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八零章 仙铃之患
    大摔碑手配合这隔山打牛的技巧,庄无道连续几轮,从头至尾的一一施展,只觉是畅快淋漓。

    而待得他终于收住拳架时,这半月湖畔已是一片狼藉。千丈之内躺了无数的鸟尸,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周围的树木,也折断了不少。

    庄无道‘嘿,的一笑,并不在意。以擒龙劲一招,那些灵鸟仙禽的尸体,全数招来在身侧堆积成了一个小山状。

    今日他就是故意如此,是诚了心要将这些禽鸟一一轰杀。随着修为急剧提升,庄无道的食量,非但不曾减少,反而大幅的增加。

    按说是能辟谷,庄无道已可近一月时间不食。然而若要淬炼肉身,提升修为,却仍需足够的食物,来补充损耗的气血。

    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都是吃的清米‘雪麦早已经让庄无道的嘴里淡出鸟来。

    这些灵鸟仙禽,却是好东西,日日在半月湖附近餐风饮露,体内的浊气极少,仅逊色二阶的清米,一筹,而美味更有胜之。

    且最近正好到了发情期,日日在楼外鸣叫,此起彼伏。初时庄无道还觉有趣,渐渐的就觉烦人,聒噪无比。

    只可惜聂仙铃与庄小湖,都求着不让他打杀。也只有今日,二女有事下山,至宏山集采购日常所需之物,庄无道才寻到了机会。

    至于那些损坏的花花草草,还有一地的坑洞。庄无道本就不是什么雅人,是焚琴煮鹤的性子,自然就更懒得在乎。

    今日练拳,也顺便为自己打打牙祭,使耳根能得清净。

    而也就在这时,庄无道心念微动,看向了右侧山下。果然不过片刻,就见两个女子身影,正从远处云空飞至。

    那庄小湖踏剑而行,身后还立着一人,正是聂仙铃。当望见眼前之景,庄小湖楞了楞,而后眼现无奈,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抱怨道:“老爷若欲吃荤食,大可命小湖去买来的,何必去做这大煞风景之事?此处风景之迷人,是我这数十年来仅见,何必——”

    庄无道嗯一声,淡淡的看了庄小湖一眼,就使后者知趣的闭嘴,噤若寒蝉。

    也不知何时开始,庄小湖对自己这位主人,越来越畏惧。往往一个眼色,就能让她心惊肉跳。

    不过出乎意料,往日里反对最为坚决的聂仙铃,却出奇的没有出声。

    庄无道奇怪的望了一眼庄小湖的身后,只见那聂仙铃眼神迷茫,忽喜忽忧,忽惧忽怒,根本就不曾注意看眼前的情景。

    庄无道也不禁挑了挑眉:“她是怎么回事”

    “今日仙铃她在宏山集,接到了家人传信,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庄小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怎么清楚:“至于信的内容,我也不知。

    “传信?”

    庄无道仔细看了聂仙铃一眼,而后就微微的一点头,兴趣全消。聂仙铃出身于富家,又身具绝症,有家里人来联络过,甚至来看望,本就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

    “把这些食材都给我处理好,明日午时之前我要食用。”

    明日正午,就是他服用那‘冥狱腐魔参,之时。而在闭关之前,他需大量的肉食,积蓄足够的气血元力,以应对体内因肉身大幅强化而产生的损耗。

    “明日?”庄小湖不禁磨牙,她可不是庄无道的厨子。再看着那堆三个人高,总数五六十头的灵禽尸首,更是头皮一阵发麻。

    聂仙铃却在这时候,突然抬起了螓首,紧咬着唇道:“不知老爷这里,是否还可再收下一个灵奴?”

    “灵奴?”

    庄无道身形站定,诧异的看了聂仙铃一眼:“是你家中之人?”

    “是”聂仙铃躬身一礼,神情依然忐忑:“是仙铃以前的一位女侍,不过关系极好,我将她视为长辈。她是练气境十二重楼境界,家母也曾说她有筑基之望,不知老爷可否收纳?”

    “你的女侍?”

    庄无道眼神意外,他猜到了聂仙铃的身份可能极其高贵,出身富家。然而这要高贵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将练气境十二重楼境界的女修,当成了自家的女侍?

    聂仙铃既然有如此身世,为何又沦落到在离尘宗,成为他的灵奴?

    “灵奴我这里倒是还缺二人,再增一位也无所谓。你那女侍若性情可靠,不妨引她来见我。”

    话是这么说,庄无道心中却有着疑虑。这大家女侍,到底是因何缘故,要来做他的灵奴?聂仙铃以前可能身份高贵,可眼下的情形,倒似落难,这女侍真能如此忠心耿耿,愿与旧主一起共患难?

