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七章 离君之意
    姜羽依然是沉默不言,怔怔看着身前那插在那船板内的红色令牌,眼眸中除不甘之外,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色。

    “四州之地”

    许维负手身后,唇含冷笑:“这是我的底线,你不同意,那也没必要再谈

    “四州?”

    姜羽抬起头望着天色,此刻未时已过,已至申时之初,空中那轮烈日,已然西斜。

    “许兄可否再给我两个时辰,再考虑一二?”

    那许维蹙了蹙眉,更是不耐。不过当望见姜羽眼里,那冰冷寒漠之色,终还是强忍着怒气道:“也罢,一个时辰之后,本王再来听你的答复只望姜兄,莫让我失望。”

    话音落时,许维的整个人就赫然开始‘溶解化为了水液,从船头之上溢流而下,汇入到了丰河水中。

    “本王?定海王么?国还未定,便已称王——”

    姜羽足足静坐了半刻时光,这才再次出言,微一拂袖,身后的舱门忽然打开,现出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你可以出来了”

    那女子一身湖绿色衣裳,小心翼翼的从内走了出来。身上捆着一根细细的银色锁链,禁制真元,面色则苍白无比,满眼都是惊疑不定之色。

    而姜羽也探手一招,便把那条锁链,收回到了手中。

    “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庄姑娘勿怪。事不得已,姜某也是无奈。”

    庄小湖闻言,不禁气得一笑,满心都是不屑之意。忖道若是没有移山掌教催迫,那许维再大方一些,肯多让回几州国土,只怕她庄小湖,当场就被这位献出来,用来结讨移山宗与许维欢欣,以明心志。

    不过她却仍有忌惮,有些担忧的,看向舟船两侧的河水,不敢说话。

    “放心有我二人在此,哪怕元神境界,也休想在十里之外,听到此处一言半语。他为人太过自信,此时立国在即,日理万机,也必定不会太关注此间

    姜离摇头,神情复杂:“刚才我与许维说的话,想必你已尽数听闻?”

    “是”庄小湖目光闪动,谨慎答道:“前辈方才说,再等两个时辰给他答复。”

    此刻已至申时之初,只要再有一个多时辰,就是傍晚月初时分。

    “有你这个见证就好”

    姜离微微颔首,语声悠悠道:“方才我在想,原来我姜羽终究还是不甘的,离国三十四州祖业,在我手中丢失近半,以后九泉之下愧见祖宗也不甘我姜氏一族,为移山宗辛苦效力数千载,最后却落到这般的下场。我只想问,那节法真人真是那般承诺?你们离尘既已知无名山下潜伏水猿,又到底有何等样的布置?”

    “节法真人他是怎么承诺,难道很紧要?前辈若能携东离一国,倒向离尘。绝不愁离尘宗上下,不对你们东离王室青眼相看,厚遇有加。”

    庄小湖唇角微弯,笑的有些心虚,不过却也料定了,姜离此时不可能以搜魂之类的法术,查她过往记忆,所以语中中气十足。

    “至于真人他到底是如何布置,我一个奴婢,又如何能够知晓?只因非是离尘弟子,无人知我身份,才被遣来给前辈传信。这一次,也不用前辈冒险,只需在关键之时做出选择便可。”

    姜离剑眉一挑,陷入了沉吟,面色忽阴忽晴的变化,最后化为决然之意。而此时一旁,那王修忽然出言:“你真的决定了,从此之后,倒向离尘宗门下?东离一国,从此易帜?”

    “我若不欲裂土分疆,让那许维得逞,就别无选择”

    姜离抬起了头,目光犀利,精芒熠熠:“老友,你又是如何想的?”

    “若真如此女所言,离尘宗早有防备。那么太平道与移山宗所谋,断难得逞。即便许维侥幸成功,这吴离二国,也免不了战火纷飞。移山宗固然靠上了太平道,然而离尘宗之后,也有赤阴城为援。”

    那王修洒然一笑,长身站起道;“既是如此,你我这次有机会从这条破船之上跳出来,结果也还算不错”

    “这个答复,果然还是你的性格”

    姜羽‘嘿,了一声,而后又眼含深意,望向了北面:“我却还是要看看,那一位到底会有何等样的手段,要重挫移山?”

    庄小湖听着二人交谈,知趣的闭上了口。忖道还真是让庄无道说中了,这为东离国的太上国君,果然是未必甘心。

    只是她此刻心中,却更是不安,心内高悬。此处已经敲定,却不知庄无道那边,会有何等样的布置,在绝境之中逆转乾坤?

