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一章 隔山打牛
    丹药生出了灵智,并不意味这丹已化为生灵。此时这黑色丹丸的情形,更似那石火力士,黄巾力士般的情形。内蕴灵纹,从而感应天地,故而生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颗丹药之力再不足以支撑,那一丁点的灵性,也会自然淡去

    按云儿的说话,除非是传说中的仙丹品阶,否则都无衍化真正生灵的资格

    而这枚黑色丹丸内的灵智,应该只是最简单的那种。不过能够丹蕴成灵,本身就意味着这枚‘冥狱腐魔丹灵性之强,确是非同凡俗

    丹药服下,在肚腹之中化开。庄无道就觉一团团的清气,开始渗透入他的四肢百骸。浑身开始麻痒难当,尤其是那骨骼血髓的深处,让人不适难耐。

    而此时他的七窍毛孔,亦喷出了一阵阵的清香,沁人脾胃。浑身上下的肌肤,却又现出了惨白死灰的颜色。

    这是黑色丹药内,冥狱腐魔参残余的部分死气,开始他在体内蔓延。

    庄无道也瞬间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有些虚弱,体内大量的生元被消耗着,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然而同样伴之而来的,还有如洪涛般的药力,冲刷他四肢百骸每一寸血肉,每一个窍穴。

    庄无道开始适应之后,就全不去理会,而是静静入定,陷入了冥想。

    这冥狱腐魔参的药力,无需他刻意去引导,也无需什么特殊的功决配合,

    只需要把身躯放松,让冥狱腐魔参内蕴育近千载的精华,可以均匀的散布渗透到他体内每一个角落,无有死角。如此静坐四十九日,就可完成肉身的强

    体内依然在发痒,来自五脏六腑,骨髓血肉的深处,让人想要抓挠都无从抓起。

    不过相较起他以离火天雷炼魔的极致痛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庄无道浑不在意,完全的物我两忘,心神渐渐处与醒睡之间,全忘记了时光流逝。

    而当他再一次苏醒,张开双眼时,就只见半月楼的窗外,已然是一片雪白

    半月湖之下,就有着一条活动的火脉。所以此处四季如春,也有了这山顶半月天湖的存在。

    不过此刻,除了那湖面之上,依然散着热腾腾的氤氲水汽之外。其余地方,都已覆盖了厚厚的冰雪。

    正值深夜,空中的那轮明月有如圆盘,格外的皎洁,清冷的月辉洒下,映衬白雪,景致可谓美极。

    周围那些树木花草,明显被人精心整修过,全无他闭关之前的狼藉模样。

    “原来又是一年过去了——”

    庄无道在半月楼已住了近两个多年头,知晓只有新年之初,冬寒未化的时候,半月山巅才会结出厚达三尺的冰层。

    他闭关之时是十一月末,静坐七七四十九日,此时正好是正月十五,十六,元旦佳节的前后。

    庄无道透过窗棂,望着空中高悬的那轮明月,却无端端的只觉心中一阵纠紧,一股难以言喻的孤寂之感,在心底深处弥漫着。

    元宵节亦明上元节,本是凡俗间升斗小民赏月赏灯,合家团圆之夜。对于修士而言,已无意义。庄无道却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早逝的母亲。

    以前每次上元佳节,有秦峰这些兄弟陪伴,庄无道还能欢笑以对。此时在离尘宗已有两年,每逢形只影单,凄凉冷清之时,总会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幼时,还有母亲临时前,那苍白的面孔。

    摇了摇头,庄无道强止住心中的伤感,开始默查着自己的体内。可见那冥狱腐魔参的药力,明显还未完全的吸收炼化,在五脏六腑深处,及一些经络支脉之内,庄无道明显能感觉到有不少药力淤塞沉积。

    这是他修为不足,肉身根基浅薄,还不足以完全融炼吸收这株‘冥狱腐魔参,之故。只能在事后以水磨功夫,一步步的清理炼化,需要耗费无数苦功。

    也不能久拖不决,一旦这些药力沉积太久,与体内的浊气杂质混杂,就会转为毒素。轻一些的只是堵塞经络,重一些的就是五脏六腑腐朽,

    不过仅只是那些已彻底融入到自己身躯之内的部分,就已使庄无道的肉身结构,大幅度的变化。较之四十九日前,完全是天地之别。

    本身力量的应该并未增加多少,然而那筋膜却更为强健,骨骼亦更为巩固,那些经络血管亦是坚韧了不少。

    具体到底增长到了什么程度,庄无道未曾试过,还不怎么清楚。然而只是最初步的估算,也至少可提升他‘大摔碑手,将近一倍的掌力。

    也不起身,庄无道就直接一个拳势轰出,以隔山打牛的劲力,隔着一层木墙,直接打向了半月楼外。

    而后只听‘轰,的一声炸响,外面的半月湖内一阵水液滔天,冲卷起了八九丈之高。无数的死鱼,从湖内翻涌出来。

    而庄无道则挑了挑眉,面上现出了几分满意之色。

    “大约三十六象力量,不过这虚空传劲之法,五百丈外就会削弱一层力量,一千丈外削弱两层。应该是接近四十象,服用这冥狱腐魔参,居然又涨了五象之力——”

