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八章 颖才榜评
    “自练气境始,连霸颖才榜第一位十二载真正修行不到二十年,而成就七转龙虎金丹。夫君如此成就,必定是前无古人,后无老者”

    萧灵淑嫣然巧笑着道:“只可惜今年之后,夫君终将榜上无名了。”

    然而话音未完,萧灵淑就见的重阳子的面色有些不对。这周围的气氛,也似乎瞬间就阴冷了下来。

    萧灵淑不由愕然,看向了重阳子手中的那本银色典册:“夫君?”

    “老爷,可是这颖才榜初稿,有什么不对?”

    萧宏也在奇怪,他许久都不曾见重阳子的脸色,如此的凝重阴冷。

    记得前一次,还是十余年前,那个女人带着沈烈寻至冰泉山下之时。

    重阳子却是默默不答,把手中的颖才榜初稿,交到萧灵淑手中。而后仰头望天,眸光明灭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萧灵淑皱着眉,将颖才榜匆匆翻到了第二十七页,然而整个身躯亦是僵住,俏脸上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颖才榜第二十七位,是他,怎么可能?”

    萧宏更觉奇怪,斜目望去,而后只见那银色页面上‘离尘宗庄无道,六个篆体大字,几乎占据了半个页面。

    “离尘宗,庄无道——”

    这天下间,绝不会有第二个庄无道,同样是拜在离尘门下。

    “是烈少爷?”

    这一瞬间,萧宏也以为是自己看错。然而后下一刻,就见那后面的几行隶书。

    ——离尘宗庄无道,生于周国沈庄,现居东吴越城。离尘宗门下弟子,年岁十八,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真的是他,那庄小惜之子——沈烈,庄无道

    萧宏微微失神,而后又看向了后面的内容。

    “——初春之时上榜,初始排名五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位,练气境十二重楼,此界中练气境拳法第一半月前总榜排名第二十七万两千九百七十三位,总榜拳法第十万七千二百五十位——”

    “上榜点评:此子拜入离尘宗不过三载,然而跃升之速实我平生仅见。初春之时上榜,一年之内上窜三重楼境界。总榜名次,亦由五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提高至二十七万两千九百七十三位。拳法排名练气境第一,潜力榜上无其名姓,术法榜上无其名姓,剑术榜上亦无其名姓——”

    “疑离尘宗以封绝石与神绝无印符,封绝其分榜排名。然而机缘巧合,在此子上榜之时,我天道盟有幸查得,当日潜力榜第三位多增一人,并无名姓。此外练气境中,剑术榜第一,术法榜第四,亦是匿名,疑与庄无道有关。故而我天道盟,将此子排与乾天宗方孝儒之前,名列颖才榜第二十七位,练气境第一人预言一年之后初春,颖才榜重阳子之后第二位,非此子莫属父子二人,同列颖才榜前三十位,实是天下奇闻。闻听太平道重阳子,已结丹在即,父升而子继,实为千古佳话。”

    “又闻今年东离之乱,庄无道坐镇越城无名山,挫败移山宗之谋,布局诛杀曾经总榜排名三千二百三十七位的定海公虚维。此子堪称智勇双全,离尘宗能得此等英才,实是幸胜”

    后面还有点评人的署名,却也是七个龙飞凤舞的篆字——天道盟,观月散

    “怎么可能?”

    萧灵淑有些失神的抬起头:“颖才榜第二十七位,怎么会是他?”

    萧宏则是倒吸了口寒气,总算是明白,重阳子的心情,为何会恶劣之此。

    只怕不在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也不在天机榜上为何‘庄无道,而非沈烈,更不在颖才榜第二十七位,。

    而在那一句点评——预言明年初春,颖才榜重阳子之后第二位,非此子莫属

    父子二人差距,赫然已近在咫尺——

    若是换成丹少爷,也还罢了,可换成是庄无道。却无疑是等于一个重重的耳光,摔在在自家老爷的脸上。

    以重阳子的高傲,岂能允许,又岂能不怒?

