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一章 大阵仍存
    当无名山周围,开始大面积的塌陷之时。古月明正在三百里,地底深处的水府之内。

    古老的修士洞府之内,已经没有了一个月前庄无道初至之时的腐朽气息。

    在洞府中央处,宽阔的空间之内,正剑气四溢。十口光冰魄剑,悬浮在四周。

    剑阵之内,端坐着包括八位筑基修士,各自坐一阵法中枢,其余还有三十二位练气境修士,包括古月明与北堂苍绝,北堂苍空三人在内,各自掌控一处阵盘。

    剑阵呈八卦两仪之形,而正中央处,只是小小的水池,以及池中石台。

    而那白玉石台的上方,则赫然是一张银白色符篥。

    其中一位面容枯槁,有如死木般的老者,此时蓦然张开了眼。

    “时间以至,若要动手,就是现在”

    “然而真要行此凶威之事?一旦此处剑阵符宝发动,我等与移山宗及那定海公,就再无回圜余地。”

    “即便我等不动手,难道就能保全家业?定海公许维,对我越城觊觎已久,此人的狼子野心,难道尔等不知?”

    “前次既已叛了移山宗,如今再次倒戈,只会将移山离尘两方都得罪至死,不受待见。日后无论哪一方胜,我等三家只怕都要被清算。越城诸多矿脉,周围多少人在觊觎?移山离尘二宗,并非是离不得我等。”

    此间诸人,皆是意见趋同,并无有多少分歧之意。然而在场八位筑基,却依然是略有些犹疑不决。

    静默了一息,一位满面皱纹,肌肤死活的红袍老者忽然开口。

    “时间已不多再迟则恐不及。此间诸人,只有古月明是离尘宗弟子,倒不如问一问,他的意见如何?”

    诸人的目光微闪,而后都纷纷向古月明注目了过去。便连古月明自己,也微觉意外。

    只因这问他话的老人,并非是出自古月家的三位,而是复姓北堂氏。三十年前,亦曾威震越城,古月家上下,曾经恨之入骨的一位北堂家主。

    十年前古月衰败,传闻便是此人幕后手笔。

    深吸了一口气,古月明压制住了胸中涌出的仇恨,淡淡道:“庄无道不是曾有言,只需我等完成他所托之事便可。若事有不谐,允我等见机撤离。远在三百里外,即便有金丹追击,我等亦可轻松从此间逃离。既然后路无虑,至不济也可保全全族,退出越城,那还有何好担忧的?”

    说话之时,古月明又转头头,目光复杂的望向白玉台上,那张银白色的符篥。还有十口,已被临时恢复到二十九重法禁的光冰魄剑,

    “锦上添花,倒不如雪中送炭。此战若胜,可保我三族千年无忧。再有那庄无道,我颇是看好他”

    “看好?”

    那红袍老者目光闪了闪,而后微微颔首;“所言不错确实无需顾虑退路,既是如此,我等便一起动手,勿再犹豫——”

    话音未落,就是一道真元,打在身前一口极光冰魄剑的剑身之内。剑气激发,顺时间洞府之内寒气大起。

    十口剑器,亦陆续展现出冰蓝光华。而中央处的银白色符篥,亦是渐渐绽放,无量的冰魄寒光激涌而出,却是有如冰泉,与那些冰色剑光混杂一处,冲入至那光可鉴人的白玉石台之内

    而此时整座水府,都已满布冰霜。即便洞府外的地下大河,亦是被生生的冻结

    ※※※※

    “地脉截断?”

    无名山的变故,即便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苏秋,亦能感应得到。那一条条引聚至无名山的地脉崩断瓦解,五行之灵失去束缚,散逸于天地之间。

    使这一万里方圆内的灵机,都法生了巨大的变化。

    “究竟怎么回事?”

    韩文海在苏秋身后,散开玄元都天罡气,护持着下方数百弟子,往无名方向飞遁。

    此刻也是愕然,不解的望向了北面的方向。可惜距离实在太远,他又不能入如苏秋一般,神念能远隔数千里,与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联系。

    只能大致感应,六千里外的无名山的地脉已被截断了大半,导致那五行之灵,大量的散逸。

    ‘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一旦无有地气灵脉支撑,想也可知,此阵已然是崩溃在即。

    无名山内虽有大量的蕴元石储存,可对于一座能影响周围七千里地的大阵,就如杯水车薪,能够支撑多久?

