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五章 都天御道
    不过也无法确定就是,庄无道但愿那南面的情形,真如自己猜测一般。若真如此,那么这无名山他非但能够守住,说不定还能给定海公一个惊喜。

    甚至也无需等到深夜,只要拖到了傍晚月出时分。那位能够遵守承诺,他就有了破局逆转之力。

    心念中只是一瞬,就闪过了诸多念头,庄无道口里则是随口安抚道:“无妨的这里没金丹坐镇,只能拦一时是一时,迟早要被他们突破。只一座阵法,拦不住他们。这方圆三百里内,才是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真正的用武之地。”

    “可问题是山下那些水猿那古月北堂三家,真能阻拦它们破阵?师弟你到底有几分把握守住这无名山o”

    窦文龙依然不放心,哪怕是明知庄无道早有防备,也提前就有了布置安排,也仍旧是忧心忡忡。

    “可否在定海公动手之前,把那些水猿妖族,先一步诛杀?”

    有这一群猿摇埋伏在山底,他始终是放心不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庄无道闻言则苦笑出声,此事他也想过,以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力,与那位月熊道人联手,提前将下面那两只三阶水猿轰杀了事。

    然而这些水猿一族,的确不愧是四大灵猴之一赤尻马猴的血脉后裔,智慧不输于人类。

    按云儿的说法,这些水猿的布阵之术,颇有独到之处。既有隐匿之能,瞒过苏秋几位金丹耳目。也可防御外敌,与周边地脉通连一体。

    此时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决定动手,也意味着地脉断裂,整个‘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都要随之崩溃。

    非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打草惊蛇,使那定海公提前北上。两地距离实在太近,那六位金丹全力遁形,估计只需半刻时间,就可至无名山。

    且不到夜间,即便是那一位,也不可能从六位金丹合力围杀下身还。

    好在他此刻,已有了布置,并非无有办法应对。

    窦文龙也知自己的这句建言,其实并不妥当。说完之后,就已摇头道:“还是不妥只会打草惊蛇,还是师弟你的安排,虽不怎么周全,却最是妥当。只是我观这一战,即便有北堂古月三家相助,你我也依然胜算不多。若有什么万一,师弟你需答应我,要提前一步逃脱,这里自有我来断后,即便拼掉这条性命,也要为师弟你争取一线生机。”

    庄无道不由动容,他虽知窦文龙此举,只是为宣灵山一脉传承,而非是为他庄无道。可这胸中,也仍不免为之一暖。

    不过他依旧心存防备,不肯将自己所有的布置,全数向窦文龙道出,只是安慰道∶“师兄你尽可放心,今日只需把时间拖到夜间,我方就有九成胜算。即便不胜,也应可安然逃走,必定不会有什么意外。”

    不是不信任他这位窦师兄,而是事关重大,牵涉几百条人命。哪怕一丁点的意外,庄无道也不会允许。

    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这个道理,他虽没怎么读过书,却也是知晓的。

    两年前东船巷那一战,若非秦锋等人的行踪走漏,又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围杀?

    窦文龙怔了怔,想不明白事已至此,庄无道为何还能如此镇定自若?似乎浑不将南面即将来到的那千艘战舰,百万大军放在心上。

    满眼无奈之余,窦文龙却也渐觉心安,忖道庄无道或者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随后又心中微动,每逢大事有静气他这师弟哪怕是面对这等样的绝境,也能临危不乱,遇事不骄不躁,镇静自若。这方面的本领,却是远比他要强得

    思及此处,窦文龙不禁自嘲一笑:“罢了我思虑已穷,只能尽力助你,这次就静观师弟展布方略以破强敌便是真是痴长了你几十岁——”

    说完之后,窦文龙就再不发一言,径自走出了议事厅,往山下行去。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需要至少六位筑基修士,来主持梳理各处灵脉地气,人数越多越好。

