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四章 大战开始
    赫然有一金丹修士,正立在那紫金船头处,朗声言道:“天道盟元修,奉本盟几位真人令谕,护送五枚五蕴无花桃至此,特为节法真人祝寿而来。还请离尘宗诸位道友闻得我言,解开护山法禁,让我天道盟宝船入内”

    阳法一怔,与身后的夜君权面面相觑,满眼都是震惊不解之色。

    “天道盟?五蕴无花桃?”

    天道盟乃是天下第一散修联盟,可与中原三圣宗分庭抗礼的存在。与偏居南方的离尘宗,并无太多交情。

    这一次,却为何会为一个已垂垂老矣的元神真人祝寿,专程遣金丹修士赶来。

    而且还是特意点明,送来的礼物,乃五枚可增人一年之寿,珍贵无比的五蕴无花桃?

    而也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一团银白色的光华,忽然从西面方向穿空而至。

    夜君权挑眉望了一眼,而后就释然道:“太虚云绫,是赤阴城的鸿德真人

    赤阴城与离尘宗世代交好,而这位鸿德真人,更是常年来往于离尘本山与赤阴城之间,负责联络两宗。故而在这南屏之内,可以出入无忌。

    而太虚云绫,正是鸿德常用的飞行法宝,既可用来护身,也能在一日夜内,飞遁十五万里之遥。四十六重法禁,名震南方。

    那光华在瞬息之间抵近,而此时尚未远去的宏法真人,也停下了遁光,神色颇是惊喜的言道:“鸿德道兄,不知是何时过来的?可否至小弟的明翠峰一聚,你我小酌一杯?”

    那鸿德却未就停下,而只是立‘太虚云绫,之上,歉意的抱了抱拳,算是回礼。

    说话时,却是神情淡淡,没有了往日的热络亲近,反而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意味。

    “宏法道友多礼了,鸿德今日来此另有他事,他日再至明翠峰拜访”

    说话之时,那银色光华,仍是继续往东南方向非去。夜君权眺目远望,赫然只见那片云空中,只有节法真人一人,正是身孤影单的御空而行。

    而那鸿德真人,这时也发出了一声大笑:“节法道兄请留步,闻十日后便是节法道兄诞辰,鸿德特来为你祝寿”

    “鸿德道友?”

    节法怔了怔,诧异的回过身,看向了正满面含笑的鸿德。记得他与这位道友,可素来都是交情泛泛。

    那鸿德真人却是谈笑自若,仿似节法的至交好友一般,行至到了节法身侧

    “旭玄师兄他,也托我问候道兄因旧伤在身,不能亲在赶来为道兄祝寿

    又语含双关,意味深长道:“之前鸿德因故,与节法道兄有些生疏了。还请道兄不计前嫌,不与我鸿德计较才好。”

    “趋福避祸,也是人之常情,这也什么好怪罪的?”

    节法失笑,看了自己身后方一眼,而后奇怪道:“只是鸿德道友,难道就未听说过这次离尘东离之乱?我宣灵山一脉,如今可是势如累卵。节法此刻哪里还有心情,为自己祝寿?”

    “此事我又岂能不知?然而道兄你早有布置,那东南之局势微实安,何需担忧?”

    鸿德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千里之外,那艘正缓缓驶入南屏群山之内的紫金楼船。

    “我虽不知详细,然而旭玄师兄他却亲口告诉我,宣灵山似衰实盛。说不出十年时光,就可再现二真人并立于世的盛景。而只需百年之后,宣灵山至少也会有三位真人同在。以旭玄师兄的性情,若无确实把握,断然不会说出这等样的言语。”

    若说之前,他还是半信半疑。然而当望见那艘来自天道盟的飞空楼船之后,鸿德却知定然是有什么他不知晓的变故,正在发生。以至于那可与中原三圣宗并列的天道盟,也需以五枚五蕴无花桃,来对节法真人示好。

    节法闻言笑了笑,并不置可否,转过身继续往宣灵山御空而行。

    “承旭玄老弟吉言,既是如此,那就请道友与我同行如何?来者皆为客,节法怎会拒之门外?鸿德道友可在宣灵山暂居,久闻道友嗜酒如命,刚好我不久前,得了一瓶仙酿,想必道友会喜欢。”

    此是就在数十里之外,那宏法真人面色难看无比,忽青忽白,满眼都是惊疑不解之色。

    而不远处的叁法真人,则是低着头若有所思。

    无独有偶,那离尘本山正殿之前,阳法真人也是神情诧异万分的询问:“那鸿德真人,莫非是不知东离国之变?”