    还是他庄无道,想得太多了?他总觉这其中,有些不妥处。

    如此看来,聂仙铃的背景自己是需让人仔细查一查,以前是无此必要,聂仙铃不愿说,自己也无此能耐,现在却不得不然,以防患于万一。

    此事最好是委托云灵月,或者司空宏两位师兄处理,然而为一个灵奴请动金丹出面,却似有些小题大做了。

    若要查聂仙铃的背景,夏家与北堂家都能办到。不过庄无道却已不愿再欠这两家人情,而思忖了片刻之后,就又想起了窦文龙与玄机子。

    后者闭关,就只能交托给前者了,改天可以去了一张信符,让他先查一查究竟。

    聂仙铃身世神秘,不过那位将她推荐到离尘本山的宣京道馆之主胡芳真人,必定知晓一二内情。

    一瞬间脑海内闪过诸多思绪,庄无道面上却不显分毫。只淡淡的看了庄小湖一眼,悄然给了个眼色。

    后者立时会意,微微颔首回应,知晓这是庄无道,让她暗中注意聂仙铃之

    聂仙铃却毫无察觉,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意:“多谢老爷开恩,定然不会让老爷失望”

    庄无道失笑,并不置可否,是否会失望,还需见过本人再说。不过料来也不会是什么大事,无需太过在意。

    倒是他本身的根基,显出了几分隐患。庄无道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自己在离尘宗的人脉太过浅薄。否则这样的事,又何需委托他人?

    看来这次闭关之后若有时间,自己需尽量再寻几个能力可靠的灵奴才是。

    真传境弟子有灵奴四人,秘传境有灵奴八人,金丹修士则再添四人,皆由离尘宗负责供奉。

    这些灵奴可不仅只是服侍主人起居而已,也可为他处理各种繁杂事务,防范那周围刺来的明枪暗箭。

    能够使他们这样的真传弟子,可以从俗事之中脱身,专心修行。

    而庄小湖虽是修为不弱,算得上聪明伶俐,更有一技之长。然而因出身北方之故,对于南面的人情掌故,各大势力之间的纠葛恩怨,甚至离尘宗内的人物详细,大多都是茫然无知,显然是无法挑起这个重担。

    ※※※※

    一日之后,庄无道坐在半月楼的静室内,擦着满手的油腻。总数五六十头的灵禽,已被他吃的于于净净。别看是堆起来似小山一般大小,然而庄无道只取最精华的部分,只用四五口就是一头,其余部分,就直接丢弃了。

    只是加起来的总量依然极其庞大,不过庄无道的肚腹,却并不见鼓起。是直接磨碎了,化成了自身的气血精元。

    而此时的那株‘冥狱腐魔参就在庄无道身前的一尊大鼎之内,混合了其他的辅材,化成了一枚圆滚滚的黑色丹药,发散着阵阵灵光。以鼻闻之,可觉阵阵清香扑鼻,却已没了几日前的腐朽气息。

    庄无道的炼丹术还未入门,不过这一次,却非是云儿操纵他身躯来炼制,而是他自己亲力为之。

    只因这‘冥狱腐魔参,的炼制,极其简单,只需添加几种药材,消除掉里面的死毒就可。

    剑灵让庄无道亲自动手,也是为使他提前体会一二,医丹不分家,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擅长医道之人,炼丹术方面也往往实力不弱。而强于炼丹的丹师,对与人体奥秘,各种药性,也必定是了如指掌。

    按照云儿的说法,若是能寻到几种三阶四阶的辅药一起炼制,这‘冥狱腐魔参,的药效,还可提升近八倍之巨

    然而且不说这天一界中能不能寻得,此时的他明显还缺乏炼制三品灵丹之力。即便炼制出来,如此强烈的药性,庄无道也明显承受不住。

    而似他现在这般,虽是浪费了这株‘冥狱腐魔参,的大半药力,有暴殄天物之嫌,却无疑是最适合他的。

    恰是正午时分,那大鼎之内,发出了一声声的震鸣。那颗由‘冥狱腐魔参,炼制的黑色丹丸,在鼎内不断的跃动撞击着,似欲破鼎而出。

    庄无道的眸光大亮,意念微动,就已将那鼎盖掀开。而后就只见有一团黑光,从大鼎之内直飞而起,冲向了天空。

    “竟然能生出灵智?果然不愧是四阶上品的灵药”

    庄无道早有防备,以擒龙之力摄力,将这枚黑色的丹丸,强行拖拽到了身前处,而后猛地一口吞下,嚼碎了吞入到肚腹之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