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三章 元神议策
    离山本山之巅,宏伟巍峨,华贵庄严的离尘正殿之内,夜君权独自端坐于这宽达千丈的大殿最上首处。而在他的左右两旁,则各有四人,高据在一处九丈高的云台之上。

    离尘宗节法、叁法、阳法、宏法四位真人,其中节法修为最高,资历年岁也最深,故此据于夜君权左侧,位在其余三人之上。

    “东离定海公确证已叛,此事是我宏法当初欠考量了,太急于求成,以至落入移山宗陷阱。惭愧莫名,宏法愿以三百万善功,面壁十年以抵罪。不过眼下局面岌岌可危,诸位真人以为,此时该如何处置才好?”

    “若说罪业,我阳法同样也份。”

    阳法真人相貌四十许人,然而年岁极大,修行至今已经四百二十年。早在三百年前就已执掌岐阳峰首座之位,气度雍容沉静。

    “定海公送来几个的人质,需严加管束,看是否还能挽回许维心意。我宗在东离内的数百弟子,也要尽快撤出,以避移山围杀”

    “然而该由何人来断后?”

    出言者,却是皇极峰的元神真人叁法,身为皇极峰之主,本身又是王室之后。然而却是一身青衣布靴,穿着朴实无华。

    夜君权则自始至终,都不曾开口说只言片语。他虽为离尘掌教,然而只是负责处理离尘宗日常俗事而已,离尘宗一切大事决议,从来都是执掌在几位元神真人的手中,

    “断后?”

    宏法扬了扬眉,看向了对面的节法真人:“也就只能拜托宣灵山一脉。”

    宏法真人沉默不语,虽未出声赞同,却也无反对之意,阳法却微微一叹:“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节法则依然端坐,不恼不怒,似笑非笑道:“为何是我宣灵山一脉?东离之战若胜,得益的非是我宣灵山一脉。而若是败了,却需我宣灵山弟子挡刀。敢问二位师弟,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道理?”

    宏法闻言,垂目敛眉:“师兄这话不对,离尘二山七峰一体,若能拿下那处紫英石矿,得益的乃是整个宗门。师兄却单独将宣灵山一脉划分在宗门之外,是否太过狭隘?”

    阳法真人,亦神色平静无波道:“若有其他选择,我也不愿我离尘门下弟子有所损伤。然而离国之内诸多金丹修士,只有苏秋师侄实力最强,能独当一面,支撑大局。宣灵山一脉金丹境二十余人,即便有所折损,也可使传承不断。然而我等诸峰,哪怕陨落一位,都是莫大的折损。当初怒江祖师,带来的三十二种正传法门,我离尘宗内却只有二十四种功法,仍有人修习传承。也唯有宣灵山一脉金丹众多——”

    话音未落,就被节法毫不客气的打断:“师弟的意思是,人多便合该要死么?如此也没必要多谈,我宣灵山一脉,从此脱离离尘便是。虽是有愧于祖师,节法却也是别无选择。”

    语声不高,却是刚烈决绝,无半分回圜余地。使得这偌大的殿内为之死寂,再难闻声息。

    直到一刻之后,夜君权才一声轻咳,打破了这僵死的气氛。

    “诸位真人,何必动怒?阳法师叔之言固然不妥,然而节法师叔也有不对。脱离宗派,这等话岂能轻言于口?如今东离国内诸人,形势已危如累卵,或都有身殒之祸,已耽误不得。还请几位真人,尽快有个决断才好。”

    阳法与宏法二人,皆是皱眉默默不语。而节法真人,则仍旧似笑非笑,目里寒意森然。

    叁法真人凝思了片刻,才忽而开口:“既然断后人选,实在难以决断,那就不用继续考虑这断后之事。可令苏秋九真等人分开各自逃脱,能否活得性命,全凭各家的本领运气。如此诸位,事后当无怨言?”

    明法的眸中,精芒微闪,随即又恢复了平常之色。

    “倒也是个办法节法师兄以为如何?”

    “良策”

    节法真人从云台上站起了身:“就用此法,也无需再商量其他。那移山宗以‘万域引灵封识大阵封绝十二万里地域。普通的传信之法,难以联络东离与吴国境内。需要劳烦君权师侄费些气力,把我等决议,尽快通告东离诸人

    此语说罢,节法真人就再不多留,拂袖行出了这间离尘正殿。宏法微微一笑,亦紧随其后。而叁法真人,则是深深注目了阳法一眼,在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之后,同样从云台之上起身。

    而待得这三位元神真人都已离去,夜君权的眉头,依然紧凝不散:“师兄,宇文元洲的伤,可能还需拜托宣灵山门下的庄无道救治。元洲他能够至今不死,怎么说也是欠了宣灵山人情。如此,真的妥当?”

