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五章 喜得灵珍
    从水底仙府回归的时候,庄无道的神色,是既喜又忧。

    喜的是无论那冥狱腐魔参,还是冥海九窍石,都是稀世难见的奇珍异宝。

    对他助益之大,简直难以言喻。只以自己用不上的一块碎步,就换来了自己的实力,大幅度的增长,岂不使人惊喜。

    不过使用此二物,同样需损耗大量的寿元。冥海九窍石也还罢了,只需十载。那冥狱腐魔参,却是服用之后,就会折损二十载岁寿。

    那冥狱之物虽好,却因常年沾染死气,有着大量的死灵精华,会与人体内的生命精元冲突。

    只是十载,庄无道还可不在意,可消耗三十年的寿元,却就有了不小的压力。

    可既然如此,当庄无道返回无名山之后,也依旧是迫不及待,想要尽快使用。

    不过却被云儿,当头就浇了一桶冷水。

    “那沧海九窍石,我劝剑主等到筑基境再使用为佳。牛魔霸体是剑主练习‘蕴剑决,之前的无奈之举,需以元磁霸体承受至刚剑气,这才选择了‘牛魔霸体为本命玄术。然而临危保命之法,有一种就已足够。剑主难道还需更多的霸体罡身?”

    庄无道顿时陷入了沉思,确实他的牛魔霸体,其实已不太用得上。

    且一旦入筑基境界,他的所有玄术神通,都将增加一轮。‘牛魔乱舞,在一日之内,已可施展两次之多。未来若能修到登仙境界,十五轮,就是一日之内十五次‘牛魔乱舞而一次持续的时间,也可以延长到半个时辰之久。

    换而言之,就是那时的他,一整天都可处于牛魔霸体覆盖的状态。即便再增多一次,又有何用?

    即便那阴阳,之术需要用到,然而这门群战之法,虽也是二品玄术,可真正用到的机会也不多。

    毕竟不是谁,都能如羽云琴那般的变态,一次就能召唤出上百的黄巾力士

    听闻那些剑修,都是寓守于攻,云儿的意思,大约是要他走这条路。

    庄无道自身,也并不反对。他自身根基已稳,并不缺保命之法,再保守那就说不过去。

    第二个本命神通,他也是早早就打定了主意,准备选择一门雷法,或者剑术神通。

    那个时候,再使用冥海九窍石,可能更为适宜。

    “至于冥狱腐魔参,不可能就这么服用。需要配药中和内中的毒素,练制成无毒的丹丸。配药易寻,剑主这天一界中,应有尽有。不过这冥狱腐魔参一旦服下,就需四十九日不能动弹,也最好是不被惊扰,事前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我看剑主,还是等到返回天云界再说。”

    庄无道微微一叹,只能暂时放下心中,那炽热的念头。一如往常,每天中午起来练习武道灵法,夜晚时分,则炼化体内的魔息煞力,到清晨再入睡,在梦境中向云儿请教。

    此刻他已经将那五滴魔血精华吸收,轻而易举就已跨过练气境十二重楼的门槛。

    不过因这是魔血精华的回馈,远少于前次,庄无道的修为,依然保持在十二重楼初期的境界。

    而相应的,庄无道这次体内受到的魔染,也远远少于前次。

    这却正合他意,尽管还有以海量的真元,强行突破筑基境这一半分。

    然而若有一线可能,庄无道更愿以精纯的修为积累,自然而然的,突破入筑基之境,不留隐患。

    “那阿鼻平等王,可能是已经明白将你彻底魔染的机会已经不大,所以不愿白费功夫。不过仍需小心,这未必就不是让剑主你放松警惕。别忘了那魔念炼神——”

    庄无道心中一凛,意念观照自己的元神深处。那颗魔种,不但依然存在,反而更是壮大了。

    这三月时间,他借‘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净化魔染,将那些魔息煞力大半驱逐,却惟独这魔种,非但不曾缩减分毫,反而似得到了养份,在茁壮成

    庄无道的眸中微透冷芒,心中则是暗自叹息。这颗‘魔种是因自己的执念而生,执念不除,则魔种难化。

    哪怕真正的天雷,真正的太阳真火,也不可能消除。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魔种,反噬之前,自己能够达成所愿。

    ※※※※

    在善功评定之后的第五日,宗门就再次传来了令谕,这次却非是节法真人,而是夜君权的掌门令。

    移山离尘二宗正式议合,十日之后,无名山彻底废弃。所有驻守人等,可在拆除‘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后,乘坐灵骨宝船返回宗派。

