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五二章 定海公反
    “真说起来,这一次东离之变。节法真人与苏秋师兄,其实都不情愿卷入。若非是那明翠峰与皇极峰那两位真人极力坚持,根本就不会中那移山宗的诡计。结果到最后,反而是我宣灵山一脉弟子,处境最为险恶。”

    “情形确实是有些蹊跷一处紫英石矿脉而已,何用如此在意?”

    “师弟慎言事已至此,谈什么都没用也唯有死战了。离尘对我无恩,却受宣灵山一脉同门许多照拂,节法真人亦对我辈恩重。”

    “我倒是觉得,若真想要回报真人,那便是想办法,尽力保住这有用之身这次若能侥幸一线生机,我定要将所有详细,都查个水落石出,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

    “无论如何,都需先守住这无名山三日时间,以接应苏秋师伯他们撤离我等身死无妨,可若苏秋师伯他们也全数陷在了东离境内,那我宣灵山一脉,就真的是再无半分希望,万死不能赎辞其咎——”

    言谈之间,大多人都是含着绝望悲观之意,不过却也没查觉到,有谁人形迹有异的。

    而那些‘九宫都天神雷旗阵虽是‘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子阵。他却并不能把神念灵识,也延展到各处洞府之内。这是底线,哪怕是离尘宗,也不能任意窥探弟子门人的隐私。

    庄无道皱了皱眉,而后是若有所思道:“那个玄非子,颇有些奇怪——”

    玄非子,正是提及那句反而是我宣灵山一脉弟子,处境最为险恶,之人

    亦是一位筑基修士,七重楼的修为,据说实力不若,只逊色于窦文龙两三筹而已。

    “他?有何奇怪处?我观那人说话行事都无异常,布阵时也中规中矩,并无错漏之处,也没做什么手脚。”

    “早知这座大阵的地脉会被截断,自然也就不会太在意。此阵完善与否,都无关紧要。不过,不过我也不能确定就是,只知此人,有挑拨之嫌。”

    北方太平道,他能够想到的的后手,也最有用的办法。也就是尽力促使离尘宗内部二山七峰,因此战离心离德了,甚至走向分裂。

    庄无道说话的同时,也感觉心神前所未有的疲乏,便收起了所有的灵识。吞下了一颗养神丹之后,就开始了闭目入定。

    借助养神丹,他只需冥想调息两三个时辰,神念就可再次恢复如初。

    难的是参悟这座此阵关窍时,心力上的消耗,还有持续数日的不眠不休,亦是不小的负担。

    而云儿初时还会出言提示指点一二,可到了后两日,就不再对庄无道指手画脚,只立在他的身后,静静的旁观。

    如此一来,庄无道消耗的心神,成倍的增加。直到第四日的清晨时分,庄无道才终于将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灵纹,都全数记在了脑海之内。也初步理解了这座大阵,大致的循环方式。

    “云儿,可以开始了,这座阵我该从何处着手改动?”

    以云儿的阵道造诣,要改动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可谓是轻而易举,

    然而毕竟是剑灵,有些不便之处,最多只能指点。要改动此阵,却必需由他本人出手。

    所以他才需用四日时间,来熟悉这座大阵。此时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已成,任何一个变动,都会引发阵中的连锁反应。

    稍一不慎,就可能引发一连串的不测之果。所以要慎而又慎,需得庄无道本身,对这座大阵的也有一定了解才可

    “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既指天地,也指阴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既然是两仪之阵,就不可不知。阴阳消长变化之道,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

    云儿一边说着两仪之要,一边在虚空中绘画出了一个阵图:“然而此阵名为正反两仪,又不同一些。阴阳者,天地之道也,反两仪是谓逆转乾坤,将天地、日月、昼夜、上下都全数颠倒——”

    庄无道听得头疼,摇着头道:“这些日后再说,你只需教我,如何改动此阵便可”

    云儿一声轻笑,果然停了下来∶“地脉已定,不可能轻易更改。我能做到,只是降低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对山下那几条地脉的依赖。不过改动无法,却不是不可在此阵中,借正反两仪的转换,预先蓄力。只是剑主需得先保证那时,这座无名山不会先塌陷下去。否则非但不能为剑主助力,反而是个隐患。”

