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七章 横行无忌
    身后三口三才玄阳剑同时出鞘,庄无道微一弹指,轻敲在了其中一口剑器

    凄厉高昂的剑鸣声,顿时响彻了全场,震人耳膜之余,也将盖千城的声音彻底的盖住

    那盖千城后面的几字,就连自己也听不清楚,不禁微微皱眉,脸现愕然之色。

    “我与丰掌柜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内门弟子来插嘴”

    庄无道望都未望那盖千城一眼,继续注目着眼前的丰御:“丰掌柜你意下如何?今日是就此收场,还是与我一战,你一言可决”

    “庄仙长未免太过份了”

    丰御深吸了一口气,面上再无半分笑意,阴冷着脸:“仙长若真要动手一战,我海涛阁奉陪,哪怕得罪了离尘,也在所不惜。今日之事,本就错不在我海涛阁,缘由皆在小姐她任性妄为,私泄离尘——”

    话音未落,又是‘当,的一声震鸣,将丰御的声音彻底的盖住。此时那盖千城几人,都已明白过来,纷纷冷笑不已,让他们无法出声道出《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这十字,就能有用?此间之事,迟早要闹到执法堂去,倒要看看,这庄无道还能不能再压得住。

    待得那刺耳的鸣声,渐渐消散时。庄无道的身影,已然从二十丈高处缓缓落下,而眼中的杀机,已然凝聚到了化为实质。

    “也就是说,不愿和解?”

    说完这句,庄无道又最后看了一眼,那凉亭内的聂仙铃。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之色闪过,而后恢复了冷漠。居高临下,俯视着诸人,语声淡然:“我不管你们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又到底想要栽赃我那灵奴何等罪名。只需此间海涛阁之人,全数死绝,那就死无对证了可对?”

    全数死绝。死无对证?

    丰御双眼圆睁,满是错愕之意。这庄无道,可知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这里八位筑基,练气境修士,亦达六十余人这个庄无道,独身一人,敢说要杀人灭口?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庄无道的身影,忽然闪烁。赫然只一个眨眼,就到了那已被石质傀儡击伤的那位筑基修士身前,带起了一连串残影,而后轻飘飘一掌大摔碑,印在了此人胸前。

    六倍的掌力,二百四十象力量,蓦然见如火上勃发,冲荡入体。这位筑基初期修士的身躯一阵震颤,而后浑身骨骼血肉,都被震成了粉末,向后四散溢洒,喷出了十丈之距。

    使海涛阁分号前,整条街道,都为之一寂。几乎所有修士,都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幕,筑基初期的修士,居然都挡不住这庄无道一击?

    “这是?”

    盖千城的神情亦是凝重无比,眼中已没了之前的自信:“好快的遁速——

    “至少二百象力以上——”

    虞安君修习的是‘九转玄阳功,及‘道真十印亦是走的外功一途,对于庄无道打出的掌力尤其敏感。知晓仅仅只是这一掌,就已经超出了他最高掌力至少三成之多。

    “这是玄术神通?”

    若非玄术神通,虞安君不信庄无道,能施展出如此迅捷的遁速,打出这至少高达二百象以上的掌力

    “大约是了,他是欲先声夺人!”

    东离寒紧紧握住手里的刀,掩饰着心底的不安。让他奇怪的是,庄无道施展这一掌时,他并未发现庄无道身周,有任何动用玄术神通的迹象。

    丰御则是面色青白,本来圆滚滚的脸上,显出了狰狞横肉,眼里的气芒透出瞳外三尺。

    “混账敢杀我海涛阁供奉,我看你是胆大包天”

    一声爆吼,丰御整个人就似高速冲撞中的野猪,往庄无道的位置,直撞而去。

    每一个踏步,都引得地面震晃不休,更有一层红色的罡劲,包裹着浑身上下。

    “一而再,再而三屠戮我海涛阁修士,今日我即便杀了你,料那节法真人,也无话可说——”

