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二章 仙铃身世
    “这莫非就是你所说的冥死之力?”

    庄无道此刻心中的震撼,简直是无以复加。一掌打出,千丈之内的鱼虾,都全数死绝。

    这等能耐,已经不亚于一些二阶的毒掌魔功——

    “确实是有人以‘冥狱腐魔参,修炼毒功的,天仙界有一门化冥死毒掌,威能超凡,亦是三品功法。不过云儿不建议剑主修行。”

    云儿说到此处,又语气一转道:“其实算不得什么,如今剑主体内的冥死之力,正值最盛之时。随着时间推移,会缓慢减少,最后大概会残留十分之一。同时剑主的寿元,还会继续损耗,最后大概会再减十到十五年左右。”

    庄无道的双眼微阖,随即又不在意的看向自己双手,哪怕只残留十分之一,那也极其可观了。可使他的大摔碑手,附加威力相当于一阶毒掌的冥死之力

    死力虽非魔毒,然而难缠却更有胜之,难以抵御。一旦浸入到体内,就会损伤人之精元气血,使对手气力衰落。

    “有些奇怪?”

    接着似又想起了什么,庄无道诧异的望了一眼四周。方才半月楼外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见庄小湖与聂仙铃二人现身。是在自家的小楼内闭关修行,还是不在半月山巅?

    庄无道把意念散开感应,却不见这四百丈范围,有任何的声息,亦不见庄小湖二人的气机。几间灵室,都是敞开着的,内里无人。

    也不知这深更半夜,二女都去了何处。是宏山集?可就在四十九日,二女才下山采购过一次,一应物资,足够他们使用半年之久。

    皱了皱眉,庄无道又看向了眼前。这才发现,就在他闭关的这一个多月,身旁已经积累了百余张的信符。

    其中大多都是新年贺贴,云灵月这五位师兄,玄机子,窦文龙,北堂婉儿,夏苗甚至还有姬奇武,古月明二人。还有五十余张,是来自于那些在他手中起死回生,从重病魔毒中痊愈的同门。

    问候之词虽有不同,大意却是相仿。

    庄无道莞尔一笑,他情急于闭关,倒是忘了新年拜贺之事。不过此时还未过正月,临时补上,也不算太晚。

    耐着性子,庄无道同样以信符一一回复了。这些符篥,只需送至诸人居住的洞府之内就可,倒无需用万里一箭牵来锁定方位。

    不过就在这些,都差不多完成之视,庄无道的视角余光,就望见那地板上,赫然还有着一张纸鹤。

    “天鹤引灵符?”

    庄无道微一招手,将这张纸鹤取在手里。这张符是来自十二日前,时间隔得太久,这枚纸鹤已灵性全无,不过内里藏蕴的一丝神念意识还在。

    “原来是文龙师兄——”

    庄无道想起来了自己闭关服用‘冥狱腐魔参,之前,曾请托让窦文龙打听查探聂仙铃的背景之事。

    然而这四十九日,他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自然也就无瑕去理会。

    十二日前的消息,换而言之,即便以窦文龙的人脉,查探聂仙铃的身世背景,也用了近月之久。

    灵识感应,仅仅片刻,庄无道的面色,就瞬间凝重似水。

    “吾查宣京道馆胡芳真人两年前,上交本宗的一应弟子资料,记载此女出自宣国一家聂姓豪族。然而细加查探之后,发现其籍贯履历,多有不实。于是亲自宣京道馆问询胡芳师兄,才知此女其实出身海涛阁,实为海涛阁前任阁主聂茵仙的唯一独女——”

    “海涛阁?前任阁主聂茵仙的唯一独女——”

    庄无道一口寒气倒吸入肺,几乎失态站起。

    他所知的海涛阁,乃东南巨商,分楼五十二处,金丹二十余人,虽非宗派,实力却公认仅在移山宗与东泉宫之下,乃是东南修界中的庞然大物。南屏诸山之内的七处集镇,就有四处集镇,建有海涛阁的分楼。全盛之时,几乎垄断了东海的修行资源。

    而海涛阁的阁主之女,身份等同是公主一般,较之宣国吴国这些大国王室之女,还要尊贵无数倍。

    那聂家亦曾是东海大族,传承了至少一万余年的修行世家。不过从七代之前开始,聂家嫡脉就子嗣艰难,而在旁支中,亦无出色人物支撑门庭。

    到了聂茵仙这一代,更需以招婿来传承后裔。不过大约七载之前,聂茵仙寒伤复发暴毙,海涛阁也就被聂茵仙之夫封绝无接手。

    “传闻聂茵仙将聂家聚积三千年的家财宝藏,都传与爱女之手。以至父女失合,后母屡次三番的逼迫么——”