    他此时一掌打出,可以比拟四十头灵象,甚至超越了一阶的幼体神龙。

    应该是他日日以‘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炼体的缘故,清除了他体内的杂质,使他的肉身根基,更为扎实。而冥狱腐魔参,则只是恰到好处的,将他的元气补足,使力量大增。

    不过四十倍这个数字,应该已是筑基境的极限,哪怕强如四阶上品的灵珍冥狱腐魔参,也不能使他的力量增长更多。

    庄无道紧接着,又开始试着施展大摔碑手。这一次他却不敢再朝着那半月湖下手,湖中的鱼虾死绝都无所谓,引动下方的地火,可就不妙了。

    直接对着千丈之外,虚空打出,使用的也是大摔碑手瞬间发力最强的一式,八倍力量的崩丨山使山外的整片天机,这一刻都震晃了刹那。

    这一拳完全打在了空处,却也仍使那些云雾翻卷了片刻,山顶的冰层亦有崩落之势。只是没有具体的目标参照,也不能知力量到底几何。

    不过庄无道本来也没想过确证,知晓了自己的基础力量是四十象,那么这一式的具体力道,就可以大约估算出来。

    他真正要试验的,是自己如今的肉身,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能够承载多少倍的力量。

    “八倍的力量,身体却不觉有什么样的负担,出乎意料。以现在的状态,应该可以全力施展大摔碑手整整一日时间。”

    往常哪怕他只以大摔碑手三倍的法力,也感觉四肢肉身四处头疼,好似肌肉要崩裂了一般。

    可此时此刻,庄无道一式拳驾展出,却是舒畅自如,能做到举重若轻,无半点的碍难。

    唯一要忧虑的,就是真元道力不能支撑。然而庄无道主修的功法,却是牛魔元霸体,不但恢复能力惊人,气元之浑厚悠长,亦足可入天下前百之列

    除此之外,又兼修多门辅修之术,论到真元量,在练气境界内,只怕只有三五人能与他比肩。大摔碑手,他可全力施展半日时间,而不会出现真元枯竭的状况。

    不过方才,只是最普通的大摔碑手拳架而已,庄无道接着又连续引动灵窍,把大裂石式与大碎云式这两门玄术神通,陆续打出。

    大裂石式是十二倍的力量,大碎云式蓄力之后,则是十六倍的掌力。

    施展前者时,庄无道还没觉怎么样,只是感觉自己手臂的肌肉,略有些酸痛。然而当他以大碎云式,推升到十六倍的掌力之时,庄无道就已经感觉两只手臂,似乎快要断掉一般。

    甚至隔山打牛的暗劲,庄无道也无法顺利施展出来,倾尽了全力,才勉强将这十六倍的掌力,送出了半月楼外。没有在身前爆炸,侥幸没使这半月楼受损。

    “极限最高也就只有十五倍?”

    庄无道并不觉懊丧,反而是惊喜莫名。四十象力量的基础,十五倍发力之后,也就是说,在他极限之时,可以打出六百象的掌力

    即便不施展血猿变,未附加剑气,他此刻的实力,也远超当日阳湖之底,与萧政那五人的一战。

    若然再遇,即便这五人未被他以阵法分割,联手合力与他一搏,庄无道亦有自信,可将这些碾压。

    “剑主莫要高兴的太早,感应一下你的寿元——”

    庄无道眉头微挑,而后不在意的一笑:“感应过了,折寿二十载,比预计中的代价还要轻些。”

    即便加上消耗的这二十年,他依然只有四十岁,仍是壮年。相较这陡然暴增的实力,庄无道根本就不会在乎。

    “剑主倒是豁达。”

    云儿似乎早已料到,语气平淡:“你再看看窗外,那半月湖内——”

    庄无道移言往楼望去,而后就见这半月楼前的半边湖泊,宽达六千丈方圆的湖面,赫然都浮起了大量的的鱼尸,鱼肚翻白,也不知死因为何。

    庄无道不禁愣住,他刚才那一拳的拳力,虽也强横,有三百二十象力量。可打在水中,最多也能震荡百丈方位。

    不过使半边湖泊的鱼虾,都全数死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