    周围几名筑基修士,此刻也都面现怒容,纷纷有了动作。连续数道匹练般的剑光,斩向了庄无道的脖颈心腹要害。

    更有几十尊身行更为魁梧,高达十丈的二阶黄巾力士,陆续从地面拔地而起,往那五只石火力士强抓过去。

    空中数道宝光,更是遮蔽了这朗朗青空,猛地坠击而下。

    然而丰御的话音,却戛然而止。庄无道身影再闪,就从诸人的眼前消失。一连串的残影幻化,再次现身时,就已到了另一筑基修士身前。

    依然是轻飘飘的一掌大摔碑,往前拍出。这人未曾受伤,反应也远较先前那人更快,及时引出了一面二十四重法禁的灵盾,拦在了自己的身前。

    却听一声如击败革般的闷响,那灵盾竟被硬生生的震飞开来。而庄无道掌势未尽,竟赫然将此人的半边身躯,都强行轰散打碎,当场就重创难起,生机黯淡。

    此人一死,那些二阶的黄巾力士,就有将近四分之一,当场垮塌。那剩下的部分,却不是那些雷火力士的对手。

    二阶黄巾的力士身躯虽高十丈,力量却反而不及雷火力士的八十象之力。身躯挪动,就更为笨拙。几乎是三下五除二,就被五尊雷火力士,轰碎震散了小半有多。

    而庄无道一掌之后,身影就已离开原地,继续以磁遁之法,在众多石人之间穿梭着。这次他的目标,确实左侧的一人。

    筑基境五重楼,筑基中期,却因所修功法之故。力量是剩余六名筑基中,最后一人

    那人亦是现出了几分震惊恐惧之色,毫不犹豫,整个人就向后爆退,往丰御的方向爆退。同时间灵决一引,无数的针影,飞空而起。

    “命无双,焰雨梨花”

    那成千上万的银色针光,只在半空中停滞了片刻,就化为火色。吸聚了周围所有一切的太阳真火,而后如雨点般疾打而行。

    庄无道却根本就不闪不避,身影继续高速穿行。

    “我自横行无忌”

    行无忌拳意,笼罩周身。此时的庄无道,早已将一身磁元真气,彻底掌握,可以散布全身,也可集中在身躯的某个部位。

    而在身影高速闪动挪移之时,那些针影,能真正打在他身上的,是少而又

    强行从那漫天针影中穿梭而过,猛地再一掌,印向了此人胸前。

    “崩山式”

    一掌击中,先是将此人的护身灵器粉碎,又把他的一双手臂强行震开。而后以摧枯拉朽之势,拍在了此人胸前。

    这一次,却是山摇地动般的撞击声响,罡劲排荡。庄无道的掌劲,连续震碎了此人身外四层护体法衣。终于余力已尽,未能将这位筑基中期当场击杀。

    庄无道的眸中,亦是稍显意外之色。他以为自己每次临战,穿上两重甲衣,就已经很变态了。却不意这世上,还有比他更似乌龟之人。

    四层护体法衣,全是二十四重法禁的灵器,也不知此人,是到底从何处搜集来的。

    不过那人却也沉重之至,整个胸膛都塌陷了下去。身形往后翻卷,足足六十丈外,才再次站定。

    七窍溢血,浑身肌肤也在掌劲冲击下,裂开数十处之多。整个人似如血人,狼狈之至。而稳住身形之后,此人却是目眦欲裂,第一时间就一声嘶吼。

    “三百象诸位小心,此子的掌力,至少有三百象力”

    丰御亦是紧紧凝眉,若仅仅只二百象力,他还可以小视。并不放在眼中,只需头疼此人那有如鬼魅般的遁法。三百象力,却已是在需他全力以赴的范围之内。

    心中又只觉是荒唐无比,但凡擅长横练与增力外功之人,在遁速身法方面往往是不如人意。

    就比如他,力量强横,可碾压同阶。然而使用任何遁法,却都要比其他修士慢上一层,只能以增速之类的灵器来弥补。

    然而这庄无道,却完全是打破了常规。不但力量强到能超越许多筑基中期的修士,遁法偏还快到不可思议,变幻不定,让人难以捉摸。

    说要只需此间海涛阁之人,全数死绝,那就死无对证——此子杀人灭口之心,只怕不假。

    ——这个念头也不知怎的,就从脑海之内冒了出来,丰御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

    眼前远处,庄无道又是一个闪身,到了另一筑基供奉的身前。而自己等人,即便全力疾赶,也仍追之不及,完全根不上庄无道的遁速。丰御的目中,终是现出了几分焦灼恼恨之色,杀机灼然。

    他知那人名唤王庄,才只刚进入筑基二重楼境界。本是散修,加入海涛楼不久,实力本来不弱,然而此时手中,根本就无像样的灵宝。

    果然瞬间之后,就只见远处,庄无道宛如闲庭信步般,遁行到了那王庄山前,举重若轻,轻飘飘的一掌挥出,势崩山河

    第三人,裂石式

    七倍二百八十象的掌力,似排山倒海。掌出之时,此人亦疯狂的后撤,却快不过庄无道。

    挡在身前的双臂,在掌力接触的刹那,就折断粉碎。不过此人却也是果断之极,断尾求生,在庄无道掌势受阻之时。身影一闪,遁入了地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