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五章 定海之殒
    “那边,似有金丹陨落”

    说这句话时,苏秋身形正遁在在虚空之中,一束束的剑光,正从远处回归,在他的身侧聚合为一。

    那三十里外的对手,已被他暂时击退。而此刻周边十二里之地,皆已被无量都天神雷覆盖。下方诸多弟子,都暂无身陨之忧。

    也是周围移山宗的那些金丹修士,此刻都似已有了忌惮疑惧,不再全力围攻之故。

    只因那数千里外无名山的动静,实在太大,远隔数千里外,亦可感觉那动荡咆哮的灵流变化,接二连三,都有强横元魂碎灭,产生了灵力波潮。

    偏偏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依旧是岿然不动,异常稳定的,为这边提供着雷火二法加持,还有源源不断的灵元。

    使此间诸人历经大战之后,依然元气充沛,气机盈满。

    “那边的加持之力,非但未曾消减,反而有所增强。”

    韩文海亦是吃惊不已,疑惑的看着北面:“金丹修士,又或三阶妖修,一刻钟内,至少陨落了三位,到底怎么回事?”

    他看不到那边的具体情形,然而至少知道,离尘宗一方,在东吴国内除陆沉舟存在,绝无可能有其他的金丹修士。

    吴离二国境内,也绝无妖修,为离尘宗效力。

    之前寂灭的三道强横气机,绝不可能是出自离尘门下。然而仅凭一座无金丹修士坐镇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能有诛没金丹或者三阶妖修之力?

    可惜此刻,他只能感应猜测。不能知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移山宗布置的‘万域引灵封识大阵不止是禁绝了大部分的信符传递,也阻绝了许多使修士能窥照千里之外的术法。

    “希望那边无事再有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内,就可安然回返——”

    苏秋双拳禁握,强压抑着胸中焦躁。以他的剑遁之法,若不顾消耗的全力遁行,本是用不到一刻时间,就可抵至无名山的山下。

    然而此刻在下方,却还有宣灵一脉,数百练气修士。其中修为弱的,哪怕施展激发潜能之术,倾尽全力,不顾后果的疾奔。一个时辰,也不过是四百里地。

    而要他放弃这些累赘,独自北上,却也是断不可能。下方这些后辈修士,乃是日后宣灵山的支柱,日后宣灵山依然能傲视离尘二山七峰的希望所在,断不容有失——

    “嗯?不对!”

    一声惊咦之后,苏秋也同时吃惊的扬起了剑眉,环视着四周。能够感应,那些尾随追击,不断试图阻截他们归路的那些移山宗修士,正如潮水般的退去

    首先是那近二百人的筑基境,陆续后撤,随即那九位金丹,亦是纷纷退后,拉开与他们的距离。

    十几个呼吸之间,就分开了百里之遥,脱离了接触。

    不过此刻苏秋关注的,却依然是六千里外,无名山扩散开来的那波魂力波潮。

    那意念中带着疯狂,不甘,暴戾,憎恨,后悔,最后渐又归于寂灭,不留痕迹。

    “这是——坎元水经注,是定海公许维许维,似已身殒——不对,的确是已道消身死还有一人,总共是五位金丹”

    之前还多少有些不确定,可到最后一句,却是肯定的语气。那边一切的元气灵机变化,都可已使他断定那位定海公许维,定然已经身殒于无名山下

    二人不由都停住了遁法,面面相觑,一脸的不解迷惑之色。

    “究竟是发生了何事许维身殒,莫非是师尊已至,亲自出手?”

    此刻出言,是同行的另一位金丹元秋子,为人以严肃刚正著称,号称能天地崩于前而不变色。

    可此刻亦是远眺着那北面方向,一脸的惊疑震撼。

    “传说那许维虽只金丹中期,可修行的坎元水经注在南方水网纵横之地往往如鱼得水。甚至还可召唤相繇,法相,实力之强,甚至远超许多金丹后期。即便是元神境面前,亦可全身而退。到底是谁,能灵他身殒于无名山下?”

