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六章 明翠求援
    不过姜羽却也并无什么怨责之意,亦绝无悔意。反而对与眼前这还只练气境小辈,佩服居多,不敢有半分轻视。身处于绝对劣势,却能反败为胜,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

    之前反戈,亦是他心甘情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要除去许维,再没有比今日更好的机会。

    至于东面战局,姜羽也并未真正心忧。移山宗的实力,顶多只能围杀其中一路,甚至都未必能够吃得下来。

    反而是无名山下,折损的金丹修士就有三位,更有两只三阶妖兽陨落。

    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然发生剧变。只需离尘宗能稳住阵脚,就可再次反攻入东吴境内。

    “可要我二人就近援手,接应一二?”

    既然是已经决意倒向离尘,亲手沾染上了移山修士之血,使移山数年筹谋功败垂成。姜羽绝不介意,把事情做的更绝。

    知晓这种事,要就不做,要就果断。背后插的这一刀,越狠越好,越是能令移山元气大伤,姜氏族就越可安然无惧。

    绝不可畏首畏尾,瞻前顾后

    也恰在此时,那月熊道人,也已收起了法天象地的神通,身躯收缩之后,借着太阴月华之力几个影遁,就已落在了无名山的山巅。

    不过那身躯依然高达三丈,魁梧剽悍。嘴角旁还在溢血,口中则咀嚼不休,不时发出骨骼破碎的咔嚓声响。神情满足,似乎是口中之食,极其美味一般。亦是饶有的兴致,望着西面的方向,眸中凶芒闪动。

    庄无道只觉腹翻滚,强忍着恶心,仿似未见一般的移开目光。

    “这倒无需劳烦二位,西面只是小患而已,无关大局。移山败局已定,我等当以稳为上。”

    借助这四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已足可却敌。反而是移山宗,需顾忌后路,这样的攻势绝不可能持久。

    不过守有余,攻却不足。离尘此时在东吴人手,金丹层面倒是不相上下,可下面的筑基修士,却只有举宗而来的移山宗四成。

    庄无道的性情,当进则进,该稳就稳,绝不会在此时冒险,葬送了大好局面。

    “倒是姜羽前辈,只怕也是在担心离京?移山宗此番筹谋数载,却因无名山之战,功败垂成。移山宗上下此时定然恨前辈入骨,奈何不得我离尘宗,却说不定会在东离国内下手泄愤。”

    “离京?”

    姜羽微微凝眉,目光闪动,陷入了抽搐。说他不担心离京,那是假话。动手之前,他就已准备好接受整个离京被摧毁的代价。

    姜氏所有的近支王族,也都已提前撤离躲藏,以免被移山宗一网打尽。然而若有可能守住,他自然也不愿东离数千年财力所聚之精华,毁于一旦。

    然而也需他二人,能够守得住离京才成。此时返回东离,凶险莫测,岂不畏移山宗愤而围杀?

    庄无道却似看透了他的心意,了然一笑:“不若与月熊前辈一起同行?离京皇城内的禁阵,当还在前辈掌控之中。只需三位能守住离京半月,就已是大功一件。”

    姜羽剑眉一捎,已是有几分意动。离京皇城内的禁阵,姜氏已经营数千年之久,历年的修整扩张。

    玄妙或者远不如离尘宗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可威能却更有胜之。

    只因他料到以他与王修二人之力无法坚守,这才放弃。可若是再加上一头夜间战力,可比肩元神的三阶月影狂熊,情形就大为不同。

    那月熊道人却一声冷哼,眼神阴翳,气机转戾,显出了几分不满之意。它之前肯与庄无道订约,是因此战胜负,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利害,才不得不出手。却并不意味着庄无道,就可对他任意支使。

    庄无道心知肚明,却并未动容,也无畏色,只淡淡的说道:“东离王室数千年积累,想必库藏中能有令月熊道人满意之物作为酬劳?”

    那月熊道人明显怔了怔,而后咧开了血盆大嘴,似笑非笑。口里依然还残留碎骨肉渣,腥气扑鼻。

    姜羽却是陷入了长思,半晌之后,才负手一笑道:“庄小友这手支使人的本事,当真是使人佩服万分就不知月熊道友欲求何物,方肯与孤一起共守离京?”

