躯,硬生生强行压入土内的少年身影吸住,再无法移开片刻。

    那丰御身为海涛阁林海分号的掌柜,在这林海集附近,也算是顶顶大名。

    实力之强,更是众所周知。许多人都知晓,哪怕一些筑基境后期修士,也未必能有实力将此人拿下。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人物,却被庄无道一掌而败,强行拍入到了地底。

    此时大半观战的修士,包括哪些仅有的十几位筑基在内,都生恐再被波及,远远的退开。一些熟识之人,更是以眼神交流,都是满脸的震骇疑惑之色。

    “这个人,到底是谁?好生猛的掌力?”

    “我听那丰御,唤他庄无道?”

    “如此年轻,看起来也未用什么驻颜之术,年纪绝对不超二十”

    “庄无道?离尘宗,庄无道?我记得是节法真人秘传弟子,入门两年,就已是练气后期。这次东吴大乱,据说就是此子崭露头角,将东离定海公,逼杀在了无名山下——”

    “可传说中此子,不是五品的灵根?”

    “五品的灵根,能够修行才不到十年,就能挫败丰御?刚才那一掌,我看至少是七百象力。”

    “不止我就说以节法真人之智,绝不会在这时候,收个资质普通的弟子入室。这次宣灵山,真是捡到一条大鱼了。”

    “我曾听说一件可笑之事,也不知是真是假。前次大比,这庄无道本是该败入明翠峰门下。结果不知如何,却被吴京道馆真人拒之门外,要从离尘开革。最后才被节法真人符诏拣漏,将之收归为入室弟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