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六零章 地脉截断
    庄无道则只觉胸中五内如焚,气血在逆流倒涌,难受无比。‘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外的压力还没什么,已经被他的这式术法,抵御化解了九成以上。剩下的部分,也无法对大阵构成冲击。

    难的是无名山体内,那些积蓄已久的‘南明离火,与储k天神雷也因这一剑的震荡,开始暴走躁动。

    庄无道只差些许,就已控制不住,让整个山体炸开。

    “这是‘兑泽撼山剑出自坎元水经注传至于上古五劫时代,乃是四品极绝级功法。这许维应是将这一式,聚成神通,至少连窍三处,又借用三十七重法禁剑器之力,才有这般浩大神威、威能已接近于二品圣灵。不过这样的术法,他也施展不出几次。”

    庄无道面色发白,听了云儿的安慰之后,心神才略略放松。

    不过金丹修士,已能施展三轮的神通术法。这样的‘兑泽撼山剑许维依然能施展两次。

    庄无道依然感觉压力沉重,而此时再望四周,只剑这座简陋的木质大厅,赫然已经在压力之下,震散粉碎开来。

    整个山巅,空空荡荡,只剩他一人端坐。而那定海王许维,不知何时已飞空至七百丈高处,与他平平对视。

    “原来是你方才操控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就是你这竖子?”

    那许维眼如刀锋,目光中既有杀意,也含着几分欣赏:“小小一个练气境修士,能伤我至此,你的术法天资,当真不错。怪不得苏秋当日,只独独带你前来,你们宣灵山一脉,果真是人才辈出。可笑外人还以为你们宣灵一脉已无后继之人。然而汝越是出色,本王越是难抑杀机——”

    这却不是在废话,就在许维说话之时,那丰河之内,又有无量的水潮升腾而起。仿似一座小山,规模巨大,体积甚至还超越了眼前这座无名山峰。

    不过也就在此时,庄无道另一个术法,也提前完成,漫天的赤色火焰。由无名山为中心,向四周扩展开来。

    尤其那条丰河,河面之上,全是升腾跳跃的南明离火。触水不熄,火焰反而更为旺盛、蒸发出大量的水汽,不断的升腾而上。

    “焚山煮海?”

    许维微微意外,而后唇角旁又溢出了讥讽的笑意。“此法倒是不错,以南明之火,断我根源然而此处大河纵横。水流滔滔,又如何是你这南明离火,能够断绝——”

    只是话音未落,许维的语音就是微微一窒。可以感觉到,那丰河流下的河水,正越来越少,甚至已经影响到,他身后即将成形的术法。

    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许维的面色变了一变:“你让上游北堂古月二家,截断了丰河?为何我不知晓?”

    能够有实力,将一整条丰河彻底截断,只有越城豪族北堂古月两大世家联手,才能办到。

    然而太平道与移山宗为这一战筹谋已久,丰河上游处的情形,始终都有人日夜监察。这两大世家,真要截断松江,他许维绝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无。

    庄无道淡淡的看了许维一眼,并不说话。此时他只觉时间不够,无瑕分身,哪里还有时间,去向这许维解释?

    丰河这一整条河系,上下都在移山宗监控之中。然而却还有松江,依然掌握在离尘手中。

    截断松江,确非易事,损失巨大。要提前筑坝,更需数百位修习冰水二系术法的练气修士,同时施法。然而相较大片国土,沦落于他人之手,再怎么沉重的代价,东吴皇室也能承受。

    所谓的‘丰河其实不过只是松江的一条支系。那松江既已中途截断,丰河自然也是再无水源。

    不过庄无道虽不答言,那许维就已自己想通。

    “不可能是丰河,就只有松江。松江沿途三千五百里,有大小湖泊一百九十二处,足可容纳松江四个时辰的水量好,果然好得很”

    话音方落,那座巨型水山,就已伸展出了九只巨大头颅,形象凶恶狰狞。张开了血盆大口,利齿獠牙,猛地咬在了无名山峰之巅。

    那明明是凝水而聚的利牙,却偏偏是锋锐无比,竟赫然将那无形屏障生生的咬破,探入了进来。

    “这是相繇,相繇法相,上古凶神之一据说九头中哪怕只有一头不断,则不死不灭。这个许维,居然能将相繇化身招引下界,手中必然有一件沾染了相繇血液的宝物。剑主小心了,这些水液都有剧毒。”

    庄无道不敢分心,灵决再引,使身周数百上千的符文,都一一闪耀。

    “都天无量,阳炎计都”

