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四章 再次血祭
    第二日的深夜,庄无道再次进入到了三百里外,那处水底洞府。

    此处已然空空落落,那白玉石台,早早就被苏秋遣人搬走,移往他处。地底水府虽是开辟不易,然而此处往来不易,而此处的灵脉也早已转移。

    估计在北堂古月三家,将这里再此搜刮一空之后,这里就已经彻底废弃。

    而这一次,庄无道选择的献祭之地,就在此间。

    才方一踏入至洞府中的庭院,就可见整整七十只被厚厚冰层冻住的水猿。

    身形最大有两丈出头,总数十头二阶的水猿,其余都是一阶后期。

    这也是无名山之战,庄无道分来的战利品。水猿虽是神兽后裔,然而身上却也没什么好东西,让修士惦念。

    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两头三阶水猿尸体,却已被离尘宗与月熊道人两方瓜

    剩下的水猿尸骸,基本都无没什么用处,被庄无道要来了小半。

    这些水猿,在死前就已被冰封,之后的极光冰魄剑气斩杀,裂痕处也是瞬间结冻。

    七十头水猿的精元气血,都保存完好。甚至连其元神,都有部分残余。

    猿猴之属,亦是万物之灵长,仅逊色人类。也是那千万魔主,最欢喜的几种祭品之后。

    而除此之外,还有二十个被金针封窍,再以锁奴圈困束的修士。

    这次东南大变,无数的世家势族破灭,无数的势力覆亡,甚至波及数国王室。

    于是吴离二国的灵奴生意,也陡然兴盛起来。这二十位练气境,就是庄无道隐姓埋名,从附近的几处散修墟市中买来。

    练气境的修士,血祭的效果,远不如筑基修士,比不上萧政几个。然而庄无道买来这些人,本就只是为做血引,真正的大头,还是十只二阶水猿,以及手中那沾染了相繇之血的神秘布片。

    那些修士已在这水府中,被放置了近月之久,未到辟谷境界,早已饿的不成人形。

    此时望见庄无道,都是目透怒火,满眼都是仇恨之色。

    庄无道却是懒得去理会,径自把那磁元灵盾展开成祭坛摸样,摆放在了中央处。而后一丝不苟的,在水府中刻画血祭之阵,

    以前需要依靠云儿来代为刻画,现如今庄无道却可全凭己力完成。

    而那些修士,当望见这诡异阵法,还有那血红色祭坛之后,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此刻的处境。

    一些胆小些的,都纷纷眼现恐惧惊惶之色,更有几个修士,满脸的绝望哀求,口里发出了呜呜之声。

    其中一两人,则是全力的挣扎,双眼赤红。

    庄无道一言不发,刻完最后一处符文,就默默的御起那三口‘三才玄阳剑轻轻一剑,就将这些人的咽喉割开。

    心中既无怜悯之念,也无惭愧之意。越城八年,离尘二载,他早就已经看的分明,这个世间,没有哪个修士是真正于净清白无辜之人。

    越城低阶的散修,手中的丹药,蕴元石,乃至各种灵珍,到底从何而来?无非是从那些市井小民与矿奴身上压榨。草菅人命,无法无天。

    包括他自己在内,这天下修者,都有该死可杀之处即便是号称正道宗派的离尘宗,又没见于净到哪去。

    更何况,这些出身东离境内,许维旗下各大世家的修士?

    这里的二十人,他也大略查实过,大多都是横行一方的人物,手中不知沾了多少条人命。

    庄无道也修行,不会自外于修者之列。行事自然也遵循修士的处世之道,同样将这些人,视为蝼蚁。

    因出身微寒之故,他对于寻常百姓或者还有几分同情。可对这些修士,却没什么心理负担。

    血腥之气扑鼻,庄无道却已不觉恶心。生人血祭经历过一次,第二次时就已能不去在意,终究是对力量的饥渴占了上风。

    当那些血液流淌,染红了整个祭阵,整个水府之内,都笼罩着浓黑的魔雾

    声势浩大,不过庄无道也不愁被人查知,来之前他就以‘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查看过,此间三百里方圆绝无人迹。这三个月内,也没人靠近过此间

    至于唯一有可能,查探到此处血祭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中枢,也被他暂时封锁,无人能够使用。

    而此处上方,又有庄小湖以‘窥天照影环,为他望风,足可此地保完全无虞。

    而这次除了魔气更浓,血腥之气也更是使人恶心欲吐之外,那阿鼻平等王的心情格外喜悦,降临的意念更为强大浩瀚之外,与以往几次,就别无什么不同。

    而当庄无道,将献祭的仪式,都全数完成之后。这次却非是由神像直接汲取祭品,而是那神像之前,张开了一个小小的黑洞,将此处数十头水猿,二十位修士的气血精元,还有那面沾染了相繇之血的神秘布片,都一起吞噬了进去