    此处庄无道既然已经回归,再次主持阵法中枢,自然也再用不着他。倒是大阵中一些关键枢要处,仍旧缺人坐镇。

    而就在窦文龙离开之时,庄无道抬起了头,眼神复杂的看了窦文龙的背影一眼。随即又敛目垂眉。全力将整座大阵,再次纳入掌控。

    在云儿指点下做的改动,此时已经初见成效。此时山腹之内,已经聚积起了一团深紫色的‘南明离火更有一串串的庞大雷蛇,在里面不断流窜着。

    被这正方两仪之阵束缚在内,不能宣泄爆发,却将附近的山石泥土,都炼化成了熔岩火浆。

    此时的无名山,就好似一个已经爆发在即的‘炎爆符威险之至。

    只有主持这阵法中枢之人才能察觉,而一旦稍有不慎,整座无名山的山体有大的震动,就会将这枚威能至少大了千倍的‘炎爆符彻底引发。

    那时不但这千里之内,都草木无存。便是山内八位筑境,也活不下几个。

    所以云儿才会说,他需先保证这山体不会下沉先塌陷。

    不过这种办法,固然是有着不小风险。一个不妥,就可能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却胜在简单快捷,庄无道对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几乎没什么大的改动。只是在几十处关键的禁纹处,做了些手脚,总共也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

    云儿布阵的手段高超,不是阵道方面有极高造诣之人,根本就看不出其中究竟。有窦文龙的配合,整个过程,也可算是神不知鬼不觉。

    而一旦到关键之时,这座大阵对山下地脉的依赖,可降低三成之多。甚至地脉灵脉暂时断裂个一时半会,也无什么妨碍。

    此时在山腹之内积蓄的南明离火与都天神雷,更可供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支持两刻之久。

    这两刻时间看似不多,却已足可决定一场大战的胜负

    “北方那人,颇有些奇怪”

    就在方才,他与窦文龙谈话的刹那间,北面那道若有若无的气机,竟是从庄无道意念感应内,彻底的消失无踪。

    可庄无道却直觉的认为,那人其实并未远离,而应是潜伏在了附近某处。

    虽不会影响他的布置,然而不大不小,也是个隐患,使人不安。

    可惜,这座大阵虽能将他的神念放大,感应三千里地域,却并不能真正完全覆盖,将所有一切细微之事都了如指掌,可以一寸寸的,仔细寻找。

    庄无道此刻是万分可惜,云儿终究只是剑灵,神念不能与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完全相融。否则以其三千丈范围的魂念,借助阵法之助,定可察觉那人的所在。

    “剑主小心,南面来人了”

    庄无道眼神一凝,把注意力迅速从被北面抽回,重新关注那丰河下游,那东南地域。

    果然是有几处怪异的元力变化,正往无名山方向,疾速的接近着。不但遁速快极,也足够隐蔽,气息与空中的飞鸟相差无几。

    若非是云儿特意的提点指示,他多半就会漏过。

    庄无道暗暗心惊之余,也有些佩服。那位窦文龙师兄,修为确然不弱,能在这一日之内,始终将这些金丹修士,牢牢阻拦在三千里外。

    仅只是神念一道,就远远非是现在的他能企及。

    心知此刻耽误不得,庄无道一道灵决打出。身周左右,瞬时现出成百上千,密密麻麻的紫红色符文。一层层围绕,将他包裹在内。

    这便是‘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中枢,平时形迹隐去,并不显化。

    此时需要御敌,这是禁纹,才被庄无道一一激发。而仅仅不过顷刻间,无名山外就已是雷光电闪,一条条的紫色雷蛇,在山顶上方盘旋缠绕着。

    而此刻就在两千七百里之外,万里无云的晴空之中,忽然几道巨大的雷矛聚集,往三千丈高空中两个身影,猛地劈打而下。

    还有漫天的火云,在席卷四方,笼罩五十里之地。

    庄无道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已经修之第二重天境界,操控这‘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中的都天神雷,可谓是得心应手。然而南明离火的操纵,却有些不如人意。

    南明之火,都天神雷,是离尘宗两大根本传承。庄无道却只修习了都天神雷一种,此时只能以‘天璇照世真经,替代,以操控前者。

    可土行之火,那与火行正火,毕竟是性相不合。施展开来,颇有些凝滞碍难之处。

    然而当那火光炸开时,依然是使五十里云空内,所有云气微尘都全数融化

    庄无道隐隐听得两声轻哼,两道气机由暗转明,依然是硬抗着雷光,往无名山方向继续冲击。

    皱了皱眉,庄无道正欲将那都天神雷之威,再次增强。却忽的感觉不对,庄无道双眼微阖,灵决一引,数十道紫色的电流,在他的指尖缠绕。

    “都天御道,雷藏九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