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一章 元始狩魔
    “这似是一种秘术?”

    庄无道催动着体内的真元,按照一种极特殊的路线循环,传过一些隐秘的脉络,而后体外的护体罡气,就开始了变化。

    外张的磁元罡气,不断的向内坍塌压缩。不过强度却较之开始时,增强了近倍有余

    而庄无道的眸中,亦现出了几分喜色。一倍强度,并不算多,可关键是他感觉这门秘术,可以长时间的使用,维持四五日都没关系。真元的损耗,小而又小。而且普通修士就可修行,没什么特殊的要求,

    不似那吞日变与血猿变,不但他至今都没有完全掌握,也无法持久,至多也就只是一时半刻。每一次施展之后,都会使他肉身,濒临崩溃之境。

    而四五日的时间,也意味着这门秘术,完全可以在平常时,也能施展使用,随时随地的用来护身。

    “应该是一种防御类的秘法,可惜是这布帛只剩一角,残缺不全。”

    庄无道若推出真正完成的版本,应该可将护身罡气,推升到八倍左右

    强的可怕尤其是他这样,修炼有横炼霸体之人施展,尤其可怖。

    “剑主领悟极快,悟性一项果然是远超凡人——”

    云儿在庄无道的身后,微微颔首道:“这的确是一门防御类的秘术,名唤‘云体罡身乃是上古七劫时代,一位仙王所创。可惜不久之后,就因故失传。倒是不曾料到,这天一界内,也有他部分的传承。”

    “云体罡身?”

    庄无道早猜到云儿,多半已经将布帛上的这些图案参悟透彻,甚至已断定出此物的来历。

    不过他不觉恼,心知这剑灵,其实是故意不说,让他学会独立的思考参悟

    而即便庄无道自己,也不愿事事都依赖剑灵。

    口中呢喃了一句,庄无道就又好奇的问:“云儿可知完全的版本o”

    “不会这‘云体罡身,云儿早闻其名,不过此术的奥妙,我还是第一次得睹。只知这门秘术,果然不同寻常。”

    云儿微微摇头:“其实剑主,也不用在这门秘术上太费功夫。云体罡身,毕竟是水系的术法,与剑主的功体略有不合。只有那‘罡身,可取,剑主日后可以借鉴一二。”

    “是这样?”

    庄无道微觉失望,将这块破布放了下来。其实云儿不说,他也确实感觉到,自己运转这门玄术神通时,确是有些不畅之处。施展起来并无大碍,可以一旦这门秘术的威能增强,更为复杂,结果就不好说了。

    然而那八倍的护身罡气,实在诱惑太大,所以庄无道还是忍不住,多问了这一句,

    “如此说来,这东西除了这‘罡身,之外,对我是毫无用处?”

    即便日后有机会,找到这布帛的其余部分拼凑起来,他估计也用不上。

    此物可召唤出相繇,法相下界,然而庄无道在水系术法上,却是一片空白,看来只能如那套极光冰魄剑阵一般的卖掉。

    “日后你那灵仆倒是可以使用,超品冰系的灵根,通常也会伴随水系的一品灵根。”

    云儿道:“不过这图中所有一切,我都已代剑主记住,这张布帛倒是用处不大。其实剑主可以将此物献祭,此物沾有相繇,之血,那位阿鼻平等王执掌的冥狱,乃冥海之底八百由旬,最擅长的就是控水操云之术。能得此物,必定会是魔心大悦,欢喜有加,那时剑主多半会有惊喜。”

    “献祭?”

    庄无道仔细再看了一眼手中的布帛,然而就果决道:“那就献祭了”

    此物对他而言,反正也没什么用处。拿到墟市中,倒是能够卖出个好价钱,不过却也有可能,引发那月熊道人及姜羽这几位金丹境的不满。

    倒不如献祭了,看看能否从阿鼻平等王手中,得到些什么好处、

    至于这‘云体罡身,的秘术,不说剑灵已完全记下。便是他自己,也有过目不忘之能。

    几日时间的参研,早已对图中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这张图,毁了也就毁了,并无什么可惜的。

    “对了,那日云儿你说要将‘元始狩魔经,中,炼化魔气的部分,可有结果了?”

    “已经有了些头绪,前几日剑住执掌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时,给了我一些灵感。不过我劝剑主,还是放弃为佳。”

    云儿说着,神情却略有些复杂,有些忧心了看着庄无道:“若运用此法,需承受类比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决之痛,不对恐怕还更有胜之。不知剑主可愿承受?”