    又数刻之后,当那阿鼻平等王的意念,渐渐消散退去。这间水府,赫然已是空空落落,除了庄无道与那座祭坛之外,再无其余之物。

    不单是没有一丝半厘的魔息残留,就连那些水源与修士的骨骼,也都全数不见,没留下丁点的痕迹。

    “方才应该是阿鼻平等王的本体亲至”

    云儿躲在轻云剑内的意念,再次冒出了头:“一丁点都不剩,他的吃相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看。”

    庄无道无语,不知该怎么评价。连那些兽骨都不留下,确实是过份了些。他的魂识能感应到,这周围千丈的空间,已无有生灵存在。生命精华,都全数被强行抽走。

    不过如此也好,免了他事后清理痕迹。

    “本体意念从冥界跨越而来消耗极大,阿鼻平等王不愿损及自身,就只能从墙外弥补,这些生灵自然遭殃。他一向就是这样吝啬的性子——”

    云儿说完之后,又好奇的把意念为祭坛方向蔓延过去:“看看他留下些什么?此人虽是小气,不过交易一向还算公道,应该不会在回馈上克扣。”

    庄无道也是期待已久,注目望了过去,只见那祭坛上,那魔血精华出乎意料的少,只有五滴左右。而除此之外,却是凭空多了两样东西,端端正正的摆在了祭坛上。

    其中一物,赫然与沧海七窍石相似。不过不同的是,这块石头色呈黑灰,却生有九窍。

    “这是,沧海九窍石?”

    庄无道的双手不自禁的紧握,眼现出炽热之色。沧海七窍石,可以复制伪灵窍。

    而沧海九窍石,却是可以复制本命玄术的奇珍!他没想到,那位阿鼻平等王的回馈,竟然是这种云儿口中,天仙界外,其他世界亿万年难见的绝顶灵珍

    那相繇之血,就如此的宝贵?

    “不是,这不是沧海,而是冥海九窍石出自于冥海之底,只有冥狱才有出产。”

    “冥海,可有什么不同?”

    庄无道皱起了眉,他可不想自己,最后是白欢喜一场。

    “用处都是差不多,都可复制本命灵窍。然而既然是来自冥海之物,自然没那么简单。”

    云儿轻描淡写道:“剑主使用此物,会减寿十年。不过复制出来的本命神通,也会带有冥死之气,威能上有所增强。”

    “十年?”

    庄无道笑着摇头,并不在意。不管是沧海也罢,冥海也好,只需能够助他复制出命窍神通就可。

    至于那十年的寿元,他岂会在意?身有战魂之体,又已炼制了三阶的天品伪灵根在身。百年之内,冲击元神,可不是说说而已。

    练气境界,通常可话到一百二十岁以上,筑基境则高达一百八十之寿,他暂时还不用太在乎自己的寿元。

    倒是那冥死之气,让他有些在意,却不知熔炼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威能有可增强几分。

    目光自冥海九窍石上掠过,庄无道的目光,又在旁边另一物上定格。

    “那么这一件,又是何物?”

    那却是一个黑色仿佛草莓般的果实,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之气。

    庄无道辨认不出,此前在那些典籍中,也从没有见过。只知此物,很是不凡,他只闻这香气,就已感觉体内的真元魂念,蠢蠢欲动,竟隐有可提升的迹象。

    云儿在体外化出的身影,却陷入凝思,久久之后,却是首先倒吸了一口寒气,用着不敢置信的语气:“竟然是这东西这应该是千年冥狱腐魔参,那位阿鼻平等王,难道是转性子了?这次居然这么大方——”

    “冥狱腐魔参?这到底是什么用处o”

    庄无道知晓凡是参类,都是大补之物,千年二字,就更是不凡,药性浓厚。然而加上后面‘冥狱腐魔,四字,就不免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难道是冥狱中出产的一种剧毒?

    “冥狱腐魔参,也是冥狱中一种特殊的灵果,只会在一些阴暗腐败处生长。尤其是战场之上,那些尸骨之下,极为常见,吸噬魔尸的腐败血肉成长。此物对于冥狱世界的生物而已,可谓是剧毒之物,然而对于人族修士而言,却是真正大补之物。”

    云儿解释完之后,又转过头望向了庄无道:“看来还真是惊喜,剑主不是正在发愁,自己的肉身不够强横,不能尽展大摔碑手之威。这冥狱腐魔参,就是可以强化肉身的至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