    萧宏眼神茫然,也抬起头望向东南。实在想像不出,当年那个在冰泉山的小孩,此时已是颖才榜上名列高位,宛然如初升旭日般崛起,即将名传天下的英杰。

    萧灵淑此时倒是回过神,继续往后翻页,直到第四百四十三页,才寻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太平道萧丹,颖才榜第四百四十三位,练气境十二重楼——”

    萧灵淑微一蹙眉,却又无话可说。乾天宗方孝儒,在这一次的颖才榜上,亦不过刚刚进入前百而已。

    思忖了片刻,萧灵淑就猛地将这颖才榜合上:“一切都只是猜测之词什么潜力榜天下第三,练气境剑术第一,都未实证。天道盟当真是可笑,这等无风无影之事,居然也能作为依据。即便是练气境拳道第一又如何,也不该排在方孝孺之前”

    冷哼了一声之后,萧灵淑又望向了重阳子沈珏:“夫君,何需在意?这一期的颖才榜,不会有你姓名——”

    重阳子嗯了一声,并不说话。萧灵淑与萧宏二人,却都可感应,这周围的温度,又寒冷了数分。

    ※※※※

    无独有偶,天一界藏玄大江之南,南屏山脉宣灵山之巅,节法真人的身前,同样有着一本银色典册。封皮之上,赫然也是颖才榜,这三个绣金篆字。

    节法真人却未去翻看,而是悠然自得的端坐在木亭之内,赏着山巅之上,纷飞飘雪。

    南屏诸山在火脉之上,又地近南方,故而宣灵山结冻的时间不多,只有春冬二季。而此时已然十一月,才过冬至,故此这宣灵山巅,早已被冰雪覆盖。一眼望去,全是雪白颜色。

    而就在不久之后,一位年轻修士,就在这大雪中飞空而至,落在了节法真人的身前站定。

    “回来了?”

    节法真人抬起了眼皮,看了眼前的年轻道人一眼:“观你杀气满盈,身带怨煞,这次死在你手中之人,当不在少数。”

    “只是小小的警示,若再不知趣,我不介意与那人一战。若论天资,他可能是天下第一人。可如今的他,却还无与我抗手的资格。”

    年轻道人语气平淡,似乎在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后他的目光,就落在节法真人身前的银册上,而年轻道人的眸中,也现出了怪异之色。

    “颖才榜?是今年,还是明年?”

    节法真人微微摇着头:“是明年的初稿,天道盟两日之前,遣灵鹤送来我处。”

    “初稿?记得这两年,天道盟都是送至宏法真人处,今年又改回了宣灵山

    年轻道人目透出讥讽笑意,而后又好奇道:“那么无道师弟他,今年排位几何?”

    “离尘宗庄无道,颖才榜第二十七位。”

    节法真人悠闲自若的饮了一口茶:“这只是初稿,明年初春应该还会有修订改动。”

    年轻道人却是一阵愣神,良久之后才皱眉道:“二十七位,怎么会是第二十七位,不该是三百位开外?”

    “怎么就不该?年初无道上榜,总榜排名不过是五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位,冬至之后,却已是二十七万两千九百七十三位。初春之时,还是练气境三重楼。此时此刻,却已是练气境十二重楼境界。天道盟不把他排位的,提至前三十,说不过去。”

    节法真人抬起了眼睑,多少含着几分无奈:“一旦精血上了天机碑,这排名就已全不由己——”

    “练气境十二重楼境界?”

    年轻道人讶然挑眉,而是哑然失笑:“我观师弟他三个月前,还只是练气境九重楼而已。如此说来,无名山大战之时,他掌控大阵,尤有余力,莫非是在防范我这师兄?师弟他进步之速,在我离尘宗内真不做第二人想,师曼真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师弟如锥在囊中,迟早展现锋芒。”

    说完这句,年轻道人的眸中,又现出了玩味之色:“那么这初稿,以师尊之意,可要传阅诸宗?”

    “我亦在为难——”

    节法将杯中冷茶,一口饮尽:“若是早几个月还好,无道他未曾暗算明翠峰之前,我亦不会犹豫。这时候抛出来,却是有些欠妥了。看在旁人眼里,只怕还以为我宣灵山一脉,在咄咄逼人。”

    “那就再等等,徒儿还有三个月,就可将龙虎金丹熔炼,丹劫九转,借天人道体补全道基。”

    年轻道人一挥袖,一道子午磁光就蓦然激发,打在那银册之上。

    瞬息之后,就将此物击成了粉碎。

    “反正也就是这两月之事,其实我倒真想见见,那魏枫看到这本颖才榜初稿后,会是何等样的神情?真正出类拔萃之才,却白白漏给了我宣灵山——”

    话音落时,年轻道人的眸中,全是讥讽之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