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三章 陆沉君至
    即便是同属一方,庄无道亦不免心中一阵发寒。此时总算明白。为何苏秋曾言,这头妖熊在夜间月圆之时,有着媲美元神真人的实力,而云儿也居然出奇的未曾反驳。

    本体与两道化身,此时其中每一具,都有着超越寻常金丹境的战力。

    那许维此时却也不敢坐视,神情沉凝,手捏道印。一瞬间就有无数的冰枪,从地面拔地而起。

    寒属水,许维修炼的坎元水经注操纵此处数十里寒冰之灵,虽不如水汽一般如臂指使,然而亦可勉强使用。

    那一柱柱的冰枪从月影狂熊的脚下暴起,势若万钧的,直刺而出。而在许维的身后,也有一团水液在形成。比之先前那庞大的水山,要小了三倍还多。然而却能不被‘千里冰封,的寒力冻结。

    九只头颅,自那水中伸展而出,这团水液,也变化成了一个庞大的兽躯,仿似蜥蜴之形。

    “这是一元重水”

    这次不用云儿的提点,庄无道就已认了出来。能够不被寒冰之力克制冻结的水系术法极多,然而金丹阶段能够施展的,也就只有寥寥几种而已。

    内中同样隐蕴剧毒,整团水液,都已化成了浓黑色。哪怕是那头月影狂熊的实力再强,只要被这相繇,法相沾身,身躯都会立时被腐蚀大半。

    此时下方那些冰寒剑气,在将地下二百余头水猿都尽数诛杀之后,又飞卷而上,纷纷汇聚,朝着许维激斩而去。

    那许维也不见动作,只御使那相繇,法相,将一团黑色的水液,神探到了他的身前。

    于是所有冰寒之力融化,剑气则被剧毒消解。

    庄无道冷冷看了一眼,知晓仅凭三百里外,北堂古月家那一套光冰魄剑阵还无法牵制住这位定海公。

    前者只能勉强抵得一位金丹修者的实力,而后者凭借一元重水,与相繇,法相,却是依然可以与金丹后期的修士媲美。

    双手持印,庄无道继续默念灵言,将山腹内的都天神雷疯狂导引而出,聚于天空。

    一道道雷光乍闪,将这片天地映得宛如白昼。

    “都天御道,神雷天——”

    灵言将尽,术法接近完成之时,那北面方向,却又忽的数十道白光隐现。

    越空而至,瞬息间就跨越了百里之遥。到了无名山外之后,便往那相繇,法相,疾扑而去。

    方一靠近,就一枚枚的炸开。每一团白光,都释出无量的光热,一波波的罡气如墙般排除。把那相繇,法相,炸得千疮百孔,那一团团剧毒的一元重水,四处飞散。一旦落地,都会腐蚀掉大片的地面,将那些厚重冰层完全溶解

    然而当这数十白光,全数爆开之后。许维费尽气力,才再次凝聚出来的‘相繇,法相,却已是残破不堪,濒临崩溃。

    而许维的瞳孔,也再一次收缩,首次现出了懊恼悲怒之色:“乾天太乙神雷,陆沉君,是你今日之战,你也敢插手?”

    庄无道只听天太乙神雷,六字,就已联系到‘陆沉君,三字。也毫不意外,早在一刻之前,他就已感觉到此人,正往无名山方向悄然接近。

    这位东吴王室唯一的金丹,在三千里之外潜伏了数日之后,总算是在这关键之时赶到。

    而这位百年前的太上国君,据说就是极其稀有的二品雷灵根,而所习之法,正是《乾天太乙雷狱大法》,一手天太乙神雷称雄南国。

    早年亦曾是离尘宗一位真传弟子,拜入皇极峰门下,修习的是离尘宗正传《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继位国君之后,才得宗门谅解,脱离宗派。转修《乾天太乙雷狱大法》,亦是一门高达三品的功决。

    庄无道意念一动,收起了这一道发动在即的衤绅雷天殛心中则是暗暗一叹,无论是这月熊道人,还是这位‘陆沉君却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不见到胜算,就绝不出手。尤其后者,居然隐忍潜藏到了现在。

    “如何不能是我?”

