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二章 冰封千里
    此时上至掌控一方地脉的筑基修者,下至各处阵眼灵枢处坐镇的练气境修士,都是从惊慌中恢复过来,愕然的望着眼前这一切。

    无名山依旧安然无恙,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亦是完好无损。

    “到底是哪招来的南明离火,还有这些都天神雷,山内的灵气亦一如半刻之前,明明灵脉已断——”

    “这是,是山顶不对,是山体,是山体之内”

    有几个神念敏感的修士,瞬间就已辨查出此刻‘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依然循环运转的源头,正是来自于山顶之下,无名山内的深处。火焰紫雷,俱都由此处而来,五行灵气,亦是缓缓不绝的从内流淌出来。

    至于内中存量如何,就不得而知。

    然而包括窦文龙在内,几位筑基修士却依然神情沉凝。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虽还能维持,可若是山体继续崩塌,这无名山上下百余修士,仍旧是免不了全军覆没之局

    无名山外,那许维面色也同样恢复平静,眼中略带讥嘲之意,如刀锋一般,注目着山顶上方的庄无道:“以正反两仪之力,蓄灵于山体之内?倒真是看不出来,尔等居然还早有准备——”

    当说到准备,二字时,许维语声就已顿住,感觉不对。庄无道仍旧默默不言,只是用手指了指山下。

    而就在此刻,一丝丝的寒雾,正从下方升腾而起。

    “寒雾?”

    许维的瞳孔这次却是猛地收缩,几乎凝成针状,赫然只见那地底之下,正有无尽的寒气,从内澎湃而出。

    冻结着一切,只是短短的一息之内,就使这方圆数十里地面,全数结出了一层冰霜。

    便连那丰河河道之内残余的河水,亦是瞬息之间,就已彻底化冰。

    不止是这些水液,还有那些地面之下,正随着那逆冲而起的汹涌水流,往地面攀援上的那些水猿,也都全被这无尽的寒冰之力彻底冻住。

    许维就亲眼望见,一只二阶的妖猿拼命逃遁,却在它刚冲出地面的那一刹那,那汹涌寒气就已追袭而至,将这只妖力高达二阶后期的水猿,彻底冻在冰层之内。

    而随那无尽寒意而来,还有一道道威力堪比金丹修士的冰魄剑光。数百上千道森寒剑气,由下而上,逆冲乱斩。

    所过之处,那些水猿冰雕之上,都会出现一丝丝隐约的裂痕。整个身躯都已被斩成了粉碎,只因被那厚厚的冰层冻住,才未四分五裂。

    那冰层却还在扩散,百里之内,所以一切与寒气接触之物,都被彻底的冻结。

    “四阶玄术,冰封千里”

    许维胸中一阵惊悸,这一刹那,若非知晓离尘宗并不以寒冰道法闻名,他差点就以为是有元神境修士出手

    然而这一式封千里,的神通,岂非是北方太平道那位掌教真人的成名玄术?

    此时那无名山的山体,也已稳固了下来,不再下沉。许维心中了然,知晓是地底空间内的湖水,此刻也多半已被冻结。有了冰层支撑,整座无名山自然可岿然屹立,不坠不摇。

    而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也彻底的的稳固。

    “神通符宝?你这竖子!”

    许维一声闷哼,下意识的就欲招动自己身后重聚的相繇法相,然而当他意念动时,却只觉一丝丝寒意,蔓延入心念之内。

    这才恍惚间意识到,身后的那座水山,只怕也已完全冻结。他以坎元水经注,修出的法力,根本就无法御使。

    而当他再转过头时,果见自己身后的相繇法相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座冰山,那九只狰狞头颅,才伸展出了半截,就已彻底结冻。

    而此处三百里内,所有的水汽,都已被极寒之力冻死。他此时能够动用水行之力,是少而又少。

    而此刻陷入同样窘境的,那有那两只三阶水猿,不但整个足部,都被地底内冲出的湖水彻底冰封。周围漩涡般漫卷的庞大水龙,也同样瞬间就化为寒冰。此时非但不能御使,反而是个束缚。

    两只三阶水猿,却都目眦欲裂,各自出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啸,继续舞动着手中那依然巨大的冰棍,再次往无名山的山腰横扫而去。

    风声呼啸,剧烈的罡风,是周围的冰墙,纷纷粉碎。两只水猿的身躯,此刻也再次膨胀,接近八百丈高度,肌肉虬结。

    庄无道却看也未看也一眼,手结法印,长身立起。知晓此刻,他已力尽,能够做到的,都已尽数完成。胜负取决与外,而非在无名山内。

    “窦师兄,你可将玄非子拿下”

