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三章 小湖警讯
    “是么?希望如此——”

    剑灵的身影,在庄无道面前渐渐消散,之后便再无声息。

    庄无道则立在原地,沉吟了片刻之后,又微微摇头。他心内仍有几分放心不下,不过此时此刻,既不知聂仙铃到底准备去何处,也不知二女此刻的方位。即便再怎么忧心,也无可奈何。

    先是取出了一张‘天鹤引灵符给窦文龙回了一个信。庄无道紧接着,又连续将十几枚红色小箭一一弹出,四面八方都有,覆盖周围万里方圆之地。

    他不知庄小湖此时的所在,只能以这种笨办法,来找寻庄小湖的踪迹。之后能够做的,就是等待了。

    心神不宁,庄无道于脆回至半月楼内,练习着牛魔元霸体的锻身拳架。疏导气血,打通淤塞。依然如往日一般,按部就班的修行。

    渐渐的,也就不再去想聂仙铃之事。他就只有这个优点,每逢大事,总能保持沉稳镇定。

    而后却是等到第二日的早晨,才终于有了庄小湖的消息。

    “宣灵山东北,二千七百里?”

    东北方向,乃是天南林海的外围。二千七百里外,应当是已经出了林海,有一个还算繁华的集镇海集,。

    也是离尘宗辖下的市集之一,是南方散修汇聚之处,仅只练气境,就有上万人之多。从离尘宗弟子手中,收购各种珍材,或者等待成为离尘宗筑基弟子灵仆的机会。

    然而也是最杂乱的所在,因流动的修士太多,离尘宗对此处的管控,也没费什么心思。故此在林海集还好,在林海集外,杀人盗物,强取豪夺者,比比皆是。

    只要不留下把柄被人抓到,离尘宗都不会怎么去管。

    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只意念一动,就将通音螺取在了手中。弹指轻敲,随着通音螺上一片片的灵纹显化,又隐去无痕,里面也传来了庄小湖惊喜的声音

    “主人你出关了?谢天谢地”

    “到底怎么回事?”

    庄无道挑了挑眉,察觉到庄小湖的语中,那隐含的如释重负之意。

    “聂仙铃她现在在何处?可还安好。”

    “情况不怎么妙仙铃她应该已经被人制住,就在林海集内海涛阁的一处分号。那里面光是筑基境修士就有七位,奴仆不敢靠得太近,只能以‘窥天照影环,远观。”

    说及此处时,庄小湖又微微犹豫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人,似乎是绝尘峰李昱——”

    绝尘峰李昱,离尘宗五位超品灵根之一,离尘近年两大后起之秀。她在离尘宗已有数月之久,此人的声名可说是如雷贯耳。

    “绝尘峰李昱?”

    庄无道目光冷冽,还真是被他猜对了,聂仙铃果然是出了事,自己这算是乌鸦嘴么?

    也微微有些意外,李昱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海涛阁内。到底是巧合,还是也参与了此事?

    还有那海涛阁,到底哪里来的胆量,敢无缘无故的擒他灵奴?

    哪怕聂仙铃是海涛阁的阁主之女,若无他允可,海涛阁之人,也休想动聂仙铃毫发,否则便是挑衅离尘宗。

    “你在那处等我,看看他们动静如何,随时联络。”

    说完这句,庄无道便直接起身,遁出了半月楼外。运用磁遁之法,直接往宣灵山方向遁空而去。

    无论那海涛阁,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谋划,到底意欲何为,他都不会蠢到,以自己一身当之。师门的作用,就显现在此,可以为他提供庇佑,解决自己无能为之,为难之事。

    然而当庄无道抵达宣灵山巅之后,才发现节法真人,并不在山巅。非但是节法真人不在,便连那常驻宣灵山,主持宣灵山所有杂务的云灵月师兄,也同样不在。

    庄无道暗暗奇怪,直接拦住了节法真人座下的一位道童询问,而后就只听这道童诚惶诚恐的答道:“三日前掌教真人下诏,召集门内所有元神与金丹修士,一起议定接掌东离诸国道馆的人选。不止是节法真人与云师叔去了离尘本山。就连我们宣灵山近三十位金丹,也一同前往,到现在还未回归。”

    “也就是说,我那几位师兄师姐,此时都不在自家洞府?”

    “这是自然”

    那道童面色疑惑,不过还是恭恭敬敬的答着:“几位师叔师伯,都已随节法真人一起去了。“

    “那么其余二山七峰,如那明翠峰,绝尘峰,可也是同样?”

    “这个我却不怎么知晓”

    那道童用不确定的语气道:“不过我却听人说起,为那职位安排,离尘本山九十七位金丹长老意见不一,已经在主殿那里争执了数日之久。”

    又抬头问道:“师叔可是有事寻真人?弟子估计只需再等三日,真人就会返回。”

    “我无事”

    庄无道挥了挥手,示意这道童退下,而后目光就明灭不定的望向了远方。

    他知道这次东吴大胜,迫使移山宗让出整整五国之地。两处道宫,三个道馆,加上数目近二百的学馆,以及七处别院,都还未分配修士前往接管。

    而在二山七峰那些希望有上好职司,以积累善功的弟子眼中,这无疑是一块肥肉。

    这几个月来,离尘宗从上到下,都是虎视眈眈。

    “时机太巧妙了,恰逢节法真人不在。这次海涛阁擒拿仙铃,只怕内情很不简单——”

    云儿的声音,在他脑海之内响起:“剑主你准备如何应对?是弃那聂仙铃不管?却是有些可惜了,此女三系超品,又有无妄魂体,即便在天仙界,资质也堪称顶尖。”

    “我倒是想要弃她不顾,然而只恐这件事,与明翠峰那位有涉。到时候,只怕我想要独善此身都不可得。再者真要有力不救,袖手旁观,这离尘上下又该如何看我?”