    庄无道眉头一挑,蓄力么?却不知能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过他本身,也没对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抱太多希望就是。只求危急之时,此阵不会因地脉截断而完全崩溃,能够护住此处的诸多练气修士。

    也就在时,庄无道的心念微微一动,感应到了议事厅门外,有几个人正在外等候着。其中几位,他是熟悉之至。

    “古月明?北堂苍绝——”

    庄无道眼中,顿时透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这古月与北堂家,终究还是坐不住了。

    还有另一位,他却是不怎么熟悉,应该是百兵堂夏家的某一位,却亦是练气境十一重楼的修为。

    一拂袍袖,庄无道打开了厅门。果然就见那古月明,与北堂苍绝二人,正眉头微蹙着候在门外。而另一人他虽没见过,然而五官面貌,却与夏苗及那位夏氏家主,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庄无道微微一笑,做了一个有请的手势,待得三人都陆续在厅中坐定,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废话少说,与移山宗这一战。你们三家,到底能拿出几位筑基修者?”

    三年之前,他在越城,还是一个小小练血武者之时,以为练气境十一重楼境界的北堂苍绝,就是这越城最顶尖的修士,是除了镇南将军之外,越城第一强者。

    然而待他拜入离尘,视野陡然放宽之后,才知晓这两家,并不是这么简单

    无论是北堂苍绝,还是那古月天方,都是在六十岁前,就已攀升到了练气境顶峰的人物。筑基境界,必然有这二人的一席之地。便是那古月苍空,也未必就无机会。

    那么在这二人之前,古月北堂二家,难道就无资质灵根,可与这二人比拟的存在?

    北堂苍绝两年,那么多拜入宗派的族人,其中难道就无一二佼佼之辈

    怎可能这一千年来,越城都没有筑基境产生?整个东吴一国,又怎可能只有区区九位筑基?

    之后才知晓了几分秘辛,东吴之内所有的世家势族,一旦有修士入筑基境界。要么是由东吴王室种下咒印,从此效力于东吴朝廷,受王室管束。要么是从此之后,远走异国他乡,不得再插手东吴之事。

    厅内三人面面相觑,互视了一眼,都眼现出惊异迟疑之色,神情犹豫。

    最终却还是古月明果决,首先开口道:“我们古月家,有筑基境七重楼修士一人,筑基初期修士一人半。”

    见庄无道面透奇怪之色,古月明又神色淡淡的解释∶“我有一位叔祖几年前受过重伤,难以痊愈。不是不能与人搏战,却不能持久,所以只能算半人。

    说话之时,古月明的目光却望着北堂苍绝,眸中无怨无恨。

    北堂苍绝挑了挑眉,而后也镇定自若道:“我北堂家,亦有筑基境三人半,其中二人筑基境中期五重楼,一人重伤未愈。”

    轮到最后一位,那夏家来人凝眉不展,欲言又止,几番踌躇之后才猛一咬牙:“我夏家实力,不如古月北堂两家,不过亦筑基境二人。只是我想知道,若移山宗与东离大举来犯,你们离尘宗到底有何策能够退敌?”

    古月明与北堂苍绝,此人的最后一问,也恰是他们最想要知道的。

    若是一点希望也无,他们宁愿放弃在越城的基业迁移他地,也不愿与移山宗死拼,将族内仅有的几位筑基境性命,都丢在此处。哪怕因此,连累了族中子弟在离尘宗的前程,也在所不惜。

    庄无道则是陷入凝思,总共九位筑基境么?加上北堂苍绝几人,非同一般的练气境修士。合力主持一座剑阵,倒也勉强足够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蓦地闯入至议事厅内,正是窦文龙,脸色铁青。

    “不久前的消息,已经确证定海公在洪湖的大军,已经准备与离国水师合流,总数战舰上千,沿丰河溯游而上已知的金丹,就有六人”

    厅内四人顿时一阵死寂,此时都是同一个念头。移山宗果然已经动手了。东离国内乱,果然是一处陷阱。却不知这一次,无名山是否能够守住?苏秋与魏枫、九真这些深入在东离境内的金丹强者,最后又能够生还几人?

    庄无道则是暗暗一叹之余,又觉紧绷的心神微微一松。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只希望他最后的几处布置,还能来得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