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八章 破碎山河
    “想逃?地下可行不通——”

    庄无道唇角讥讽的一笑,身形破天荒的,在原地停留了片刻。然而右足猛地往下一踏,使这百丈方圆,宛如地震似的晃动。而后就只见那不远处的地面,一团血浆从泥土的缝隙内飞溅而出。那人的气机也在地底之下,彻底的消失,再无动静。

    他的牛魔元霸体,本就是最顶尖的土形功法。大摔碑手,更是力量绝世无双。

    这人要在他眼皮底下,以土遁之法逃走,简直可称是自寻死路

    “畜牲”

    丰御的目光已是赤红一片。自庄无道动手,才不过短短不到一百息的时间,在场的八位筑基境,就已是三死一伤。

    在数十练气境修士,八位筑基境修士,数十件灵宝,上百种术法合攻之下。庄无道却是身如鬼魅,穿梭自若,指东打西,忽南忽北,犹如虎荡羊群一般,居然至今都是毫发无损

    让人心神悚然,如此再战下去,在场诸人,还能有几人存活?

    然而愈是如此,丰御心内的杀机,也愈为炽烈。他猛地转过头,望向了身后,只见盖千城三人,此刻都苍白着脸,悄然后退远离着。明显已生出了几分忌惮,已是熄了与庄无道动手之意。似是也完全不曾想到,眼前的庄无道,竟会是强横如斯

    那掌力遁法与横练之术,赫然强绝到可越阶将筑基修士,也完完全全的碾压

    便连那李昱,此时亦是嘴唇青白,眼神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无道的每一个动作,看着那霸道无边的掌力,那在敌群中横行无忌的横练霸体。

    丰御的眼内,先是一丝怒气闪过,随即就一声狞笑:“你们三人还不动手,愣着做什么?要走可以,然而那时也休怪我丰御翻脸不认人构陷同门之罪,你等几人可承受得起?”

    分号伤亡如此之重,他即便最终将庄无道挫退,平息风波,也难逃总楼的责罚问罪。

    可今日之事,本就是因明翠峰而起。他又岂能容这三人,轻易脱身事外?

    三位练气境,实力有限。然而离尘宗内门弟子,许多天资高绝者,都有着可比拟筑基境的实力。

    他也不求这三个小辈,能够帮上什么忙。然而只需三人参与进来,今日之事,就可算是离尘宗内斗。而非是他们海涛阁,独自与离尘宗弟子为敌

    那盖千城的面上,则是血色褪尽,目光闪动着。然而也仅只犹豫了片刻,就已眼神决然,深呼了一口气道:“自然是不会坐视”

    此时他三人处境,虽是进退不得。然而退则必死无疑,以丰御的禀性,只怕转头就会将他三人出卖,不会有丝毫犹豫。

    而进,却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庄小师叔住手如何?海涛阁虽非离尘宗盟友,然而也一向无甚恩怨。交易流通灵物,给我离尘弟子诸多方便。”

    盖千城一边说着话,一边迈步往前,短短几个步伐,就已冲入至战群之内。脚下寒气蔓延,使地下结出了一层薄冰。盖千城在冰上滑动着,遁速竟也不在筑基修士之下。

    “小师叔今日无故起衅杀人,在执法堂那里,只怕不好交代。”

    庄无道闻言是冷笑不已,身形依然快速闪动飞驰着。而这次他的目标,却则是位于左侧的一人。

    然而包括那丰御在内,剩余五位筑基境,却都已是有了警惕防备,彼此间靠拢,距离不足二十丈,互相接应。

    三才玄阳剑的剑影横扫,未能伤及这五人分毫,反倒是那几个练气境修士,被连续斩杀了数余人。

    不过庄无道却是不急不躁,身影在外围处游荡,如盘卷的毒蛇一般,慢慢寻找着机会。

    竟赫然是以一人之力,营造出围杀这海涛阁数十修士的气势。

    “无故起衅么?擒我灵奴,这可非是无故”

    动了他的灵奴,哪怕是势力强如海涛阁,也不能不付出代价。即便将此间诸人,全数斩绝,也不过是被师长说一句戾气太重,多交些善功,以抵罪孽。

    错不在己,哪怕是海涛阁主,也是无话可说

    “然而亦非死罪今日有我等四人在,小师叔杀人灭口之心,只怕是难以如愿——”

    然而说到‘杀人灭口,四字,又是一声清冽的剑鸣声,震荡全场。将所有的声音,再一次全数压住。

    庄无道都懒得再答话,没了丰御这些人作祟,即便有盖千城三人的证词,也不过是一面之词,不足为证。

    无有实证,就敢指摘长辈,他庄无道那时绝不吝反咬一口。要知构陷师长,亦是欺师灭祖的重罪之一

    他庄无道,本就是流氓无赖出身,又岂会畏惧这些阴私手段。

    盖千城似也早料到会如此,他此时已滑行至一尊雷火力士的身前,声音也骤然转冷:“罢了小师叔既然要一意孤行,我等也无法坐视旁观”