    于是这无名山上下,就又陷入了忙碌中。庄无道手下百余修士,大多都是忙的脚不沾地。

    布阵艰难,拆阵时也不简单,尤其是那些阵器,都需完整取出来。每一件都极其珍贵,制作不易。而拆阵时稍有不慎,步骤不对,就会导致阵器的损伤

    只有完好的取出,日后无论在何时何地,离尘宗都可依靠这些阵器,随时再布下一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要知离尘宗内,统共也不过炼制了九十九套而已。其中近半,都在东海。

    除此之外,还有地脉。此处是无名山大阵,是强聚地气灵脉而成。若拆除时不注意疏导,也会影响附近数千里元气变化。

    导致地震,甚至水旱灾害发生,更严重一些,会使一整片地域的生物,彻底死绝。

    半月之后,就在庄无道等人,堪堪将无名山的手尾,全数处理完之后。灵宝宝船,也果然如期而至。

    大战了结,回归在即,所有人都是如释重负。庄无道亦不例外,在船上的几日,难得的放松了下来,

    不再是没日没夜的苦修,而是整天在船上无所事事。

    修行之道,贵在张弛有度,他之前是知晓自己执掌‘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机会不多,所以不肯浪费哪怕一丁点的时光。

    此刻难得几日闲暇,自然是需好好的休息,使得紧绷的心弦放松下来。

    平时是在甲板之上,看看沿途景色,那壮丽山河。实在感觉无聊时,也会指点聂仙铃与庄小湖二女修行,传授术法精义,武道奥妙。

    庄小湖身为筑基境,最初对庄无道并不服气。她近六十年的积累,自问不会输给一个练气境。

    然而只旁听了几次,就大为改观,十足用心。庄无道真正开始修行,虽只是短短数载时光,然而有云儿这个明师,在武道上的造诣,同阶中已不做二人想。而术法上虽不怎么用功,却也认识深刻。根基之深厚,甚至还超越了许多筑基境。

    庄小湖却只是散修,完全是野路子出身,哪里能够及得上庄无道,见识博杂,简直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一般。

    只觉庄无道的每一句都含蕴高深道理,讲解的一些修行关窍,更使人茅塞顿开。

    武道她不怎么擅长,可庄无道讲的那些术法要义,即便是她在北方,成为沈家的供奉之后,也不能得闻。

    灵骨宝船在吴京时,又停留了好几日,等待小旦山与望石山那边,明翠峰与翠云山几家的弟子先后抵达。一起汇合之后,才继续前往离尘本山。

    不过气氛却是不佳,尤其是明翠峰众人抵达之后。好十几个宣灵门下的练气境弟子战到了甲板上,一边看着旁边另一侧一艘并肩同行的灵骨宝船,一边议论纷纷的感慨。

    “还真是少了好多人,不见了好几个熟面孔。”

    “不说金丹,这几人修至筑基巅峰,甚至练成假丹,都有十足的把握。这次而明翠峰,真是折损不小。”

    “这一次,小师叔真是把他们给坑苦了。才刚收了数千弟子,正是声势大振之时,却被小师叔这般的重挫,我看三五年内,他们怕是难嚣张的起来。”

    语气中,多含着幸灾乐祸之意。此时离尘山四位真人的争执,早已不是什么秘闻。加上大比之争,宣灵山被其余诸峰联手打压,积累的怨气极深。若非有三个月前,明翠峰损伤惨重那么一出,让人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这些宣灵弟子,早已到爆发的边缘。

    而在对面,那另一艘船上的明翠峰弟子,则亦是怒目相向,眼中都似要喷出火来。

    吴焕早知会有这么一幕,早早就走到船上开始赶人:“都在说些什么胡话?什么叫小师叔把明翠峰给坑苦了?那时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力不能支,你们都是看在眼中,不得无事造谣生非都给我滚下去,要真是没事做,就去把那本《离尘小符经》,给我抄上百遍”

    众人都是失笑,被吴焕斥责,也不觉懊恼。三月前的庄无道到底是否故意为之,诸人至今都是意见不一。

    不过大多数宣灵山弟子,都更愿相信,当时是庄无道有意算计,

    然而想是这么想,众人中除了极少几个沉稳持重的感觉不妥外,大多都觉心中快意舒畅。可也都明白这些话,绝不可述之于口,给了明翠峰口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