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六章 舱底之谋
    庄无道立在船头处,往前方远眺。身后的议论声,他都听在耳中。同样也能感应右侧那艘灵骨宝船上,望来那的一道道仇恨视线,有如刀锋,满含戾气。如视线能杀人,他现在估计已经被斩成了千万余片,。

    庄无道却全当是不觉,懒得去理会。

    “千夫所指亦不过如此!”

    云儿语气毫无起伏波动评价:“我看这些人对剑主,是真的心怀杀念,恨剑主入骨。”

    “杀念?那又怎么?”

    庄无道暗暗一声冷哂,难道这些明翠峰弟子,还能够咬他一口不成?光是恨又有何用,拿不出切实的证据,能够奈何得了他?

    “唔,我看剑主,越来越似一人了。现在的你,也如曾经的他那样,睥睨一切。”

    “似一人,是谁?”

    庄无道对云儿的言语并不以为然,自己可非是什么睥睨,也非蔑视。相反的是,他对身后那些明翠峰弟子,警惕有加。

    只是感觉这些人的言语目光,没有必要太过在意而已。除非有切实的行动,否则都是不痛不痒,无需在乎。

    “第一任剑主,凰劫还有那第四任剑主洛轻云,或者也是如此。我不记得了,只模糊有些记忆——”

    “凰劫,洛轻云?”

    庄无道失笑,这二人按照云儿的说法,都是修行界中,曾经最顶尖的存在。自然有资格,傲视众生。

    可他庄无道,又有什么本钱,去轻看自己的对手o

    “云儿可没误会,你心中虽警惕防范,却也认为似这等人,哪怕得罪的再多,也与你无损可对?”

    云儿却是语含笑意道:“我这是在为剑主高兴,身为轻云剑的主人,就该有这样的气概”

    庄无道闻言,却顿时面色一僵,开始自我反省,自己是否是已得意忘形,太过自大了。

    也就在此时,庄无道忽然嗯的一声,感觉一道隐含凶戾,又强横之至的气机,忽然自背后将他锁定。视线犀利有如实质,似要将他整个人洞穿。

    庄无道心中一惊,猛然回头,往右面宝船那道气机的来处望了过去,然而所望之处,却是一片空无,并无有人在。

    “那是金丹修士,灵念窥影之法。他此时的位置,并不在此,而在船舱之下。”

    云儿察觉此人存在,更在庄无道之前,语声凝重。

    “此人对剑主,已动了杀机。”

    那些明翠峰弟子,只是对他怀有杀念而已,最多只是心中想想而已,不会付诸行动。

    而此刻云儿却用上了‘杀机,这个词,以示区别。

    “船舱之下?”

    庄无道若有所思道:“那么云儿你可认得此人是谁?

    “似乎是名唤魏枫,剑主以前在传法殿见过他一次。还有那次道试大比时,当时此人也在场。”

    “魏枫?是他的话,那就不奇怪了——”

    是这个人,心怀杀机么?

    庄无道眸光闪动,暗暗思忖着。若是魏枫,确实有足够的理由,一旦得知三月前的真相。只会比那些明翠峰弟子,更憎恨自己。

    就是不知此人,会选择什么时间,又会如何动手?

    看来自己这些时日,是该小心了。金丹强者的威胁,可不同于那些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小辈。

    或者此人,不方便对自己直接动手。然而却有上千种方法,算计自己。

    这次回归离尘宗,看来是该韬光养晦一段时日,不能漏出半点破绽。

    恰好,他也准备闭关静修一段时间。服用冥狱腐魔参,完成剩下的那两门玄术神通。

    ※※※※同一时刻,一间昏暗的宝船舱室之内,魏枫也从窗外收回了目光

    “此子的灵觉敏锐,居然已到可比拟筑基境的程度”

    魏枫的目里既有惊异震撼,也含着浓烈的杀意,比之数息之前,更浓烈了数分。

    他尤记得当日在吴京道馆初见,那时的庄无道,虽也武技惊人,可灵识也不过比同阶的修士稍强而已。

    然而此时,却已令他看不清深浅。只知庄无道的意念,应该已能与筑基境比拟。

    怪不得此人,能够在三月前自如操纵那‘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力抗数位金丹修者。

    “千城,记得两年前,我曾跟你说过。我明翠峰的弟子,输给谁都可以,却唯独不可输给宣灵山一脉道试时的耻辱,只有千城你自己才能洗刷。可你这两年来,到底又是如何做的?你们几人,难道是废物不成?”