    离尘宗内,以修为境界论辈。然而夜君权身为离尘宗掌教,与阳法真人是同出一师门下,众人前虽是以师叔侄相称,可在私底下,却是师兄弟的关系。

    “庄无道?不过一个小小的练气境弟子而已,能够有何能为,为宇文元洲驱毒?他不是自己也说了,无能为力。不管是真是假,都无关紧要。再需三月,绝轩老道为羽旭玄炼制完‘三分凰血丹,之后,就会返回宗派。那时元州,必定有望苏醒”

    阳法说完之后,又微微摇头道:“移山宗这次意欲在东离境内,围歼我宗十数金丹修者。而其中的关键,就在于无名山。我宗在东吴四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至少需打破其中一座,才有希望。你以为那庄无道,这次可有生还的可能?”

    “小而又小”

    夜君权直接摇头,他知晓此时无名山内的筑基境修士,只剩下了八人。

    那唯一有可能守住无名山的姬奇武,更已是见机不妙,从漩涡中提前脱身

    移山宗势在必得,对无名山必有后手。那数十位离尘弟子,也无人能发挥出‘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最大威能。

    便是那窦文龙,修为上也差了些许火候。

    “然而以我之见,若是情势允许,倒不妨援手一二,助这庄无道逃生,毕竟留下此子性命,也是为元州他多留一线希望。再者,我岐阳峰一脉几千年来,素来都是与宣灵山结好。此时即便要与他们扯开关系,似也无需如此迫不及待,师兄今日,颇有几分落井下石之嫌。”

    “既然已经有了决断,那就万不能首鼠两端。至于那庄无道,更无需去理

    阳法真人摇着头,亦从云台之上长身站起,悠悠道:“明翠峰此时如日中天,一门十七位金丹,仅次于宣灵山一脉。而有希望能身证元神位者,已有三人之多。而诸峰诸脉,最近也是人才辈出,身具超品灵根者除华英之外有四人之多,而稍逊一筹如盖千城之辈,则有二十余位。那宣灵山——

    阳法真人的语音顿了顿,目中略慨叹之色:“除了云灵月,玄机与姬奇武三个,还有谁人有望元神境界?这次东离变乱之后,宣灵山一脉精英弟子,最后还会剩下几位?宣灵山执掌离尘牛耳数千年,常年把持善功堂,除了翠云山之外,哪一脉没有怨气?便连赤阴城,也是态度暧昧,孤立之势已不可逆转。而一旦宣灵山衰落,未来几千年内都难有振兴之机。此是大势,所以哪怕元州他从此不能救治,宁愿落个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恶名,我阳法亦绝不会更易这既定之策。以免后人受累,被明翠峰欺压。”

    窦文龙皱了皱眉,想说岐阳峰的根本,并不在于明翠峰首座真人对他们如何看待,而在于是否有真人坐镇。

    然而话到唇边,又复哑然,岐阳峰一脉的金丹修士,实在太少,只有寥寥几人。

    所以哪怕有阳法真人在,境况也只不过其余诸峰稍好一些,每每议事时,都只能旁观节法与宏法二人争斗。说话时的份量,远远不如这二位真人。

    岐阳峰本身根基不稳,这一代能出元神真人,那么下一代又是能否保证有元神出现?

    宇文元州本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如今也重伤不起,难以救治。

    思及此处,夜君权不禁感觉胸中一阵悲凉,良久之后,也是不再复提此事,转而道:“我原本还以为,节法真人断然不会同意分头后撤。倒不料节法真人他,答应的却是如此爽快。以师兄之见,那节法真人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东吴四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只有无名山境况最是凶险。东离大军早已枕戈以待,移山宗能动用的金丹不下五位。

    分头撤离,本是最凶险之策。还不如由苏秋断后,牺牲一人,保全宣灵山宗其余弟子。

    “我也不知——”

    阳法他也不解节法为何会选择这条损伤最大,看似最不可取之法。

    正百思不得其解,阳法却忽一皱眉,大步行出了殿外。而后就远远望见千里之外的云空中,一座九层楼高的紫金大船,正被山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拦在了山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