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七章 有意无意
    那分头逃遁之法,本是最为愚蠢之策。然而这一战,本是明翠峰一力推动,才落入许维与移山宗的陷阱。若要断后,无论如何,都该是明翠峰一脉担当责任才是。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宣灵山数百弟子,都陷入身死道消的危境。

    这其中的猫腻,庄无道即便用脚跟去想,也能猜知。离尘本山之内,必定经历过一番争斗,才最后以.自逃遁,妥协。

    可以想象,那时的节法真人,必定是身处劣势。明翠峰的宏法真人,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亦可想而知。

    眯着眼,庄无道只凝思了片刻,就继续屈指连弹,手结法印,口吐灵言,依然全力催动着无名山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汇聚的五行之灵,却是分出了大半,往紫光闪耀的方向,导引而去。

    “剑主之意,莫非是准备出手接应?”

    云儿有些奇怪,他记忆中的庄无道,绝不是这样的性情。不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然而真若将他惹火了,反击也往往出人意料的凶猛。

    那沈林与萧政二人,就是前例。

    然而下一刻,云儿就已感觉不对。庄无道那灌输的五行之灵,实在过于庞大。

    换在往日,绝无问题。然而此刻无名山下的地脉,大半都被截断,这座残缺状态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根本就承受不住。

    “原来如此——”

    她还以为自家剑主,是已转了性情。

    果然仅仅十数息之后,庄无道的身周的符禁,就开始了溃散。一刹那间,无名山上下的阵符灵纹,纷纷瓦解。

    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气机,瞬时就转为暗弱。虽未真正崩溃,只是其中部分受损。然而要接应那六千里地域外那魏枫等人,却已是力不从心。不是不能,而是加持的力度,会大幅度的削弱。

    “唔剑主这一手坑人之术,真是恰到好处。完美无瑕,既不影响整个战局,又不留半点把柄。”

    庄无道的面色却毫无变化:“我看是云儿你想太多”

    “究竟怎么回事?为何大阵会突然崩溃?”

    此时的陆沉君,已经回到山顶,眼神疑惑的看着这四周。尤其是看向庄无道,满含惊疑。

    “无道师弟,就不觉需给我一个解释?”

    无论按修为,还是按辈分,陆沉君都是长辈。然而庄无道,此刻却绝不会顾忌这人身份。

    “是弟子一时不慎,急于救人,却忘记了量力而行。”

    庄无道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眼中只略含歉意:“一时不慎,却使同门身陷险境,这次是我不对。好在阵法还未崩溃,否则无道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陆沉君一阵沉默,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庄无道今日是故意为之,挟私报复。

    否则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为何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一刻出了问题?

    而且是恰到好处,无名山大阵此时仍有余力自守,仍可接应数千里外宣灵山弟子北方,却偏偏不能再分出力量,救援魏风等人?

    然而此时要他出言指责,似乎也无什么立场,更无确实证据。

    庄无道不过是一个练气境弟子,掌控这座大阵,本就是勉力为之。一时不慎出了出错,也是难免。而整个过程,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实在看不出庄无道有刻意为之的痕迹。

    大阵符禁的溃散,是因承受不住,自然而然的发生,没有半点破绽。

    道义上陆沉君也同样不能理直气壮,这次是因明翠峰极力主张,才有了这次东离之乱,最后却在门内合纵连横,意欲只欲以宣灵山一家来顶缸,事情做的确实不够厚道。

    即便过往五千年,宣灵山一家独大,独掌离尘大权之时,也从未做过如此过份之事。

    庄无道身为宣灵山弟子,故意回报一番明翠峰,也是理所当然。

    可要仅凭这些猜测,就指责庄无道是暗怀怨气,挟私报复,也是站不脚。许多事情,他们心里虽明白,却绝不能道之于口。真要敢这么说,那么二山七峰之间,就等于是彻底撕破面皮。

    目光犹豫闪动了片刻,陆沉舟微微一叹:“罢了我尽快将那些符禁恢复便是。只望师侄你这里,小心别再出差错”

