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九章 再见婉儿
    “陷空岛那边已然无事,太平道于今日凌晨,已经全数撤出了东海。”

    说到此处,玄生子的声音又顿了顿,声音嘶哑道:“无名山一战,师弟庄无道联手月熊道人,东吴陆沉君,离国姜羽,在无名山下重挫移山宗,诛杀定海公许维。此时东南乱局,都已迎刃而解。东泉宫与含光山,已联系我宗,准备遣使向我离尘求和。移山宗昨日,攻打离京未果之后,亦退回东离之南。”

    “啊”

    玄灵子一时失神,忘记了操控飞舟,以至这舟船颤动,差点栽入到了海中。满眼都是惊愕不敢置信之色,眼神茫然无解。l

    姬奇武亦是‘霍,的一声,长身站起。一刹那间,竟有些惶然失措。

    “无名山大胜?此言到底是真是假?”

    “此乃宗门谕令,由我代为传达,总不会诓你”

    “玄生子师兄?”

    姬奇武再次一楞,只觉玄生子的语气,生硬的可怕。何止是冷淡疏离而已,更似乎对他心怀不满。

    问了一句,却得不到对面回应,姬奇武只觉胸中冰凉一片。

    “那么我离尘宗,最后折损如何?”

    “我离尘宗共死伤一百三十余人,我宣灵山一脉六人战死,明翠峰弟子死伤近百人,其中筑基境三人。其余皇极峰,翠云山也有十余人死伤。”

    玄生子似乎是强耐着性子,回答着姬奇武:“反而是移山宗,损伤惨重。除了三位金丹战死之外,还有两头三阶水猿,亦葬身在月熊道人手中离国易帜,许氏族诛。整个离国,都落入我离尘手中……”

    “三位金丹?翠峰弟子死伤近百人之巨?”

    姬奇武眉头紧凝道:“真是那庄无道所为?莫非是那移山宗主攻,并非是无名山方向,而是望石山?”

    望石山,正是此前明翠峰一脉的驻地。

    那玄灵子回过了神,也不敢置信的摇着头道:“绝不可能?那庄无道,不过一个练气境中期,以他的修为,连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都掌控不住。十成威能,不能发挥七成。一年前离尘本山大比,更是避而不战,是公认的怯懦。再说当时那无名山,根本就已是绝境——”

    “有些人,外勇而内怯,临阵而逃。有些人,外怯而内勇,真正危急之时,方显英雄本色。无道师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真正大丈夫”

    玄生子语透讥讽鄙薄之意:“无道师弟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师弟入门不到两年,却已是练气境九重楼境界,远超过莫问李昱二人,《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已确认是第二重天境界。更据说早在一月之前,节法真人就已料到了东南危局,某人难当大任,早早就遣窦文龙师弟,将首座印玺,送至无道师弟手中,命其危急之时,代真人他掌管无名山一切事务,守战之策。事后果然一如真人所料,真人他确是慧眼识人,不似我,真是瞎了这双眼睛。”

    之前还能克制,这时候却是再无法压抑那怒气与厌恶。

    “师兄”

    姬奇武面色苍白,本想说‘当时无名山若有一线希望,我也会留下与同门共生死然而这句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心里更关注的,却是玄生子后一句。一月之前,窦文龙就已将那首座印玺,送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这是料定了他姬奇武,必定会早早就脱身事外么?

    姬奇武双拳紧红,目中赤红,死死的咬着唇,唇角处溢出血来也未察觉。

    “月熊道人,离国姜羽,这二人怎会倒向我离尘宗?有没有可能,是节法真人在背后指点?”

    “月熊道人据说是无道师弟亲自说服,至于姜羽,则是师弟遣灵奴北上,与其联系。至于背后指点,姬师弟你认为有此可能?”

    移山宗以‘万域引灵封识大阵封绝十二万里地域,定海公许维叛前,更无丝毫预兆。

    节法真人远在离尘本山,来往通信需数日之久,对无名山局势茫然不知。怎可能指点庄无道如何破敌?