    “类比天地阴阳大悲赋?”

    庄无道皱眉,而后失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别说是类比天地阴阳大悲赋,便是第一决的三五倍,我也不是承受不起,不能忍耐。”

    云儿闻言,微微摇头:“我们修道,不止是为长生,也是为享受修行过程中的满足与愉悦。似剑主这般,简直就是折磨,到底又是为了哪般?虽说剑主距离元神境界,只有百年之期。然而若有可能,我也不希望剑主,在修行路太过极进,忽略了沿途风景。尤其是剑主如今,已身具天品灵根,百年内成就元神境界,已并非是什么难事。甚至可问鼎巅峰,破界而去——”

    “愉悦?”

    庄无道的唇角,却浮起了一丝几分冷哂自嘲之意:“不能了结我的心愿,又如何能愉悦的起来?或者只有让那人,在我母亲坟前认错之后,我才可能有心情,享受这修行中的乐趣。废话少说,到底该如何炼化?”

    “剑主你——算了”

    云儿微微一叹,道:“我从‘元始狩魔经,中分离出的法门,并不完全,暂时还需以外力相助。剑主若欲习练,那便看看近日,有无这机会。”

    “机会?”

    “就是再次执掌无名山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机会。次一等,也需九宫都天烈火无量阵。”

    “再次执掌大阵?原来如此,都天雷法可辟邪驱魔,南明离火亦能克制邪祟。我倒是忘了,‘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完全可替代天雷与太阳真火。”

    庄无道了怔了怔,满中除了恍然之外,又更多了许多好奇。他虽猜到了大致的原理,却并不知详细。

    正欲再仔细问询,云儿却已是身影一幻,回入到了轻云剑身之内,似乎再无疑多谈。

    然而仅仅十日之后,云儿所说的就已来临。

    这一日,无名山内驻守的大半离尘修士,在苏秋统领之下,再次大举南下

    这一次仅只宣灵山一脉,就有总共五位金丹,六十五位筑基修士,练气境弟子总数千人。也再非是如前次般的无根浮萍,有东离王室接应,离尘宗轻轻松松就在离京南北四方,又各自布置了一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作为离尘进入东离国后的支撑。

    庄无道却被留了下来,依然由窦文龙辅助,负责看护后路。他如今名声在外,之前又有布局诛杀定海公许维,重挫移山宗的战绩。本身更乃节法真人,内定的第七位入室弟子。

    故此宣灵山从上到下,对庄无道都没什么不放心的。低阶的练气境弟子,更已态度大变,都对他钦服之至。

    不似十几日前,庄无道需要依靠窦文龙来镇压,才能号令诸多同门。现在的他,本身就有足够威望,使门内的筑基修士也甘心听命。

    不过庄无道,却也心知肚明,自己被苏秋留在无名山,其实是出于这位师兄的好意。与司空宏一般的念头,想让他从风尖浪口处暂时退开,以免召来‘树高易折,之祸。

    故而在再次执掌无名山之后,庄无道于脆是万事不理,将所有一切,都委托给窦文龙代他处置。本身则是坐镇于‘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中枢,开始尝试云儿整理出的炼魔之法。

    修炼《元始狩魔经》,需要日日承受太阳真火与天雷烤炼,养成最纯正的浩然纯阳之气。

    以大日纯阳之力来净化魔息,使那些煞气戾气无立足之地,自然就可抵挡那魔念反扑。

    而云儿改进的法门,就是以南明离火代替太阳真火,来炼化魔煞,再以都天神雷取代天雷之力,灭邪炼身。

    太阳真火故名思议,是来自于空中大日,是世间最为纯正,至阳至刚之火

    此火最是难以控御,对于修士的神魂伤害极大。也只有创造出《元始狩魔经》的疯子,才会想到直接借‘太阳真火,来修行。

    一般都是元神境之后,才有资格,引‘太阳真火,入体。再有就是几种高达二品,真正强横的绝顶功体,才能办到。

    而天雷,则是天地间自然产生的雷电。没有什么储k天神雷天太乙神雷,之名。然而威能之巨,哪怕是那些高达七阶的雷法,也不遑多让。

    以天雷炼身——想也可知,这门《元始狩魔经》,到底有多疯狂。

    这门法决中,倒是记载了几种法门,可以吸收那些游散于天地间的阳火天雷。

    然而如此修行,体内又岂能不留下隐患?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