    他毕竟只是出身于皇极峰,而非明翠峰门下。两家虽为盟友,却还远不到亲如一家的程度。

    只要此刻被移山宗围困的,不是皇极峰一脉的同门,陆沉舟就不会有太大的反弹。

    再者庄无道做的极有分寸,无名山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损毁并不严重,只需半个时辰就可修复。

    不信魏枫等人,连半个时辰都撑不下来。今次这一战,明翠峰或将损失惨重,却不至于全军覆没。

    甚至包括魏枫在内的那位三位金丹,依然可以安全北返,只是那明翠峰的门下弟子,难免有不小死伤,最后十能存七,就已很不错了。

    然而于整个东南战局,却是无损——

    无损o

    陆沉舟的唇角不禁抽了抽,是愈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看庄无道的眼神,也多出了几分忌惮。

    练气境九重楼,《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第二重天,无名山之战翻手为云,绝境中合诸方之力,逆袭诛杀许维,算无遗策。谋算自家同门,亦是,性情堪称毒辣。

    节法真人收录的这个第七位入室弟子,简直就是个怪物。

    “师叔可以放心”

    庄无道微微颔首,语气依旧平稳无波:“无道知晓轻重——”

    “轻重?你还知道轻重?”

    随着这话音,一道银白色剑光,蓦然间冲凌而至,直达山巅。而当那光影渐散,苏秋的身影,已立在了庄无道的身侧,目中隐含怒意。

    “移山宗势强,我等二山七峰,当通力合作才能应敌,你怎就不知顾全一番大局?”

    庄无道挑了挑眉,而后就恢复了平静,躬身一礼道:“师兄说的是”

    心中却是暗暗冷笑,大局?只有弱者才会想着什么顾全大局。若我势强,别人需考虑的,需要顾全我之心意,如何才能不得罪,不招惹,而非是我去顾全他人。

    “你?”

    庄无道的语气,不软不硬,顶得苏秋气息微窒。张口欲言,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而指责之语,也是万万说不出口。

    魏枫等人被移山宗围困,害人不成反害己,他心中何尝就没有几分快意?几分幸灾乐祸?

    良久之后,苏秋才一声苦笑,挥了挥手:“算了不管你成心也好,无意也罢,我都懒得说你。只需记得这种事,有一绝不可有二,定不可再任性妄为。我看无道你也累了,可下去休息,这座大阵,换由我来执掌。”

    庄无道面无表情,再次朝苏秋一礼,从阵法中枢的位置让开,返身就往自家的小楼行去。

    不过才刚走出数丈,苏秋却忽又出言:“师弟勿恼,无论是过往,还是以后,苏秋都以为,师尊他将你收录入门,是我宣灵山一脉最值得庆幸之事”

    庄无道失笑,并不回头,继续以磁遁之法,继续往山下方遁行而去。

    这半月时间,劳心劳力,他也的确是感觉身形俱疲。

    望着庄无道背影,苏秋也是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担忧。最后是摇了摇头,着手执掌着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无论庄无道的作为是对是错,在这位小师弟成长为参天大树之前,就只能由他们这些师兄,来为他遮风挡雨。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六千里外,吴离二国的交界处。魏枫的目中再无半分的的得意庆幸之情,反而眸光赤红的望着无名山的方向。而在他身周,几乎已被移山宗的术法淹没。

    数百名练气境弟子,皆是面色苍白色的在地上结阵而坐,几乎已人人带伤,气息虚弱。

    而阵法之内,已经躺了几具尸骸。外围十数位移山宗金丹,正在轮番的冲击。近三百位筑基已然联手,将这片地域,彻底的封锁。

    使此间所有人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宣灵山,苏秋”

    一声怒吼,魏枫一双手死死的紧握着,骨节处发出了阵阵爆裂声响。眼中喷火,是暴戾之至。

    “此仇不报,不能杀你,我魏枫誓不为人”

    炸雷般的声响,远远传播开来。然而下方诸人,却无一人响应。或有几日眼中,也现出仇恨之色,却都是面如死灰,倾尽全力的不断催运着法力。

    之前还在为宣灵山的遭遇,而幸灾乐祸。可在转眼之后,被移山宗围困,有覆亡之险的,已经是换了他们明翠峰一脉。

    置此时此境,他们当中最后能够生还者,能有几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