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八章 胆怯畏事
    同在无名山六千里外,方向却是北面。一位容颜端庄的青年修士,正手持着一枚粉红色音螺。眼中含笑,意态闲雅。

    “东吴陆沉君,月熊道人,东离姜羽易帜,连带着一个王修。如此说来,这次你根本就无出手的机会,无名山那边已经转危为安?”

    声音却非是出自那青年修士,而是发自于音螺。

    移山宗以‘万域引灵封识大阵,封绝十二万里地域,禁制一切的信符与通信之法。

    然而修士手中的这枚音螺,却又格外不同一些,五十六重法禁,世间少有,不出十指之数。

    “正是弟子一直就在无名山三千里外看戏。”

    青年修士微微颔首,似是欢喜,又似暗含遗憾:“结果是惊喜连连,一直都未能有插手的机会。”

    “这是好事你如今的情形,本就需静养。以天人道体融合龙虎金丹,至少一年内,都不能与人动手。”

    节法真人的声音,从音螺之内传来,而后语音一顿,凝声道:“真是无道他一人所为?”

    “是无名山不止已转危为安,那许维更被这诸人合力,诛杀在了无名山下,身殒道消!所有水猿无一存活,移山宗遣来的金丹,亦战死了二人。此时东离之局,俨然大变,已不是我离尘宗,该如何事后报复。而是移山东泉含光三宗,该怎样向我离尘求和”

    青年修士眸中,精芒显露:“我亲眼看着他,如何串联谋划,如何翻云覆雨,如何颠倒乾坤,如何冰封千里——”

    “许维已死?”

    节法真人的音中,终透出了几分惊讶:“这样说来,无道他的能力,已足可独当一面,权掌一方?”

    “能猜到移山宗与太平道布局,会使月熊道人心惊,会使姜羽不满的,绝不乏其人。然而能够临危不乱,付之于行,从容不迫的暗中布局串联,这就极其难得了。以弟子看来,若有合适之人辅佐,无道师弟他定不会让师尊失望。

    然而青年修士的语中,却又带着几分沉冷苦涩:“只是在我离开之前,无道师弟他也将无名山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故意损毁,令明翠峰魏枫等人,陷在了吴离二国边境,进退不得。损失惨重,已成定局。”

    “竟有此事?”

    节法真人愈发惊讶,沉吟了良久之后,才再次出言:“这却有些心胸狭隘了,戾气似是太重了些,是我这个师尊疏忽了。”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未必如此我倒是以为,他是故意这般。”

    摇着头,青年修士明显不以为然,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师弟他,似乎并不愿在修行之外,多费心力。”

    “也就是说,这次是故意落人话柄,免了以后,我这师尊真对他委以重任

    节法真人失笑,竟用着调侃的语气:“我这弟子,当真是有趣罢了,明翠峰那群人,我也头疼许久,也是时候给他们个教训丨至于无道,他若不愿不喜,也无需逼他。能一意修行,总是好事。论及心性,无道却比之你我当初,还要强些。不为权势所迷,待得得道长生之日,自能望见不同风景。”

    “风景?”

    青年修士目光迷茫了片刻,定定的望着远方。那不同的风景,不知自己又能否望见?

    呆楞了一阵,青年修士回过神后,就微微摇了摇头,语音悠悠道:“我现在只好奇一事,师弟他手中那枚符宝‘千里冰封到底是从何处来?”

    节法真人闻言,亦沉默了片刻,方才言道:“报复可以,不能过份”

    千里冰封,乃是北方那位独有之玄术神通。庄无道既然不曾背叛离尘,与太平道勾连。那么此符的来处,可想而知。

    “师尊大可放心,弟子还是晓得轻重的。”

    青年修士微微一笑,可身周这一刻,却是寒气森然,温度骤降。

    北面那人,虽是在颖才榜第一位盘踞十年之久。号称天一界修行潜力第一,可至少此时此刻,还未有与他论作对手的资格。

    “除此之外,还有那姬奇武——”

    “奇武?那孩子——”

    节法真人悠悠一叹,意味复杂:“自他师尊坐化之后,他这些年念念不忘的就是从我手中,夺回宣灵山首座之位。所以惜身而擅于谋己,才能其实不在无道之下,不失为一时才俊。然而最可惜的,也是他太过于惜身,也就毫无担当。且随他,经历无名山这一战之后,我看他能达成心愿的可能,堪称渺茫。

    青年修士却是眼含不屑之意,无名山临阵而逃,油滑惜命,凭什么能与庄无道相提并论?