    山试大比之争,庄无道可以避而不战。盖千城几人几次三番的衅战,他也可以不去理会。

    然而却惟独不能在同门眼中,留下无情无义的印象。若连自己的灵奴都保不住,他人又会如何看待自己?

    庄无道的野心不在权势,然而也绝不愿做个孤家寡人。

    他也绝不信,对手如此精心谋划,只是针对聂仙铃一人而已。

    除非是那海涛阁的主事之人,会白痴到以为只需擒拿住了聂仙铃,就可将安然无事的将她从离尘宗眼皮底下把人带走。

    而真若有人藏在幕后,插手此事。则更不会蠢到认为擒住一个聂仙铃,就可逼迫要挟于他。

    一个灵奴的性命,有何用处?哪怕是此女,曾是海涛阁的前任阁主爱女,也是一样。

    庄无道最擅的就是以己度人,若换成是他自己,在将聂仙铃擒拿之后,必定会有种种手段接踵而来,一步步将他逼到绝境。

    既然是他灵奴,那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聂仙铃出了事,他这个主人,又哪有那么容易脱身事外?

    “这是准备救了?剑主到底还是心软,不过真要如你所料,其中有什么阴谋。那么对方的布局,也应该还未曾完成。剑主你还有机会”

    “所以与其被动应对,倒不如主动出击——”

    庄无道猛地握了握拳,他绝不相信那海涛阁无有仗峙,就敢对聂仙铃下手

    说不定就是与离尘宗内部之人有了默契,才敢如此大胆

    可能是云儿向他提起过,魏枫对他心怀杀机,所以任何的蛛丝马迹,庄无道都会本能的联系到明翠峰。

    “可他们既敢动手,必定有十足把握。怕是笃定了剑主你,最后无可奈何

    “把握?无论有何布置,我既然已服用了‘冥狱腐魔参哪怕那人有十成把握,也会降到不足一成”

    深吸了一口气,庄无道的唇角,就又冷冷的挑起:“我看他们,怕是打错了算盘”

    不能向节法求助又如何?海涛阁与明翠峰幕后的那一位,还真以为能将他吃定了?

    他此时唯一担忧的,就是会有金丹修士亲自插足此事。

    不过离尘本山,既然是九十七位金丹长老在场,那也就无需太忧心。此时在离尘宗的金丹修士,总数也就是这个数目。加上常年驻守在外,不能返回的,总共是一百一十九人。

    离尘宗的规矩,是所有重大事务,在元神真人有分歧之后,就由所有金丹修士投票而决。

    而宣灵山,虽是被明翠皇极绝尘等峰联手针对,岐阳峰亦倒戈。可在职位的争夺上,并不处于劣势。

    宣灵山金丹二十七人,翠云山金丹十四人,只是两山加起来,就占了金丹修士中,近半之数。

    而其余七峰,也不是铁板一块,总有些矛盾冲突,主支与支脉之间,也同样积蓄许多的怨气不满。合纵连横之后,依然能够与明翠皇极二峰正面较量。

    否则那善功堂,也不会稳稳把持在宣灵山手中。

    尤其是近日,经历东吴一战之后,庄无道知晓此时的宣灵山,已声势大振

    这就使得七峰同盟,有了崩溃瓦解之势,而此时实力最弱的水云峰,已经站在了宣灵山一方。亦有六位金丹,可弥补岐阳峰倒戈之后的损失。

    而这次的议事,直接决定了二山七峰在那东南五国的势力范围,实力消涨。故此每一位到场的金丹,都至关重要。

    庄无道不信,明翠峰那人,真敢冒着在职位争夺中全面溃败,落人口实的危险,抽调出金丹长老介入。

    毕竟此事见不得光,一旦事败,所有参与之人,多半都要被当成弃子抛出,以平息宣灵山一脉的怒火。

    不过庄无道也不能就此确定,以明翠峰的风格,未必就不会联络外人对他动手。毕竟以魏枫之能,在宗门之外邀来一二位金丹,可称是轻而易举。还有海涛阁,那水湖仙子可能根基不稳,还无有调动海涛阁内金丹修士之力。然而若那封绝无欲虎毒食子,那就不能不小心为上。

    再次动用了通音螺,庄无道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询问:“庄小湖,那海涛阁内驻地,附近可有金丹修士?”

    “金丹?这倒是没有。”

    那庄小湖先是一阵疑惑,随即就反应过:“便连之前驻守林海集的欧阳若,日前也有事暂离。林海集如今无金丹坐镇,已经全了乱套。两日之内,已经有十七位散修没了性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