    从远处百里之外,传来了陆沉君的冷笑之声:“你定海公图谋的是我东吴国土,孤身为吴国太上国君,如何就不能出手?当真是笑话越城乃我陆家之物,容不得他人染指”

    就在说话之间,空中已是一道遁空疾闪而至,漫天的白色雷网炸散开来。竟然能借此处无名山‘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力,将自身雷法,亦推高三成之威

    “雷剑诛邪”

    那乾天太乙神雷虚空汇聚,而后凝聚出了一口七十丈的巨大雷剑,往许维所在的方位,穿刺而去。

    那许维面色大变,倾尽全力,继续维持着相繇,法相之余,又在身周招出了数千上万的冰柱,伸展至天空。然后宛如一面面大伞,在许维的头顶扩展开来,导引分流那浩大的乾天太乙雷力。

    此时他也再顾不得,那只正被月影狂熊渐渐逼迫到绝境的三阶水猿,只能极力护住自身。

    那些冰柱冰伞,都是在雷力轰击之下,一触即碎。不过此时的许维,也将一枚赤红色的木剑祭起,冲向了上方。与那乾天太乙雷剑撞击,竟然未曾第一时间碎裂炸开,而是将绝大部分的乾天太乙雷力,都吸聚入内,不过那木剑的的剑身,也是现出了丝丝的裂痕。

    无名山巅,庄无道的眉头一挑,现出了几分好奇之色。

    “这又是何灵器?书中从没见过。”

    “应该是桐木制成,配合特殊的法禁,可以吸收各种雷法神通。七劫之前,并无此种灵器存在。产生年代,应该是出自七劫之后。雷系的功决道法,肃来都被认为是威能第一,也最易度灾避劫。不过几个劫期积累下来,抵御之法也同样不少,我知道的就有近千种。可以桐木剑来抵御雷法,却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可用奇思妙想来形容。”

    云儿见闻广博,七劫之前,也不知见识过了多少神通妙,灵器玄术。即便这桐木剑此前未曾听闻,却只需望一眼,就能知究竟。

    庄无道则挑了挑眉,是愈发深刻的感觉,功法不能只单修一种。博杂固然不对,不利于他的修为进境,然而若只专精一门,也会留下太多弱点。

    就比如今日的许维,一门坎元水经注施展的出神入化。然而一旦被那‘千里冰封冻住了数百里地域的水汽,就实力大减。

    他最近感觉《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的术法威力,要远超《天璇照世真经》,每日修炼参悟之时,不自禁的就偏向了前者。

    而许维借助这桐木剑也使陆沉君的必杀一击,战果寥寥。

    可以今日看来,那《天璇照世真经》,自己还需再多下些功夫,免得有一日,也遇到似许维这般的窘境。

    “月影狂熊,东吴王室陆沉君,这就是师弟这几日,准备的手段?”

    那窦文龙不知何时,已到了庄无道的身后,右手则提着那‘玄非子,的尸躯。眼神复杂,欣慰中又含几分敬畏之意。

    “当真是出人意料,我原本以为,这一战我无名山上下,能有十人从许维手中逃脱,就算很不错。”

    “之前瞒着窦师兄,还请师兄见谅。”

    庄无道苦笑,回过身解释:“尘埃落定之前,实不敢将我全盘谋划,告之于任何一人。”

    “此是正理,算不得什么。这一战,师弟如履薄冰,稍有差错就是全盘皆输,我都看在眼中。未能确定之前,便是我也不能信任。一旦消息走漏,许维有了准备,师弟所谋定然不谐。”

    窦文龙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只是我最好奇的,是你如何将那只月影狂熊说动的?莫非师弟这几日,与它见过一面,师弟当真是胆大包天。”

    “自家地盘,有了这么一群水猿。周围河网纵横,又是这些水猿最佳的栖息之地,那月熊道人岂能不心忧?他占据此地万里地域,统辖所有妖族,可究竟是名不正言不顺,也惧大宗讨伐。若有离尘为依靠,以后足可安心。”

    其实说服月影狂熊,庄无道倒是有几分把握,并不怎么意外。

    反而是陆沉君最后出现在此,让他颇是吃惊。他倒是曾通过北堂古月两家的渠道,与这位通过消息。

    可按照常理而言,陆沉君曾经出身皇极峰一脉,此时皇极峰驻守之地,也同样情形不妙。不似无名山般危如累卵,然而亦有被围攻之险。

    然而陆沉君最后,却还是选择了救援此间。果然这越城得失,在陆沉君的眼中,要更重要过与皇极峰一脉的情谊。

    对于东吴而言,何处都可失陷,唯独越城这个财税重地,不能沦落于敌手

    “可与妖族勾结,到底还是违反了宗门戒律。又向那月熊道人擅自允诺,允其册封之请,将这万里方圆之地都卖给了此妖。这次无道回山之后,小弟只怕是罪责不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