    那月熊也毫不客气,直接就在地面书写了一行大字。而姜羽的面色,瞬间就已转成了铁青。

    庄无道知晓这一人一妖,在讨教还价,实在懒得去理会。甚至那月熊道人,到底在地上写了什么也没去注意,任由二人自己商谈。

    而就在心念之内,云儿发出了一声惊异的赞叹声:“不意剑主你认真起来,手段韬略,也皆是上上之选。与剑主往日,大相径庭,简直就不似同一人。

    往常的庄无道,虽也聪慧,却不似今日这般,简直可称是算无遗策。

    她曾有一次听秦峰说起,庄无道的智谋,其实并不在他之下。原以为是吹捧之言,今日方知,秦峰确非信口开河。

    “与人钩心斗角,阴谋算计,实在太累。整天算计别人,哪里还有时间修行?”

    庄无道皱起了眉,他这十几日谋划,就为应付与定海公许维的这一战,整整半个月,修为都无任何进展。

    只有掌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时,领悟部分雷法神通的奥妙。不过在他看来,却也得不偿失。

    “与其费功夫去想这些,还不如多花些心思参悟武道剑术,积蓄真元。我若有元神境界,哪里还要费神算计?眼前这东离危局,自可迎刃而解。管他们有什么算计,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我只需这一剑一拳,将之砸碎碾压了便是

    “是么?”

    云儿陷入了沉默,却并不置可否:“剑主的性情,倒是与那些上古剑修类同。心性上佳,未来修行,必定能有极大成就。”

    然而云儿言语中,却也含着几分似喜似哀的意味。

    庄无道正在奇怪,想要询问云儿究竟,就见那远方云空处,忽然一团光华陆续闪耀。

    距离是六千余里,不过却是更靠西面地段。紫光闪耀,放似日出般映照周围数千里,持续了数息时光。

    然后又接二连三,有紫光飞腾入空,把西面的夜空,照得恍若白昼。

    “那是——”

    庄无道的眼中,现出了几分冷哂之色。那是离尘宗,用以向周围同门求援的‘离尘光耀符,。每一道符篥,都可发出强烈的紫火,光照万里之地,持续十息时间。可在最危急之时,向万里之内的同门求助,指示遇险之地。

    然而制作此符,却并不比那些四阶甚至五阶的信符轻松。这种火光之符制作不难,难在使万里外之人,亦能清晰观睹。

    然而此刻那紫光起处,却是连发七符,全不惜本钱,生恐这边看不到一般

    而看其方位,应该正是明翠峰那一脉的修士,此刻已撤到了吴离二国的边境。却不知如何,又停滞不前,似乎是遇上了什么险情。

    庄无道灵念感应不到,却大约猜知到那边的大概情形。无名山安然无恙,更汇聚了四位金丹阶强者,移山宗自问已占不到什么便宜,就转而把目标换成了明翠峰一路。

    这移山宗,到底还是不甘心无名山之败,欲从离尘身上狠狠咬一块肉下来。以求双方的实力,能再次平衡。

    而明翠峰这一脉虽有三位金丹坐镇,战力却远不如苏秋,实力稍弱一线,距离东吴国境,也是最远的一路。

    不过庄无道却依然不解,即便被移山宗全力围追堵截,那魏枫等人也不该被彻底堵住才是。

    而移山宗最佳的目标,也并非是明翠峰。其余皇极峰,翠云山,同样仅只三位金丹在场,整体实力较之明翠峰又更次一筹,似乎更易被围杀。

    移山宗又是哪里来的自信?在无名山七位金丹阶的牵制之下,依然敢于围杀明翠峰一脉弟子?

    除非——

    庄无道目光游移,转向了西面另一侧,潜神感应了一番之后,目中就顿显了然之色。

    那边明翠峰的驻地,果然也是出了问题。不如无名山这边严重到地脉截断的程度。然而庄无道却亦能清晰感知,那边的五行之灵,也正是紊乱不堪。

    而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虽未陷入崩溃,却也已无多少余力,接应那魏枫等人。

    连带着,也使四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间的气脉连锁,也大不如前,有断裂之险。

    所以这几道‘离尘光耀符其实是在向无名山求援?毕竟此刻距离他们最近,也能抽出足够余力的,也就只有无名山而已。

    “居然也能厚着面皮向无名山求援。人不要脸,果真无敌——”

    庄无道微微摇头,一双手顿在了虚空,并不操纵阵中的符禁,目中既有哂意,也有几分踌躇不觉。

    把大阵之力分些过去,本可顺手而为,然而他心里却有些不情愿。

    东离国内的战事他虽未曾亲历,却只凭想象,也能猜出其中的大致的曲折与过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