    这样的人物,也配染指宣灵山首座之位?

    不过也真无需去管,无名山一战之后,此人在宣灵山一脉声望尽毁。

    提前脱身看似明智,然而在无名山大胜之后,有庄无道对比,只会落个胆怯畏事之名,落人笑柄。

    ※※※※

    大约两日之后,距离无名山十二万里之外,靠近东海地域。姬奇武在一艘飞舟之上端坐着,面色阴沉不虞。

    而此刻在他身前对面,一位同样是筑基境的中年修者,正以法决操纵着飞舟,在这大海之上,顺风而行。

    “姬师弟似乎不怎么开心?”

    那中年修者似已忍了又忍,终于耐不住,好奇的问着:“这次多亏了师弟,才能从那无名山脱身,免了杀身之祸。如今正如师弟之意,从东离乱局脱身,节法真人一脉,也将被重创。从此海阔天空,任凭鱼跃鸟飞,难道不好么?

    姬奇武叹了口气,眼神阴郁的看了玄灵子一眼,终还是无奈道:“宣灵山一脉若损折太重,我即便能完成师尊之愿,重掌宣灵山一脉,又有什么意思?再者我等师兄弟等人,无一人能在十年之内成就金丹。这宣灵山,终还需节法真人遮风挡雨。一荣俱荣,一损则俱损。这个道理,师兄不知?”

    “我倒也清楚,可你我又能怎样?”

    玄灵子冷笑,眼含不屑:“是那节法无能。才使我等身陷险境。大势如此,岂是人力所能扭转?我看这宣灵山,衰落之势已定。师弟你日后执掌首座之位,若还想要宣灵山如千年前般的地位,怕是难以如愿,实在无需纠结。日后只需结好那宏法真人,离尘宗总有我们这一脉一席之地。毕竟二山七峰,传法十殿,缺一不可”

    “总有些不甘有愧于历代祖师。”

    姬奇武苦笑着摇头,然而立起了身,神情感慨:“如那吴焕,穆萱,古月明等人,我都颇是看好,日后必定能有金丹成就,今次全折在无名山一役,实是可惜了。尤其那庄无道,别人都说他怯懦无能,灵根暗弱,名不副实,然而整个宣灵山上下,我最不透,就是这人。”

    那玄灵子微觉意外,他真是未曾料想,姬奇武最为看重之人,竟会是庄无道。随即就又心有感应,轻咦了一声,看向了远方。

    只见一道红色的光影,正穿空疾飞而至。远远望去,似是一枚红色的小箭

    “万里一箭牵?”

    玄灵子不禁一怔,此时他们二人,还未出十二万里地域,依然是在移山宗‘万域引灵封识大阵,覆盖的范围之内。

    不禁好奇,倒是是何时开始,这里能够使用信符的o

    “莫非是东离之乱,胜负已定?”

    就不知这一次离尘宗,死伤了多少弟子?折损了几位金丹?

    姬奇武已是一把将那枚红色小箭抓在手中,只闭目感应了片刻,就取出了通音螺。

    玄灵子也不觉奇怪,姬奇武在离尘宗内交游广阔,好友至交遍布二山七峰,更有师祖辈留下的人脉。诸地学馆中,有无数的内外门弟子为其眼线耳报。

    所以离尘内外,无论什么事,姬奇武都往往能提前知晓。这一次,就是消息灵通,早早判断出局面不对,才使二人能够及时从无名山脱身出来。

    ‘万域引灵封识大阵,的封禁,果然已经解开。而从音螺中,传来的声音,正是姬奇武的一位老友玄生子。

    玄灵子也认得此人,同为宣灵山一脉,是一位年寿将近九十的筑基境师兄。此时执掌东吴之北,兴林国的林京道馆,积累善功。兴林国地方三千里,有大城十二,学馆亦有十二。国不大不小,故而这位师兄在宣灵山的地位,也是不高不低。

    玄生子一向深爱姬奇武之才,在姬奇武还是区区练气境时,就照拂有加。然而此刻从通音螺中传来的声音,却并无半分亲热,反而透出了些许冷漠疏离

    “陷空岛那边,师弟已无需前往了。宗门有令,让师弟直接回离尘本山。

    “师兄?”

    姬奇武挑了挑眉,已听出了玄生子言中暗藏的不满,使他胸中,也生出了几分不安。

    “可是出了什么变故?据我所知,陷空岛那边似乎正缺人手。”

    太平道当世大宗,排名仅在中原三圣宗之下,实力可与赤阴城等同。

    此宗若意欲染指东海,岂同小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