    这一式术法,却是庄无道,仿自节法真人的‘上霄阳炎计都雷符,。当初庄无道欲学师尊,凝聚出一式类似的玄术神通,最后因云儿的指点,才改了主意。然而在此之前,却也真是下苦功钻研了一阵。

    此时只能勉强施展,不过当那‘上霄阳炎计都雷,完成之时,立时一道紫光,在庄无道头顶上方处汇聚。

    那外围是无量的储k天神雷将一团压缩到了极致火焰,包裹在内。

    如利箭一般,穿梭而出,穿入到了那相繇,法相的身躯之内。直抵核心,而后猛然爆开。里面巨量的南明离火炸裂开来,立时使这座庞大的、山,碎裂。罡风排卷,所向披靡,摧毁着周边一切,一直扩散至数十里开外。

    不过在禁阵之内,仍有些水液残留,滴落了下来。那水中所含剧毒,瞬间将一片地面,化为乌黑。

    庄无道不敢有丝毫大意,极力修复着法阵中那些破损之余,也将一朵朵的南明离火,散开四周。将这些毒液烧化蒸发,不留哪怕一丁点的残余。

    知晓这些毒液,哪怕只剩一滴,也依然是在许维的掌控之中,也依然有着莫大的威胁。

    而此时整个无名山上下,百余名修士上至筑基,下至练气,也无不都士气再振。

    “这是什么术法?”

    “似是节法真人的上霄阳炎计都雷,不过似是而非,小师叔他学的还不到家。”

    “松江断流,丰河无水,这许维有难了小师叔昨日外出,难道是就为准备此事?”

    “四个时辰,只要截断四个时辰,接应苏师叔他们从离国赶回,无名山就可安然无恙”

    都知晓丰河一旦断流,这位定海公许维,失去了丰河水系支援的无量之力,也不过就比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稍强一线而已。

    一旦失去了这位实力之强,本是远超金丹后期的战力,这六大金丹对无名山的威胁,已是降低了数个层次。

    那许维在半空中,却仍是冷笑不已,神色依然自负,眼中毫无半分沮丧,满布阴翳。

    “这是你师尊闻名天下的上霄阳炎计都雷,能破碎相繇法相,果然不错—

    话语微顿,那许维就猛地一声长啸:“两位猿兄,此时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庄无道的瞳孔,顿时一凝,几乎缩成针状。纠缠了这么久,总算来了么?

    一瞬间,庄无道就觉山体震颤,山底之下,一声有如擂鼓般的闷响之后,轰然动荡。下方山脚,大片的地面正在塌陷崩溃,两只身躯的六百丈巨猿猛然咆哮嘶嚎,带着滔天的水潮,从地底中飞跃而出。一条条的地脉,不断的崩断,那些随地脉而汇聚来的五行之灵,也纷纷消散。一时之间,无名山外所有的灵机,都纷纷断绝。

    幸亏是庄无道,早有准备,倾尽全力的压制山体之内,以正反两仪之力,束缚住那些南面离火与都天神雷,才未使其炸开。

    然而整座无名山,也不可避免在缓缓的下沉。位于万丈地底,那处巨大的地下空间失去支撑崩溃,使得无名山周边方圆三十里地,都在下沉崩塌。

    而此时山下方的所有离尘修士,则都是一颗心沉入到谷底深处,面色苍白。除了窦文龙早已知情,只神情阴冷,依然保持着镇定之外,大多都眼现惶然不安之色。

    “怎么回事?”

    “我这里的地脉已被截断,这山下怎会有妖猿?”

    “这是什么猿类?三阶妖猿,哪里来的两头三阶妖兽?”

    “不止,这地下还有数百妖猿。二阶妖猿,怕是有二十头以上”

    “该死许维引我宗入东离,果然一开始就是早有预谋,居心叵测这里早就有埋伏。三十里方圆的地湖,之前怎么就没发觉。”

    “一万两千丈地底深处,谁人的灵识,能探及一万两千丈之下?当初谁又能想到?”

    若是之前庄无道的表现拙劣,不给他们,此时明明看到了一丝希望,却彻底断绝,尤其让人绝望。

    无名山外,一时间只听得那位定海公震天的大笑之声,庞大的水潮,从地下深处不断怒涌而上,再次飞掀而起,聚成了庞大的水山。而那两只三阶水猿,则是聚水为棍,一左一右,直撼无名山腰处

    “轰”

    一声巨震,使天地动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