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四章 东离易帜
    “勾结妖族?就允那移山宗太平道勾结水猿,算计我离尘宗。就不准我离尘,借这月熊道人之力,化解危机?这是什么道理?勾结妖族,总好过我宣灵山一脉弟子,在东离境内全军覆没的好”

    窦文龙一声冷哼,他这些时日,也早已看清。这次东离的一应风波,必定是太平道在幕后推动。

    单以一个移山宗,断然无此胆量,敢在这时候挑衅离尘。也无能力联系东泉宫含光山,互相呼应。

    “师弟这也不算是私自允诺,节法真人既然将他印玺交予你,就是允了师弟你便宜行事之权。更不能算是勾结妖修,册封妖族为我宗客卿护法,以前也不是没有。只凭那月熊今日,救了我们宣灵山上下数百名弟子,节法真人就会尽力给它一个前程”

    安慰了一番庄无道,窦文龙就又冷笑着,望向了不远处,被陆沉君以《乾天太乙雷狱大法》,压迫得狼狈之至许维。唇角微挑,满眼都是讥哂之意。

    “这位定海公机关算尽,处心积虑,不惜做那太平道的马前卒子,也要图谋立国。只可惜却遇到了师弟,终究是功败垂成,雄图霸业落到了一场空。定海王?何其可笑我真庆幸,节法真人当初能力排众议,将师弟收录入门,实是我宣灵山之大幸”

    “师兄过誉了”

    庄无道摇头,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自豪之处:“今日之战,只是侥幸而已。是对手不慎,山下的布置又被我偶然间察觉,才有了可趁之机。”

    “无道你无需过谦,不管怎样,今日过后,我宣灵山上下都需对你感恩戴德。你且看山下,众人劫后余生,对你岂能不敬——”

    窦文龙摇着头,指了指下方。此时包括数名筑基境之内,百余位修士都是面泛喜意,精神振奋。更聚精会神的,调理阵内各处灵流气脉,镇压着阵眼要枢。使坐镇于大阵中枢的庄无道,陡然间轻松了不少。

    而窦文龙接着,却又看向了南面的方向:“许维确实已输了今日只遗憾,不能将这许维也诛杀在无名山下,出了这口恶气那五人已近,师弟可将月熊道人与陆沉君师叔召回了我与陆沉君师叔联手,可在一刻钟内,恢复至少四成的地脉——”

    就在二人说话的这段时间,那南面的五位金丹修者,已经接近到了无名山百里之内。此时即便修为如窦文龙,不借助阵法之力,亦能感应百里外远处,那强烈的元气变化。

    这个距离,即便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阻挠,对方也只需百个呼吸时间就可赶至。双方实力对比,依然悬殊,不成比例。

    然而只需月熊道人与陆沉君,退回到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内。有一位金丹,一位三阶妖修坐镇。哪怕是十位二十位金丹联手,也休想在一两日内,将无名山攻下。

    一旦撑到苏秋等人返回,那便是顿兵与这无名山下的诸多金丹,死无葬身之地之时。

    有苏秋来掌控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威能足可胜过他四倍之巨

    哪怕元神修士亲自,在此处也讨不得好,又何况只这区区六七位金丹?

    “暂时不急,再等十息。将许维也诛杀在这无名山下,也未必就办不到。

    就在窦文龙楞神愕然间,庄无道眼含深意的望向了北面:“若那人当真决意已定,就绝不容许维安然回返。那一位对定海公的杀意,可比你我还要更强数分。他此时若还不动手,那便晚了。”

    “什么?”

    窦文龙浓眉微挑,满眼的不解疑惑之色,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庄无道此语何意。

    而此刻在无名山下,那定海公许维已是披头散发,满面的疯狂怒意。招出的相繇,法相,已经被陆沉君的乾天太乙神雷,粉碎了数次。

    浑身是伤,却还勉力能够支撑,倒是附近的冰层,在陆沉君雷法轰击之下,不断的融化开来。

    百里外的变化,定海公亦能感应,那眼里再次恢复了冷静,浮起了希望的光泽。

    “几位道兄请速至此间破敌此阵不能持久,旦夕可破——”

    说话之时,许维的身下,就又冲出了数道水龙,往陆沉君疾冲而去。

    半空中,又陆续打出了数道灵符,整个天空,乌云漫卷。一丝丝雨点,淅沥沥的落下。

    而当那只相繇,之躯,再次成形时,许维更将自己的左臂猛然斩段,丢入那相繇,法相的体内。

    使那乌黑色的一元重水,染上了一层血红之意,即便被陆沉君的雷剑轰击,也依然能凝而不散。

    这却是不惜代价,也要阻拦陆沉君,退回到无名山内。知晓这一战的关键,就是那‘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断裂的地脉,能否修复。