    他不知此人,是否真是太平道,又或移山宗的伏子。然而此时此刻,庄无道却是宁可自己错了,也不愿留下这个隐患。

    正值决胜负之时,哪怕是一个错漏,都可能酿成不测之果,给了对方可趁之机,

    窦文龙的目光微闪,亦未犹豫片刻,身影就立时闪动,往近在咫尺的玄非子方向疾扑而去。

    后者则彻底愣住,下意识就手中一道符篥,往那山体之内深处打去,然而却在这时,半空中一束落雷直贯而下。玄非子的面色大变,符未引发,就已被落雷击中,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四阶储k天神雷,蔓开的雷狱之下。

    庄无道动手之时,并无确实证据,仅只猜测,所以并不欲取他性命。窦文龙却眸光微寒,目光掠过了玄非子手中的符篥,而后便杀意大起。

    “叛门之人,可杀”

    直接就是一刀,斩向玄非子的眉心处。

    山顶之上,庄无道也不去理会,看了眼天空那轮圆月,而后又俯身下望,平视着对面的数百丈外,依然浮空而立的许维。眼神淡淡,面无表情。

    “定海王?可惜今日无名之战,许维你已输了”

    随声而起,却是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咆哮。一团月华,忽然从无名山的山脚下,疾冲而出。身影膨胀,竟而在不到一个眨眼之内,就化成一只同样深长数百余丈的狂猛巨熊,然而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之时,猛地一口咬住了其中一只水猿脖颈。

    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清晰可闻。那水猿的喉部直接断裂,大量的鲜血,潮涌而出。

    那巨熊的一只利爪,更是直接探入到水猿的胸膛之内,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挖出,猛地一口吞入

    而后那巨熊就满口溢血,一边用力咀嚼,一边嘎嘎大笑着,望向了许维与另一只三阶水猿,眼神凶猛。

    山巅之上,庄无道只觉是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亏他之前还以为这头妖熊既然自号月熊道人,那么应该也是颇通几分人性。几日前面见时的交流,也感觉这月影狂熊,并不如普通妖兽般的野蛮,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然而今日才知,这头妖熊真实的性情,竟然是如此的凶戾嗜血。月影狂熊,真不愧是有一个狂字

    许维的目光,更已是喷出火来,半空中声色俱厉的喝问道:“月熊我与离尘宗争斗,与你何于?离尘宗给了你什么东西,让你一个妖修,来为他们卖命?”

    那月熊道人却是睬都不睬,嘎嘎笑着,而后整个身躯猛地发动,狂奔突进,到了那另一只三阶水猿面前。然后猛地一爪捣处,无边的太阴月华之力灌注而下,在月影狂熊身后,隐隐然形成了一个月形。

    而那头三阶水猿,亦是猛地长啸,手中的巨型冰棍,往妖熊当头挥去。

    可就在棍掌交击的刹那,那月熊道人的利爪,忽然银光一闪,就将那冰棍的前端削去了半截。然后猛地一抓,拍在了水猿的头部。

    一声轰然巨响,那三阶水猿虽是全身上下,都及时覆盖上了一层薄冰。然而硬受月影狂熊这一击之后,脚步也明显有些趔趄。

    月影狂熊那则再次嘎嘎大笑,那浑身月华竟然分化,整个身躯,在圆月之下瞬间一化为三。其中一只。赫然出现在了水猿的身后,势沉千钧的又一掌,猛地拍向水猿的背部。罡风劲烈,掌还未至,那锐烈的气劲,就已使它后背的肌肤凹陷。

    可就在水猿极力回身抵挡之时,身后又是一道狂烈腥风,骤然疾扑而至,险些就将水猿也扑倒之地,一口断喉。

    三道月影狂熊的身影,也不知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使那只水猿疲于应付,只能不断的嘶吼,左支右绌。被动的抵御着这头狂猛妖熊,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几个呼吸,身上就已被妖熊抓出了十数个伤口

    庄无道坐镇于‘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总枢之内,灵念无限的放大。

    倒是能分辨一二,这应该是月影狂熊的天赋神通之一,三个身影,一真二假,其余都是月华之力凝聚而成。不过这些分身,亦有本体的六七成的战力。

    而最令人头疼的,是这只月影狂熊,其真身居然能在这三道分身之前,快速的转换,变幻方位,诡异难测,难以捉摸。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