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七零章 相繇灵血
    除此之外,还有那封千里,的宝符,这一战总共使用了两次,只余一次的施展机会,然而毕竟也是元神境真人的玄术神通,宝符的品阶也高达四

    庄无道随手将这些用不上的东西,收入到了自己的乾坤戒内,然而好奇的望着北堂婉儿。

    “无事不登三宝殿,婉儿到底来寻我何事?”

    北堂婉儿的唇角抽了抽,狠狠的瞪了庄无道一眼。不过却并不急于道出来意,而是继续好奇的问:“你现在,真已是练气境九重楼?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第二重天境界?莫非是身有隐灵根?”

    这是此刻离尘宗上至元神,下至练气,所有人最感好奇之事。庄无道到底有无隐灵根在身?又到底是几品的灵根,使庄无道在短短二年之内,就连续提升了四重楼境界?

    “九重楼境界的修为倒是不假,《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我也确实到了第二重天。”

    庄无道端起了茶盏,轻轻吹着气。

    “至于隐灵根,于卿底事?”

    “庄无道”

    北堂婉儿一阵气结,恨不得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庄无道的脸上。不过也知眼前这家伙,就是这样的性情。口风极紧,若是不想说,那么无论美色诱惑也好,酷刑逼迫也罢,都难使庄无道开口吐露半字。

    想了想,北堂婉儿只能无奈道:“算了,我懒得管你。不过你至少需让我知晓,比之那莫问李昱如何?此言出你之口,入我之耳,除我之外,绝不会有旁人知晓。”

    庄无道闻言,眼神怪异地看着北堂婉儿。似能看出北堂婉儿身后,那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烧。顿时噗嗤一笑,而后沉吟着道:“那莫问我还看不出究竟,不过大约不是我对手。至于那李昱,我还不至于放在眼中。真要对战,此人应不是我三合之敌,可至少领先他六年,进入筑基境界。”

    此时的他,无论武道术法,都已造诣不小,灵根亦不输人。自然也有着傲视一切的信心,否则何谈↑横行无忌,?

    不过他之所以说出这番言语,向北堂婉儿交底,却并非是因二人的交情。而是自家师尊,节法真人古怪态度。

    其实庄无道,此刻最好奇就是节法,为何早早的就把他推到了前台?与司空宏之前的交代,大相径庭。

    庄无道猜测,要么是节法真人,已经有足够的把握,不畏那明枪暗箭护他周全,要么是需借他庄无道之身,从水底之下引出些什么。

    既是如此,他在北堂婉儿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不是你三合之敌?”

    北堂婉儿声音,不自禁的尖利拉长,身躯也挺直,差点腾身站起,半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重新坐稳。

    “你倒是大言不惭你可知李昱,不久前也突破练气境八重楼,修习的上霄万木雷象神决,也已经到了第二重天境界?”

    庄无道即便有着隐灵根,也应高不过超品。二人修为差距其实不是太远,灵根也相差仿佛。庄无道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三合之内,将李昱拿下。

    除非庄无道的修为,已达筑基,有着一个境界的差距。

    “那又如何?”

    庄无道目光平淡,仿佛是在说着什么天经地义之事。

    他岂不知李昱的上霄万木雷象神决,以至第二重天。可若连李昱则样,都不能三合之内胜之,那他还不如找一块豆腐撞死

    “你——”

    北堂婉儿半信半疑,眼珠微转,思忖了片刻,就又平静了下来。

    “算了大话谁不会说?反正再有两年,又是一次大比,那时候自然能见分晓。”

    两年?未必需要两年。

    庄无道摇头,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对北方天机碑的感应,还有那枚‘万象星罗命机盘,。

    估计至多年底,天机碑发布的新一期颖才榜就会出世,若他所料不差,自己这次定然会是榜上有名。

    “婉儿你这次来到底何事,可以说了。不愿说的话,那就请回如何?你知道我这里时间不多。”

    “喝茶聊天难道不好么?修行之道,一张一弛,我看你日日修行不得空闲,这才好心来寻你说话解闷。”

    北堂婉儿一声轻哼之后,面色也渐转为凝重:“我听说定海公死后,不但留下了高达一百万顷土地,还有大片的盐田珠场,楼船千艘?除此之外,我们北堂家,也对许家经营的那些生意,颇感兴趣。”