    “我不知不过赤阴城一向消息灵通,我离尘宗内,也不知有多少门人在给他们通风报信。如此大事,鸿德真人岂能不知?即便真不知,明法师叔也会想办法让他知晓。”

    说至此,夜君权亦同样是满脸的疑惑之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

    阳法真人一言不发,只是双拳紧握,目光阴翳。知晓定然是有什么他不知的变化,才使一向支撑明翠峰一脉的鸿德真人,态度突然大变。这是也否意味着赤阴城,依然是更看好宣灵山?

    至于那天道盟来人,就更使人不解。

    ※※※※

    一日之后,庄无道赶在了清晨时分,再次回到了无名山。此时他浑身上下,都冒着丝丝寒气,即便靠着体内的石明精焰,也无法在一时半刻之内驱除。

    而当庄无道回至到峰顶议事厅时,只见窦文龙正眉头紧皱,坐在正厅之内,‘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中枢处。双手变幻印决,略有些吃力的操控引导着那一重重的法禁。

    除了眼神凝重之外,更有些焦灼不耐。直到望见庄无道回归,窦文龙才神情一松,而后又板着脸训丨斥道:“师弟你这次,未免也太过鲁莽了移山宗来犯在即,东离水师估计还需几日才可抵达。可那移山宗诸多筑基金丹,却未必不会提前一步那边的布置,交给我来便可,何需你冒险亲自过去?”

    庄无道毫不在意,笑着道:“无妨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现在谁来主持都是一样。说不定我不在,这无名山上下弟子,反而会更安心一些

    “那怎相同?师弟你是天品的灵根,这座无量都天大阵只有你——”

    似乎感觉自己说漏了嘴,窦文龙忽然止住,摇头道:“师弟你前途远大,是我宣灵山这一代最后的希望所在。若有个什么万一,你叫我怎么向节法真人交代?”

    庄无道摇头,那东离定海公虽已起兵沿丰河北上,然而一时半刻之间还无法赶过来。

    倒不是金丹修士遁法不行,而是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召集的天雷阻挡。

    金丹境修士,可日遁数万里之遥。从东离京城出发,只需半日就可抵至无名山外,

    然而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又岂同小可?聚引都天神雷,可轰击三千里内,任一地域。

    此阵可抗元神,威力不下于那些宗派的中型法阵,即便是金丹修士,也难抵挡此阵全力一击。

    而山下虽早有水猿一族预先潜伏,然而此阵无内外合力,不能打破。

    此时无名山还有窦文龙代他坐镇,一时半刻可以无妨。反而是古月北堂三家那边,他不亲手布置,不能放心。毕竟这一战的关键,在外而不在内。

    也直到那边全数安排妥当之后,庄无道才感觉自己这次,真有了几分胜算。不过他也知窦文龙的心忧,当下只笑了一笑,毫无争辩之意。

    默默无语的接替了窦文龙,重新掌控住这做大阵中枢,庄无道的神念,就陡然扩展开来。

    那四面八方的元气,皆在他感应之内。也能依稀查知,几千里外,那几道或若有若无,或强势无比的气机。

    “那边已经冲击了几次,都被我以都天神雷迫出了三千里外。尤其注意北方那人,感觉最为棘手。”

    窦文龙交代完,又眼含怪异道:“不过这只是试探而已,那定海公许维应该还未出手,也不知是在犹豫,还是在等待什么。一旦六金丹合力,突破只在旦夕之间。”

    庄无道潜神感应,感觉东北方向的那位金丹修士,气息最难捉摸,忽影忽现。他的意念,即便借‘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力,也始终都无法将之捕捉锁定。

    此人应该非是许维,据说那位定海公修的是‘碧落潮汐决是一门四品极绝级的内修功法。真元有如潮汐,潮起潮落,澎湃不绝。绝不会似此人一般,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不过庄无道对此人,也未怎么在意。观其修为,应该还不到金丹后期的境界。

    只是奇怪此人,为何出现在北方?是要南北夹击?这又不是凡俗战场,修士之争,有何用处?

    至于窦文龙所说,那位定海公到底在犹豫什么,他却是能够隐约猜测到几

    若是所料不差,多半是那位东离国的先任国主,已经在想办法为他拖延。

    而若真是那位的手笔,应该足可让定海公头疼一阵。有许多借口可拿来大做文章,比如双方出力多少,大胜之后两国间如何化界,都可与那位定海公仔细商榷一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