    即便真是节法真人在背后指点,庄无道在台前的表现,也足可使人眼前一

    玄生子似已懒得多说:“我原以为姬师弟你,是灵华英师叔重伤之后,未来我宣灵山之栋梁。然而师弟所作所为,却实是令玄生子失望。言尽于此,望师弟你日后能好自为之,莫要再蹈覆辙”

    话音落后,那通音螺就再无了声音,已是彻底断绝了联系。而也就在同一时间,姬奇武手中的那枚红色小箭,也陡然炸开,化为了粉尘碎末,纷纷洒下

    姬奇武眼神怔忡茫然,知晓这是玄生子,借此信符,表达割袍断交之意。

    对他欣赏有加,相交十年的玄生子如此,可想而知,宣灵山内的他人,对他的态度会是如何——

    ※※※※

    连续五日,无名山上下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无数来自东离各处世家的使者,不断的出入此间。

    而整个吴离二国,此刻亦是风起云荡,潜流起伏。局势剧变,离尘移山攻守易态势。放诸于地方,东离国内,有无数的势力世家因这一战,崩灭云碎,也有不少人,因势而起。

    庄无道在自家小楼内,却颇是清净。自从将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交给苏秋执掌之后,他就再未出过门。

    借口大阵关键之时自己失误,令明翠峰一路最终损伤惨重,需要闭门思过反省,庄无道彻底避开了外面的纷纷扰扰。

    此时也确实无需他去做什么,无名山已经彻底转危为安,再无失陷之险。那些断裂的地脉,都已重新修复。只周围五十里方圆之地,因地面塌陷,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

    至于东离国内,他虽是首先与离国的太上国君姜羽联系。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有诸位金丹接手,稳定东离乱局,将移山宗势力逐步驱赶出离国国内

    来自离尘本山的第二批人手,已经在两日之前抵达。总共一百二十位筑基修士,以及两千练气境。

    使离尘宗部署在吴离二国的实力,彻底超越移山宗,光是筑基境的修士,就已达四百余人,大有举宗南征之势。

    金丹修士,亦增至到十五人之多,加上此刻守在吴京的月熊道人,姜羽王修,以及吴国陆沉君,光是金丹境的强者,已增至二十。

    有如重锤,悬在移山宗头顶,引而不发。而似那东离许家,却早已在离山宗上下弟子群情汹涌族,被全数族诛。

    “——无道你可知,如今你已是名震东南?当初听说许维死在无名山下,我真是不敢置信。”

    此刻在庄无道对面坐着的,正是北堂婉儿。在这次战事了结之后,就因心忧家中安危,匆匆赶回了越城。然后第一时间,自然是来拜访庄无道。

    而此刻北堂婉儿,满眼都是好奇迷惑之色,似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

    “现在人都说节法真人,慧眼识珠,灵华英之后,居然收到你这样一个弟子。你们宣灵山一脉,仍旧还有希望,不止是你们宣灵山的门人,对你敬崇有加,便是其他二山七峰,你如今也不乏仰慕之辈。”

    “你只说人敬我,却不说恨我之人,想必也不在少数吧?”

    “这倒是,吴离二国,不知多少人对你恨之入骨——”

    移山宗大败,有无数人因投机不成,站错在移山宗一方,而家破人亡。

    不过北堂婉儿此刻想的,却是明翠峰一脉,知晓当日无名山突然断去接应,正是出自庄无道的手笔之后。不知有多少明翠峰弟子,是恨不得将庄无道生吞活剥。

    便是皇极峰内,也不是没有指责陆沉君的声音,眼看着庄无道下此毒手而未阻止。

    不过他们皇极峰内,从来不是铁板一块。

    “无道你最近出门,尽量小心些,最好是不要与明翠峰的人照面。”

    “是么?”

    庄无道并不在意,他总不可能使所有人,都喜欢自己。

    他此刻,正专心把玩着手中的一套冰色灵剑。总共十口,正是得自水底洞府的一套光冰魄剑,。

    是北堂婉儿专程给他送回来,而法禁也已经恢复到了二十九重楼,看来北堂古月两家与夏氏,在战起之前,的确是下了不小的本钱。

    他料到这几家,绝不敢私吞他的这套剑阵。却没料到,这套剑阵还回之后,自己还占了不小便宜,

    光只是十张三阶上品的‘宝禁符就已价值不菲了。若自己去收集,不知要花费多少财力。

    只可惜,这套剑阵的品阶实在,他庄无道也用不上。他门下的聂仙铃,倒是有着超品阶位的冰灵根,然而要修到金丹初期境界,有足够的法力运用这套剑阵,还不知要等多久。

    还是等回山之后,找那雪心斋的王绝,把这东西给卖了。这套剑器底子不错,大有希望恢复三十七重法禁,成套的剑阵法宝,想必那雪心斋会极感兴趣,或能使他大发一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