    ※※※※

    同一时间,在东离国境内,一处不知名的小湖岸旁。苏秋的意念内,已是阴云满布。面上却不显,只略透沉凝之色。

    “看来宗门几位真人之意,是让我等分头撤离”

    说话之人,正是翠云山的九真道人,手执着一张来自离尘本山的符诏,神情颇为意外。显然也是不解,离尘本山的几位元神真人,为何会如此决断。

    “分成四路,各走一方。即便移山宗筹谋已久,也不敢能将四路全数拦截

    无法同时拦截四路,然而必有一路,要被留在东离国的境内。不是断后,却更似断后,一旦被截住,就绝无生机。

    也只有宣灵山苏秋这一路,最为凶险。

    “几位真人明见,此法还算妥当”

    魏枫轻轻颔首,又环视诸人:“那么诸位以为如何?”

    “我却觉有些不妥”

    赤灵子眉头紧凝:“分头逃离,只怕最后牺牲更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等还是要要想个更妥的办法才是。”

    “我却以为,几位真人之言,确有道理”

    苏秋却出人意料的说完,而后就冷冷哂笑着,看向了前方湖泊深处。

    只间云雾缭绕,弥漫于湖面上方。杀机暗藏,似有一只看不见的凶兽隐伏在内,磨砺爪牙。

    此刻在这小湖附近,不知畏惧了多少修士。只苏秋能感应到的,就有不下二十位的金丹修者,高达三百人的筑基境,隐隐将诸人都合围在内。

    “移山宗在布阵,一旦完成,你我等人即便想走,也走不得。”

    “只是——”

    九真道人张了张唇,似欲再说什么,去见苏秋朝他微微摇头。当下也不再多说,断然道:“那就这么定了准备一番,就一起动手突围。”

    “既然我等四人,已有三人同意,那就这么定了,如此甚好”

    魏枫说完之后,又声线沉凝道:“突围之后,还请诸位各自小心此战你我皆尽力而为,被堵截之后,也莫要有什么怨言。只望这次返回之后,我等诸人还有再见之期。”

    说完之后,却是意含怜悯讥诮的,瞥了一眼苏秋,而后大笑着扬长离去。

    赤灵子面色苍白,最后是微一拂袖,阴沉着脸负手离去,而九真道人也是无奈的抱了抱拳,紧随其后,亦从这湖畔走开。

    翠云山一向与宣灵山交好,金丹不多,只有十位,这数百年中都是以节法真人马首是瞻。

    然而翠云山之所以跟从宣灵,却是因宣灵一脉这几千年来,能够照料维护住翠云山弟子的利益。

    然而今日,却也断没有让他们翠云山一脉,代替宣灵山妄送弟子性命的道理,最多也只是与苏秋一起,据理力争。

    可既然苏秋自己放弃,那么他九真,也不好再多置喙。

    三人皆已远离,只有苏秋手按长剑,眼神淡漠,继续望那湖光水色。

    “真人他这是何意?为何会答应如此荒唐之事,哪怕让我们三人断后,也好过分头撤离。留些弟子,至少能保全宣灵山一脉复兴之望。”

    苏秋不用回头,便知此刻身后说话者,乃是他的师兄韩文海。也是这次,一同随他前来的宣灵山两大金丹长老之一。

    “我只知师尊他,断不会负了我等”

    苏秋眼神渐凝,透着几分期待冀望:“师尊他既然同意了我等分头撤离,必有深意两百年来,节法师尊他又有哪一次,让你我失望过?”

    “可——”

    韩文海欲言又止,想说人力亦有穷尽之时,形势已至如此,即便是节法真人也未必能扭转。

    然而话到嘴边,却又改了主意:“师弟说得有理节法真人他,还从未让你我失望过”

    即便失望了有如何?真人待他恩重如山,即便真送上了这条性命,那也是无怨无悔

    话语落后,韩文海边已默默的看向北方。这一战,他们能否成功退走的关键,就在于无名山,那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是否能够及时接应。

    然而听说那姬奇武,已经提前脱身,玄机子不在。此时在无名山主持大局的,只有一个庄无道。

    然而此子年不过二十,年轻识浅。修为也只练气境界,在宣灵山内声名毁誉参半,真能够当此重任?

    一股绝望之意,弥漫心头。韩文海目视了苏秋的背影一眼,想到自己这苏师弟,大约也是不抱希望,只欲听从师命,决死一搏而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