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三章 嘉奖忽至
    时间飞逝,转眼就是三个月后,庄无道依然如往日般,在无名山巅的议事厅之内端坐,静静入定。

    此刻在他身周,真元弥漫,扩散到了身周十丈范围。因未施展那阴阳二化分气法,这些散出他的体外的气息,可以见到零零星星的黑丝墨点。

    不过数量极少,已不似前次血祭时的那般,真元有如墨云翻滚,数量不及那时的百分之一。

    甚至到了一般修士,都无法准确感应的地步。所有庄无道才敢在这大阵中枢,肆无忌惮的,把体内的真元释放开来,

    一丝丝的紫色雷电在内闪动跳跃着,还有那南明离火,亦在下方熊熊燃烧

    使庄无道整个人,似坐在火云之上。都天神雷的每一次击打,都会将一些墨点击散,化成了浓厚恶臭的气雾,而后再被火焰烧灼,彻底烧灭。

    不过往往烧化之后,却又有一些新的黑点在产生。只是大体还是维持着,不断被削弱炼化的局面。

    而就在清晨日出时分,庄无道准时收起了窗棂之旁,悬浮的那十二面银镜

    银镜是庄无道三个月前,专程请托百兵堂打造。不但炼器的材料,是有云儿选定,内中的法禁,亦是出自云儿的手笔。

    只有寥寥七重的法禁,不过却已能过滤点大部分的太阴寒力,汇聚出纯正的太阳真火。

    而庄无道也从最初时的三面,增长到了同时使用十二面之多。不过这《天镜照魂术》,只能在夜间施展,每到白日就需收功。也确实只能说是个修行的小窍门,没有成套的修行体系,不能算是正统的功法。

    然而就是这么个修行窍门,却使他在短短三月时间内,元魂的强度暴涨了一截。

    此时庄无道的神念散开,可广覆到四百二十丈外。不但御剑飞空时,更是自在如意,施展术法时,也更为轻松。他已可将《天璇照世真经》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中记载的大半二阶术法,在三息之内完成。

    若准备的时间长一些,不惜道力,甚至能施展出那几中威力最强二阶巅峰术法,

    比如二阶的‘石火力士此时庄无道极限时,也可招出两尊之多。

    阴魂还阳,好处远不止此。此法的关窍,就在于元神境之前,修士的阴魂不能出窍离体。一旦离开肉身,就会被弥漫天地的罡风煞力,碾压粉碎。

    按照剑灵的说法,这《天镜照魂术》应该还缺了什么关键,可以使阴魂离体之后,不惧罡风吹拂。

    也是机缘巧合,他能有机会执掌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才能修习此术。

    “今次的成绩,还算不错。已经稳固在了十一重楼巅峰境界——”

    云儿的身影,再次显化了出来,眼中含着几分喜意:“再过几日,剑主就可尝试冲击练气境第十二重楼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庄无道绝不仅只是炼化了体内的魔煞。本身拥有天品隐灵根之后,他每日的修行,都是一日千里。

    尤其是二重天境界的牛魔元霸体,每一次练拳,都可使他真元大幅度的增长。

    旁人需用一年,三五年时间才能完成的真元积累,庄无道却仅仅只用了三个月就已完成。

    从十一重楼的初期,到十一重楼的巅峰,眼看就要破境,踏入十二重楼境界。

    “进展还算不错,不过还是太慢,不如献祭。”

    这天品灵根虽好,可较之献祭得来的修为,还是远远不如。尽管后面炼化魔煞的过程麻烦了一些,却也远远强过每日脚踏实地的苦修。

    庄无道感觉自己,已经是上瘾了。尤其是得到《元始狩魔经》,有了解决魔染的法门之后,就再不觉厌烦,反而是渴望之至。

    哪怕这三个月来,每日夜间都承受着极致的痛苦,也不能打消分毫。

    “只可惜,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我怕是执掌不了太久。”