    只能能拖住此人,他依然还有七成胜算

    “今日许维不成功则成仁,还请几位,助我一臂之力”

    可就在这话音方落之时,许维忽觉心中再次一阵惊悸,心神悚然的,看向了南面。

    只见此刻,那姜羽身周缠绕的都天神雷,竟然全数消失不见。身影闪动,催动着四道银白色光轮,向一千丈外不远,另一金丹修士横斩而去。

    许维心中顿时揪紧,认出了这一式,正是姜羽仗以成名的神通之一.无双,风轮极破,

    而也就在另一侧,一道剑光乍然闪现,带着无量的光华,亦从斜上方处飞坠而下。与姜羽一左一右,互相呼应夹击。

    许维胸中顿时一闷,口中猛地一口鲜血吐出。

    “姜羽王修你们敢?”

    “如何不敢”

    那姜羽神色淡淡,言语淡漠,毫无半分感情波动。声还未落,四道银色光轮,已将那猝不及防的金丹修士身躯,绞成了粉碎,血洒长空

    “移山宗既不恤我姜氏一族数百年的奔走辛劳,我姜羽自然也无必要,再为移山宗效死今日之后,我东离易帜,愿托庇于离尘旗下。庄无道你之侍女,依旧安然无恙,我亦若你所言,今日倒戈相向,莫忘了你之承诺”

    庄无道眉头一挑,而后向姜羽的方向,颌首微礼:“自然记得姜羽前辈深明大义,今日弃暗投明,实乃明智之举。亦是雪中送碳,我离尘宗上下,皆感激不尽”

    那窦文龙张着嘴,半天都无法合拢。足足用了数个呼吸时间,才反应了过来。

    东离易帜,托庇于离尘旗下,对移山宗倒戈相向?

    庄无道又到底是什么时候,与东离这位太上国君有了联系?

    而紧接着,窦文龙的呼吸就转为了急促。知晓东离易帜,姜羽倒戈的意义,远不仅只是这无名山下的变化而已。

    也意味着东离王室,网罗的近千练气境修士与十二位筑基境供奉,都会站在离尘一方。而境内诸多世家势族,数以万计的散修,也将动摇。

    东南的局面,彻底的转变。移山宗与离尘宗,已然强弱转换,优劣互易。

    “姜羽你这个畜牲,叛贼逆臣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惧移山宗,诛戮你姜氏全族,将你千刀万剐?”

    那许维已然是口不择言,竭斯底里:“当真是养虎遗患,当初就拼着被移山老祖责难,也不能容你活着我要杀了你,今日只要我许维还在生一日,迟早要将你姜羽万剐。”

    姜羽闻言轻哂,毫不在意。

    移山宗诛戮全族,千刀万剐?此时合六位金丹,两头三阶妖猿之力,又布局数年,都无法将这无名山攻下。又谈何报复东离?

    无名山不失,此番离尘修士,大半都可安然撤回东吴境内。随之而来的,必定是离尘宗势如雷霆的反击。

    许维辖下十六州,可谓是首当其冲。而东离一国,情形亦好不到哪去。

    值此时此刻,岂能不叛?即便东南之局还有反复,事情做都已经做了,也没什么后悔的余地。

    那四只银白色风轮,重新汇聚在了他身旁,姜羽的目中亦是杀意隐现。

    此时那陆沉君亦一声轻笑:“姜兄今日反戈一击,实乃明智之举”

    此刻双方,胜负已定。论及实力,加上姜羽王修二人,无名山一方的金丹阶已有四位之多,背依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实力已胜过对手数筹。

    故而陆沉君的神情,亦轻松了许多,从容淡定。然而他施展的乾天太乙雷法,却也是悄然之间,减弱了几分威能。

    定海公许维死在此处,对于离尘宗,或是好事,那姜羽亦是对此人性命,势在必得。可在东吴而言,却未必就能得益。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旁边忽的传出‘咔嚓,一声清脆爆响,哪怕是在无数罡风雷爆鸣动声中,也依然清晰可闻。

    当众人讶然循声望去时,只见那月熊道人,不知何时已经将那只三阶水猿的咽喉咬断

    大口的吞吸了几口鲜血之后,月影狂熊又抬起头,嗜血疯狂的目光,又望向了许维。

    而后借影而遁,一个闪动,那七百丈庞大妖躯,就已到了许维身前。一掌拍出,‘轰,的震响声中,竟是将许维整个人,打飞出了数百余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