    魏枫的身侧,还立着几人,盖千城也在其中,此时此刻,却是冷汗淋漓。

    听出魏枫的语气虽是平淡,其实却隐蕴着绝大的怒气。

    “是弟子无能,辜负了师叔期望只是弟子亦欲雪辱,然而先是山试大比,庄无道避而不战。之后弟子与东离师弟屡次上门,亦不得其果。”

    那虞安君亦是一声闷哼,沉声道:“师叔此言有些不公他庄无道就是个缩头乌龟,把头缩在龟壳里不出来,我们几人如之奈何?”

    “是么?”

    魏枫的神色,依然平淡:“此事我也有听闻,此子沉得住气,城府之深,确非常人可比。”

    盖千城几人亦曾屡次三番的挑衅,若是换作旁人,身有练气境后期的实力,早就按捺不住。庄无道却非是如此,对自己的名声毫不在乎,我行我素,不做意气之争。

    “不过既然庄无道本人那里行不通,那就该知晓用迂回之策。你们是修行人,脑筋不笨,难到就只会直来直去?”

    魏枫冷笑着,负手于身后:“庄无道本人没有破绽,就不会从其他处下手?总有此子在乎之事无论如何,半年之内,我要看到结果。”

    说完之后,魏枫语音又顿了顿,转头扫了身后几人一眼:“不过此子,毕竟已是练气境九重楼境界,远超你等三人。真要单打独斗,未必是他的对手,最好是另寻他策。总之不论你们用什么样的手段都好,我要尔等去给他一个教训丨此子存在,是我明翠峰奇耻大辱若非是同门,我真不想再见到他”

    最后七字,却是一字一句,声音沉冷,有如重锤,敲在船舱中诸人的心底深处,

    而话音落时,魏枫已然是甩袖扬长而去,走出了舱门。

    盖千城却是心中发寒,与东离寒虞安君二人面面相觑,眼现惊骇之色。知道魏枫的这些话,重点只在最后那八字——不想再见到那庄无道

    然而此事,无论成与不成,他们三人只怕都讨不了好。若然不成,三人在明翠峰之内,只怕要备受打压,再难有出头之地。

    魏枫得宏法真人宠信,执掌明翠峰大权。根本无需自己出面,只要稍稍流露出一点口风,就足可让他们三人,在离尘宗内寸步难行。严重一些,甚至可将他们开革出门。

    而若是成了,宣灵山那位真人痛失爱徒,又岂会没有反击?必定也会如雷霆一击,凌厉之至。

    无论进退,都是两难。

    偏偏魏枫,根本就不留半点话柄。即便那最后一句,有暗示之意。然而也大可解释成魏枫气愤之语,经历了东离之乱,明翠峰心有怨气,也是理所当然

    盖千城浓眉紧皱,已生出退意。得罪了魏枫虽是不妥,然而他也有自己的师承可以庇护,未必就定要走这条不归死路。

    “师叔大概真是被气坏了,方才是情急失态,语气重了些。三位师弟不用太在意的——”

    一旁的角落,莫问微微一笑道:“这里无事,我先告退。”

    他被魏枫唤到此处,本就是为做个见证。日后真出了什么事,被人问询,可将此间一切,都详实转述。

    也知晓此事,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以他在明翠峰的身份地位,自然不愿也无需卷入进去。

    那魏枫,还未有把他当成棋子的资格。

    不过临走之前,莫问又想起了一事:“对了,你们可知庄无道两年前收下的那个灵奴,到底是何来历?”

    “两年前的灵奴?你是说,那个名唤聂仙铃的女孩?”

    东离寒眼透异芒,对于此女,他自然是记忆深刻。身具超品冰灵根,本该如莫问一般,高高在上,被二山七峰的师长捧在手心。却因身具超品灵根,而跌入泥尘,成为庄无道的灵奴。

    莫问的意思,难道是让他们,在此女身上下手?

    “我听说此女,曾是海涛阁的小公主,是前任阁主之女。”

    “海涛阁?”虞安君身躯微微一震,瞳孔微张:“你是说,东海的海涛阁

    紧邻东海,江州紧邻东海,他对于这个分楼满布东海三十六岛的大商家,自然是久闻其名。

    “还能是哪个?”

    莫问失笑道:“此女乃是前任海涛阁主聂茵仙与封绝无之女。可惜自聂茵仙死后,那海涛阁已被鸠占鹊巢。封绝无继任阁主,另娶他人,聂仙铃的身份,也就有些尴尬了。据说聂茵仙临死之前,曾将海涛阁历年积累的一批财物,交付给了爱女。那封阁主对女儿倒还是有几分情份,不愿过分逼迫。可他那位妻子,却未必就心甘情愿了。”

    盖千城皱起了眉头,依然不解,莫问提起此事,到底是何用意。

    “我只说说见闻而已,毋庸在意。”

    莫问一边说话,一边从容淡定的走出舱门:“其实许多看似绝路之时,若肯沉下心思想想办法,未必就没有生机。”

    人已离去,留下室内三人,陷入了凝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