    三个月,东离乱局已经初步了结。随着离尘宗从各处抽出人手,大举南下,不断的压迫。移山宗只支撑不过半月,就已彻底溃败。

    此时已在向离尘宗求和,不但丢失了整个东离,更将这千年来,从离尘宗手中侵占来的势力范围,全数丢失归还。

    如今只剩下一些细节还位敲定,不能算是真正定下合约。然而在明眼人看来,这东南乱局已定,双方议和是早晚之事。

    而离尘宗内,只有明翠峰一脉,这次因损失惨重,一门精英死伤百人,与移山宗可谓是仇深似海,故此极力主战。

    然而无论是宣灵山,还是那叁法宏法两位真人,都已不愿再继续与移山宗纠缠下去。

    毕竟也是拥有一位元神境的宗派,若然逼迫过份,那位移山老祖发起疯来,离尘宗亦需付出不小代价。

    此时无名山上下,近百名驻守此地的修士,都在翘首以盼。一是等待宗门的嘉奖,这一战善功评定,二则是期盼宗门的召回令,能够返回离尘本山。

    这无名山虽好,可到底远不如南屏诸山的修行环境,无论是五行之灵的浓度,还是能够获取的修行资源,都有差距。

    庄无道倒是宁愿在这边多呆时日,然而却也逆不过大势。这无名山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每日都需损耗大量蕴元石,离尘宗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让这座阵法长期存在。

    庄无道已是暗暗打定了主意,这次回去之后,定要把那套光冰魄剑阵,换个好价钱,看看能不能从宗门内,换取一套‘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阵盘,哪怕是缩减后的版本也可。

    反正宗派之内,并不禁止门人弟子在洞府之内布阵,只要门人弟子的财力能够支持,能与护山大阵‘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接驳响应就可。反而是持鼓励的态度,这样的‘子阵,越多越强,也可增益护山大阵的威能。

    “接下来,就是在返回宗门之前,献祭这相繇之血。看看那位阿鼻平等王,那拿出什么样的好处。”

    庄无道的目里,闪过了几分期待之色。这次的献祭,他已准备了数月,祭品也不止相繇之血这一样。

    回馈应该极其丰厚,所以庄无道是深为期待。

    将体外涌动的真元收入到了体内,庄无道便准备再次闭上了眼,这次却非是为入定冥想,而是睡眠。

    只因这三月时间里,庄无道要借助《天镜照魂术》,抵消元魂中承受的疼痛。

    所以每日睡眠的时间,都推迟到了凌晨时分。依然是雷打不动。在梦境中呆足整整三个时辰。

    而就在庄无道意识昏昏沉沉,快要入定之时。却忽然又咦,的一声,看向了身前。

    只见一只红色纸鹤,不知何时停到了自己的身前。

    “是天鹤引灵符?”

    庄无道的眉梢微挑,将这符篥取到了手中。不似万里一箭牵,只能寻人。天鹤引灵符内,却是直接可封印神识信息。

    而这张符篥,也果然是来自于节法真人。

    “宗门评定,坚守无名山,三阶甲等善功一次,二阶甲等善功五次,二十二重法禁特制道衣一件,一枚赤玉氤仙果,一枚九华聚元果,”

    这就是宗门对他守住无名山,在此战中诛杀两只三阶妖修,三位金丹的奖

    前几者也就罢了,数十万的善功,特制道衣,都不算什么。赤玉氤仙果,却是整个宗派上下,所有筑基练气境修士,都翘首以盼之物,可以复制灵窍,增一玄术神通,

    不过此物他已用过了一枚,即便再服食,也没什么用处。

    那九华聚元果,却也是不凡之物,乃是绝尘峰所有。可以使练气境修士,直接提高一重楼的境界。

    而一个练气境修士,最多只可使用三次,是仅次于赤玉氤仙果的灵珍。

    不过绝尘峰的产量也不过,每年也不过五十枚的出产。往往绝尘峰内部,就可以消化。

    绝尘峰与明翠峰,素来都是同穿一条裤子,肯将这东西拿出来嘉奖,着实使人意外。

    除此之外,这张天鹤引灵符内,还有着不少的人名。无名山上下近百位修士的名字,都全数罗列其上,有着详细的善功等次。

    庄无道摇了摇头,直接将身旁的声闻钟敲响,连续三次。钟鸣只声,震彻整个宗派上下。

    就仅仅数息之后,山下就有百余道遁光,纷纷飞腾而起,纷纷冲入到了议事厅内。

    那些胸有城府之辈,倒还是面不改色,气度从容镇定。年轻些的,面上却都是含着兴奋之色,欢欣鼓舞。

    这次无名山大捷,是实打实的战功。无名山百余人,都会因此受益,拿到以往都不敢想象的善功。可以从宗门换取上佳的丹药,最好的灵器,对他们修行上的好处,无以复加。

    庄无道哑然失笑,知晓这些人,多半是已猜到了节法真人的符诏已至。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将那符中的人名,一一道出。

    心中却是一股紧迫之感,油然而生。既然战功评定已经完成,说明与移山宗的战事,已经彻底完结。估计召回之令,就在近日。

    看来这次的献祭,他明日就需着手,否则迟恐不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