    庄无道不由挑眉,他料到会是如此。许氏族诛之后,留下大量的产业与生

    许维死后,东离北方十六州也有近半世家,或逃或亡,正处于真空。

    北堂家会对许维的遗产感兴趣,并不使人奇怪。

    尤其是那些战船,北堂家绝不会容许这些船只,落于古月家之手。

    然而首先联系姜羽的,却是他庄无道。以至于离国王室,倒向离尘之后,天然就与宣灵山一脉亲近。

    而此处东南大局,也已被宣灵山一脉主导。

    古月明身为宣灵山弟子,古月家势力,要想进入离国,远比北堂家轻易。而北堂家要想与前者公平竞争,就需借用外力。

    此事他早有决断,也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直接一颌首道:“我可书信一封,由你带给姜羽前辈。至于他是否给我这个颜面,就非是我能意料于涉。”

    “只需你书信一封,就已足够”

    北堂婉儿笑靥如花,此时的庄无道,已经是离尘宗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经历无名山一战,所有人都知他前途远大。有庄无道亲自开口,姜羽只要稍明晓事理,有些远景,就绝不会驳了庄无道颜面。

    只需姜羽稍加照拂,北堂家就足以从许氏留下的遗产中,撕下一块肥肉。

    “这是一百枚三阶蕴元石,六十枚养神丹。若然能够事成,我北堂家另还有重酬。”

    说话之时,北堂婉儿又将一个包裹,放在了庄无道的身前。

    而庄无道也毫无推拒之意,坦然接受。这在离尘宗内,本就是常态,早已约定成俗。离尘修士接受凡俗势力的曾之后,为这人办事,在一些事上提供方便,甚至庇佑其族。

    而这几日来,也不知欲多少人寻上门,欲打通与他这里的关节,却都被庄无道拒之门外。不是洁身自好,而只是嫌麻烦而已。

    那些小家小族,大多财力没什么财力,根本拿不出能令他心动之物。反而他这里,要付出许多,太不划算。

    至于北堂家,倒是有这个资格,然而庄无道,却是在不愿与越城再有什么牵扯。

    若非是北堂婉儿求上门,庄无道根本不会去理会。不过既然是为北堂家出了力,自然要收取报酬,总不能白白的就让他们占了便宜去。

    他与北堂世家已然了结所有恩怨,彼此之间,除了北堂婉儿之外,就只剩合作生意的关系,所以这些蕴元石养神丹,他是拿的心安理得。

    ※※※※

    待得北堂婉儿离去,庄无道却是皱着眉,陷入了凝思。北堂婉儿并不是第一个找上门,在她之前,还有百兵夏氏带着夏苗亲笔信,赶至此间。

    他原想从越城这漩涡中脱身,不再理会。然而看这情形,却是卷入得越来越深,与越城三大世家,都有着不小的牵连。

    摇了摇头,庄无道也不去看那包裹内,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随手就收起。

    而后又取出了一物,摆在了自己身前。这是一张布帛,看似破烂古旧,与普通粗布没什么两样,然而庄无道曾经试过。不但水火不入,更不惧兵刃。

    哪怕他以体内的石明精焰烧灼,也是无法接近到这张布帛的三尺之内,而即便是以他手中法禁层次最高的极光冰魄剑,也无法将之斩开。

    当日许维战死,身上的遗物,都被姜羽几人,瓜分了于净。包括月熊道人在内,几个金丹都想窥破许维,能够召唤相繇法相的秘密。

    为了许维随身的那几件灵珍,几人差点撕破了脸皮。却唯有这张布帛,就藏在许维的衣襟之内。

    在许维身躯被陆沉君天太乙神雷,炸散之后,此人的护身道衣亦随之四散,洒落四方。

    在场诸人,无一个注意的其中异常。只有庄无道,得云儿的指点,在战后悄无声息的,将这块破布取来手中。

    不过这块破布,卖相实在是不怎么样,甚至一点灵气也无。若非是云儿亲口所言,他真不敢相信,此物就是沾染了相繇,灵血之物。

    而这几日,庄无道在自家小楼内闭门不出,就是为参演其中的奥妙。

    此物每遇极寒之力时,那本来一无所有的布帛,就会显现出许多冰蓝色的条文,繁复而奥妙,富有玄理。更有部分上古道文,蕴藏其间。

    庄无道是在探究此物材质时,才偶然发觉了这异像。当时也直觉的就认为,布帛的这些纹理道纹,必定不同于寻常。

    而这五日时间,他也总算是摸到了几丝头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