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二章 天镜照魂
    相对而言,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却要温和得多。前者不到七阶层次,才能于自然而成的天雷比肩。而南明离火,若不能达到南明琉璃真火的程度,也无法于太阳真火抗衡。

    而云儿炮制出来的这套法门。另一关键就是身魂分离。

    原本修士的阴魂,不到元神境界,根本就无法脱离体外,往往见风则灭。

    天地间游荡的各种罡风,游离的诸般煞力,都会在瞬间使修士的阴魂破碎

    云儿的方法,就是借助‘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中的正反两仪之力,隔绝内外。

    将阴魂装入到一个中,不与外界接触。身魂分离,使庄无道魂念之内任何的波动,都不会反馈至肉身。不会因心念不正,引发体内的煞力魔念反扑。

    只是这过程,极其凶险。修炼的过程中,一旦被打扰,就可能导致正反两仪之力失控,阴魂在罡风煞力的冲击之下,寂灭崩溃。

    好在还有剑灵,感应可覆盖三千丈,随时可以示警。关键之时,更可操控住庄无道的身躯,临时中止此术,将庄无道的阴魂召回。

    若非如此,庄无道是万不敢在这无名山,使用这门炼魔之法。

    这办法听起来倒也简单,然而当庄无道开始着手施展时,才发现整个过程,极其的困难。

    每一个步骤,都需谨慎小心,全神灌注。哪怕一丁点的差错,都可能导致不测之果。

    尤其是阴魂之体,操纵两仪阴阳,异常的艰难。往日里他娴熟之至的道印灵决,改由阴魂施展,却是困难了千百倍。

    引入体内的神雷离火,也需控量,恰到好处。多一丝则可能损伤肉身,减一丝则力度不足。

    要炼化自己体内的魔煞,单单靠《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由自身体内生出的一阶都天神雷,远远不够,

    只有借助大阵之力,以远超自身十倍的雷力,才能驱除洗练那魔息戾煞之

    不过这些,其实也还不算什么。庄无道勉力而为,依然能够办到。最为痛苦的,却还是在他开始炼魔之后。

    一丝丝的都天神雷,在体内不停挑动,火焰焚身,如坐火炉。

    偏偏庄无道此时,虽已身魂分离。自身的意念,并不能影响肉身,可这极致的痛苦,却又能够忠实的传达入他的意识神念之中。

    整个人,就似身在传说中的地狱,痛苦无尽。

    庄无道这才体会,云儿说这门炼魔之法,类比他修炼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决时的痛苦,真没有半点夸张。非但没有言过其实,反而是略为保守。

    而庄无道在承受这剧痛之余,还需分心控制正反两仪之力,压制着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的强度。

    这一刹那,庄无道的意念,差点就支离破碎。就如无数大斧,将他的阴魂斩成了无数碎片。

    那混淆迷乱之感,庄无道用了许久,才勉强梳理清楚。

    “剑主,若是实在感觉无法承受,其实可以由我带你控制那正反两仪。我虽无控阵之力,但若只是其中一部分,还能勉强办到。”

    庄无道却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你来助我控阵,那么谁替我示警应急,防备万一?”

    这几年时间,贴身相随,庄无道也已差不多明白了云儿的能力极限。

    毕竟是剑灵,云儿的灵念,虽能广达三千丈,却更似庄小湖那样的情形。

    感应虽广,作用却极其有限。就比如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庄无道以三百丈范围的神念,可以做到掌控自如。换成剑灵,倾尽了全力,也无法办到。

    修炼魔道法门,本就是禁忌。此刻他的阴魂,亦是见风则亡。云儿是他最后一条防火线,庄无道无论如何,都不能允其分力他顾。

    然而那剧痛之感,依然是一波波的传来,使他的神念昏沉,几乎迷失泯灭

    不过也时候,云儿又突然出言:“剑主不若再随我习一法门?”

    “嗯?”

    庄无道意念里一声轻咦,勉强提起了精神。心中却是不解,他眼下这状态,那里还有时间,分心旁顾?

    这云儿,莫非是发疯了?