    “是地下,无名山的地下,移山宗早有伏子”

    苏秋的脸色阴沉,移山宗的人手,绝不可能近日才潜入无名山底。‘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可使修士的灵识,深入地底万丈之下。甚至地底三万丈之下,亦能稍稍感应一二。稍大一点的灵机变化,都不能瞒过控阵之人

    “地下,怎么可能?布阵之时,地底七千丈之下,你我都仔细查探过——

    韩文海的话语,戛然而止。地底七千丈之下没有,那么地底一万丈以下了

    要知即便似他们这样的金丹修士,搜寻万丈地底时,也颇为费力。当时谁又能想到,移山宗会如此处心积虑?

    而要使无名山的地脉全数崩断,必定要在方圆数十里做出布阵,还有一座可隐匿灵机之阵。能够藏在金丹修士与‘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眼皮底下,而不被察觉。绝不可能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

    韩文海的面色,已苍白毫无血色。

    “无名山内的蕴元石,能否再撑一个时辰?”

    只需有一个时辰,他可以性命为代价,折损寿元来换取法力,一人断后,或者能送此地诸人,返回东吴境内。

    他已年近三百,突破元神无望,对这世界已无太多眷恋。以剩下的寿命,换取这数百宣灵山一脉精英弟子,能安返离尘,倒也还划算。

    “那边地面似在崩塌,地底之下,应该已被挖空。山体下沉,即便再多的蕴元石也无用处。”

    苏秋摇了摇头,眼神无奈:“除了之外,还有两头三阶妖兽,就不知是何种类——”

    话语未落,就听附近不远,传来了一声长啸之声:“苏师弟无名山地脉已断,大阵崩溃在即。四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只余起三,此地已不能多留我明翠峰一脉就先走一步,今日诸位师弟断后之恩,我等绝不敢忘返回宗门之日,我魏枫定会如实禀告,祖师堂必有诸位灵牌,祭祀不绝”

    苏秋阴沉着望了过去,只见数十里外,一团闪耀红芒的,正迅速北上着。

    那魏枫的话语,说的虽是冠冕堂皇,大意凛然。然而那语中的幸灾乐祸与讥嘲之意,却是毫不掩饰,使人气愤填膺。下方诸多弟子,也都面色烧红,眸透怒意,满含着仇恨不甘之色。更有些许的不解,他们灵识不足,不能查知,还是从这魏枫的言语中,知晓无名山灵脉已经被截断之事。

    不过此刻苏秋,却暂无心情去理会。无名山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崩溃在即,周围那十数金丹修者,已有小半在往这边靠拢合围。

    他现在需考虑的是,如何在无名山大阵接应断绝之后,如何应对眼前围局

    然而一下刻,苏秋却又楞了楞,错愕的看着那北面方向。

    “没断那边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居然还在维持——”

    不止那大阵导引的五行之灵,依然远隔六千里灌输而至。附近几位筑基弟子施展的《南明计都烈火神决》,威能也依然如故,超过以往近倍之巨

    “我也想知道,这大阵为何还未崩溃?”

    韩文海亦是眼神茫然,他自然是不会以为,苏秋的感应有误,然而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地脉崩断,而大阵仍存——

    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气,正从那北面方向,扩散了过来。便连那空中水汽,也纷纷冻结,形成一层薄雾。

    ※※※※

    此时的无名山下,许维的脸上的笑意,却是渐渐僵住。同样是在讶然错愕,瞳孔之内,亦透出了几分不解疑惑。

    “嗯?这是——”

    那两只长达四百丈的巨大水棍,凌空往那无名山腰处抽打。然而还未抵近,就是两团雷光炸开,将那两头巨猿手中癸水大棍粉碎大半,剩余的部分仍旧撞击在山体之上,亦被那正反两仪之力牢牢的抵住,阻拦在外。巨大的冲击力,也只是使无名山上下那层无形屏障,一阵波动震荡,

    更有无量的南面离火,沿着那水滚烧灼。

    地脉虽断,阵法仍存

    整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此刻依旧是循环无碍山体下方雷光缠绕,更是生出了一股反斥之力,使下沉的速度微微减缓。

    “大阵还在运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蕴元石——”

    无名山的山脚处,盘坐于一处分支阵眼的吴焕,差点就站起了身。一开始,他下意识的以为,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是依靠蕴元石之力维持。

    然而仅仅瞬息他就发觉不对,此处周围,亦有不少蕴元石与阵盘埋设。然而损耗的灵力,也仅比之前稍强数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