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四章 海涛楼内
    “没有,果真?你确定?”

    同样的语气,庄无道连续追问两次,声线凝然,又带着几分好笑的语气。

    “奴婢愿以性命担保”

    庄小湖语音自信,斩钉截铁道:“我在此处已有一日,虽不敢前去救人,却也尽了不少力气,打探那海涛阁的虚实。这林海集外,五百里范围内,若还有其他金丹,定瞒不过我的‘窥天照影环,”

    说到此处,却又语气一转:“金丹虽是没有,可筑基中期的修士,却有四位之多。主人你若要独力救人,怕是力有不逮。奴婢以为,主人最好是广邀同门,或者请那几位师兄出手”

    话音未落,却听庄无道一声低吟:“果真是没有金丹?呵,居然如此大意

    短短几句,却含着意外,庆幸与冷笑之意,夹杂在了一处。而后在最后几字,又化为冷嘲。

    “大意?”

    庄小湖也楞了楞:“主人你——”

    然而还未来得及问询,庄无道就已将通音螺的联系切断。

    而当庄无道再看向东北面山,眼神已是如亘古不化的寒冰,更隐隐带着几分轻蔑。

    他胸中的焦灼忧虑,此时已全数淡去消散。留存下来的,只有怒火与杀意

    远望东北,那盖千城与东离寒几人所为,这次真是将他惹怒了。

    之前他只当这三人是跳梁小丑,不愿去搭理,浪费时间。却没想到这虱子再小,咬起人来,也是会感觉痛痒的,就比如今次。

    让人恨不得,将这些烦人的虱子抓住,捏碎,分尸

    “的确是大意了,若换成是我,定不会给剑主你半点机会。哪怕牺牲一位金丹,也要使剑主万劫不复。”

    云儿的语气,也同样放松了下来,一声轻笑:“不过也怨不得他们,谁能想到剑主你此时,仅只是大摔碑手的掌力,就不是普通的筑基中期修士能够抵御?四位筑基中期修士,若无实力极其强横之人,剑主应付起来不难,就不知那海涛阁驻地的灵阵。”

    “到底是何等样的情形,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庄无道也再不多话,径自飞空而起,以磁遁之法,往群山之外遁行。不过临行之时,却依然是大袖一甩,一只淡紫色的纸鹤从他袖中飞出,远远往离尘本山方向遁空而去。

    节法真人与云灵月等人有事脱不开身,这张信符过去通知了,估计也无济于事。不过庄无道本意,就不在于向节法真人求援,而是让自家师尊与几位师兄师姐对他之后的行止,以及聂仙铃之事,都心中有数。若有什么危难,可以及时反应。

    修为晋升至十二重楼境界之后,庄无道的磁遁之速,也同样提升了近倍。他此刻一个时辰之内,极限时可以穿行七百里地。而若欲保持体内必要的真元道力,生生不息,也依然能保持五百五十里的遁速。

    仅仅三个时辰,庄无道就已从离尘宗在东北方向的另一集镇琮林集,离开,遁出了南屏诸山的范围。又大约四个时辰之后,庄无道远远望见了那林海集,还有在此等候已久的庄小湖。

    而见面时,庄小湖却是神情怪异,凝然道:“老爷,恐怕情势有变,就在你来之前半刻,明翠峰的盖千城,虞安君,东离寒三人一起赶至此间,联袂入了海涛阁。还有那绝尘峰李昱,依然还在海涛阁内。也不知这几人,此时在议论何事——”

    前三人亦是离尘宗的风云人物,在庄无道那次前往东吴之前。几乎每隔一个月,都会到山下来挑战庄无道,庄小湖自然认得。当初就是她好奇,居然有人蠢到敢挑战庄无道这样的怪物,还特意去看过这三人一眼。

    海涛阁,明翠峰,还有一个绝尘峰李昱,庄小湖即便再怎么愚纯,也意识到此中定有不妥。

    “盖千城,东离寒?”