    “要彻底洗练魔煞,光只是肉身不行,剑主神念之内,亦有魔染。”

    云儿解释着:“我这法门,与其说是功法秘术,倒不如说是一个小窍门。此时刚好适宜,正合其时。”

    庄无道忍着被凌迟般的痛苦,淡淡道:“说来听听。”

    “此术名为‘天镜照魂之术同样是一种引太阳真火,修炼元神之术。不过与‘元始狩魔经略有些不同。更为温和,也不会留下隐患。”

    “天镜照魂之术?引太阳真火修炼元神?不知详细如何?”

    庄无道皱眉,这法门听起来,似乎与有关。然而无论什么功法,一旦与太阳真火扯上关系,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不是真正的绝顶功法,就是自寻死路。

    “此术是以镜面反光之法,聚月华之力,引出一丝太阳真火,照射元神。可以从一面开始,最后渐增至数十上百余面。修炼到极致时,可使剑主元神提前数个境界,转化为纯阳之魂。此法乃是由异度域界传至天仙界,我也是偶然间得到,据说是由一位惊天动地的绝世人物所创。不过此法只适用于练气境修士,我那前几任剑主,都未修炼过此术。”

    “月华之力,聚太阳真火?月华不是太阴么?怎么又与太阳真火扯上关系

    庄无道奇怪的问,至于云儿所说的异度域界,倒是没怎么在意。天一之外,有大小世界亿万之数。这门‘天镜照魂之术多半是出自其中哪一方世界

    “剑主此言谬也,要知这世间所有事物,都并无绝对。阴中有阳,阳中亦有阴。”

    云儿摇头道:“月星虽在太阴诸星之列,然而真正的太阴之力,却并非是来自于明月星辰,而是那无尽虚空。恰恰相反的是,这些星辰中蕴育的,都是最为纯正的太阳真火。最纯正的太阴寒虚之力,也如同太阳真火一般,至阴至寒,危险之至,难以被人吸收。恰恰是混合了太阳真火之后,才能为修士妖修汲取。而那月星,之所以为太阴诸星之首,也并非是月华中所含太阴之力最盛,而只是因月星太阳真火,中和后的太阴之力,最适合修士与妖类修行而已。

    “竟然是这样?”

    庄无道只知晓月华之力,是太阴之力的一中,只是更为温和。绝大多数的阴属妖修,都是依靠吸收月华起步。

    却并不知道,月华与诸天星力中,含蕴有太阳真火。

    “只是现在这时候是否合适?我如今连体内这些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都已觉承受不住。”

    确实是忍耐不住了,他不会讳言,这已超过了他毅力极限。再要以太阳真火来炼魂,岂不等于是自寻死路。

    “不会这门‘天镜照魂之术第四任剑主做了一些改良。毕竟是异度界域的法门,未必就适合天仙界。只是此法,还未经验证而已。然而那第四任剑主,修为通天,已远超仙王层次,经她之手改善,必定不会有什么错漏。”

    就在说话间,一段口诀就已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突兀涌现。却是云儿耗费灵能,直接将这门‘天镜照魂之术,的修行之法,印入他的神念之内。

    同一时间,云儿操纵的庄无道身躯,也有了动作。那三口‘三才玄阳剑同时从剑匣中飞出,剑身之上,都有一段特殊的符文闪过。而后就各自遁到了窗棂处,以剑代镜,将外面洒下来的月光汇聚反射,转而照向了庄无道的阴魂。

    庄无道眉头一挑,果然能感觉到,这月华中所含的那一丝太阳真火。

    只是此刻,他非但不觉灼热,反而是一波冰冷清凉之感,蔓延到了元魂之内,所有的角落。

    “咦”

    庄无道心中讶异无比,随着三口‘三才玄阳剑陆续将太阳真火照入,他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身体内烧灼的火焰雷力,也不再是那么的疼痛难当。

    尤其是他在元神中,开始催运起‘天镜照魂之术,配套的修行之法后。

    那一丝丝的杂念,都被全数排除。整个人如泡在了冷潭之中,意念超脱,不滞于物。身体内的痛苦依旧,就似隔了一层膜般,感觉如梦似幻,并不真实

    而渐渐的,庄无道也就不再理会,冥思入定,彻底的物我两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