    猛然望前欺近,双手上浓郁的寒力笼罩,打向了这雷火力士的双足处。一层隐隐约约的冰雾,也同时自盖千城的浑身上下散开。

    却依然未能快过那雷火力士的动作,四丈高的庞大身躯,飞速滑退,而后巨灵般一掌,猛然拍下。带着滔天雷火,气势骇人如故

    盖千城的双掌落空,不过他的目的本就不在于此。

    “伪玄术,冰消云散”

    那些冰雾,也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住了这雷火力士的身躯。此时猛然炸开,化成水雾分散。

    而那雷火力士的表层石皮,亦是被炸出了无数的坑洞,裸露出里面大片的灵纹。

    盖千城的瞳孔先是微缩,而后露出了狂喜之色:“果然是禁阵这些雷火力士,是他的阵柱”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都是眼透恍然之色。都以猜到了庄无道,那快绝人寰,甚至直追金丹境的遁法,到底从何而来。

    若非是借助阵法之助,区区一个练气境修者,哪里可能有如此神鬼莫测的遁速。

    就在盖千城后方的虞安君精神一振,身影更快了数分,紧随盖千城之后,同样扑向了那头雷火力士。

    而那五位筑基中,一为二旬女子的身影,亦在此时冲天而起。踩在一件尺状灵器之上,瞬间就飞空百丈,霓裳水袖随风漂浮,仿佛是神仙中人。一双素手在胸前结印,宛如莲花。

    “伪玄术,水龙流波”

    无数的水汽,凭空而生。仅仅几十个呼吸之间,这下方近千丈的空间,就赫然化为了泽国。

    数道长达百丈的庞大水龙,往那五尊雷火力士缠绕过去。将那漫天雷火,全数扑灭的同时,也将这五具石质傀儡,束缚在了水液中。

    “凌若”

    丰御是大喜过望,惊喜的看向了天空一眼。女修凌若,也是海涛阁驻守在此地的供奉之一,擅长水系术法。关键之时,也只有此女,最是可靠。

    盖千城亦是目中精芒微闪,身形滑退十丈,而后双掌冰蓝,猛地往地面上一拍。

    “伪无双,冰霜寒绝”

    双掌印下,以他的整个人为核心,周围百丈,包括那水龙都化成了厚厚冰层。将他身前那尊雷火力士,完全冻结。

    虞安君则是哈哈大笑着,身躯越过了盖千城,一双肉掌,结出‘玄真印拍向了雷火力士的胸腹部。

    没有了那比拟筑基的遁速,困在冰中动弹不得,这雷火力士,也就与他平时用来磨练掌力的石头差相仿佛。

    可一击而碎

    无此禁阵,哪怕庄无道真有滔天掌力,身具霸体,今日也将败落于诸人合击之下

    远处的庄无道,却无半分慌张焦躁之色,反而是眼神诡异的一笑。

    “尔等三人,真是欲与我动手?”

    手,二字落时,三道匹练也似的剑光,直斩盖千城。而庄无道的身影,也在一个山洞之后,到了那冰封的雷火力士身前。

    盖千城被剑光直接迫退数丈,而虞安君则是一掌,轰在庄无道的胸前。

    罡劲勃发,整整七十象的掌力,却不能撼动庄无道分毫。掌劲甚至连那护体法衣,也未能穿透。只凭那元磁罡气,就将那掌力阻拦。而庄无道的脚下,更是稳如磐石,纹丝不动。

    虞安君的瞳孔微缩,而后再一声虎吼:“横练霸体又如何?我不惧你!”

    他的浑身上下骨骼,发出一连串炒豆般的爆响。整个人猛地跃起,右手肉掌,则化为紫金颜色,仿佛是道家印玺,气势堂皇大气的向庄无道的天灵盖所在,直拍而下。

    连脉通窍,命无双,洞真无极

    三品超凡?

    庄无道讶然挑了挑眉头,虞安君的这一式命无双,已经有比拟二品圣灵级玄术的威能,只比他的拔剑术,稍逊两筹而已。

    然而这又能怎样?

    ‘嘿,的一声,庄无道这一刻的牛魔霸体,忽视了周围所有打来的术法灵器。同样是一掌拍出。劲风鼓荡,罡气澎湃!

    伪无双之大裂石

    十二倍之力,瞬间汇聚与双臂之上。掌势滔天,破碎山河

    当一双肉掌在半空中交击时,却是如击朽木一般,无声无息。然而虞安君的眼中,却全是压抑不住的惊恐之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