    庄无道不禁默然,犹记得当初聂仙铃曾跟他言道,除离尘宗外,这东南数百万里地域,再无她其容身之地。这句话,还真是半点不假。

    不管聂仙铃掌握的巨大财富,到底是真是假,对于聂仙铃而言,都是祸非福。

    不止是海涛阁,不会善罢甘休。那些大宗散修听闻,只怕亦会如闻到血腥味的虎鲨秃鹫,扑食而至。也只有离尘宗这样的强横大派,才能为她提供庇护

    怪不得,聂仙铃自从成为他灵奴之后,就极少下山。每次外出时,也总会千方百计请他陪同。直到庄小湖被他收服之后,情形才稍稍好些。

    此时聂仙铃的身世背景,还未传开。一旦被人知晓,只怕离尘宗内,也会有不少人,打这批财富的主意。

    “三年前,封绝无之妻水湖仙子以四件四十五法禁之宝,十万枚三阶蕴元石,换得一枚上古传下‘生生血元丹为封绝无诞下一子,传为超品灵根,天资百年难见。此后封绝无闭关,水湖仙子对聂仙铃逼迫更甚。聂仙铃,从东海潜逃。由胡芳真人伪造籍贯,推荐入离尘门下。详情还待查证,我已前往东海探访究竟,一旦证实,便可上禀节法真人处置。此事事关重大,仙铃此女,还请师弟多加关注一二——”

    庄无道面色怪异,将手中的这张‘天鹤引灵符一掌捏碎。就在这一刻,他忽然间明白,当日在离尘本山下,他望见聂仙铃的第一眼,就有不同的感觉,甚至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之后也总感觉此女,与自己有颇多相似之处。

    “原来还真是一样”

    庄无道哂笑,而后目光就阴沉了下来。心里隐隐有种预感,此时庄小湖与聂仙铃都不在,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个闪身,庄无道出了半月楼外。到了聂仙铃的居处,此处果然是无人,楼外的积雪,也未有人打扫。估算聂仙铃离开,至少有两日。不过日常使用的器皿丹药,都未收拾,显然这里的女主人,并未打算远离。

    庄无道皱了皱眉,又去了庄小湖的房中,这里的灵室居室,同样是空空落落。

    不过庄无道在庄小湖床榻之上,却发现了一份信笺。

    “——仙铃与其女侍有约,欲出宏山集外,奴婢放心不下,暗中跟随——

    庄无道心神依然冷凝,即便知晓了有庄小湖跟随在后,他也依然放心不下

    庄小湖此女,虽为筑基境修士,然而战力却是平凡无奇。甚至比离尘宗,寻常的筑基境初期修士,还要稍弱一线。

    哪怕是最近追随他,庄小湖得了不少好处,实力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改观。在他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

    对手是普通的筑基境修士也还罢了,若是换成他这样,实力强劲些的,庄小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剑主很忧心?”

    云儿的身影,幻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其实无此必要,那仙铃也还罢了,那庄小湖的神念敏锐,却是远超常人。‘窥天照影环更能窥照五百里内,所有灵机。本人又是谨慎小心的性子,不会轻易涉险。有她跟随,可能护不住庄小湖,却绝不会把自己陷进去。若聂仙铃真有什么不测,她定然能够传信于你。”

    庄无道仔细想了想,果然是如云儿所言,庄小湖应该并无危险。那‘窥天照影环不止是可远隔五百里,侦测对手的动静,更是跟踪盯梢的绝佳神器

    还有那件‘无影伏光衣庄无道也未曾收回,算是无名山之战,庄小湖联络姜羽的奖励。若这样还保不住自己性命,那此女也是活该一死。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为何就一定以为聂仙铃,这次可能会有意外?根本就毫无理由。

    只是下山去见自己以前的女侍而已,而聂仙铃也不是什么鲁莽之人。

    自己多半又是想多了——

    “剑主总说我对那女孩如何如何看重,可依云儿看来,真正看重她的,是剑主你才对只是离开了两日而已,居然就焦急至此。”

    “在离尘本山的范围内,哪怕是权势滔天如魏枫,也不敢轻易对我的灵奴下手。唯一能对聂仙铃手的地方,是在离尘诸山之外。”

    庄无道摇着头,语气平淡:“云儿你是想多了,我只是担忧她出事之后,我连累到半月楼而已。”

    尤其是此刻,魏枫正对他虎视眈眈之时,哪怕一丁点的破绽,都会成为魏枫的可趁之机。

    换成是一些不开眼的散修,要谋夺聂仙铃掌握的那笔财富,倒是更易处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