    “总之不会是师尊”

    韩文海紧绷的心神,已轻松了下来。他大约能够猜知,那诸多移山宗修士,方才忽然退走之因。

    定然是无名山下的战局极其不妙,甚至可能已反败为胜。

    然而断不可能是节法真人亲至,此时离尘宗四面起火,仅只是太平道伸入到东海的那只手,就可使离尘至少两位元神境动弹不得。

    离尘本山之内亦是不稳,经历那次莫名其妙的兽潮之后,整个南屏诸山上下都心有余悸,对天南林海的妖族,防范警惕有加。此外更需牵制那位同是元神境的移山老祖,阻其直接插手此战。

    总之这东南之乱,离尘至少需三五个月后,稳定住东海局面,才可能抽出力量对移山宗施以反击。

    不过无论那边情形究竟怎样,他们这一行人,都已安然脱险。没有了移山宗的阻挠拦截,此处数百宣灵门人,最多在清晨时分,就可安然抵达无名山下

    “这次能得脱大难,实在是侥幸——

    而也就在他话落之时,北面远处忽然又是一阵野兽咆哮之声传至,借助月华之力传播,声浪滚滚,远达数千里开外,音震长空。

    那‘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隔空灌输而至的五行之灵,也陡然骤增,幅度提高了近倍有余。

    似乎已再无其他的掣肘,整座大阵,已可全力加持此间。

    “是那只妖熊,月影狂熊”

    苏秋的目中,先是微透异泽,而后就踏着一道雪亮的剑光。一个呼吸时间,就疾飞出了十数里之遥。

    “此间劳烦两位师兄继续护持,我去那边看看究竟。”

    移山宗之人已然退去,此处也有了‘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全力接应。只需两位金丹坐镇,就已足够。他现在最想知道的,那许维到底是因何而陨?那无名山下,这不到两刻的时间之内,又到底发生了何等样的变故?

    又到底是谁,使无名山得已逆转乾坤?

    ※※※※

    许维已陨,同至无名山的五名金丹修者,除了姜羽王修之外,也战死了两人。只有一人见机不妙,在姜羽突然倒戈之时,就已返身撤离,早早就逃遁到了数百里开外。

    即便是‘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发出的四阶都天神雷,也无法阻滞此人身影片刻。

    强敌尽歼,不过这无名山下,却已是满目狼藉。

    庄无道依然在山巅处,主持着大阵中枢,勉为其难的调理着数千里内,所有的五行之灵。

    此处虽有数位金丹在场,然而‘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乃是离尘宗秘传大阵之一,

    庄无道断然不可能将着阵枢相让,让外人窥测到‘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奥妙。

    哪怕这套阵法,其实已经被各大强宗从内都外,都已参研琢磨到透彻。

    至于陆沉君,之前还是离尘宗真传弟子之时,也知这座大阵玄奥。然而此刻,却是与窦文龙一起合力,修复无名山断裂的地脉。

    那地表处的部分还好,地表之下,一万二千里深处的地脉,却需精通土遁,神念强横之人,还有那些冰层,迟早有融化之时。故而也需想办法,拖延冰层融化的时间。

    而要处置这些,除金丹修士之外,旁人都无可奈何。

    “都天御道,乾坤持法——”

    庄无道手捏道印,将天地发散的五行之灵,都强行束缚着,形成聚成了一条浩大的灵河,滔滔不绝的涌向了南方之地。

    不过他的注意力,却始终分出了一部分,放在了北面方向。而庄无道的眼中,也多少透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最早他以灵念感应到的那位,擅长隐匿之法的金丹修士,并未出现。

    原还以为,许维与移山宗纠集到的金丹境,不是六位而是七位。此人必定会在战况最激烈时突然杀出,暴起偷袭。

    所以庄无道操控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时,也始终留了几分余地,防卫此人。

    然而当战起之后,这位不但未曾现身,庄无道的意念,甚至都无法感应三千里内,此人的存在。

    莫非当日此人,真只是偶然经过?

    庄无道思忖了片刻,就摇了摇头,将这不解迷惑之意,埋入到了心底。

    这东南虽偏僻,是古时中原之人口中的蛮荒地域。然而金丹修者,亦是八百余人。

    有一位金丹,在临战之时恰好路过此间,一时驻足,好奇观望,也不奇怪

    此时战局已定,也无需去在意。

    “我看那边,依然战事未熄”

    姜羽与王修二人,得庄无道允可,进入到大阵屏障之内。后者御剑浮空,前者却是直趋到了庄无道的身侧。

    而此刻姜羽的眼中,也多少透出了几分无奈。白日之时,他还不知究竟,可到动手之前,却已然明悟。遣灵奴私自与他联系,应该是这位名为庄无道的小辈,擅权妄为。

    若离尘宗当真是早有谋划准备,东南那三处方向,也不至于到现在依然鏖战不休,那明翠峰,皇极峰诸路,此时也早该脱险才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