    庄无道目光冷冽,还真是不出他的意料。这一次,幕后果然有明翠峰的影子。

    加上一个李昱,这算是明翠峰与绝尘峰联手么?

    ※※※※

    海涛阁的林海分号,与其说是‘阁楼倒不如说是一大片的建筑群。屋宇连绵,气势磅礴。至少占据了整个林海集中,十分之一的街道。以名贵木材搭建,装饰也极尽奢华,彰显着海涛阁身为天南三大灵商之首的地位。

    而此时在海涛阁的中庭院内,几个气质或雍容或雄壮或温文的的身影,正坐于凉亭之内,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旁,正端坐于上首处的少女身上。赫然正是聂仙铃,面色苍白如纸,神情呆滞,浑身上下都透着死寂之气。

    都说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聂仙铃,情形也是差不多,眼眸里全是绝望的死灰。

    在少女的身左侧坐着,则是一位浑身珠光宝气,富贵逼人,红光满面的胖子,正笑盈盈的望着对面:“总之这次真是劳烦诸位了,小姐之事情若非几位,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哪里?”

    盖千城在对面坐着,神情谦逊的微微摇头:“即便无有我等,丰掌柜也不过多费一些功夫而已。”

    那丰掌柜微微颔首,这却是一句实话,以海涛阁之势,要将聂仙铃擒回,可说是轻而易举之事。

    唯一顾忌的,就是离尘宗,宣灵山而已。不计二山七峰,仅只宣灵山一脉,若下定决心,不顾代价,也有将海涛阁彻底击垮的资本。这种可能虽是极小,然而也不能不防。

    且聂仙铃于系重大,可能掌握聂家数千年积累的财富,故而海涛阁上下,也却是不愿闹得满城风雨。

    “只是这这接下来后续之事,还需有劳诸位”

    人虽擒下,然而要想把人带回东海,却还需眼前这几人出力。

    “理所应当之事,也求之不得”

    此时出言之人,却是虞安君,依然注目着上首处的少女。冷冷一笑之后,虞安君又语声毫不可气的问道:“只是这证据,不知丰御你可已准备妥当?”

    “这是自然”

    那丰御闻言也不生恼,只淡淡的一颔首:“当时至少有七人亲眼目睹,我家小姐将这本《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交到聂音手中。”

    说话之时,丰御的目光下望,可见那石桌之上,赫然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本薄薄的绢册。

    而那的封页之上,正是《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十个紫金篆字。

    双眼微阖,丰御又神色沉重的一叹:“说实话,若非是亲眼目睹,我也不知自家小姐会如此的任性妄为,做出这等蠢不可及之事。我知他们是主仆情深,然而这也太过了。《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乃是离尘宗三大镇派功法之一,岂容轻泄?如今鄙人,也只能指望贵宗能宽宏大量,看在我海涛阁主动交代,那《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也未曾真正泄露的份上。放过我家小姐一条性命,让她随我返回东海。”

    聂仙铃闻言,目中先是微透怒意,而后当视线扫过凉亭之外,一位面貌清秀的绿裙女子之后,眼眸又恢复了死灰色泽。

    而那绿裙女子面色,也同样青白一片,贝齿轻咬着嘴唇道:“是奴婢不对,不该向小姐她索要修行功法。奴婢罪该万死,愿代小姐受离尘宗责罚”

    这次聂仙铃,却是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只眸光呆滞的望着远方,那死灰之意,更浓数分。

    虞安君闻言则是微微一笑,知晓这绿裙女子,定然就是丰御口中的聂音了,也是聂仙铃以前,最亲近的女侍。

    “丰掌柜大可放心,如今执掌我离尘宗执法堂的四位长老,有两人是出自绝尘峰一脉。我家师尊,还有魏枫师叔在二位长老那里,多少有些薄面。聂小姐她是年少无知,此事当可从轻处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